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六章 添堵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回府的路上,连翘和白芷一句话也没说,纵使心中有许多疑惑,还是没有问出口。

????蒋阮头轻轻倚在马车车窗边,阖上眼睛,眼下是淡淡的乌青,到底掩饰不住疲惫之色。

????今日这般刻意的引导慧觉,明日慧觉行事,端看他的胆量了,胆量越大,就能从这场博弈中获利越大。

????上一世,蒋阮记得就是三天后,本已渐渐减小的雨势突然加大,波昌水库本来是京中最大的水库,这些日子在宣离的治理下已经基本无恙,可天有不测风云,波昌水库就在三日后的清晨,轰然倒塌,满涨的大水瞬间便成洪流,水库一带居住的百姓无一生还,整个水库周围都成了一片汪洋。

????当时虽是在宣离手下出的事,可考虑到他之前治水也有功,况且这是天灾,非人力原因,当时皇上并没有重惩于他。只是后来在宫中宣离与她说起此事时,语气中还有一丝遗憾,蒋阮当时以为他是遗憾那些百姓的性命,后来才明白,宣离遗憾的想来是这一场大水到底是将他之前治水的功劳全部淹没了。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命运的巨轮轰然游转,眨眼便到了这一日,宣离上一世不过是抹去了功勋,因为是无心之失。这一世,如慧觉所说,水库即将倒塌,多疑如宣离,势必会想到是朝中宿敌的一个阴谋,为的就是抢夺他的功勋。宣离自负,慧觉说的越是诚恳,他就越是恼怒,一定会不听慧觉所言,甚至以妖言惑众之名处理慧觉。

????而到了水库真正倒塌的那一日,宣离的所作所为,就是故意的,罔顾水库下游上千百姓性命,这个罪名,却不知这个在外头一向注重完美名声的八殿下是否受得起。

????想来,是比上一世更令人遗憾的事情。

????蒋阮双眼未曾睁开,嘴角却微微一翘,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马车径自朝蒋府咕噜噜驶去。

????巷中慧觉居住的地方,敲门声再次响起,开门的小童见了来人有些微微不解,待领了来人进了厅中。慧觉抬头,正对上一双寒星般的双眸。

????那眸光太冷,若山巅上冷冷未化的白雪,没有温度,只有清冷一片。

????“她跟你说了什么?”青年长身玉立,黑色绣金的长袍如暗夜流光,氤氲出一片华丽的萧索。

????“老衲是出家人,自然是论佛。”慧觉轻声道,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慈悲。

????“唰”的一声,只觉一道银光流至眼前,美而凛,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慧觉只觉得喉间冰冰凉凉,青年手里的匕首抵在他的下颔,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看的见秀美绝伦的侧脸。

????“说。”短促的一个字。

????慧觉的额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

????宰相府里,在床上昏迷了许久的李杨终于苏醒过来。

????这些日子,他脑中昏昏沉沉,苏醒也不过片刻便又陷入昏迷,今日倒是醒的早,看病的大夫探了探他的脉象,松了口气,才走到外间去给他开方子。不想刚出了房门,就听见屋里“啪”的一声,传来什么被打碎的清脆响声。

????外头守着的婢子神色一变,慌忙跑了进去,屋中,只见李杨双眼猩红,低声咆哮道:“怎么回事?我为什么没有……。”

????后面的话被他咽进嘴里。

????裤裆那处空荡荡的,还透着一股凉飕飕的风,伸手去探,腿根处还有隐隐的剧痛,他是个男人,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惊惶、愤怒、绝望、仇恨,各种情绪一道涌上来,李杨只觉得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看见面前如临大敌的几个婢子了然的目光,心中大怒,登时抓起面前最近的一个花瓶朝那婢子砸过去。

????“砰”的一声,婢子被砸的头破血流,却仍是一动也不敢动,咬牙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李杨见状,还要再扔,只听得外头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大哥怎么了?”

