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七章 预言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炷香之后,蒋信之带着蒋阮毫无无损的回去,留下蒋权郁气难当,可偏生如今蒋信之立了军功,且性情大变,不是过去那般好容易拿捏的。蒋素素还想添把火:“爹,你看大姐姐……。”

????“闭嘴!”蒋权正在气头上,看着蒋素素弱不胜衣的模样只觉得更加心烦,道:“身上带了污秽之气就别到处乱走,回你自己的院子去!”说罢又狠狠瞪了一眼蒋超,拂袖而去。

????蒋素素愕然看着蒋权离开,蒋超眸中却闪过一丝恨意。两兄妹默默无语,却在同一时刻将蒋信之与蒋阮恨毒了。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醒来,露珠端着玫瑰酥从外头走来,边走边道:“雨小了些,瞧着是要停了。”

????她面上有些担忧,蒋阮要做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一二,如今雨停了,事情可怎么好。

????蒋阮微微一笑,从窗口处看过去,雨水细密成丝,房檐上低落的水滴也慢了许多,空气变得柔和起来,一扫前几日那般乌云沉沉的模样。仿佛再过不了多久,便会雨过天晴。

????连翘将煮好的红枣桂圆蜜递到蒋阮手上:“还不到时候,再等等罢。”

????蒋阮接过蜜糖水浅浅抿了一口,手指无意识的叩击桌子。

????嗯,瞧着是快放晴了,其实……山雨欲来,风满楼。

????波昌水库堤坝边上,水库库长抹了把汗,殷勤的跑前跑后,不断奉承着面前金尊玉贵的人:“水势已经得到控制,堤坝也很稳,看这几日雨势也快停了,过不了多久便会放晴。此事治水,全是八殿下和李少爷的功劳。”

????宣离温和笑道:“不过是做我应该做的罢了。”

????库长笑的若菊花一般的脸听闻此话更是灿烂:“殿下谦虚,水库周围百姓的性命都在殿下手里,大锦朝有殿下这样一心为民的大人,实在是百姓之福。待此事过后,下官定会一字不落的将殿下的功绩报与朝廷。”他心思活泛,谁都知道当今太子不受宠,如今宫中最有势力争夺那个位子的不过是八皇子和五皇子,五皇子纵然不错,可不及八皇子生母在陛下面前得势。

????思来想去,还是八皇子的赢面更大一些。如今宣离在此事中立了功,他趁机讨好,若是得了青眼,日后仕途岂不是一帆风顺。想到此处,库长笑的更加真心实意。

????宣离笑的如沐春风,既不否认,也不应下。堤坝边上有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这些日子水库治水,宣离出了力,百姓看在眼里。对于身处高位的人亲自下来,他们既惶恐又感激。人民总是最容易满足的人。加上水库库长将宣离的功德吹得天花乱坠,百姓更是对宣离感恩戴德。

????接受到百姓爱戴的眼光,宣离嘴角翘的更深,眸中闪过一丝得意。这笑容落在百姓眼中却是十分亲切,再看这位民间传颂才艺双绝的八殿下温和俊美,形容高贵,更是纷纷歌颂起他的功劳来。

????走在宣离身边的李安依旧是一副阴郁的表情,但就是这幅表情,衬得宣离更加平易近人。

????正在堤坝中人纷纷赞叹的时候,却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灾祸啊!灾祸!”

????这声音在一片赞颂中并不刺耳,却分外清晰,宣离眉头几不可见的一皱,转头朝堤坝说话那处看去。

????人们听到此话也渐渐停下来,只见人群中缓缓走来一黄袍僧人。他慈眉善目,衣袍洁净不染尘埃,行动间仿佛一朵佛祖座下白莲,有淡淡的圣洁之气。

????人群中有人认出他来,道:“这不是慧觉大师吗?慧觉大师怎么来了这里?”

????“果真是慧觉大师!就是那个京中圣僧,预言奇准的慧觉大师!”

????“慧觉大师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宣离与李安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慧觉的名声如今在京城整个贵族全炙手可热,尤其是信佛的人家,都知道这个僧人很有几分本事。可宣离和李安都是无神论者,对于鬼神本就没有畏惧之心,看慧觉的眼光便也如看普通骗子一般。

????慧觉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昨夜卜卦,卦象显西方龙气相撞,水龙抬头,恐有大风雨降临,险之又险,水库恐有倾塌风险。”

????“什么?”抱着小孩的妇人顿时慌乱道:“大师所言当真?”

????慧觉双手合十,低眉顺眼的点头。

????宣离带着李安缓缓朝慧觉走去,待走进了,宣离温和一笑:“大师方才所言当真?”

????“出家人不打诳语。”慧觉淡淡道。

????宣离与李安对视一眼,李安突然盯着慧觉道:“大师,那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灾祸已至,迫在眉睫,水库下游上千性命不得儿戏,请下游人家连夜撤离此处,寻找地势较高的地方,免得水淹之苦。”

????李安噗嗤一声笑了。

????宣离见李安一笑,心中便也定了下来,神色依旧温和,话语里却带了森森寒气:“大师可知,扰乱民心的下场?”

