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五章 寿辰宴上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晃十日很快过去,这一段日子以来,蒋府都过得极为平静,好似之前那些事情将晦气都用尽了,风波之后渐渐安稳下来。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蒋府前段日子的频繁生事,令府中银子开支巨大,如今拥堵困难,管家的蒋夫人夏研便提出节省开支,下人要哄好,便将几个小姐的月银减少了一半多。

????蒋素素与蒋俪自然不在乎几个月银,平日里也有蒋权偶尔的补贴。蒋丹与蒋阮却是没有亲戚送礼补贴家用,自己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平日里也要打赏,过的便极为艰难。

????雨水一连下个不停,阮居本是临时腾出来的屋子,房顶年久失修,竟也开始漏雨了。雨水顺着房顶上的破洞滴落在屋中,屋中潮湿的不行,露珠从外头找了个铁桶放在漏洞处,虽说暂时不会滴的到处都是,漏洞处刮来的冷风也足以令几人感到寒冷了。

????白芷走进来,道:“奴婢前些找宋婆子,问她找几个人来为姑娘修一修房顶,那婆子却推说最近府上都在为老夫人的寿宴忙碌,竟是抽不出空。今日是寿宴,想来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可那婆子仍是推辞。”即使白芷向来好脾气,说起此事时,也不免有了一丝怒容。

????“想来是得了那边院子的吩咐。”蒋阮浑不在意:“不必放在心上。”

????“果真是想要将姑娘活活冻出病来么,”连翘怒道:“实在太过可恶。”

????露珠想了想:“不若奴婢去外头寻个工匠,这么一直破着也不是办法。”

????“哪里有银子去请工匠?”蒋阮淡淡一笑,夏研将府里小姐的月银减下大半,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谁。怕是希望没有银子去买寿礼,甚至连好一点的材料也买不起,今日在蒋老夫人的寿宴上当着众人的面送不出礼来,丢了脸面才好。

????露珠气馁:“真教人为难。”

????“不必麻烦,反正今日过后,自然有人来修。”蒋阮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梳妆吧,想来客人也都到了好些了,就算二妹在前面待客,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一直躲在屋里。”

????连翘与白芷对视一眼,眼中俱是笑意。连翘道:“奴婢们一定将姑娘打扮的美美的,将二小姐比了去!”

????花厅中,夏研正领着蒋素素与众位夫人小姐说着话,今日来的都是女眷,且都是朝中有些地位的。庶女不能出来待客,便由当家主母和嫡女一起接待众位夫人。

????蒋素素身穿一件霜白色月季花素面杭绸鸡心领长直领锦衣,逶迤拖地月白暗纹刻丝月裙,身披银白色掐牙镶边折枝花卉薄烟纱遍地金。细柔的秀发,头绾风流别致白玉簪,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盘珠团云陶瓷华胜,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嵌银手镯,腰系如意流苏束腰,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宝相花纹云头绣花鞋,整个人惠心纨质清雅秀丽。她今日未曾戴面纱,整张脸也不知用了什么灵丹妙药,疤痕好了许多,上面覆盖了厚厚一层脂粉,将疤痕彻底掩盖住。瞧着也算是白皙,不过因为脂粉太浓,虽也娇美可人,却不如平日里清丽如仙。

????太史夫人笑道:“这便是二小姐吧,如今出落得越发可人,再过几年,不知多少提亲的人要将门槛踏破了。”

????蒋素素一愣,俏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云,低着头走到夏研身边,似是被方才夫人的话说的有些娇羞。

????侍郎夫人生的一张略微刻薄的长脸,眯起眼睛道:“不过前段日子听说二小姐落水了?如今可好?”

????在座的夫人小姐自然是听过花灯节那日玲珑舫上的事情,想起蒋素素当时的情景,看向夏研母女的目光又是不同。

????夏研笑了笑:“劳夫人费心,素儿只是受了些惊吓,如今无事了。”

????侍郎夫人却不依不饶道:“那府上二少爷怎么样了?听闻科举不佳,还被人割了一根指头,哎,年纪轻轻要承得住失败,像我家那两个,考的也不是很好么,成日里还是没个正行。”高侍郎府上两位少爷是与蒋超一同考试的,都考了贡元。

