笔趣阁

第九十一章 你输了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疾行。

????马车在山路上行走,难免颠簸的厉害,好在蒋信之找来的马车夫精于此道,愣是将泥泞不堪的笑道驾驭的四平八稳,坐在马车中也无丝毫不适。

????穴宜崖崎岖陡峭,崖峰若削了一办的断剑,直刷刷的令人心惊。山间丛林密布,偶尔有栖息在此地的夜枭被马车过路的声音惊起,扑凌凌的飞入空中,留下一个黑色的影子。

????原本在往日,穴宜崖这一段路山高谷深,枝叶繁茂,怪石嶙峋,别有一番险境,自有富贵人家在此地停留,享受难得的风光美景。然而自从京中开始不断下雨后,道路泥泞不堪,日头也不见,阴沉沉的乌云压下来,原本的风光美景便多了几丝阴森的意味。

????五辆马车默默朝前驶去,最前面的是蒋超的马车,他是唯一一辆马车看上去不同的,不如其余几辆精致,但也不寒酸。紧接着是蒋阮、蒋素素、蒋俪和蒋丹的马车。车夫不说话,马车中的人不说话,于是一路上只能听见马鞭抽打在马匹身上的声音和车轱辘的转动声。

????蒋阮靠着马车里的软垫,露珠正在为她蒸茶,夏研准备的马车的确精致,里头甚至有小几,早晨忙着赶路蒋阮吃的少,连翘和白芷就自己带了些点心,露珠手巧,将前日里摘得梅花腌了起来,在马车里给她做梅花蒸茶。

????甜蜜的滋味从她的马车渐渐散发出来,飘散在空气中,传到后头几辆马车众人的鼻子里。

????蒋俪不屑的冷哼一声:“她倒是会享受。”四下一瞅,又暗恨自己身边的丫鬟不如蒋阮的机灵贴心,连个零嘴也不曾准备。

????蒋素素本就心中有事,见蒋阮此刻还有心情喝茶吃点心,面纱下的脸便不由得紧了起来,低声道了一句:“找死!”

????蒋丹却是靠着马车窗浅眠,丝毫不放在心中的模样。

????穴宜崖前头的路还算好走,不知走了多久,便到了最险的一段路。

????此处地势狭窄,两边都有山谷夹着,只有中间一条小道,恰似葫芦口,因此得名为“葫芦嘴”。葫芦嘴两边山谷都是茂密的丛林,第一辆马车刚走到葫芦嘴的时候,林中突然传来扑簌簌的声音。

????马车骤然停下。

????连翘和白芷手一顿,俱是有些紧张起来。露珠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来,蒋阮仍在慢慢品茶。

????她姿态十分优美。

????马儿感觉到了危险,任凭车夫怎么挥动马鞭,依旧不肯上前一步。蒋府的侍卫都抽出刀来,蒋信之派来的两个侍卫却是站在蒋阮的马车前,纹丝不动,面色已然有了血腥之气。

????蒋俪尖叫一声,率先喊了出来:“怎么回事!”

????犹如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只听“轰隆隆”一大片声响,震得地面都在抖动一般,葫芦嘴两边的山谷上不知何时冒出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人。车夫们吓了一大跳,这些人身着布衣,好似山匪打扮,一股脑儿的往马车这边冲了过来。

????“撤!快撤!”蒋府护卫忙护着马车想要撤离,可那群山匪动作却是出乎意料的敏捷,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面前。

????除了蒋信之的两名护卫,蒋府一共带了二十名护卫,这二十名护卫无奈之下便只能与这些山匪交上手,一时之间耳边只听得到刀剑碰撞发出的“砰砰砰”的声音,风声如霜,不时有热的鲜血一束束绽放喷溅在精致马车的车帘上。

????“怎么会有山匪?怎么会有山匪!”蒋俪大声尖叫,可一掀开马车帘子,看到外面的恐怖惨景,顿时吓晕了过去。

????蒋丹紧紧缩在马车中的一角,两个丫鬟死死的护着她,三人都咬紧了嘴唇不肯开口。

????最镇定的,只有三辆马车。

????蒋超的马车就在最前面,但这些杀人的山匪都绕过了这辆马车,一眼看过去,唯有蒋超马车周围干干净净,省的蒋府侍卫去营救,倒是十分奇特。

????蒋素素坐在马车里,唇边是森冷的微笑,外头的厮杀越是惨烈,她嘴边的笑容越是快意,几乎要忍不住去蒋阮的马车上掀开帘子,看看蒋阮惊慌失措的模样。

????蒋阮仍在喝茶,马车旁边两个护卫比十个蒋府护卫还要顶用,竟是连热血都未溅上一滴在车帘。

????蒋府侍卫寡不敌众,外头至少有成百上千的人,越是交手他们越是心惊,对方哪里像是山匪,虽然极力掩饰,但分明是武艺高强的练家子。再说了,哪有山匪上来就杀人的,也不问钱财在何地方。

