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一章 祠堂春色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

????早晨起来,府邸笼罩在一片烟雨蒙蒙中,乌云沉沉压在低空,仿佛要将整座城摧毁。唯有刚刚回绿的树枝枝桠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更显青翠欲滴。

????春寒料峭,起早的丫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将窗户推开,笑道:“姑娘,时辰差不多了。”

????床上的人自被中伸出一只手臂来,看那手臂洁白无瑕,纤细可爱,顺着手臂朝上望去,正是一张清丽无比的容颜。她翻过身,露出另一边的侧脸来,长长的疤痕丑陋狰狞,仿佛一只大蜈蚣爬了上去。

????丫鬟神情微微一怔,蒋素素已经出声问道:“这么快就天亮了么?”她轻声一笑,那半张陋颜顿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我真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场好戏了。”

????蝴蝶为蒋素素寻了件洁白缕金菱锦鸡心领小暗纹中衣,逶迤拖地淡黄色团花撒花裙,身披暗花水草纹花素绫。这样素净浅淡的色彩将她衬得分外清丽,除了那张瑕疵的脸。蒋素素眼中划过一丝愤恨,蜻蜓将白纱递给她,蒋素素将白纱戴好,这才施施然推门:“走吧。”

????夏侯府比蒋府大了一倍,花园也修葺的十分精美,处处昭示着主人地位的高贵。祠堂就在花园处走廊的最后一间屋子,外表看起来也是十分讲究,若身处花园,定能一眼注意到它。早春还剩下几只残梅盛放在枝头,虽然阴雨绵绵,这样看着,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花园中出现几道人影,为首的一人白衣翩然,长身玉立,身侧跟着的人体型微胖,脸上挂着和气的笑意。而在这几人身边,还有两道身影,一道黑衣如锦,一道锦衣华服。烟雾蒙蒙中并不能看清样貌。

????蒋素素正与蝴蝶往厅中走,路过花园时正好遇见对面走来一行人,她只瞧见夏诚,便远远的唤了声“外祖父。”

????夏诚面色一僵,身侧的锦衣男子已然开口道:“原来是蒋二小姐。”

????蒋素素一愣,那几人已经走上前来,带看清楚样貌,不由得心中大惊,其余三人中有一人她不认识,另两人却是宣离与萧韶。

????宣离唇边挂着温文尔雅的笑意,含笑看她,被那双温和的眸子一看,蒋素素蒙着面纱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待对上萧韶那双清冷的眸时,心中又忍不住怦怦狂跳起来。

????夏诚本想斥责蒋素素,见了宣离脸色心中一顿,想到夏研信中的那些话,登时眉头展开,笑道:“素儿,还不见过太子殿下,八殿下和王爷。”

????蒋素素本来对那锦衣男子的身份多有疑惑,待听到夏诚的话时又是忍不住一惊,没想到对方竟是太子。她抬起头来瞧瞧打量中间男子,见那男子也不过二十多的青年模样,倒也继承了天家人好相貌的血统,也算英俊,只是与萧韶和宣离的气度比起来差了不止一星半点,眼中隐见浮躁。蒋素素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待她想到平日里蒋权偶尔会与她说的一些朝堂之事时,心中的失望之色便也淡了,便上前行了个礼道:“蒋家素娘见过太子殿下,八殿下,王爷。”

????太子哈哈一笑:“本宫听闻蒋家二小姐生的国色天香,怎地蒙着面,是怕本宫吃了不成?”

????蒋素素闻言吓了一跳,夏诚笑道:“殿下,素儿前几日被猫儿抓伤了脸,留下疤痕,怕见风是以蒙着面纱。还请殿下宽怀。”

????太子皱了皱眉:“如此说来倒是可惜,不知是哪家的猫儿竟如此胆大包天,抓伤了蒋二小姐的脸。”

????“多谢殿下关怀,”蒋素素柔声道:“那猫儿已经被抓住处死了。”

????“那便好,本宫一向怜香惜玉,若真瞧见二小姐这张脸就这么被猫儿毁了,也是会心疼的。”

????蒋素素低下头去,似乎被这荒唐的话语羞得满脸通红。她与太子说话的时候,宣离却是一直含笑望着他,那笑容如沐春风,仔细一看,却又丝毫未到达眼底。

????“对了,外祖父。”蒋素素突然是想起了什么,道:“大姐姐自从昨夜起还在祠堂跪着祈福,不知现在如何了?若是丫鬟忘记将她叫出来可不得了,如今还下着雨,祠堂又阴冷,跪上一夜恐怕坏了身子,不如现在去瞧瞧她。”

