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书香之死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情势似乎反了过来。

????夏诚见状不好,登时对那大夫怒道:“庸医!你竟敢说谎!”

????“不是啊老爷,”大夫后退几步,也不知哪里出了差错,与预想中的场景不一样,顿时冷汗涔涔。

????“夏侯爷何必动怒,或许真如蒋小姐所说,这砒霜,偏偏就对她没有效。”太子这话不知是何意,听着是随口胡诌,却令夏诚后背登时起了一层冷汗。

????无论这个太子再如何昏庸无能,无才失德,到底都是天家人,怎么能容忍臣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耍小聪明?

????正在这时,却听见宣离开口道:“既然是庸医的错,就先将他绑下去,这等庸医日后留着,也只会害人性命。”说罢便命令身边侍从将那大夫绑了下去。大夫没料到突遭此劫,嘴里叫嚷道:“分明是老……”话没说完,便被人堵了嘴巴拖了下去。

????蒋素素感激的看了宣离一眼,蒋俪脸上却划过一丝气愤。蒋阮微微一笑:“八殿下怎么就让人教大夫绑了下去,那么这点心究竟是有毒还是没毒,阮娘究竟是有罪还是无罪,这话可就说不清了。”

????竟是一点不给宣离台阶下。

????宣离心中有些失望,原以为这个蒋家大小姐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到了这种地步就应该就此揭过,难道她还以为这里的人会为她一个不受宠的蒋家女儿平冤吗?倒不如眼下安分一些,平白省了许多麻烦。这般想着,他便往蒋阮那边看了一眼,一看却呆住了,只见蒋阮正静静地看向他,那双美丽的眼睛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他见过许多次,那是刻骨铭心的,恨意?

????恨?

????这位蒋家大小姐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恨他?就因为他为夏家说了几句好话?宣离心中顿了顿,再朝蒋阮望去,蒋阮已经别过头,仿佛刚才眸中的情绪都只是宣离自己一人的错觉。可是宣离清楚的明白,那不是错觉。对面这个少女,的确对他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

????只听得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寂:“既然如此,夜枫,你拿我的印信,找邱神医来一趟。”众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他身上,萧韶神情不变,继续道:“此事便可水落石出。”

????夏家人不由得沉思起来,这竟是要为蒋阮说话的意思?这个锦英王今日与太子突然前来本就奇怪,之前在玲珑舫上救了蒋素素,怎么现在看来却是和蒋阮是一伙的?

????蒋阮自己也很疑惑,这个萧韶突然帮自己,目的又是什么?

????夏娇娇自从萧韶进来之后就一直有意无意的朝他看去,此刻听闻萧韶说话,一张俏脸顿时煞白,紧紧咬住下唇,竟是马上要哭了的模样。

????宣离看了一眼蒋素素,蒋素素蒙着面纱,眼睛中氤氲出一汪泪水,要掉不掉的模样,真是令人心怜。再看夏家其他人,几个少奶奶的神情与夏研如出一辙,都是一脸惊慌失措,三分不安七分柔弱,端的是让人心生不忍。

????与她们表情截然不同的,却是站在厅中的蒋阮。她面上含笑,眸光冷漠,一步一步尖锐无比,竟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残酷。

????宣离终于开口道:“萧兄何必劳烦邱神医,此事我看已经水落石出,不过是庸医害人,误诊了侯爷夫人的病情,桌上的点心没有毒,蒋大小姐是无辜的。到底只是一场误会罢了,都是一家人,父皇从小教导我们,家和万事兴。”

????这话说的可真巧,蒋阮心中冷笑,家和万事兴,可是和的是谁的家,兴的又是谁的事?这与她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有了宣离这句话,夏诚松了口气,朝夏研使了个眼色,夏研一愣,走到蒋阮面前,道:“阮儿,此事都怪娘的不是,若是娘谨慎一点,不被这庸医的话误导,你便不会平白受这冤屈。娘、娘只有跪下才能让你原谅我。”说罢,双腿一弯,就要给蒋阮跪下来。

????蒋阮微微一侧身,避过夏研的大礼,笑道:“母亲说笑了。”若她今日受了夏研这一跪,明日起京城就会传出她不敬嫡母的名声,又是何必。

????她看着夏诚道:“都是一家人,家和万事兴,八殿下的话说的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八殿下是夏家人呢。”