????门帘被人掀开,李安大踏步的走进来,看到李安,李杨脸上顿时浮现起一丝复杂的神色。李安目光阴郁的看着他:“怎么不继续砸下去了?”

????李杨没有说话。

????对这个从小比自己优秀,性子却又十分古怪的弟弟,一方面李杨十分妒忌,因为李安的优秀越发衬托出他的无能。另一方面,他对李安又有一种依赖感,因为李安绝顶聪明,只要有他,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李杨怒气冲冲道:“看见我这样你是不是心里很快活?宰相府里再也没人跟你争了!这下你满意了!”话到最后,语气越发激烈起来。

????李安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仿佛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他。在那样嘲弄的目光下,李杨渐方才的激动渐渐平复下来。

????“伤你的人在蒋府,想报仇,就一字不落的给我说清楚当时的情况。”李安道。

????李杨心中虽愤怒李安这样凉薄的态度,却也不敢与李安明着作对,而且眼下还需要与李安帮他报仇雪恨。他仔细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慢慢的与李安道来。、

????待他说完后,李安道:“你可看清楚了那人长什么样?”

????李杨又想了想,摇头道:“当时喝得太醉,没有看清,不过,那人好像穿了一件红衣裳。”

????红衣裳?李安眯了眯眼睛,蒋府里最爱穿红衣裳的,可不就是蒋阮。虽然心中已经有七分肯定嫁祸之人就是蒋阮,可真的当李杨说出来的时候,李安也忍不住心中惊讶。

????她竟然敢,光天化日,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阉了李杨,然后大喇喇的嫁祸蒋素素。

????表面看着是冲动之举,行事毫无章法,可是细细一想,这么一来,轻易挑起李家与蒋家的嫌隙,甚至不动声色的让八皇子实力受损,果然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不,应当是一箭三雕,还能顺便让蒋素素倒霉。

????李安一笑,当真,有趣。

????“你知道她是谁?”李杨见李安的表情如此,急切问道,这些天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方醒来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心想要抓住那个把他害成现在这副模样的贱人好好折磨,定要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蒋大小姐嫁祸了蒋二小姐。”李杨也没打算瞒他,直接明白的告诉了他凶手的名字。

????蒋大小姐?李杨皱起眉头,他去蒋府的时候是想看看这蒋家双姝,可当日只见了清丽无双的蒋素素,却没能看到蒋阮是何模样,听到李安的话,李杨下意识道:“这个贱人!为何要这么做?”

????“自然有她的算盘,大哥只是恰好倒霉,做了这个局子里的牺牲品。”李安一点也没有为兄长的际遇感到伤神,反而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道来。令李杨更觉得心中憋闷。

????“我一定要杀了她!”李杨咬牙切齿的开口:“这个贱人,我要她生不如死!”

????“她是我的。”李安截住他的话:“你最好安分一点。”这么有意思的猎物,这样聪明的女子,怎么能让李杨暴殄天物。他会如戏耍笼中困兽一般,一点点拔掉她的爪牙,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惨死眼前。那张总是温婉笑着的脸上露出惊恐悲愤的表情一定十分动人,她会在他的手下求饶,涕泪俱下,而他会一点点敲碎她挺直的脊梁,让她"shen yin"苦寒,吻他的脚尖。

????她是最绝妙的宠物,最好的囚徒。

????李安的眼里燃起一簇变态的狂热,李杨看在眼底,竟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李安轻蔑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门。

????李杨在床上呆了片刻,待李安走后,才慢慢攥紧拳头,面上露出一丝愤恨之色。他突然想到什么,蓦地,神情一变,突然呵呵笑起来。

????那个血流了一地的婢子心惊胆战的站在原地,只觉得李杨的笑容分外可怖。

????李杨却是一把掀开被子:“扶我起来,我要见爹。”

????蒋阮回到蒋府便准备回自己院子,刚走到长廊旁的花园中,却不想与蒋素素和蒋超碰了个正着。蒋素素正与蒋超说话,看见蒋阮笑道:“大姐姐。”

????装,还装!蒋阮冷眼看着她,身子本就有些疲乏,懒得与她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便瞧也没瞧她一眼,就要往前走。

????蒋素素一愣,眼眶中顿时闪过一丝哀怨:“大姐姐,素娘可是做错了什么?”