????她神情关切,话语中又处处为蒋阮着想,真如一个善良的好妹妹一般。夏诚一愣,继而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道:“有客人在,教几个丫鬟去瞧好了。”

????“外祖父,大姐姐是我姐姐,我自然心疼她。”蒋素素认真道:“如此刻你教我离开,我也会心中不定。再说几位殿下都是仁慈之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况且殿下们看到大姐姐在祠堂跪了一夜为夏家祈福的诚意,大姐姐岂不正是我们夏府的骄傲?”

????夏诚还要推辞,太子却饶有兴致道:“你大姐姐可是蒋家大小姐?玲珑舫上一舞惊人的那位?”

????“正是。”蒋素素声音如常,面纱下的嘴角却僵硬了一下。

????“那正好,本宫正想看看那一位新进才女究竟是和模样。听你说她在祠堂中跪了一夜,此女诚孝实在罕见,本宫也想去瞧一瞧。”他转头看向宣离与萧韶:“八弟,阿韶,你们不会不同意吧。”说罢便哈哈大笑,看向夏诚道:“夏侯爷,请带路吧。”

????夏诚心中无奈,可这位太子殿下本就是个行事无状的主,拿道理来压根本不行。便只得瞪了一眼蒋素素,强笑道:“让殿下见笑了。”

????蒋素素被夏诚那一眼瞪得有些心虚,待想到等会将要发生的事情,心中又忍不住有些激动。她本来没想到今日会在夏府中遇到宣离与萧韶,甚至还有太子。如今这三人一来,正好能见证蒋阮淫荡的模样,而蒋阮那副样子被外男所见,按蒋权的性子,便只能将蒋阮沉塘了。蒋素素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蒋阮,你就带着这个淫荡的名声去死吧!

????祠堂就在花园不远处,只见一个小厮正守在门边,见到夏诚几人到来,吓得腿一软。夏诚看到那小厮是平日里跟在夏俊身边的,先是一怔,而后明白过来。

????夏诚是何许人也,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初夏侯爷这个爵位的来由也令人深思,看到夏俊的替身小厮几乎就猜到了等会会发生什么事情。再看蒋素素的目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蒋素素要报复蒋阮不是不行,可不能将他唯一的孙子也牵扯进来,今日若真是出了事,蒋素素是毁了,可夏俊在祠堂就与人做了这样的事传出去岂不是也是自败名声?若非有外人在场,他真恨不得狠狠扇蒋素素两巴掌才罢休,原以为这个外孙女是聪明的,凭她的才貌日后也能为夏家搭上一条线,如今看来却是个目光短浅的蠢货,蠢不可及!

????夏俊还没想好怎样将这几个人引开,蒋素素已经惊叫起来:“你不是表哥的小厮吗,怎么会在这里?”

????宣离与萧韶的目光微微一闪,二人同时朝那小厮看去。那小厮看见夏诚本就心中哆嗦,自家少爷迟迟不出来却等来了老爷,嘴里也不清不楚道:“小人…小人…”

????蒋素素皱了皱眉,不等他说完便径自上前推开门:“你这人好生奇怪,不会是大姐姐出了什么事吧?”

????祠堂门甫一打开,一股耐人寻味的香味扑面而来,含着眸中莫名的异香,吸进去便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令人作呕的腥味,蒋素素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啊”了一声,惊慌失措的奔出门来。

????她似乎受到极大惊吓,整个人肩膀一抖一度的,跑出来的时候恰好撞到宣离身上,宣离伸手一扶,蒋素素便软到在他身上。

????“蒋小姐?”宣离温和道。

????蒋素素在他怀中抬起头,一双眼睛盈盈带泪,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大姐姐…大姐姐她…”

????夏诚心中一沉,太子已经被蒋素素的举动勾的整个人好奇不已,直接一脚跨进祠堂门。将祠堂门打开了些,于是祠堂中的一幕顿时落入在场几人面前。

????却是一副极为香艳的画面。

????地上一双男女痴缠,还维持着欢好的姿势,竟全是从上到下光溜溜的,女子长发散乱,男子将她搂在胸前。女子身上遍布点点白色浊夜与红痕,背对着众人,依稀可见昨夜疯狂。

????蒋素素似乎是惊吓羞窘至极,不管不顾的一头埋进宣离的怀中。宣离眉头几不可见的微微一皱,却是伸出手来温和的拍了拍她的肩。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夏诚再也无法掩饰过去,当即怒喝一声:“荒唐!”