????宣离的脸色一僵,蒋阮又道:“不过阮娘受点委屈是小事,外祖母的病可是大事,平白无故的,怎么会吃了一块阮娘的点心就不省人事,其中怕也是有大蹊跷,想来想去都不得其解,真是怪哉。”她站在厅中,姿势未变,含笑说着:“不过今日倒是多谢王爷开口替阮娘澄清,否则庸医逍遥法外,阮娘只怕会下大狱,谋害外祖母的这个罪名不小,阮娘拼了性命也承担不起。”

????其实这事本与萧韶无关,只是这一屋子人,竟只有萧韶说了句公道话,这话便像一巴掌打在众人脸上一般。太子忽而笑起来:“蒋大小姐说的不错,本宫看,此事倒也不能平白无故了,在朝中,错判冤案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本宫瞧着方才,夏家小小姐,两个少奶奶,蒋夫人,蒋二小姐,蒋二少爷都指责了蒋大小姐,夏侯爷年事已高便算了,其余人可不能轻饶,蒋大小姐既然要本宫为你做主,本宫就为你做主一回。你们既然都错怪了蒋大小姐,就各自领二十个板子吧。”

????“什么?”夏娇娇失声叫了起来:“殿下,您怎能这样?”

????申柔忙捏了她手臂一把,惊惶道:“小孩子不懂事,胡言乱语。求殿下饶了她一回。”

????“无妨,”太子哈哈大笑:“本宫一向很仁慈的,去吧,本宫就在这里,看着你们领板子。”

????夏研目瞪口呆,蒋超和蒋素素也一时愣住,夏诚已经气得脸颊上的肉微微抖动,太子的这番举动,就是在打他的脸!居然让夏家的这些女眷全部趴在凳子上教人打板子,这里头还包括未出阁的姑娘家!

????“殿下……”夏诚还想说话。

????“王爷!”夏娇娇却扑到萧韶面前跪了下去:“王爷您宅心仁厚,既然方才帮了表妹,还请王爷向太子求求情,帮帮我们吧!”

????蒋阮看着她的举动,从前在宫中的时候,夏娇娇一向是盛气凌人的模样,何时见过她这般狼狈。说来说去,也不过狗仗人势四个字。

????萧韶在众人的目光中,慢慢退了一步,秀美的俊颜神色未动,依旧是如常的清冷。淡淡道:“与我何干?”竟是十足的嫌弃,倒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夏娇娇闻言一僵,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看向萧韶的目光充满伤心无助,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白白浪费了眼泪。

????“你这是在质疑本宫的决定?”太子不悦道。

????夏娇娇吓了一跳,蒋素素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宣离,宣离抱歉的看着她,这种情况下,他不能明着与太子起冲突。

????蒋素素咬了咬牙,道:“此事都是我的错,素素自愿接受责罚,还请大姐姐原谅我们。”说罢看也不看众人,径自朝院中走去。

????太子一挥手:“把凳子架上,本宫要亲眼看着他们领罚。”

????蒋超与夏研对视一眼,只能咬牙跟着往院中走去,申柔几人即使心中十万个不愿,见夏研都乖乖上前,也不敢拒绝。

????院中的小厮很快寻来凳子和动用用刑的木棒,动手的都是夏家自家的婆子,本来还想手下留情,可太子一句“本宫要是看见哪个不公事公办,立刻就令人拖下去剁碎喂狗”,这些下人立马就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夏诚又是愤怒又是心疼的看着自己一众儿女外孙在院中受罚,心中愤恨无比,这么多年他一帆风顺,没想到今日栽在一个小小的女娃身上,还要受这等奇耻大辱。

????太子站在院中懒洋洋的看着,婆子都是身肥体壮,下手毫不留情,在场的都是细皮嫩肉的大家闺秀,几时受过这样的重刑,登时呼天抢地,惨叫连连。蒋素素趴在凳子上,臀部传来钻心的疼痛,可比这疼痛更令人愤怒的是耻辱感,就在蒋阮面前,这些尊贵的皇子王爷面前,她颜面全无,像一只死猪般的被绑在凳子上受刑。她发誓,此仇不报,她誓不为人!