????夏研面上虽含笑,手里的帕子却几乎被绞断了。这个侍郎夫人向来说话都这么刻薄,蒋素素年纪小,掩饰情绪尚且不如夏研,只恨不得上去堵了侍郎夫人的嘴。

????厅中其他人都有些尴尬,气氛冷凝时,一脸笑意的总兵大人府上的辜夫人笑道:“说甚么科举呢,状元郎的娘亲可不就在这儿?”说着便朝坐在一边安静不语的柳夫人看去。

????柳夫人自来到之后便有些拘谨,这些上流人的圈子她并不怎么熟悉,好在柳夫人本身也是个读书人的女儿,倒也不至于失礼。此刻听辜夫人这么一说,有些赧然:“夫人不用打趣我了。”

????“怎么能算是打趣?”夏研跟着笑:“辜夫人养的一个好儿子,那一日状元郎的风采全京城都知道了。”她说的真诚坦率,仿佛是真心为柳夫人高兴:“状元郎这样的风采,不知日后哪家女儿有这样的福气嫁给状元郎了。”

????提起柳敏,柳夫人的拘谨便少了些,听了此话也跟着笑了起来。

????辜夫人却似刚想到了什么:“说起来,府上的大小姐比二小姐年纪更大一些,可有定亲?”

????“这倒没有。”夏研一愣,探究的看向辜夫人:“夫人问起这话是何故?”

????“无事,”辜夫人笑笑:“只是从未见过府上大小姐,有些好奇罢了。”心中却自有思量,辜易自从花灯节后就经常在府里说起蒋家大小姐,辜易是家中最小的儿子,几个哥哥都要么已经成家要么也订了亲,辜易如今年纪也不小,蒋家也算的上高门,若是蒋大小姐人品性情都是不错,也不是不能考虑。就因为这件事,辜夫人才爽快的赴了蒋家老夫人的寿宴。

????枢密使家的小姐好奇道:“蒋小姐,怎么不见你姐姐呢?”

????蒋阮也是蒋府的嫡女,也应当出来见一见诸位夫人的。

????蒋素素面上闪过一丝为难:“大姐姐平日里不怎么出来,许是这里没有熟悉的人罢。”语气中竟含着几分敬畏。

????这样的神色落在众人眼中,自然又有另外一番意思。众人不禁想到蒋阮自幼送到庄子上,礼仪规矩全然不懂,如今又怕见生人,一个畏手畏脚的小家子气少女便出现在众人眼前。再看看蒋素素不安的模样,在场的诸位夫人小姐甚至想着莫不是这蒋府大小姐颇为凶厉,否则这嫡出的二小姐瞧着如此紧张?

????正在众人心中思绪纷呈的时候,只听得厅外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姑娘慢些,小心摔着了。”

????“再慢下去,就该是我怠慢客人了。”回答的是一个轻柔的女声。紧接着,众人眼前出现了一道红色身影,一屋子莺莺燕燕中,这样的鲜红色尤为耀眼。

????蒋阮身穿一件海棠色镂花事事如意云锦圆领对襟变色长袍,逶迤拖地三镶盘金梅花竹叶八幅裙,身披大红掐牙金枝线叶碧霞罗云锦。柔软的马尾辫,头绾风流别致圆翻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海棠雕花钏,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缠丝嵌三色手环,腰系孔雀纹束腰,上面挂着一个绣红梅展翅的香囊,脚上穿的是面软底靴。

????她今日不施脂粉,只涂了一点浅浅的胭脂在颊上,衬得那玉做的皮肤晶莹可人,一步一步自厅外走来,裙裾纹丝不动,虽然年纪尚小,竟自有一番百媚千娇。

????诸位夫人都吃惊的看着她,心想着山野来的蒋家嫡女哪里有一点不妥,瞧这气度,分明像是从宫里出来的贵人!

????蒋素素见着,狠狠地绞了一下手帕,她不明白蒋阮在庄子上长养着,偏生这气度倒是贵不可言。从来提起蒋家,众人只知道她蒋素素的名字,可是自从蒋阮回来后,一样一样,蒋阮竟是将她比了下去,连她最引以为傲的容貌也讨不了好。她心中骂了一句狐媚子,蒋阮年纪轻轻,偏偏举手投足都有成年女子才有的风情,教人看着便生厌。

????待蒋阮走到前面来,辜夫人才笑道:“你就是蒋阮?”