????慧觉淡淡的回视他的目光,不避不让,竟真有几分清澈如莲的出尘。

????宣离原先以为是个普通的骗子,此刻见这和尚气质不凡,又口口声声说要带百姓去下游,心中不由得便生了疑。下意识的就想到定是五皇子派来的人,为的就是抢他的功劳,百姓举家迁移不是小事,若真的这般做了,到时候安然无恙,不仅有了白白浪费民力的说法,还会被天下人嗤笑,说他耳根子软,听信妖僧的谗言。

????他盯着慧觉那张脸,越发觉得面目可憎,钦天监的人也说了,雨水有停的预兆。白白的功劳就在眼前,五皇子想要插手?当他身边人都是蠢猪么!

????“慧觉大师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宣离气定神闲道。

????慧觉低头:“阿弥陀佛,卜卦一事,卦象已显,贫僧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在妖言惑众。”宣离道。五皇子的手法太拙劣,根本不必太过费心思。

????“大师才不是那样的人!”

????“对啊,大师说的话全都实现了!”

????“大师说的一定是真的!”

????出乎宣离的意料,人群中竟然大多附和慧觉,他不动声色的蹙起眉,五皇子竟然请到这样一个人,用慧觉的声望逼他一定要下这个命令么?

????他心中冷笑,可惜,他宣离从不受人摆布!

????“没有证据就敢在此大放厥词,大师,祸从口出。”宣离仍是想将此事轻松解决,全了他老好人的形象。

????慧觉却长长一叹:“世人都赞施主英明果决,心善为民,波昌水库下游数千民众性命,难道不值得施主冒一次险吗?”

????宣离面色一变,周围人群看他的目光已经不如方才一般充满爱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怀疑,愤怒,疑惑的表情。

????这个和尚在煽动民心,在挑拨他的拥护者!

????不等他开口,李安便下令道:“哪里来的妖僧,竟对殿下出言不逊,来人,把这个妖僧给我抓起来!”

????宣离唇角微微一勾,许多他不方便做的事情,李安却大可以做,留下李安,不仅是因为他的才智难得,更是察觉人心的高手。

????人群群情激奋,宣离适时地开口道:“大师是出家人,我不会对出家人无礼,不过大师再这么胡言乱语,对京城治安多有影响,我会为大师寻个地方,先休养几天,等雨水停了,大师再出来也不迟。”

????慧觉低头:“阿弥陀佛,贫僧一介皮囊,虽死不惜,不过下游数千百姓,最好今日连夜撤离,否则必有性命之忧。”

????宣离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温和开口道:“本殿下令,今日起,水库下游民众不许离开一步。离开者,视为乱纪,砍。”

????竟是不遑多让的针锋相对。

????如今水势安定,若由于这个和尚的一番胡言乱语扰乱了本来安定的民心,对于他所塑造出来的“功德”,也是十分不利。

????慧觉淡淡的看着他,无人看得见宽大僧袍之下脊背上爬满的冷汗。

????不过一夜辗转思量,天明破晓之前,他终于还是下了决定。

????蒋阮开出的条件太诱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若是真能因为如此能治好他儿子的病,便是赚的盆满钵翻。

????虽然不知道蒋阮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从之前的事情来看,这个小姑娘尚且如此厉害,背后之人定不是等闲之辈。就算对手是八皇子,可是从来富贵险中求,何况,这是泼天的富贵。

????慧觉从渝州那个方寸之地一路上京,行骗几十年从来未曾出过纰漏,一来是因为他本就懂些佛经,二来骗术高明,最重要的还是胆大心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便是精于此道的同行人也很难看的出破绽。

????可今日直面天家人的时候,他的心中,还是忍不住起了一丝惶惑。然而多年的经验到底令他面上没有显出半分。他说的越是慈悲为怀,宣离就越是觉得他心怀鬼胎,宣离不接受他的建议,目的也就达到了。

????蒋阮曾经提醒过他,宣离是个注意名声的人,凡是追求完美,众目睽睽之下抓住他,就必然不会对他用什么刑法,否则就在百姓中犯了众怒。就算真的要惩处他,也是三日后的事情,可是三日后,宣离可还有那个机会惩处?

????成败在此一举,慧觉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双手合十,不再多说,跟着李安的侍卫走远了。

????原本围绕在堤坝附近的人群此刻眼中毫无爱戴,只余恐慌,纷纷议论三日后水库坍塌的可能,一时间人心惶惶,宣离心中烦闷,不知为何,隐隐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看了一眼李安。李安会意,一沉脸道:“殿下刚才的话都没听见吗?莫要听谣言滋事,三日内,有谁敢离开一步,一律处置!”