????蒋阮从人群中后慢慢走上前来,静静的看着夏研她们受刑。痛吗?这些人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比这要痛上百倍千倍。不会有人来救,也不会有人说情,在疼痛中苟延残喘,夏家人,痛苦才刚刚开始。

????宣离走到她身边,道:“蒋大小姐,不觉得她们很可怜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蒋阮微笑道:“况且,指令是太子殿下下的,阮娘也无能无力。”

????宣离喉头一哽,看着近在咫尺,不知为什么,心中竟有了一种诡异的感觉,面前的蒋家嫡长女,今日面对种种状况,从来都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似乎从开始到现在,她都维持着一个表情,温和得体的微笑。

????这样小的年纪,不是机变惊人,便是她早已洞悉了今日可能发生的一切。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宣离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世上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中,怎么会有人能掌握一切,可他再看蒋阮含笑的神情,对自己刚才的猜想又有些怀疑起来。

????蒋阮静静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早已在昨日,她就令连翘换掉了那一份点心,夏研打的什么主意她自然明白。太子今日突然造访夏侯府,也是她的手笔。

????太子手下有个门客,平日里在东风楼里伪装成说书人的模样,上一世她听宣离说过此事。夏研来通知她去夏侯府的时候,蒋阮就让露珠去东风楼,装作夏府丫鬟无意间谈及此事。

????宣离与夏诚的关系本就有些微妙,皇子之中对此事更加敏感,一旦得了宣离拜访夏诚的消息,这位太子殿下自然也会来夏府参一脚,只是没料到萧韶也回来。

????而对当今的太子殿下,上一世她在宫中,对太子的诸多行径早有耳闻。这位太子虽然政治上没什么见地,心思也并不怎么深沉。早年皇帝要改立太子,因为萧韶的阻止没成。所有人都认为这位太子不受宠,但就是这位不受宠的太子,在宫中其他皇子被宣离一一解决时,仍旧留在最后。其中皇帝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

????但这位太子最大的特点,其实算是最大的缺点,就是缺心眼儿。与蒋阮上一世一般,太子身在皇家,又处在万人眼中并不受宠这个地位上,本来应该是心思深沉之辈,但他却头脑简单,或者说是太重感情。

????周围的亲兄弟相互倾轧,算计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尤其是不能忍受同是一家人却充满阴谋。是以每每看到同室操戈的事情都会非常暴戾。上一世宣离正是利用太子的这个特点,拉拢了四皇子,表现的最无害的四皇子与太子向来亲密,是以太子最终由这位亲密的兄弟陷害,落得一个死在牢中的下场。

????宣离与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争斗后期,表现的不若从前一般温和自持,显出一点得意自大,对太子这种亲信兄弟的事情表现的极为轻蔑嘲笑。蒋阮却能理解太子,那不过是一个可怜人,在极度孤独中渴望亲情而付出的最重要的信任罢了,只是和她一样,他们都被辜负了。

????太子在看到夏家人面对她的举动时,一定会想到自身的境遇,夏家人对她越是过分,这位太子殿下心中就越是暴戾,今日若非是宣离在场,想必夏家人绝对不是只挨一顿板子这样简单。

????不过,宣离终究还是和夏家人走在了一起。蒋阮眸光一暗,不知道这一世,宣离还会不会如从前一般,最后于蒋素素结为良缘?她倒是极为期待那一刻。

????好容易二十个板子打完,夏娇娇已经晕了过去。

????蒋阮微微一笑:“外祖母的事情告一段落,可是殿下还未评定祠堂之事,那祠堂中的宵小应当怎样处置?”

????蒋素素刚刚被蝴蝶从椅子上扶着站起来,听闻此话身子一软差点倒了下去,不可置信的盯着蒋阮。夏诚看着蒋阮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夏研却似刚刚听到:“什么祠堂中的事情?”她突然想到什么,狐疑的看向蒋阮,何以在祠堂阴冷的环境下过了一夜,蒋阮看起来还是气色颇好,完全没有一丝虚弱的模样?而她说的宵小之徒又是怎么回事?