????“阮娘见过总兵夫人。”蒋阮笑着与她行了个礼。

????“你如何知道我是总兵夫人?”辜夫人诧异。

????“听闻总兵大人铁血英武,与夫人伉俪情深,阮娘瞧见夫人腰间的香囊绣的非花草而是盾牌,便就妄作猜想罢了。眼下看倒是误打误撞了。”

????辜夫人笑道:“原来如此,蒋夫人,你这个女儿可真是蕙心兰质。”她见蒋阮态度大方,风仪不凡,又冰雪聪明,心中存了几分喜欢。唯一不好的便是容貌太盛,如今小小年纪就出落得如此动人,待年岁再大一点,想来更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容貌太盛却也不是什么好事,恐生事端。

????她这样想着,厅中其他夫人已经对这个突然走出来的蒋家大小姐议论起来,蒋阮与她们一一行礼,她笑容温和,也不知说了什么,竟与诸位夫人相谈甚欢,很快便讨了许多人的欢心,连最刻薄的侍郎夫人见了她也冷不下脸来。

????蒋素素只怕没有将牙咬碎了,心中自然气恨不已。说了一会子话,却是彩雀和杜鹃扶着蒋老夫人来了。众人皆是起身行礼,蒋老夫人笑着应了,一派精神矍铄,倒是没有一丁点前些日子在病床上的虚弱。见了蒋阮,蒋老夫人的眸中划过一丝深意,彩雀扶着老夫人在厅中正座上坐下来。在场的夫人便纷纷送上寿礼。

????嬷嬷令下人收到一边,蒋权带着蒋俪蒋丹也到了,蒋超也跟在后面。瞧见蒋老夫人,上前一步道:“孙儿恭祝祖母长命百岁,富贵安康。”

????他眉眼飞扬,穿着一身蓝色直辍衫,整个人清爽又开朗,再无前几日阴郁模样,不知情的人便对之前的传言有些疑惑,蒋超从身后拿出一方凳子高的小木箱呈上去:“孙儿给祖母送的寿礼。”

????众人都有些好奇的看向那木箱,蒋老夫人笑着令彩雀打开,彩雀依言打开,从里头小心翼翼的抱住一尊白玉菩萨来。这菩萨雕的活灵活现,眉眼生动,仿佛跟活的一般,最珍贵的却是用一整方白玉雕成,浑然天成,想来也价值不菲。大家都啧啧称奇,蒋超道:“孙儿一件这菩萨,便觉得面熟的紧,仔细一看,这不是祖母嘛。孙儿就买下来了,只愿菩萨庇佑,祖母安康。”

????一番话说得讨巧至极,蒋老夫人笑骂:“什么像菩萨,净浑说!”

????蒋俪在一边发出一声几不可见的嗤笑,蒋超在讨好蒋老夫人这件事情上,办法真是信手拈来,专挑漂亮话讲,偏生蒋老夫人就吃他那一套。

????有蒋超在一边开头,蒋素素也站起身来,撇嘴道:“哥哥将礼物送的那样好,素娘真是没脸拿出自己的东西了。”

????“妹妹可别这么说,”蒋超挠了挠头:“我的礼物一向不如你。”

????“快别争来争去了,”夏研笑道:“素儿,将你的寿礼拿出来给祖母过目一下。”

????蒋素素便令身边丫鬟呈上一个檀木小箱,箱子做的也精致,蝴蝶打开箱子,与蜻蜓一同将箱子里头的东西展开来。

????那是一卷巨大的双面绣,上头绣满了一百个寿字,单且不论那刺绣,就是这份心意与工程,也是令人震惊的。

????蒋素素低着头,谦逊道:“素娘绣的不好,时间仓促,只能绣成这般模样,祖母不要嫌弃。”

????那刺绣绣的精致,花纹颜色搭配鲜艳又端庄,字迹也是一丝不苟,针法一眼竟是瞧不出一个错处。便是拿在整个大锦朝来说,也是上上品了。蒋素素确实有才,刺绣这一项上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京中一绝。这份孝心和谦逊,顿时令在做许多夫人都赞叹起来。

????蒋老夫人也笑了:“素儿这份心思,可比你哥哥用心多了。”

????蒋超嘿嘿一笑,也不说话,蒋素素看向蒋阮:“大姐姐,你与祖母的礼物是什么?莫不是藏起来了,快让咱们开开眼吧。”

????有了蒋超和蒋素素珠玉在前,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蒋阮,只想看看蒋阮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蒋阮微微一笑:“我的礼物,暂时还不能拿出来。”

????众人有些微微失望,蒋素素问:“为什么?大姐姐,不能让素儿看一眼么?”

