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五十七章 穆惜柔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宣离的人比一日比一日猖狂了。

????或许是发觉夺嫡并不是想象中如此容易,又或许是到了鱼死网破起了玉石俱焚的心情,这几日攻势越发猛烈。且宣离似是撕去了斯文外表的饿狼,渐渐地显出真面目来。那些手段强硬无比,但凡到了村庄部落,强制性的要求百姓交出粮食和用度,而分布在各地陪着起兵造反的南疆人更是手段残忍,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屠村的罪行。

????屠村这样的举动,但凡只有侵略别国的最下等残暴的军队才会如此做,可宣离的人却是这样做了。夺嫡之事,虽然从来伏尸百万,可大约都是朝中内的矛盾,离百姓的生活却是十分遥远。百姓们顶多是看见踏上皇位的人有变而在其中怒骂两声,像这样真正的置身其中,并且因此而失去性命已经是大锦朝历史上的头一遭。

????宣离这番举动已经不是皇子夺嫡了,因为有了南疆人的关系,几乎已经是**裸的,毫不顾忌的给天下人看的谋权篡国。一时间大锦朝中百姓怨声载道,宣离的名声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是最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弄成如今模样,自然心中不好受。”明月对着面前高座上的帝王道。

????年轻,不,只能说年少的天子斜斜坐在龙椅之上,他做的动作都不甚规矩,反而带着几分顽劣的随意,可即便是这样,却并不让人小觑。宣沛懒洋洋的把玩自己手中的白玉扳指,笑笑道:“这可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路子,怨不得朕。”

????倒像是幼狮抓到一个小老鼠,有些看热闹一般的将小老鼠玩弄于股掌之中,看着它在其中挣扎一般。

????明月低下头,如今她已经不是皇子的贴身宫女,萧韶倒是不打算将她要回去的意思,宣沛身边也离不得她,毕竟许多事情有她办要放心的多。她已经成了明月姑姑,身价跟着水涨船高,外人都羡慕她运气好,跟对了一个好主子,谁能知道当初的废物皇子还会有如此光鲜的一日,一跃就成了天下的主人。可只有明月知道,从她跟了宣沛的第一日起,就知道宣沛绝不是只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个少年所做的一切和宣离的目的是同一个,只是那时候宣离的实力太强,而宣沛就以一个弱者的姿态,从宣离嘴边将江山这块肥肉硬生生的抢了过来。

????那时候连她也没有想到,宣沛会成为最后的赢家,而他做到了。

????她道:“穆昭仪在外头求见。”

????“带进来吧。”宣沛道。

????穆惜柔被带进来的时候,面上已经没有了从先冷若冰霜的神情,容貌依旧美丽,只是眉目之间却是多了些什么东西,细细一看,好似是平和志气。原先那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全然不见,这么一来,倒和宫中那些普通的美人没什么两样。

????她走了进来,看见宣离,也不多言,双腿一软就屈膝跪在宣离面前:“谢陛下成全。”

????她从牢中放出来后,因着罪名却也不能完全洗脱,身后又没什么权势,所以一直被软禁的。在不知道外头是何情况下,只凭着宣沛这一身龙袍就飞快的改口,足以看出这是一名聪明的女子。

????宣沛道:“这是你自己求得的结果。”

????穆家到底在最后的夺嫡关头中支持了宣离,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宣沛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未必就有什么前途。或许是在宣沛这里完全没有价码,没有宣离那边明码标价来的安心,穆家的人最后不顾送进宫中的女儿,转而投向了宣离一派,如今跟着宣离起兵造反,显然已经将宫中的穆惜柔视为弃子了。

????“当初父亲送我入宫,为高官为厚禄,可惜我未曾遂他意,他心灰意冷,自谋生路,如今我与他毫无瓜葛。求仁得仁,陛下对我开恩,穆家一切与我无关了。”穆惜柔道。

????明月在一边听着,神色并不见波澜。

????当初穆家要把这个生的美貌的冰美人送入宫中时,穆惜柔自己是不同意的。这件事情有心打听的话不难打听的出来,穆惜柔是个烈性子,可是这样的烈性子最终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答应入宫了。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价码,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穆惜柔暴露出如此大的一个弱点,宣沛哪里又会不利用。当日就让明月去打听其中的原因,而其中的原因也让人大吃一惊,这竟是穆家的一个秘闻。