????在自家府上祠堂里与人行这等污秽之时,还被这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尊贵人看到,即使是无耻如他,也忍不住觉得颜面无光。

????“大姐姐,怎么会与表哥…。?”蒋素素躲在宣离怀中惊魂未定道:“这可是祠堂啊。”

????夏诚狠狠的瞪了一眼蒋素素,如今这下计划全乱了,这外孙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孽子!孽子!”夏诚指着祠堂中的男女气的发抖:“我夏府养你十几载,竟然如此不知自爱!就在祠堂里与人行这等污秽之事,教你的礼义廉耻哪去了?真是没人教养么!夏府日后还要怎么靠你光耀门楣!”

????他口口声声指责的是夏俊,可话里话外都是说的蒋阮不知自爱,又没有娘教才这样品德败坏。他将所有过错推到蒋阮一人身上,世道总是对女人格外苛刻些。夏诚抬头观察在场几人的脸色,宣离倒是会帮着夏府,可萧韶与太子却不定。

????太子有些好奇,颇为调侃道:“本宫倒是第一次见在祠堂中这样的春色,有趣,夏侯爷府上可真是太有趣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地上的男女却还没有醒,就这么大喇喇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光溜溜的任君打量。蒋素素忍不住道:“大姐姐似乎失去知觉了,怎么还不醒,蝴蝶,你去找件衣服给大姐姐,将她扶回屋子去。”

????蝴蝶领命离去,蒋素素无视夏诚刀子般的目光,小声道:“这件事情,还望殿下们别外传,我大姐姐好歹也是名门闺秀,如今尚未出阁,若是被人知道了,一生也就毁了。”

????这话里明明是为蒋阮着想,却又提醒了蒋阮还是一个未及笄的少女,小小年纪就如此淫荡,实在是令人厌恶至极。

????宣离神色微动,还未说话,便听得一个淡淡的声音道:“蒋二小姐还未看清那女子面目,何以如此肯定就是蒋家大小姐?”

????蒋素素愕然抬头,萧韶秀美冷清的侧颜近在眼前,语气中却不辩喜怒。

????那一日玲珑舫上帮了她,本以为萧韶是站在她这边的,可后来蒋素素去锦英王府却是吃了几次闭门羹,便有些搞不清楚这锦英王到底在想什么,如今这话听着像是为蒋阮说话,更加令蒋素素狐疑。

????正在这时,便听得身后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诸位这是在找什么?”

????听到这声音的刹那,蒋素素脑中犹如晴天霹雳,身子整个僵在原地,萧韶微微挑眉,目光顺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黑发红衣的少女披着一身晨间清露,就站在几步开外的花丛中含笑看来。她未曾打伞,纷纷扬扬的雨丝飘落在她身上。那双上扬的媚眼中此刻只有冷漠,唇角的微笑瞧着令人心惊。

????“大、大姐姐?”蒋素素后退两步。

????蒋阮缓缓上前:“原来是二妹,不知道一大早来祠堂,可有何事情?”

????她一步一步上前,蒋素素一步步后退,眼中只剩惊恐,吞下即将出口的质问,她道:“大姐姐怎么会在这里?那…那屋中的又是谁?”

????蒋阮微微一笑:“哦,屋中的啊,是我一个忠心的丫鬟,昨夜三更的时候,她见我体力不支,便自告奋勇替我跪完下半夜,外祖母说要阴历四月出生的人来祈福,恰好,我这位忠心的丫鬟,也是阴历四月出生的。”她面不改色的撒谎,末了,神情微诧道:“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夏诚知道蒋阮必然是在满口胡言,想来她早已洞悉蒋素素的计划,便阴沉的盯着她,缓缓道:“有人在祠堂行苟且之事,我想,其中就有你的丫鬟。”

????蒋阮张了张嘴,摇头道:“我这丫鬟,必然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平日里也是洁身自好,最是不可能坐下这等污浊之事。想必是有人胁迫于她,即使是一个丫鬟,我也要为她讨回公道。”

????“大姐姐何出此言,明明就是你自己身边丫鬟品行不端,怎能怪到别人身边?”蒋素素道。身边丫鬟品行不端,人们难免会对做主子的有几分怀疑。

????“二妹怎么这样说,”蒋阮微笑道:“这个丫鬟,可是母亲亲自挑选过来给我的,你怎么能怀疑母亲的眼光,难道母亲故意找了这品行不端的人来我身边吗?”