????然而尽管心中疑惑,这些蒋府护卫还是落了下风,对方似乎并不想杀马车中的人,却要对侍卫赶尽杀绝。就在蒋府侍卫越来越少的时候,蒋阮放下茶杯,道:“露珠。”

????露珠一顿,立刻掀开马车帘子惊叫一声:“救命啊!”

????蒋阮马车旁边的两个侍卫一听此话,却是同时跃起,这两人动作十分迅速,周围人还未曾反应过来,两个侍卫已经跃至身后几辆马车前,将手里的刀往马屁股方向狠狠一扎,在将马转了个头儿。

????登时,马儿吃痛,蓦地扬起前蹄,箭一般的冲向远方!

????两名侍卫如法炮制,蒋阮的马车也未曾放过,于是,便见葫芦嘴,四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分别朝四个方向奔逃而去!

????隐藏在丛林深处的人立刻举起弓箭,被人阻止:“住手!”

????灰衣人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是刻入骨髓的阴冷:“想逃?哼,不过困兽之斗!”

????四辆被刀刺伤的马车跑的飞快,车夫都给掀翻了去,车里俱是坐的小姐,蒋素素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何事,只知道不知怎么的马车就突然发了狂,她在车里被撞得东倒西歪,惊惶的大喊:“救命!快救命!”

????应答她的只有风声。

????四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四个不同的方向,身后的山匪们却像是突然发了难,倒是不知道该去追哪一个好。不由得全部望向远处丛林深处的灰衣人。

????灰衣人远远看着,突然打了个手势。山匪们像是突然得了指令,猛然间兵分四路,行动快速规整,普通的山匪哪有这般气势和应变,留下来应付其他山匪,蒋信之派来的两个护卫登时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异,他们出身军营,对此并不陌生,这分明是军队中才有的变阵!

????早就猜到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山匪,却没想到,这是一支军队!还是一支兵力精良的军队!

????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突然明白蒋阮可能遭遇到的危险,即便他们听从蒋阮命令,但是更要护着蒋阮周全。蒋阮想要用四辆马车模糊这些人的视线,殊不知葫芦嘴地势险境,到底只有一条路罢了。而这一路上都埋伏着如此精良的兵队,即便蒋阮怎么逃,都如同瓮中捉鳖!

????他们必须追上蒋阮,至少保护蒋阮多一刻的安全。

????两名护卫同时腾空而起,甩开周围山匪打扮的士兵,朝葫芦嘴的西方奔逃而去。

????山上的灰衣人嘴角一翘,露出一个兴味的微笑:“结局如此,何必多费心思。”说罢,语气一变,对着身边人森冷道:“去,追上那两个侍卫。”

????蒋阮的马车在丛林中跑的飞快,车身一路刮擦无数生长的粗大的树枝枝蔓,连翘试着去拉缰绳,想让发狂的马停下来,却没什么作用。露珠将软垫全部铺在马车后面,紧紧拉住蒋阮的手,免得她撞伤了头。

????蒋阮抿着嘴,神情平静,一双清润的眸子深不见底,竟是有几分冷凉的肃杀来。

????身后的山匪穷追不舍,蒋阮神情不变,连翘突然惊呼一声:“不好!前面没路了!”

????葫芦嘴已到了尽头,前方正是穴宜崖的断崖边,马车这样不管不顾的冲下去,只有车毁人亡的下场。

????蒋阮神情一定,突然从袖中摸出早晨白芷递给她的匕首,匕首刀尖还有些钝,她一手拉过马车的缰绳,一手突然狠狠往下一劈,“嘣”的一声,马车的绳子从中间断成两半,车子整个往侧边一翻,被前边的马往前狠狠一带拖出几米,终于在离悬崖边还有几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马却是头也不回的冲进断崖中的云雾里,瞬间便消失了踪影。

????马车侧翻在地,白芷捂着脑袋爬起来,连忙去扶蒋阮:“姑娘没事吧?”