????蒋阮迎上夏研疑惑的目光,微笑着为她解惑:“昨夜阮娘在祠堂为夏家祖先祈福,半夜体力不支,身边丫鬟便代替阮娘跪了下半夜,谁知有宵小之徒摸黑进来,污了我身边丫鬟的身子。是以阮娘才向殿下求一个恩典,严惩那恶人。”

????夏研被她的话说的有些晕,但还是听懂的她话里的意思,有人想要污了她,却被蒋阮身边的丫鬟挡了一劫。夏研心中暗恨,为何蒋阮次次都那么好运,她瞧着蒋阮身边的连翘,蒋阮此次出来只带了连翘与书香,连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难不成那人是书香?她心中一紧。只听蒋阮又道:“外祖父,既然太子殿下在此,不如将那恶人带上前来。”

????夏诚几欲吐血,心中肯定蒋阮肯定已经知道了夏俊的身份,这般定是故意作态,只觉得蒋阮心机深沉的可怕。

????蒋阮看向夏研,道:“说来都是母亲送了我一个好丫鬟,这丫鬟忠心体贴,我心中十分喜欢。昨夜要不是她,阮娘今日恐怕只有以死明志,此等忠仆,又是母亲相送,母亲也希望为书香沉冤昭雪吧。”

????夏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宣离听了蒋阮这番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太子知道祠堂中的男子是夏俊,是以也不说话,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夏诚。

????夏诚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终于沉声道:“胡说八道,那不是什么恶人,那是你表哥!”

????此话一出,不止是夏研愣住,连同申柔与与俞雅也一同愣住。俞雅叫出声来:“怎么会是俊儿?”

????“外祖父,”蒋阮吃惊的看着他:“那人污了我丫鬟的身子,怎么会是表哥?”她话里饱含着吃惊,却又提醒了一遍众人夏俊毁人清白的事实。

????宣离顿了顿,萧韶看着蒋阮唱念俱佳的模样,却是忍不住唇角微微一翘,向来清冷的目光中也有了一丝笑意。

????俞雅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俊儿出了什么事?”

????蒋阮道:“表婶,今日一大早外祖父与殿下都亲眼见到祠堂中有人……行事不轨,可没料到那人竟是表哥。”

????俞雅闻言,倒退两步,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儿子行事虽然荒唐,却也不会蠢到在祠堂这样的地方做那样的事情,势必有隐情!

????而夏研看到蒋素素愤恨的表情时,心中一个激灵,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蒋素素不知她与夏夫人早已商量了对策,私自动手,想必又是遭了蒋阮下的套。她一边恼怒蒋素素不听话,一边飞快思量着面前的对策。夏俊若是真的出了事,夏诚和俞雅都不会饶了她们母女,毕竟夏俊是夏府唯一的嫡孙,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

????夏诚咬了咬牙,见到此事已经成了这样,唯有一口咬定是丫鬟勾引的夏俊,便怒喝道:“将那孽子和丫鬟给我带上来!”

????下人很快便将有些发蒙的夏俊和书香带了上来,这两人此刻清醒不久,俱是有些懵懂,夏诚几步上前狠狠地扇了夏俊一巴掌:“孽子!谁令你做下这等下作之事!”

????夏俊先是被夏诚一个巴掌打的晕头转向,俞雅已经扑上来抱着他大哭道:“我的儿,你怎么那么傻,怎么就在祠堂里犯了糊涂!”

????夏俊自清醒过来就从婆子嘴里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夜一进祠堂他便觉得有些身体发热,甚至有些不受控制,一夜疯狂的滋味倒是还在,只是明明与他颠倒鸾凤的是蒋大小姐,怎么就变成了蒋大小姐的丫鬟。

????他的目光落在站在众人中间的红衣少女身上,她温婉含笑,看向他的目光却充满嘲讽。夏俊登时便明白,怕是这蒋家大小姐,将蒋素素算计了,连他也一并算计了!

????他心念陡转,猛地跪下去朝夏诚磕了个头:“祖父,都是我的错,昨夜我喝了酒,误入了祠堂,不想这丫鬟勾引我……孙儿、孙儿坐下这等事,实在没脸,求祖父责罚!”

????夏诚松了口气,好在夏俊聪明,知道主动认错。

????书香却是一愣,没料到夏俊会扑头盖脸的指责她,她看向蒋阮,此事已经十分明白了,是蒋阮算计了她。她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夏研,夏研别过头去,只做不知。书香心中涌起一阵绝望,便哭喊道:“奴婢没有,大小姐,奴婢真的没有勾引表少爷。”

????蒋阮怜悯的看着她:“书香,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是母亲为我亲自挑选的丫鬟,我怎么会信不过你的品行?”