????穆惜柔不是穆老爷的亲生女儿,而是穆老爷的外室在外头给穆老爷戴了绿帽子,穆老爷并不知道,养了穆惜柔十岁后才知道真相。本想找个机会将穆惜柔给处理了,可最后不知道是哪位同僚提醒了他,穆惜柔生的如此美貌,倒不如日后在官位上换一个好价钱。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官家后宅本来就是非多,穆惜柔原本是外室所生,屋中妻妾生的女儿就看不惯,后来更是知道非亲生的事情,俱是冷嘲热讽。穆惜柔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穆老爷亲生的了,穆老爷有个大儿子穆峰,穆峰是整个府中对穆惜柔最好的人,他温柔体贴,穆惜柔爱上了自己的这位有名无实的哥哥。

????这是丑闻,是**,穆惜柔不敢告诉任何人。那一日进宫的时候,穆老爷对她道,画像已经送上去了,若是穆惜柔不肯甚至自尽的话,整个穆府毁于一旦,而年轻的,前途无量的穆峰也会因为穆惜柔的这个举动而葬送自己的前途。

????穆惜柔在穆家过的并不好,如何可以,她恨不得与整个穆家同归于尽,可是穆峰却是她难以放下的,所以她为了自己的爱人,认命进宫。可是穆惜柔骨子里是个绝强而不服输的人,就算她爱的是穆峰,恨得却是穆老爷和无情的穆家人,她与宣沛做了个交易。

????宣沛要的是江山,只要宣沛有朝一日坐上皇位,要还她自由,要对穆家人予以打压,除了穆峰之外最好永不录用。

????宣沛答应了,然后穆惜柔维持着冷冰冰的性子,假意不得不人命。穆老爷对此并不高兴,因为穆惜柔没有曲意逢迎皇帝,她自命清高却不得男人宠爱,根本就是一步废棋。

????所以在穆惜柔因为杀害皇帝的罪名缠身,入狱的时候,没有一个穆家人出来说话。董盈儿入狱的时候董家人还过问了,王莲儿出事的时候王家也出面打点,唯有穆家,是毫无犹豫的远离,像是如避开瘟疫一般的避之不及,让明月看着都有些心凉。

????宣沛看着穆惜柔道:“朕现在给你个机会,你可以修改你的条件。”

????穆家人造反之后,穆惜柔自知穆家人这一次再也没有活路,可她仍是爱着穆峰,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和自由换穆峰一命。同宣沛做交易没那么简答,可是穆惜柔还是想要做。

????明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宣沛对穆惜柔格外的仁慈和照顾,好似给了她许多机会。宣沛的心有多狠手有多辣明月是见识过的,对穆惜柔好总归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多谢陛下成全,可是不必。”穆惜柔道:“只希望陛下留我大哥一条性命。”

????“朕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宣沛笑了笑:“你替朕做了这么多事,朕的交易还是说话算话。不过你想好了,你的那位好大哥自你入宫之中可曾有一次进宫问候过你,穆家造反,他不可能不知,明知你还在宫中,却不救你,知道留下你必然成为罪魁祸首,也是没有一丝要救你的意思。穆惜柔,朕可以告诉你,在你眼中,穆家或许全家皆恶,唯有他一人良善,但是很可惜,在朕的眼中,他和穆家是一丘之貉。你眼中的善,不过是他想要让你看到的善罢了。”

????穆惜柔很聪明,她没有与宣离直接反驳,只是静静地盯着地上来表达自己的坚持。宣沛想了想,便笑了:“罢了,朕说了千百遍你都不理解,不如让你亲自见他一面。”

????穆惜柔猛地抬起头,宣沛对明月使了个眼色,明月走到穆惜柔身边,飞快点了她的穴道,将她送到屏风后,扶着她站在一边,很快,就有人押着一名男子走到了殿中。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穆峰。

????“穆大郎,”宣沛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语气,笑道:“好久不见啊。”

????穆峰在朝中也属于年少有为的那一拨年轻的小官,这样的年轻人因为在日后可能有无限前途,所以即便现在看着并不起眼,却是众人眼中十分重要的人。宣沛和这人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大约在穆峰眼中,宣沛还不足以让他投诚,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穆峰也不会放在眼里。

????可是如今穆峰已经成为阶下囚,宣沛却从一个废物皇子变成了人上人,他抬起头来,那座位上的少年气度斐然,非但没有压不住那一身龙袍,反而是龙袍衬得他深不可测。他今日就这般被捉到,此生断没有再飞黄腾达的可能了。

????“不必担心,朕今日找你来只是为了问你一件事情,听说你与穆昭仪感情甚好?”宣沛问。

????穆峰先是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哦,那个女人,那女人可是个野种,听说后来成了殿下的人。没想到殿下这般年少,也有了她这样的入幕之宾。没错,她是对我一往情深,可我们穆家从不收野种,这种来路不正的女人,也就是玩玩罢了。本来送她来宫中,也是看得起她才让她当棋子,不曾想这个贱人却和别人里通外合,果真是有她娘的风范,"dang fu"!”他往地上啐了一口痰。