????白芷和连翘眼中都闪过一丝不屑,蒋阮仍是不予理会,因为京中水灾泛滥,蒋素素也因祸得福,去家庙的事情暂缓,这些日子她也极为乖巧,做的比平日里更加小心,时时侍奉蒋老夫人,在蒋权面前也是小心翼翼,蒋权本就怜爱这个女儿,见蒋素素这般模样,心中更是心疼,原先坚持的决定也有些动摇了。

????她这副淡然模样,落在蒋素素眼里就分外刺眼,不知为什么,蒋阮明明是山野中长大的村女,却比她这个锦衣玉食,事事都请最好老师的大家小姐看上去更加高贵。每次在蒋阮面前,她都觉得低人一等,这对向来追求最高地位的蒋素素来说,是最不可忍受的。

????蒋超挡在蒋阮面前,阴沉开口道:“你就是这般对嫡妹说话的么?”

????“这般说话是什么说话?二哥又想听什么?”蒋阮微笑着看着他:“口蜜腹剑的话,阮娘已经听得很多,但不是学舌的鹦鹉,学不来活灵活现。”

????“你!”蒋超被她刻薄的话一噎:“简直狂妄至极!”

????蒋阮瞧着他,嘴角依旧微微翘着,又含着淡淡的讽意。迟早要撕破脸的事情,况且不是粉饰太平就能相安无事,如今他们两兄妹已经不若之前那般风光,又凭什么以为她愿意陪他们不厌其烦的演这种兄友弟恭的戏码。

????“大姐姐,哥哥哪里说错了?你有什么不满就冲着素娘来,不要生哥哥的气。”蒋素素出来打圆场,话里话外却都是挑拨。

????“恶心。”蒋阮看着她道。

????从来蒋阮在她们面前都是一副温柔的模样,便是私下里再怎么针锋相对,也不曾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今日却这样说了出来,蒋素素愕然抬头,看见蒋阮不加掩饰的憎恶目光,那目光仿佛在看一条烂水沟里的臭虫。

????蒋超忍无可忍,蒋阮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蒋超猛地扬手,就要恶狠狠地扇下去。

????然而未等他下手,整个人便如同风筝一般的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门柱子上。

????蒋信之大踏步的走过来,神情阴冷无比,他容貌英俊,偏生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一种军人的铁血气质,一步一步走来,周围的小厮竟然一句话也不敢说,也没人敢扶起被蒋信之揍飞的蒋超。

????蒋素素捂住嘴,惊恐的看着蒋信之。

????蒋信之走到蒋阮身边,方才冷硬的气质瞬间消失无踪,温和的摸了摸蒋阮的额头,道:“没事吧?”

????蒋阮摇头:“大哥,手疼吗?”

????这两兄妹旁若无人的交流,只教蒋超两人差点没气的吐血。蒋信之走到蒋超面前,他步子迈的很稳,蒋超再怎么威武,也只是一介读书人,哪里及得上蒋信之有力,面上便出现了一丝惶然,身子不自觉的想向后退。

????看见蒋超如此模样,蒋素素眼中闪过一丝恼火。蒋超怒视着蒋信之:“你竟然动手打人!”