????蒋阮温柔的拒绝:“不能。”语气却坚定。

????蒋超笑道:“大妹妹不会是忘了为祖母准备礼物,所以才这般说的吧。上一次在外祖父家中不也是这样吗,还是娘帮你准备的。”

????他像是无心说出的话,夏研忙道:“超儿!”打断他的话,众人却已经思量起来,想着到底是没有生母在身边教导,虽然模样好得很,可是人情世故却是弱了蒋素素些。

????“让大哥见笑了,”蒋阮笑道:“不过说起来,今日外祖父一家怎么未来,难不成因为阮娘忘记准备登门礼物,便连祖母的寿宴也不参与了?”

????此话一出,蒋超脸色一僵,夏研也愣住了。的确,蒋老夫人的寿宴,作为亲家的夏家却一个人都未来,即使不来也应当支人带个话送份礼,可是从开头直到现在,确实没听过夏季人的消息。夏家人自然不可能是因为蒋阮没送登门礼物才不来的,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人猜疑的目光令蒋权顿觉颜面无光,瞪了一眼夏研,夏研忙道:“你外祖母最近身子不好,府中实在操劳,所以就未来赴宴。”

????蒋阮恍然大悟:“对了,上一次去外祖父家,外祖母不是吐血晕倒了么,竟还未好。”

????夏研忙顺着她的话道:“是啊,病情一直未好转。”

????“如此,”蒋阮突然对着夏研行了个礼:“外祖母卧病在床,母亲心中担忧至极,却还得为祖母操持寿宴,还将寿宴办的如此漂亮。实在是蒋家的福气,阮娘真是愧疚。”

????她说的感激,夏研却觉得芒刺在背。蒋阮这番话就是说她自家老娘卧病在床还有心思操持寿宴,却是不孝。今日她在诸位夫人绵延言笑晏晏,哪有流露出一星半点的忧郁,怕是现在诸位夫人都在心中思量吧。

????她瞧着面前笑的温婉的少女,心中暗暗咬碎了牙。忽而一笑:“无事。”想到等会儿会发生的事情,夏研便心中快意。

????蒋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正在此时,厅中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喝声:“哪里来的妖怪!”

????众人侧面,便见一青袍戴帽的中年道士出现在厅前,背着一个包袱,手持一根桃木枝,神色严峻。

????夏研愣了一愣:“虚空道长。”然后便对众人抱歉道:“前几日请这位道长前来为蒋府做一场法事,不想今日到了。”

????虚空道长已经走了进来,蒋权见着他倒也客气,道:“好久不见了。”

????“一晃五年。”虚空道长对他行了个礼:“大人一切安好,贫道也就放心了。”

????蒋老夫人皱了皱眉:“你弄得这是什么乌烟瘴气的东西?”竟是十足的不客气。

????蒋权道:“母亲,这位道长是儿子的一位故人,五年前也曾到过我府上的。”

????在场诸位夫人从来都未见过虚空道长,此刻听蒋权这么一说,皆是放下心来。

????蒋阮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那神色冷峻的道士,待听到“五年前”时,唇边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贫僧此事前来,本是受夫人所托前为府上祈福,”虚空道长道:“不过贫僧方进来便看到府上黑气笼罩,恐有妖魔生事。”

????蒋老夫人面上呈现微微怒容:“将这人给我赶出去!”

????“母亲!虚空道长是高人。”蒋权却是拂了蒋老夫人的意。转头对着虚空道长急切道:“道长所言可是真的?”

????“贫僧从不说谎。”虚空道长捻着胡须:“且那妖魔就在府上!”

????他在厅中走了一转,目光逐渐落在蒋阮身上。

????众人见状,皆是屏住呼吸,只听虚空道长道:“虽然贫僧不知姑娘何许人也,不过贫僧敢断定,府中黑气皆是这位姑娘所致。”

????“不可能。”夏研一愣:“她是我们府上的大姑娘。”

????“大姑娘?”虚空道长道:“五年前送到庄子上那位,不想竟然这般大了,那就没错了。”

????“道长您这是什么话,”蒋素素道:“我大姐姐怎么会是妖怪。”

????虚空道长却是对蒋权道:“大人,贫僧不是五年前便与这位小姐算过一卦,教她不要再回府上,否则必起大祸,大人就算心软,也不能自取灭亡啊。”

????众人都未曾听过这一段,心想难怪蒋权要说这道士是故人了,五年前就与蒋阮算过一卦么?

