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六章 平息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硕大一个沈府,总不能巴巴的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蒋阮这番话无可厚非,堵得沈明珍哑口无言。便在心中将蒋俪又狠狠骂了一回,才瞪了一眼蒋阮,不安的坐了下来。

????蒋素素笑意不减的端起眼前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目光却悄悄跟随了蒋阮,只觉得蒋阮神色亦没有动静,热茶腾起的烟雾拢在她姣好的面容上,便如雾里看花一般,看不清其中的情绪。蒋素素只觉得心被什么提了起来,直觉不踏实,只好状若无意的与周围的小姐说笑。

????蒋阮平安回来,蒋俪那边便没讨得了好处。沈明珍招手唤来另一名丫鬟,丫鬟匆匆离去,不多时便看见蒋俪和小翠往这边赶来。蒋俪面上带着压不住的怒气,走到蒋阮面前,颇有些怒气道:“你怎的先回来了?”

????不等蒋阮开口,一边的林自香却是有些看不过眼,鄙夷道:“蒋府好歹也是官家大户,怎的如此没有尊卑,庶出的妹妹竟可对嫡出小姐无礼。”

????她这话说的声音不低,周围许多官家太太们纷纷看过来,蒋俪脸一红,心中恼怒不已,听得蒋阮笑道:“无事,我们姐妹间没有那么多规矩,俪娘只是一时情急。”

????林自香皱了皱眉:“这要是放在我们府上,必然要好好教导一番。”

????蒋阮这回便不说话,只是微笑,神情不见恼怒,倒有些让人分不清她的意思。蒋素素站了起来,笑道:“怎么了?大姐姐刚从庄子上回来,许多事不甚清楚,三妹年纪小,大姐姐可别与她一般计较。”

????这话说的讨巧,本不是蒋阮的原因,听着却如蒋阮的不是了。周围有些不明就里的夫人小姐朝蒋阮看过来时,就带了些异样的神色,好似蒋阮真的苛刻了自己的庶妹。

????蒋阮笑了笑,一眨不眨的盯着蒋素素,蒋素素被她那双上扬的媚眼看的心中一麻,不知不觉后背竟然僵了。蒋阮心中冷笑,蒋素素从来都是端着仙子的外表做和善之事,即使是上一世,若不是到了最后一步,她未曾被当做祸国妖女抓进大牢时,这位妹妹还时时安慰劝导她,平和耐心,何以如今便沉不住气,甚至故意说起从庄子上回来的事情,让众人对她敬而远之。

????莫非这一世她的性子变了,蒋素素的性子也变了?还是蒋素素原先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上一世自己全心信赖,便将平日里她的诛心之言全部视而不见。

????林自香冷冷看了一眼蒋素素,她性子孤高清傲,倒是不掩饰对蒋素素的不喜,便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假模假样!”

????蒋素素怔了怔,勉强笑着,却不说话了。这么一来,倒更像是林自香仗势欺人,蒋素素委曲求全顾全大局。

????身后的露珠险些没笑出来,林自香也是个妙人,这么一屋子人的面,她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下蒋素素的面子,偏生还没有一人敢说她的不是。蒋阮微笑道:“原是我没有与俪娘说清楚,俪娘,方才我等了你许久,只是你迟迟未归,我怕这边母亲担心,恰好又遇着个小丫鬟,便让她先带我回来,那小丫鬟应当会过来与你知会一声,怎么,你竟没有遇着她吗?”

????蒋俪憋了一口闷气,蒋阮说的小丫鬟她自是没有见到,只是蒋阮也应当没有说谎,否则她第一次到沈府怎么能这样轻巧的原路返回。这样一来,沈明珍那边的布置算是白费了心思,平白惹了沈明珍不快,蒋俪心中又将蒋阮狠狠诅咒了一回。才态度不冷不热道:“大姐姐不愿意等妹妹就算了,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蒋阮便又不做声了,只笑着在一边坐下来,这般的行事落在众位夫人的眼中,原就有几分猜测,此刻便得到了证实。想来这蒋府嫡女并非如蒋府自个儿说的那般,回来后便得了青睐,连一个庶出的妹妹都能这般针锋相对的挑衅,想必日子过得也颇为艰难,只难为她气性度量倒是好的出奇,不似乡下出来的小家子气,也不是一味懦弱,又不争执,落落大方,确实有嫡长女的风范。

????蒋俪没想到今日一出不但没整到蒋阮,反而让蒋阮落得个好名声,沈明珍也对她有了恼意,心中便将蒋阮恨毒了。甫一抬眼瞧见蒋素素神色微僵,片刻突然笑了起来。蒋阮的回府对她不是好事,同样也影响了蒋素素。否则她那天仙一样的姐姐今日怎么会屡屡失态,想来是第一次容色被比了下去,同为蒋府姐妹,蒋素素虽然平日里跟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总归是因为占着京中绝丽的名头。如今蒋阮一来,绝色便成了双姝,有人跟自己齐头并肩甚至更甚一筹,蒋素素心中怎么会好过。

????这样一想,蒋俪心中便有些幸灾乐祸了起来。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夏研带着几人告辞回府,回府后先禀告了蒋老夫人今日的情况,夏研笑道:“阮娘今日做的极好,在场的夫人太太无一不夸阮娘模样出挑,说从前没见到,今日一见阮娘果然是颜色出众,当得起国色天香四字。”

????蒋老夫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女孩子模样过于出众并非什么好事,若是蒋素素那般清丽脱俗也好,但蒋阮姿容明艳,这般说起来倒是祸非福。

????阮居中,露珠将热好的汤婆子送到蒋阮手上,在沈府呆了一天,虽说只是赔笑说话,却也是消磨体力的事,蒋阮已经有些微疲惫。白芷将门掩好,端来银盆给蒋阮净手,细心的将软帕给蒋阮擦手,一边轻声道:“姑娘,听府里的下人说,庄子那边的钱知府被宫里那位罢官了。”

????钱万里?蒋阮想了想:“因为王御史?”

????“听说是狱里的犯人们多有冤屈,牢犯的亲眷递了状子上京,恰好被明官接了,一查才发现多年冤案,钱万里收了不少黑心钱,牢狱中犯人们喊冤喊的厉害,竟不是一般能压下去的。街头巷尾皆是传着这事,皇上一怒之下便罢了钱万里的官,还说要抄家。”

????蒋阮瞧着银盆里晃动的水花,脑中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日在牢中遇见的年轻寡妇来,想来她的冤屈也得以申述,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有时候也并非全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