????“没事,”蒋阮将匕首收紧袖中,扶着露珠站起身来,三人都是蓬头垢面,在地上滚了一滚,狼狈不堪的模样。

????与此同时,蒋信之拨来的两个护卫也赶了上来,见马车车绳被砍断,倒在离悬崖如此近的地方,都是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再看向蒋阮的目光里,已经是十分激赏。

????难得如此慌乱的时候她还如此镇定,脑中留有清晰地判断力,甚至杀伐果断的砍断了绳子,救了自己一条性命。便是在死里逃生后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从未见过哪家小姐有这样的胆色,转念一想,有那样一个威风凛凛生死不惧的哥哥,妹子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却听见身后传来脚步逼近的声音,两人神色一凛,侧身挡在蒋阮面前。

????这些做山匪打扮的士兵兵分四路,追蒋阮的这一队也有百来人。俱是凶神恶煞瞪着蒋阮,前面是饿狼,身后是悬崖,犹如待宰羔羊,再无退路。

????蒋阮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只听前方突然传来“啪、啪、啪”的掌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蒋大小姐真是好风采,如此险境,仍可云淡风轻。”

????士兵自动让开一条道路,灰衣人从身后走了出来,他一步一步走的极为缓慢,似乎在故意昭示什么。

????蒋阮微笑:“李二少爷也真是好度量,已成丧家之犬,仍敢青天白日出门。”

????这话戳到李安痛楚,他脸色顿时一变,阴狠的注视着蒋阮,突然想到了什么,宛然一笑:“我若是蒋大小姐,必然不会呈眼前口舌之利,免得日后多受皮肉之苦。”

????“我呸!”不等蒋阮开口,连翘已经叉腰骂道:“一个阶下囚,还敢四处招摇。我家姑娘自是好好地,倒是你这人,无法无天,小心脑袋隔日便掉了,尸体挂在城门上示众三日!”

????她站在蒋阮身前,离她最近的一个士兵立刻就是一掌击在她胸前,连翘被打的飞了出去,重重跌落在地上,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连翘!”白芷惊叫一声,露珠将蒋阮护的更紧,蒋阮看着连翘奄奄一息的模样,眸中闪过一丝怒色,待再转过来看向李安时,已是十分平静的问道:“李二少爷到底有何贵干?欺负一个丫头似乎没什么大不了。”

????李安一笑:“说来说去,她到底是代你受伤罢了。蒋大小姐对一个丫鬟尚且如此看重,却不知伤了我大哥,我有多心痛。”

????蒋阮心中嗤之以鼻,只听李安又道:“之前我不如蒋大小姐手段高超,却没想到蒋大小姐下手如此狠辣,如今却是无奈之下与你为敌,蒋大小姐可别怪我。”他说的越是和气,脸上的兴味就越是浓厚,似乎野兽终于找到了一样令自己感兴趣的猎物,眼中都是灼灼的光芒。

????“李二少爷想要掳走我?”蒋阮道:“不怕与你的罪责更大吗?”

????李安哈哈大笑:“不过是蒋大小姐运气不好,出来上头柱香不小心被山匪掳走,失了清白,没能得到头柱香庇佑罢了,与李某何干?”

????两个侍卫顿时怒火中烧的看着李安,这样的事情安在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姐身上,姑娘一生便也就毁了。但这两人深知这么多的士兵前来,必然不会只是将人掳走这样简单,掳走之后蒋阮可能遭到的对待,让两人心中都出了一身冷汗。

????“山匪?”蒋阮微笑道:“难道不是士兵吗?”

????李安一顿,眯起眼睛道:“蒋大小姐冰雪聪明,可惜此局胜负已定,你也无其他生路,就此跟我走吧。”

????蒋阮摇头:“胜负还未可知。”

????“休做无谓之争。”李安提醒。

????蒋阮突然浅浅一笑,那双美艳的眸子中突然显出一点笑靥如花的欢喜来,然而那欢喜极快的沉淀下去,变成了一汪冷冰冰的深潭。

????“是吗?”她一字一句道:“赤、雷、军。”

????李安瞳孔蓦地睁大,不自觉的后退两步:“你……”心中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她竟然知道!

????赤雷军便是宰相府养在外面的兵队,这样私自的军队,连宣离都不知道,平日里这些士兵乔装成农户,赤雷军是宰相府最后的王牌,只听命他一人,李栋和李杨都不曾知道的秘密,怎么会被蒋阮知道!