????夏研却摇头道:“可她毕竟是老爷的女儿,老爷怎么忍心与她从此分离?道长可还有什么好办法?”

????蒋阮听着,笑容有了一丝讽意,夏研这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蒋权与她有多父女情深,若不是王御史那封折子,只怕蒋权真恨不得将她长长久久放在庄子上,只当没有她这个蒋家小姐吧!

????“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蒋超道:“道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夏研有些为难的看了蒋阮一眼,似乎十分难开口。

????虚空道长见状,道:“贫僧算过蒋府大小姐的生辰八字,便是天煞孤星之名,克夫克母,一生克尽亲眷,且会为家人带来血光之灾。是天生的妖魔命格。”

????天煞孤星!

????此话一出,众人登时惊了一惊,不自觉的看向蒋阮的目光就带了畏惧,即便她再长得貌美如花,在众人的眼里也与妖魔无异。

????众人各异的眼光中,唯有蒋阮不为所动,仍是静静的,静静的站在那里。片刻后,她轻轻笑起来。

????“你笑什么?”一直幸灾乐祸的蒋俪问。

????“我笑多亏虚空道长,阮娘才知自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这话说的有些不明不白,众人都不解的看向她。蒋阮道:“虚空道长既然能算出阮娘的命格,五年前离开,五年后功力大进,应该能有破解这命格的办法吧。”

????虚空道长一愣,摇头道:“小姐命格太硬,如贫僧这样的法力实在无能为力。”

????蒋阮摇头道:“道长此言有理,不过依道长所言,我克父克母克亲眷,但在庄子上过了五年,倒是不曾克了什么人,除了自己身子虚弱了些,庄子里的人反倒是日子越过越好了,这是何解?”

????这话有些其他的意思在里面,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平日里往来应酬颇多,又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夏研状若无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鬓角,虚空道长立刻道:“那是因为庄子上的人都非小姐亲眷,不过是些农人下人罢了。”

????“原来如此,”蒋阮恍然大悟,含笑道:“所以阮娘刚才庄子上回了蒋府,蒋府就总是生出些莫名其妙的事端?”

????“正是。”虚空道长点头。

????“那应当是先克的最亲近的人才是啊,”蒋阮看向蒋权:“是以我先克死了母亲,照这样说,我回府首先应克的是父亲才对,怎么……竟是二哥和二妹呢?”

????蒋权听到蒋阮这个说话,心中便已经有些不痛快。虚空道长顿了顿,道:“这个……贫僧也不知。”

????“原来道长也有不知的事情。”蒋阮含笑道:“母亲,你认为我是天煞孤星吗?”

????“自然……。自然不是,”夏研擦了擦泪:“不过阮儿……”她说不下去,只神情哀戚至极。

????“父亲,也觉得阮娘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吗?”蒋阮看向蒋权。

????蒋权直视着她,只觉得蒋阮虽然含笑望来,那双美丽的眼睛却像是浸过寒冰一般,令人心里生寒。他的眼前恍惚了一下,仿佛看见赵眉形容枯槁的躺在床上冷冷的质问,心中一慌,顿时生出一股闷气,冷道:“你想害了整个蒋府?”

????“阮娘怎么会想害了整个蒋府?”蒋阮道。便是这样轻易地害了如何甘心,要将它一步一步踩在脚下碾碎,化成渣滓,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蒋阮看向蒋老夫人,蒋老夫人已经闭上眼睛,似乎不想看这一场蹩脚的闹剧。夏研道:“道长,那如今可怎么办呢?”

????虚空道长看向蒋阮:“若是从前,放到庄子上就好了。可你们将她接回来,如今这戾气一日长过一日,最好是找一处家庙,令她在庙里先呆上几年,稍稍平息一些,或许可能化解。”

????跟在蒋阮身后的连翘心中一凛,好毒的心思,在庙里当姑子当上几年,怕是京中人早已忘了还有蒋阮这么个人。而一旦过了年纪,蒋阮的年纪越来越大,就更不好找一门亲事了。错了,夏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坐实了蒋阮天煞孤星的命格,京中哪个好人家还敢要她,怕是躲还还不及!

????一片寂静中,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长慎言。”

????------题外话------

????感谢yj96亲的打赏~15712940072滴鲜花~matangtang、郑zhenghb831 亲的评价票票~lmb6588、利丹里莉莉、喵丫头喵亲爱滴月票~亲爱滴们元宵节and"qing ren"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