????夏研闻言眉心就是一跳,蒋阮这么一说,她倒是什么也没法说了。可是看着夏诚暴怒的目光,她只好硬着头皮道:“阮娘,知人知不知心,这书香平日里瞧着是个规矩的,没想到也有这样龌龊的心思。”

????这便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身后的连翘难掩鄙视的眼神,夏研还真有脸将这样的理由说出口。蒋阮轻轻叹息一声:“原先我以为,母亲挑选的丫鬟定是极好的,没想到,我身边的连翘、白芷、甚至自己挑的露珠都未曾出现这等事,母亲挑的书香却破了这个戒。”她看向夏研:“阮娘院子里的另外几个丫鬟,也请母亲收回去吧。”

????夏研一愣,暗自咬了咬牙,她好不容易才安插进去的眼线,如今就被蒋阮一句话全部扒光了。可眼下又不得不答应,便道:“阮娘思量的有理,是娘考虑不周。”

????书香见状,绝望道:“不,不,大小姐,我没有勾引表少爷,夫人救我,二小姐救我!”

????太子嗤的一笑:“你是蒋大小姐的丫鬟,怎么向二小姐求情?”

????“殿下有所不知,”蒋阮微笑:“我这二妹最是心软,是以下人犯了错,都喜爱向她求情的。而我为人向来冷酷,下人们都惧怕我。”

????萧韶挑了挑眉,见蒋阮又道:“书香,虽然我信任你,可是我更信任母亲,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我也无能为力。”这便是将所有矛头都抛向夏研,书香顿时感到一阵绝望,只听蒋阮又道:“不过就算你没有勾引表哥,可你被人污了身子,又是在祠堂这样的地方,换做是我,早已一根白绫自尽,为了维护你的名声,你也没有活路,勾引与未勾引,其实都是一样的。”

????书香身子一颤,看向蒋阮的目光充满恐惧,她突然明白过来,蒋阮说的没错,今日这样,她早已没有活路了。

????蒋阮不会主动救她,而她和夏俊之间,夏研只会选择夏俊,没有人会为她说话。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蒋阮明知道她是夏研送来的人还放任她留在阮居,不是蒋阮心软,她只是在寻找一个机会,能够一招就置自己与死地,而再无翻身的可能!如今,这个机会来了。

????心想着横竖都是一死,反正也再无退路,而她家人的性命还拿捏在夏研手中,书香惨笑一声:“奴婢无颜面对大小姐,求大小姐照顾奴婢家中父母,来生再见!”说完便挣脱婆子的束缚,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她一头撞向厅中的柱子上,登时倒在一滩血泊中,双眼圆瞪,身子抖了几下,死不瞑目了。

????蒋素素“啊”了一声,整个人面无血色。她自然知道书香的死与她脱不了干系,心中惊惧不已。夏俊也惊了一惊,昨夜**的佳人如今鲜血淋漓,实在是可怖。

????蒋阮静静的看着,脑中浮现起上一世她在牢中,看着书香跟在蒋素素身边的模样。时光荏苒,这一世,书香再也没有机会背叛她,伤害她了。

????太子道:“这丫鬟倒是个烈性的,让本宫还有些怜惜,就这么死了实在可怜。既然丫鬟都付出了一条命,夏小少爷也不是全无错处,本宫心软,念他年纪尚小就不与责罚了,只三年内不再涉入仕途。本宫会将今日所见所闻一字不落的禀告父皇,夏侯爷,好自为之吧。”说完,神情一变,再无刚才的嘻嘻哈哈,拂袖而去了。

????宣离顿了片刻,也追了出去。

????俞雅扶着夏俊到了屋内,夏诚跟在身边,蒋素素和夏研也赶紧跟了上去,丫鬟婆子散的散,走的走,一时间厅中再无一人。

????蒋阮走到血泊中的书香身边,静静的看着死不瞑目丫鬟,淡淡道:“瞪大眼睛也好,黄泉路上,化为厉鬼,可别找错了人。”

????说完一回头,正对上一张秀美英气的脸,萧韶清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两人距离极近,只听他淡淡评价:“戾气太重。”

????蒋阮后退一步,回他一个笑:“与君何干?”

????------题外话------

????感谢15712940072亲的花花~hechunlan、喵丫头喵、珊瑚海1982、zhuoyu1956、liuyan666亲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