????蒋阮微微一笑:“李二少爷怕了?到底在怕什么?因为天衣无缝的秘密被拆穿了吗?”

????赤雷军都蠢蠢欲动,瞧着李安的脸色,也知道蒋阮对李安现在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手上的武器都不自觉的对准她。

????“秘密藏得太久,就不是秘密了。”蒋阮的声音轻轻淡淡,李安却觉得她似乎在提醒着什么。他忍住心中的惊惶,冷笑一声:“胡言乱语。”

????“李二少爷今日这般作为,不就是想要替宰相府平反吗?”她发丝蓬乱,衣裳因为刚才在泥泞中滚过满是脏污,偏生站在原地楚楚风致,竟有一种近乎肃杀的美丽。

????她道:“可惜从你做出这个决定开始,宰相府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你输了。”

????李安心中一跳,不安的感觉急剧扩大,他想吩咐手下马上去将蒋阮抓起来,不要让她再继续说下去,可蒋阮却飞快的说道:“私自养兵,意图造反,谋反之心,罪名昭昭,重乎?”

????她道:“如今你这样的举动,才是真正坐实了宰相府的死局。”

????李安如遭雷击。

????他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梦呓一般的问道:“那些流言,是你放出来的?”

????蒋阮回他一个浅笑。

????宰相府在朝中屹立多年不倒,怎么会因为水库失责一事就全盘崩塌,皇帝若真是这样就处死了宰相府一家,势必让朝臣心寒,朝中格局自然又会经历一番骤变。

????为君者,最怕民心不稳。朝中多方势力相互制衡,这样的平衡就算要打破,也要循序渐进,怎么可能一竿子撂翻。

????可惜此时李安关心则乱,失了往日的冷静,蒋阮让蒋信之帮忙传些流言出去,传到李安耳中。李安势必就会坐立不安。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聪明绝顶的人一旦失了理智,犯得糊涂绝对是普通人都不如。

????他让隐藏在暗处的赤雷军现身,扮成山匪,如今他唯一拥有的就是赤雷军,本以为万无一失,却被蒋阮一口道出秘密。

????他倏尔明白,水库之事罪不至死,可是,落上一个私自养兵,意图造反的罪名,宰相府就是

????再无活路!

????宰相府没有罪名,她就借他的手,给宰相府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

????她竟是要将宰相府一网打尽,永无翻身之地!

????好毒的心思,好狠的手段!

????李安倒退几步,脸色惨白如纸。

????他一生自负,却栽在这个养在深闺中的稚龄少女之手,何其甘心!

????蒋阮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笑了一笑:“洛书门,阎罗角,赤雷寺,紫云社,想必那里的赤雷军已经被制服干净了。”

????李安慢慢恢复的脸色蓦地又是一青,只因为蒋阮所说的那些地方,全部都是赤雷军隐藏在暗处的私密地点,这些地点十分隐秘,世上除了赤雷军自己和他之外,应当无人知道才是。她怎么会知道,她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蒋阮为他解答:“赵家军和关家军帮助陛下逮捕逆臣……之君。”她看了一眼李安身后:“当然,赤雷军真正的精兵却是在这里,你为了抓我,不惜动用如此精兵,阮娘荣幸之至。”

????李安死死盯着他,目光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疯狂地绝望,蒋阮轻轻放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李二少爷,你输了。”

????李安喉头一甜,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大声道:“我没有输,我没有输,去把这个妖女抓起来!杀了她!”她冲周围的士兵喊道。

????蒋阮身边的两个侍卫立刻亮刀,远处天空似乎有什么光点一闪,侍卫错身的瞬间,蒋阮突然低声道:“别管我,劈李安的衣裳,用力劈。”

????那侍卫虽然心中不解,但一条一条看下来,见蒋阮对李安毫无惧意,反而将李安气的脸色发白,心中倒是对她的决定深信不疑,二话没说就举刀朝李安的衣裳劈去。

????赤雷军本以为这侍卫是想要保护蒋阮,没想到却是直奔李安二来,忙上前抵挡,谁知侍卫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李安这个人,隔着人群的剑气四溢,愣是将李安的外袍划了开来,李安下意识的往后一退,那侍卫本就是军中极为出色的,当即挽了个剑花,剑气将李安的外袍划了个一干二净。

????衣裳顿时碎成渣,众人都没料到有此变故,赤雷军也目瞪口呆,竟不知是该去找件衣裳给李安披上还是回头对付蒋阮。

????然而待看清楚李安此景,人群中便顿时发出一阵吸气的声音。

????李安片刻的惊愕过后,登时回过神来,一把捂住下身,心中却羞愤致死。

????“竟是个天阉之人。”身边的侍卫喃喃道,猛然意识蒋阮还在身边,忙住了嘴。

????李安已是惊恐至极,他一生的两个秘密,头一个被蒋阮说了出来,第二个在众目睽睽之下现了出来,而这两个,都是他命中的死穴!

