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五章 第二姝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待过了午后,日头西斜时,便是蒋府女儿们前往花灯节的时刻了。

????蒋府其余人也将一同前往,只并不上玲珑舫,而是在岸边酒楼处欣赏全京城的花灯。

????车夫早早的等候在府门前,蒋素素率先上车,招呼蒋阮几人上来。蒋俪与蒋丹也和蒋阮她们坐同一辆马车,蒋府的几个侍卫跟着,便将她们送去永定河边,玲珑舫早已等在那里。

????玲珑舫虽说是京中贵族女子自发举行的,其实每一年其中用度也是宫中所出。却不是皇后,而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淑妃娘娘,也就是八皇子的生母。淑妃得圣宠眷顾不衰,在宫中地位连皇后也要忌惮几分,娘家更是财大气粗,将这其中几个银子断然不瞧在眼里,大方的包下每年花灯节上玲珑舫与青松舫上的用度,说是只图一个热闹而已,其中的深意不得而知。

????马车慢悠悠的行驶在京中的道路上,蒋俪与蒋丹身为庶女,今日也是头一次参加花灯节,蒋丹怯懦的低头不语,蒋俪神色有几分急切,若不是顾忌蒋阮与蒋素素二人,早已掀开帘子往外头探看了。

????蒋阮正闭目养神着,耳边突然传来蒋素素的声音:“大姐姐可会什么才艺?”

????果然来了,蒋阮心中冷笑,抬眼却是诧异道:“我没什么可会的,二妹问这话是何故?”

????“大姐姐何必这样谦虚,”蒋素素佯装生气:“自家姐妹难不成还害羞?大姐姐有所不知,每年花灯节的玲珑舫上,各家小姐都要展示自己的才艺以拔得头筹,若是能胜出的,便能得到船舫上最美的一只花灯。”

????蒋阮低头沉吟一下:“听着倒是有趣,可我确实全然不会。”

????“怎么会?”蒋素素道:“当初大娘在的时候,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却不信她偏偏未曾教过你。”她语气天真,仿佛真是坦率真诚的小女孩一般,偏那话里俱是让人发怒不得。当初在蒋府,谁人不知赵眉一巾帼女儿,从来生在武家,却甘愿为了蒋权去习那琴棋书画,偏还不得宠爱。而她为了蒋权而勉强学会的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在京城第一才女面前犹如刚学字一般的小孩一样幼稚。蒋权偏爱夏研,但凡有任何场合定会带上夏研,于是夏研的优雅越发衬托夏研的无礼,至少世人眼中是这样。

????如今蒋素素重提赵眉学习琴棋书画的事,其中的讽刺可想而知。

????“二妹这话就说错了,”蒋阮含笑道:“难道二妹的学问全是母亲亲自教导?自然不是,父亲要为二妹请先生教导学问,可我在庄子上,断没有请先生的福气了。”

????蒋素素一噎,顿了片刻后才道:“可我瞧着大姐姐如此聪慧,并非是一无所长之人。况且这事也是关系着我们蒋府的颜面,大姐姐不若想一想,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至少应付过去也行。”

????“依二妹看,我能做些什么?”蒋阮问道。

????蒋素素有些狐疑的看向她,却见蒋阮目光坦荡,似乎是真的要她帮忙拿主意,就道:“书棋画并非一朝一夕练成,大姐姐又未学过琴,不若舞一曲如何?在庄子上也应当有歌舞表演,如那样的歌舞学个几成的动作便行了。”

????蒋阮点头:“这倒是个好主意,二妹思量的周全。”

????一边的蒋俪却是冷嗤一声:“可别殆笑大方才好。”虽这么说,眼里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之意。倒是一边的蒋丹怯生生的对蒋阮笑了笑。

????蒋阮身子往后仰了仰:“如此,我倒是应当好好想一想,待会跳什么舞才好。”

????“我相信大姐姐定会艳惊四座。”蒋素素笑道。

????蒋阮闭上眼睛,似乎真是在沉思模样,心中却骤然清明。

????船上俱是大户人家小姐,什么样的才艺没见过,蒋素素的提议却是教她跳那乡下庄子上随意在戏台子上便能跳的歌舞,若是她真的跳了,明日便会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蒋素素果然还是用了与上一世同样的手段,可戏却不能如她愿的那般开场了。

????不知行了多久,只听外头的车夫吆喝一声,马车晃晃悠悠的停了下来。几个丫鬟在外边挑开帘子,马车上的人便依次慢慢下车。

????蒋阮是最后一个下马车的,待走下岸边草地,看清眼前之景时,也忍不住有了一丝恍惚之感。

????马车行驶的时候,天色已然全暗了下来。如幕布一般深幽的夜空中,映着无数明亮的孔明灯。京城已是辉煌一片,脚下流水潺潺的护城河中,亦是灯火通明。各式各样的花灯满满的铺满了整个河面,一眼望过去,便如流动的灯河一般。最前方的两艘船雕龙砌凤,上头装饰了不少精致的花灯,青烟袅袅,从其中传出悦耳的谈笑声。

????这便是青松舫与玲珑舫了,蒋阮深深吸了口气,便听得外头传唱的小厮拖着嗓子长长的喊了一声:“蒋家小姐到——”

????谈笑声戛然而止,便从两艘船舫的大窗处纷纷汇集来各处的眼光,落在姗姗来迟的几位小姐身上。

????蒋素素作为京中绝色,自然享受这样的目光,她今日穿了一件银鼠褂配白梅窄银长裙,挽了一个流云髻,鬓边只别了一只梅花白玉钗,行走间身上雪白披风随风摆动,清丽无双若仙子下凡。

????然人们的目光的只在她身上停留一瞬,便落在她身后的少女身上。

????少女整个身子拢在明亮的大红鹤氅下,更衬得整个人肤白如玉,教人对鹤氅下的窈窕充满遐思,眼如秋水眉如墨画,灯火之下神色楚楚,偏上扬的媚眼中含着若有若无的冷清,红唇弯弯,乌黑长发只在脑后随意琯了一小束,任由其他蜿蜒而下。与清丽脱俗的仙子不同,她妩媚明艳,明明规矩至极,贵族风仪自然而然,却似乎在不经意间又是勾引。一步一步朝众人走来,竟让人不由得屏住呼吸,分辨不清这若红尘精魅的少女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她美得直教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