????“你…。”蒋素素语塞,一时间将蒋阮在心中恨毒。夏诚微微眯起眼睛,还来不及说话,便见蒋阮突然对着太子跪下身来:“此事虽然看着是阮娘的丫鬟受罪,可细细一想,却是她替阮娘承了无妄之灾,若是昨夜换了阮娘,阮娘如今也只有以死明志了。宵小之徒实在可恨,太子殿下明察秋毫,阮娘求殿下彻查此事,严惩这坏人清白的恶徒!”

????她这么一跪,夏诚的额心却是隐隐作跳,心中只道不好。蒋阮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里面男子是谁,而偏生太子这人喜怒无常,摸不准喜好,说不定一时兴起,真的惩办了夏俊。

????宣离瞧着蒋阮的举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萧韶却是静静的看着,眸中是看不清的情绪。

????太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你就是蒋家大小姐?”

????蒋阮微笑着看她:“见过太子殿下。”

????“果然美貌可人。”太子也跟着笑:“你要本殿替你做主?”

????夏诚一听,自然心急不已,忙求助的看向宣离。正在此时,突然瞧见对面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来:“不好了老爷,夫人晕过去了!”

????“什么?”夏诚大惊,回头看了一眼祠堂:“把人给我弄出去,快去叫大夫。”说完又对太子几人行了一礼:“内子突然晕厥,祠堂之事稍后再说,请殿下宽限。”

????“无妨,”太子笑了一声:“今日这戏也精彩,我们便与夏侯爷一道去看看。”说罢便走到夏诚身边。

????夏诚一僵,抬脚朝厅中走去。蒋素素连忙跟上,宣离微微一笑,也跟了上去。

????却是蒋阮与萧韶留在最后。

????蒋阮面无表情的瞧了萧韶一眼,侧身往前走去,听见萧韶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你如何知道,他是太子?”

????蒋阮来的时候,并未有人跟她说谁是太子,可她下跪的时候喊的清清楚楚,太子殿下,实在是令人生疑。

????蒋阮一愣,暗骂自己大意,竟被这人捉住了把柄。心念陡转间,她直视萧韶那张秀美英气的俊容,冷冷道:“龙与虫的气度自然不同,譬如太子,就有太子的气度。”她忽然又展颜一笑,语气诚恳道:“而人渣,也有人渣的光芒。”说罢,脚步轻抬,看也不看萧韶的表情,径自离去了。

????待到了大厅中,果然见四周丫鬟婆子围了一堆,夏家大少奶奶与二少奶奶站在一旁,中间的小塌上,夏夫人双目紧闭,脸色惨白,自嘴角流出一线乌黑鲜血。

????夏诚见状,立刻快步上前,痛心疾首道:“夫人!”

????申柔与俞雅也站在两边,颇为焦急的看着夏夫人,嘴里不住道:“娘!”

????“外祖母,您这是怎么了?”蒋素素拨开众人走到夏夫人身边,眼中立刻溢出两行泪水,当真是忧心至极。蒋超站在一边,语气阴沉道:“外祖母就是吃了那盒点心才这般的。”

????蒋素素诧异的看了看那点心,再看看蒋阮:“那不是大姐姐送给外祖母的么?”

????此话一出,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蒋阮看来。

????蒋阮依旧浅浅笑着,并不做任何辩解。

????蒋俪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叫起来:“怎么外祖母吃了大姐姐的点心就这般了,难不成是点心有问题?”

????夏娇娇本来站在申柔身边,目光也是有几分不知所措,此刻听了蒋俪与蒋素素的话,却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道:“好你个蒋阮,我夏府对你以诚相待,你怎能这般下毒害我祖母!”

????“表姐恐怕说错了,”蒋阮淡淡道:“这盒点心可不是阮娘准备的,是母亲帮阮娘准备的。”

????“阮儿你这是什么话?”夏研看着她,目光满是失望:“难不成我会下毒害自己的亲娘不成?阮儿你不知府上规矩,忘记替外祖父母准备登门礼物,我便好心替你准备了,如今你这般陷害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话听着,倒像是蒋阮故意陷害夏研一般。

????蒋阮微微一笑:“可那点心,确是母亲为我准备的不是吗?”