????即便他现在捂住了,方才众人也看的清清楚楚,李安下身那玩意儿,却是囫囵的一个圆疙瘩,瞧着便令人恶心不已。

????李安心中又惊又怒,若是方才蒋阮说出赤雷军后他心中还有因愤怒绝望而激起的血恨,如今自身最阴暗的秘密暴露众人前,他已经慌了。

????不仅慌,还惊惧,他不明白为什么蒋阮身边那个侍卫会突然划开他的衣裳,这事只有李栋和宣离知道,不可能有别人知道啊!他慢慢地把目光投向蒋阮。

????蒋阮微笑着看着他。

????李安天生的身体有疾,还是这样的隐疾,上一世曾经听宣离说过。宣离掌握着李安这个秘密,李安也因此对他还算忠心。

????否则,宰相府这么多年,李杨眠花宿柳反倒更得李栋喜爱,李安聪明绝顶,李栋对他客气有余,亲近不足,又是什么原因?

????否则,当李杨身子被阉了之后,李栋才如此愤怒,只因为李安是天阉之身,李杨成了废人,宰相府就是后继无人。

????蒋阮轻轻道:“李二少爷,秘密藏得太久,就不是秘密了。”

????李安只觉得身上所有血都往脑袋上冲个不停,全身几乎要凝固了,突然仰起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叫声实在太过凄厉,众人都有些不忍再听。李安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是充血的疯狂,他大叫道:“妖女,我要杀了你!”

????身后的赤雷军明白过来,也猛地朝蒋阮扑过去,已经下了追杀令,哪有放过的道理。身边的两个侍卫极力阻挡,蒋阮眼眸微微一沉,只听远处原来马蹄奔踏的声音,在山谷中发出阵阵回响。为首的人高头大马,身后是浩浩荡荡的一种军人,竟是不比赤雷军的少。

????蒋阮突然大叫一声:“李安,你宰相府私自在外养兵,意图谋反,如今还要杀人灭口,害我官门家眷!”她声音清楚的响彻了整个山谷:“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中!”说罢,竟是一转身,跃进了悬崖之中。

????“姑娘!”白芷惊呼一声,差点晕厥过去。

????露珠也瞪大眼睛,却听得“嗖嗖嗖嗖”箭矢破空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大队兵马狂风卷着一般前来,冲入赤雷军中开始对战。

????为首的几匹马却是直奔断崖。

????赵元风迅速翻身下马,揪住那侍卫的领子就吼:“小姐呢?”

????侍卫摇了摇头,语气愤然道:“跳崖了。”

????走在后面的赵毅身子一僵,关良翰皱了皱眉:“什么,不可能吧?”

????蒋阮那人心思狡诈,怎么会突然跳崖?

????李安却是在原地怔了片刻,也不管押着他的士兵,突然哈哈大笑道:“报应,报应!那妖女早该死了!报应!”

????关良翰踢了他一脚:“闭嘴。”看向后面走来的萧韶:“怎么办?”

????萧韶一身黑色锦衣,眉目冷清的出奇,看向断崖边,眸中情绪莫测。方转过头时,白芷突然拉住他的袖子,泣道:“救救我家姑娘吧!求你们,救救我家姑娘吧!”

????她不住的往地上磕头,很快就磕的满头是血,赵毅想去拉,萧韶扯开袖子,白芷拉的太紧,却从那袖中滚出一样流光溢彩的物事来。正是一个嵌明玉蝶恋花坠子,蝴蝶栖息在玉兰花之上,工艺本就栩栩如生,还镶了一块上好的祖母绿猫眼石,一看便是贵气之物。

????那东西恰好滚在白芷面前,白芷看着,忽然一怔,道:“你怎么会有我家姑娘的东西?”

????------题外话------

????感谢映戎亲的礼物…35颗钻石吓尿了,最近大家怎么都好大方,月票九张九张的砸…土豪请跟我做盆友!感谢大家滴投喂。

????李渣渣一家快虐完了,还有个收尾~明天来写写勺子和软妹的单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