????李安不若宣离长着一张和气的脸,本就阴郁的神情加上低沉的语气,很有几分凶煞的模样,百姓们顿时噤若寒蝉。宣离摆了摆手,摆了摆手道:“回吧。”

????一边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水库长忙跟了上去,一路点头哈腰的相送。

????人群虽然还是免不了慌乱的情绪,因为李安下的命令,周围又有士兵把守,心中不安,便很快各自散去了。待人群散尽后,有两人剩在原地。一人肃肃黑袍,神情冷漠,看着堤坝若有所思。

????旁边侍卫模样的人开口道:“主子,锦一锦二已经查过了,堤坝没有问题。”

????萧韶道:“仔细这边的动静。”堤坝没有问题,就不是人为,还有雨势突然加大的说法。他瞧着远处,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掩住眸中深意。

????“走吧。”

????蒋府内,露珠将刚打听到的消息告诉蒋阮,兴奋道:“慧觉大师出面了,八皇子将他带了回去,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不会。”蒋阮道。

????连翘和白芷目露担忧,只听蒋阮道:“宣离此人深不可测,又生性多疑,不会这么快处置慧觉。就算真的要处置,慧觉也分得清轻重,熬不过去,就是一副腐尸,熬过去,就是泼天富贵。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事实上,上一世宣离控制了慧觉进入朝堂,慧觉的地位也不是一帆风顺,朝中反对之声众多,其间也有无数明枪暗箭,慧觉却仍是做到了国师的位置。

????这样的人,如今只是缺了胆量,心性却不是一般的刚强。

????这一世,用宣离的箭来对准他自己,会不会更好些?

????她的目光蓦然转冷,露珠注意到,就道:“姑娘,还有一事,奴婢在路上遇着了五姨娘,她说老爷今日收了封信,是说要将姑娘嫁到宰相府……嫁给李大少爷。老爷好像正准备将庚帖送过去。”

????“荒谬!”连翘忍不住道:“姑娘如今才十一岁,但凡一般的官家,也定不会将嫡出小姐这么早嫁出去的!”

????蒋阮微微一笑,蒋权接了封信才下这个决定,李安喜爱慢慢折磨,必然不是他的主意,想来是卧病在床的李大少爷醒了,准备复仇了。

????祸水东引,蒋素素母女怕是求之不得。

????“姑娘,万万不可,”白芷着急道:“不如去问问大少爷,不,问问老太爷?”

????“急什么?”蒋阮不紧不慢道:“左右他想我进李家这个门,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命。”

????“庚帖都快送过去了。”白芷急道:“老爷本就如此心狠,恨不得让姑娘代替二姑娘去跳那火坑,妍华苑的人更是乐见其成,姑娘也得为自己打算打算啊!”

????蒋阮瞧着她焦急的模样,突然淡淡一笑:“不信吗?打个赌如何。”

????白芷一愣。

????“就赌三天后,蒋权哭着求着要把庚帖收回来。”她道。

????此刻的妍华苑中,一洗前几日暗淡的气氛,一反常态的和乐起来。

????蒋素素依偎在夏研怀中,道:“这么说,蒋阮马上就会嫁给李杨那个废人了?”

????夏研责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小声点。”虽这么说,面上也还是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是啊,李家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她要是进去了,就和青楼妓子没什么区别,那李栋……”意识到什么,她突然住了口,看了一眼蒋素素。

????蒋素素虽然不懂男女之事,到底也从夏研的只言片语中猜到几分,非但没有羞怯,反而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意:“是吗?她将我和哥哥害成这样,让外祖父与我们生了嫌隙,还在府里嚣张至极,留她一条命,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她进了宰相府,就是生不如死。”夏研冷冷道:“李杨对他恨之入骨,她又怎么能讨得了好处?到时候你就是将她踩在脚下,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蒋素素美丽的眸子一闪,似是快意至极,忽而想到什么,道:“那蒋信之呢?要是他知道此事,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和你父亲决定先瞒着他此事,等收拾了那个小贱人,再收拾他也不迟。”夏研抚摸着蒋素素的头:“素儿,谁伤害了你,娘定要他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

????蒋素素乖巧点头,偎在夏研怀中,眼里是一闪而逝的恶毒。

????蒋阮两兄妹再如何神气,如今蒋府当家做主的还是她的母亲,上头还有个蒋权,副将又如何,军功又如何,父亲要蒋阮嫁给废人,她就不得不嫁!让她进宰相府还是成全她了,如今庚帖已经送去了宰相府,蒋权铁了心的要用蒋阮来换与李家的交好,蒋阮这一次,在劫难逃!

????“娘,我现在就想看蒋阮嫁入宰相府的悲惨模样。”蒋素素道。

????“快了,”夏研唇边泛起一个阴森的微笑:“庚帖已经送了过去,日子也是由你父亲和李宰相安排,李杨对蒋阮恨之入骨,心中想要折磨她的愿望怕是更为强烈,依我看,他会尽快将蒋阮娶回府中,我也会趁机与你父亲说说此事,以免夜长梦多。”她声音缓慢而低沉:“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夜再怎么长,也定是无梦之夜。”

????------题外话------

????最近有点忙,都没空感谢大家的投喂,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