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七章 准备回京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晌午,庄子上的人陆陆续续将箱子抬了回来,上好的两口黄梨木箱,大半的衣裳都已经穿的旧了,首饰还算齐全,银子却是收不回来了。丫鬟有些后怕看着蒋阮:“小姐,能找回来的都找回来了…”

????“无事,下去吧。”蒋阮摇头道。张兰一家好逸恶劳,银票到了手上不是被陈昭拿去哄女人,便是被陈福拿去赌博,首饰和衣服被陈芳占了倒躲过一劫。不过也是不能用的了。

????“白芷,”蒋阮朝那两口箱子点了点头:“除了娘留下的,其他东西拿到当铺全当了吧,最好全折成银票。”

????“姑娘,”白芷有些吃惊:“全部吗?那些全是姑娘你的…”

????“用过的东西,要它做什么。”蒋阮在桌边坐下来,慢慢给自己倒了杯茶。自从张兰出事后,庄子上的丫鬟都对蒋阮十分惧怕,送来的茶叶都是今年的新茶。

????“衣裳总要留几件吧,”白芷道:“再过几日咱们就要回京,穿成这样可不太好。”

????“不穿成这样,父亲怎么会心疼我。”蒋阮淡淡道,她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眸光却有些冰冷。

????白芷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答。正迟疑着,连翘抱着一筐洗好的蔬果推门而入,将两人的对话尽收耳底,便跟着道:“就是,若是找原先的衣裳穿,那不是只顾面子不要里子,姑娘撑着不难受?再说了,白芷,你也别忘了,那些衣裳现在姑娘也穿不了了,没见着陈芳都没穿了吗。”

????白芷想着也是,便也不再犹豫,蹲下身子细心将赵眉的遗物拣出来,剩下的东西便吩咐几个人抬出去,找当铺换银子了。

????待白芷走后,连翘一边将之前的书收到箱子里,一边迟疑道:“姑娘,奴婢今日在外头,听到了一件事情。”

????话未说完,便听得门咚的一声被人从外头踢开了,陈芳气势汹汹的从外头闯进来,劈头盖脸的就问:“小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娘!”

????“放肆!”连翘跟着站起来,怒道:“谁给你的胆子,在姑娘面前大呼小叫!”

????陈芳也毫不示弱,高声道:“小姐,我敬你是小姐,你到庄子上这几年,我娘难道不是好好地供着你,若没有我娘,你怎么会有今天!我哥哥也待你不薄,你为何陷害他,让他深陷大牢,小姐,你好狠的心啊!”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连翘气不过:“什么陷害,分明就是陈昭咎由自取,想要陷害我们姑娘!”

????“连翘,”蒋阮制止她的话,看向陈芳,突然笑了笑:“陈姑娘,你是不是弄错了,将陈昭害进大牢的,不正是你吗?”

????“你什么意思?”陈芳皱了皱眉。

????“陈姑娘,你是不是忘了,十几日前,你邀我去看的那盆月下美人。”蒋阮端起茶杯,吹开漂浮在上面的茶沫,浅浅一酌:“说起来,你哥哥和春莺结缘,就是那盆月下美人开始的。”

????陈芳起初有些不明白蒋阮在说什么,待听到最后一句时,猛地一惊,不可置信道:“你是故意的?春莺去那儿,是你搞的鬼?”

????“你说呢?”蒋阮反问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陈芳有些惊惧的看着她:“就算是你引春莺过去的,你怎么知道后来的事情,你不可能算计到这般地步,难道你是妖魔不成…”

????“也许我就是妖魔也说不定呢?你害了你哥哥,你哥哥害了你娘,所以,怨不得我。”蒋阮冲她一笑,滚烫的茶水将她的唇润的嫣红,乌发雪肤,唇边的笑容真如精魅一般媚人。陈芳后退几步,摇头道:“不,我不相信,不…”似乎恐惧到了极点,竟一转身便跑了。

????连翘皱眉道:“发什么疯,她平日里吃的穿的,哪样不是姑娘的,对待姑娘这般,还好意思说出那些话,果真叫猪油蒙了心的,恶心!”

????蒋阮道:“她不是已经遭到了报应了吗?世上万事万物,必然有因果,今日张兰一家的恶果,就是他们过去种下的因。”

????连翘笑道:“还是姑娘聪明,看她吓成那样,咱们姑娘料事如神。”

????蒋阮失笑,上一世在害他的人身上,在宫中,在悲苦无助的时候,她学会的一件事情,就是隐忍。若有图谋,当徐徐图之,利用一切可利用之物,这一切,如今用来却也顺手。想到方才,她问:“你刚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这个…”连翘咬了咬唇:“外头到处都是老爷的流言,说老爷治家不严,放任尚书府的嫡长女在庄子上任人欺凌。”说罢小心翼翼的打量蒋阮的神色,却见蒋阮漾出了一丝淡淡笑意:“是吗?”

????庄子上尚且穿得如此沸沸扬扬,京师里自然也将才此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津津乐道。无一不是道蒋尚书面慈心冷,再感慨蒋家嫡女高义聪慧,蒋家府门大门紧闭,连出门采买的小厮丫鬟都见不到一个。

????蒋府内,蒋权将手里的折子啪的一声摔在书桌上,面色铁青道:“混账!”

????“老爷,”推门进来的妇人一身粉色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梳攒着南海珠花的堕马髻,清爽又彩色,秀美杏眼,虽做妇人打扮,却极其温柔婉约,书卷气息浓浓。她将手中的食篮放下,走上前握住蒋权的手,轻声道:“老爷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蒋权看见她,面上的阴郁散了些,语气却仍是饱含怒意:“看看这些折子都写了什么!说我蒋权治家不严,苛刻嫡女,五年对子女不闻不问,为人冷血无情,是个伪君子!皇上已经下令让我回家反思,如今我竟成了朝中的笑柄!赵眉,你养的好女儿!”

????“不关姐姐的事。”夏研急急劝道:“阮儿定不是故意的,只是如今这样,老爷,不如将阮儿接回来吧,平息皇上的猜疑,妾身这就去让人准备。”

????“不必了,”蒋权一扬手,眼神里全是阴翳:“王御史已经亲自准备车辆要送她回京。”

????------题外话------

????软软要回京了,回到蒋家后宅斗就要拉开帷幕咯,男主亲也要上场,大家有没有很高兴(*^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