????“表妹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夏娇娇道:“就算那礼盒是姑母为你准备的,可保不准你会在礼盒中下毒,害了祖母又想陷害姑姑,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俞雅皱起眉头:“果真如此?”

????蒋阮叹息一声:“各位已经将理由说的这般清楚,还要阮娘说些什么呢?”

????却就在此时,只见一名背着药箱的大夫匆匆忙忙走进来,也顾不得其他,与夏夫人把过脉后长吁一口气,道:“我先开个方子,赶紧去抓药熬给夫人吃,要快!”

????几个婆子将夏夫人抬回屋中,夏诚命令下人赶紧抓药后,上前道:“敢问大夫,内子病情是如何?”

????“瞧这模样,十有**是服了砒霜。”大夫摸了摸胡子:“好在分量不多,不至于没命。”

????此话一出,屋中又是静了几分。片刻,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是你!定是你想要害我祖母!竟与她下砒霜!求殿下为我夏家人做主!”夏娇娇伏下身去,端的是义正言辞。

????蒋素素愣了愣,便也瞧着宣离不说话,她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看人的时候真教人心都化了,便是铁做的人态度也不由得软了下来。

????宣离温和的看了她一眼,再看向厅中面不改色的红衣少女,即使在千夫所指的这时候,她依旧站得笔直,嘴角微微瞧着,似乎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夏娇娇的话。

????萧韶站在众人身后,目光紧紧盯着蒋阮。夏诚见状,也道:“小小年纪竟如此歹毒!蒋阮,今日你害我夫人,即使你是蒋家女儿,也一样跑不了干系。还请殿下为我夏家人做主!”

????蒋阮微微一笑,在众人愤怒的目光中缓步上前,站在那盒点心中,伸手拈出一块,凑到那大夫面前:“大夫,夏夫人果真服了砒霜呢?”

????“自然。”大夫毫不犹豫的答道。

????蒋阮轻轻一叹:“真是令人奇怪,为何夏夫人中了砒霜,就一定说是阮娘下的毒?会不会是夏夫人自己服了毒呢?”

????“一派胡言!”夏诚愤怒道:“我夫人好端端的怎么会服下砒霜!”

????“大妹妹,你还想狡辩,祖母正是吃了你送的点心才晕倒的,人证物证俱在。”蒋超怒道。

????“如此,”蒋阮想了想,将那块点心放在手中:“大夫,这点心有毒吗?”

????大夫一愣,反应过来低头便去闻闻蒋阮手上的点心,点头道:“正是砒霜!”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夏诚道,再一次看向作壁上观的太子:“求殿下为我夫人做主!”

????太子不言,盯着蒋阮似乎想看她怎么办。便见蒋阮拈着手中的点心,摇头道:“这样的话,阮娘真是无话可说了。怎么办,似乎只有一命换一命。”说完,便轻轻咬了那糕点一口,缓缓咽了下去。

????众人震惊的看着她,蒋超眼中划过一丝精光。蒋素素心头顿起一阵快意,萧韶见那少女吞咽的动作,不知为何,心中竟为她捏了一把汗。

????那大夫也没料到蒋阮如此生猛,可片刻中过去,蒋阮已经将一块糕点吃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她眨了眨眼睛,蒋超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萧韶心中一松,宣离皱了皱眉,太子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拊掌道:“有趣!有趣极了!”

????蒋素素与夏娇娇哑口无言,夏诚呆在当场。猛地看向桌上的点心,再看向蒋阮。

????申柔与俞雅目光各有所思,蒋阮拍了拍手,将手中的碎屑尽数拍掉。才柔声道:“原来这砒霜也是分人的,我与外祖母吃的同一块糕点,应当也是同一副砒霜,外祖母只吃了一点便不省人事,我吃完整块却安然无恙。果然,人的性命也有贵贱之分,如阮娘这样的身份,便是砒霜,吃上几幅也是无妨的。”

????她这话俏皮可爱,含着某种自嘲的意味,偏偏句句都是诛心之言,直堵得夏诚说不出话来。

????蒋阮又撇头去看太子,忽的一笑,声音温柔:“殿下,您可要为阮娘做主啊。”

????------题外话------

????夏夫人正在作死中~

????感谢qquser6781500的打赏~地瓜吃饭、shangmeiqin、hwaly 亲的月票~地瓜吃饭亲的评价票票~么么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