????“我就打你了,怎么?”蒋信之语出惊人:“你要不要向父亲告状啊?蒋超,你是三岁小孩?快让父亲来救你啊。”

????他语气揶揄,话里的讽刺顿时让蒋超羞得满脸通红,周围的小厮婢子俱是辛苦忍笑。蒋超哽了哽:“你不敬兄长……。”

????“别拿你满口的仁义道德跟我说话,”蒋信之道:“你只说你是不是个男人。蒋超,今天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就打你了,怎么?今后你要是再对阿阮动手,我见一次打一次,只是我是粗人一个,不比你们府里长养出来的斯文人,手下没个轻重,一不小心,也许就出了人命。”

????蒋信之这番兵痞子的模样直看的周围小厮婢子目瞪口呆,蒋超也是不敢置信。当初蒋信之可是温文儒雅的蒋家大少爷,可如今的形式章法哪里还有一丝过去的影子。这样**裸的威胁,一点都不像从前的蒋信之。

????真像关良翰啊。蒋阮微笑着看着眼前一幕,看来五年的军营生活,关良翰教蒋信之的,不只是作战。

????连翘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蒋超面红耳赤。却就在此时,突然听见蒋素素一声惊呼:“父亲!”

????就见蒋权从花园的另一头走过来,见蒋超跌倒在地,脸色一沉,道:“发生什么事了?”

????蒋素素站起来,眼中蓄满泪水:“素娘不知哪里惹大姐姐生气了,与大姐姐招呼,大姐姐非但不理还出言不逊,二哥看不过眼便说了大姐姐几句,谁知大哥回来……二话没说就把二哥打翻在地。”

????蒋素素委屈的看着蒋阮:“大姐姐,素娘到此做错了什么事情,素娘给你道个歉,可是二哥什么都没错,求大姐姐别再让大哥这样伤害二哥了。”

????好一个委曲求全,句句针锋的告状!

????蒋信之冷冷的盯着泫然欲泣的蒋素素,蒋素素这颠倒黑白的功夫果然不是胡吹,几下挑清重点,活脱脱就是他们兄妹仗势欺人的一出好戏。

????连翘和白芷难掩眼中鄙夷,果然如蒋信之所说,他们这一对兄妹,就只知道告状!告状!告状!真是三岁孩童才会做的事情!

????蒋权一听此话,二话不说就冲蒋阮二人怒道:“孽子!孽女!跪下!”

????蒋信之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他知道蒋权自幼不喜他们兄妹,但想着他是儿子,也许会挡了蒋超的路蒋权才会如此。蒋阮只是一个完全没有威胁的女孩子,蒋权竟然也这样放任蒋超兄妹这样欺负她!

????原来这么多年,蒋阮是这么过来的!

????蒋信之眸中燃起一簇怒火,一把将蒋阮扯过来护在身后,冷冷的盯着蒋权。

????蒋权见状,怒道:“反了!反了!”

????蒋阮从蒋信之身后站出来,道:“父亲只听二妹妹一面之词,是否太过偏颇,若平日里,只有阮娘一人,这番话倒也罢了。可今日大哥也在这里,我们兄妹二人与他们兄妹二人,人数相当,都是蒋家的子女,凭什么我们就没有说话的权力?”

????她微笑道:“刚才分明是二妹妹对我出言不逊,二哥还想要扇我一巴掌,大哥情急之下出手阻止,只是没想到二哥一个男子汉,身子骨这么娇弱,一下子飞了出去罢了。”她浅浅的,愉悦的开口道:“我知道二妹妹被妖鬼附身,对我出言不逊许是那妖魔作祟,才这般不理的。毕竟阮娘虽然胆大,也怕沾上那污秽之气。”蒋素素身子一僵,蒋阮又看向蒋超:“二哥也是,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身子骨,毕竟是蒋府的未来,这般一碰就飞,实在是令人担忧,不过,左右没伤到小指头,真是万幸。”

????她立在高大英武的兄长身边笑意温婉,直叫对面三人生生气白了脸色。

????------题外话------

????刷一下日常,给渣父几个添个堵,明天开始整老八和小李子。

????顺便恳求看盗文的姑娘潜水,每天删评论很累啊【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