????这穆峰也是个好汉了,明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索性连求饶的话也不说,想着这少年皇帝既然和穆惜柔有一腿,说这些话出来恶心恶习他也好。所以故意说得粗俗无比,当然,也是真实的。

????宣沛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甚至还是噙着一丝笑意,屏风后,穆惜柔被明月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可是眼睛瞪得很大,滚烫的眼泪从眼睛里大滴大滴的掉下来。明月在心中叹息一声,这女子平日里冷的像块冰,此刻却露出如此伤心欲绝的表情,也当是伤得很了。毕竟一直以来支撑她在宫中这样凉薄的地方生活下去的,就是穆峰。而如今她才知道自己在穆峰眼中草芥都不如,所有的支撑一夕之间全部倒塌,自然是受不了了。

????“哦,原来你拿她当"dang fu",可她对你可是很好哪。”宣沛疑惑道:“怎么,朕原想还看在她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如今看来,你也是不屑的了。”他拍了拍手,明月解开穆惜柔的穴道,穆惜柔飞快的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她的手还有些颤抖,可她愣是自己掐了自己掌心一把,面色一下子又变得冷冰起来。

????他走了出去。

????穆峰一愣,明月跟着走了出去。穆惜柔知道这是宣沛故意给她看的,她不明白宣沛这是什么意思。若是她不知道这一切,大约还是可以和从前一样怀揣着美好的希望让穆峰活下去。可知道了真相之后,以她爱憎分明的性子,势必是只能当穆峰是仇人了。

????没有一个女人会对对自己只有利用之心的男人没有仇恨,即使爱过。

????她冷冷一笑,犹如冰芙蓉绽开般有种寒丽,她道:“那真多谢大哥如此待我了。”

????穆峰一愣,看到穆惜柔的一刹那,他竟然有些害怕。这个女子爱慕他是许久之前他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他利用了他的爱慕之心。穆惜柔在穆府中地位低下,只要稍稍对她好一点,她就会对人死心塌地。穆峰一直在利用她,让她进宫也好,得宠皇帝也罢,都不过是利用。一个利用的棋子,他从来没放在心上过,此刻看见穆惜柔出现,那双眼睛似乎毫无感情,却令他陌生的突然有些害怕。

????“穆昭仪,”宣沛懒洋洋的笑了:“朕曾经答应许你一个愿望,现在你说吧。要放了你大哥吗?”

????穆峰心中一惊,他不相信宣沛有那么好心会放了他,可若是从前,穆惜柔就是拼尽力气也会保他的,如今的话……。他心中有些不安。

????“陛下仁慈,只是臣妾岂能妄以朝政。拼着从前从陛下嘴里得来的一个承诺,倒是希望陛下能答应臣妾一事。”穆惜柔道。

????“你说。”

????“穆家跟着反王造反,理应罪无可赦,诛灭九族,可臣妾所知穆家大郎对穆家极为重要,倒不如以他为饵,将他吊在城楼门下活活干死,穆家来救,可一网打尽,穆家不救,可杀鸡儆猴。至于穆家全府上下,罪大恶极,自该老老小小,做万箭穿心,千刀万剐之刑。”穆惜柔一字一顿道。

????穆峰倒吸一口凉气,万万没想到这一番话竟是出自穆惜柔之口,他知道穆家对穆惜柔不好,可穆惜柔到最后还是为了穆家进宫,为何竟说出如此毒辣之话。活活吊死在城门口,想想就不寒而栗,而她还想借此将穆家一网打尽。这女人,好狠的心!

????“穆昭仪果真聪慧,难怪父皇当初最喜欢你了。”宣沛却是赞叹道:“朕也觉得甚好,这就去拟旨,就找你说的办吧。”

????穆峰只觉得背后一凉,他道:“妹妹,妹妹你忘记了哥哥从前是怎么对你的吗?当初你被欺负,是哥哥在保护你。刚才那都是气话,你不会如此无情的对不对?妹妹!”

????穆惜柔冷淡的看着他,目光中似乎有水花飞快一闪,然而很快的就只剩下凉薄的冷意:“穆家少爷,我没有哥哥,我生自乡野山村,父母不详,你的妹妹是谁?或许早就死了吧。”

????宣沛沉声喝道:“带走!”穆峰便惨叫着被人拖走了。

????殿中恢复了一片寂静,穆惜柔重新跪下来,她的神情十足平静,只是掌心已经开始渗出血了。

????她道:“求陛下准允臣妾出家修行,青灯古佛了却余生。”

????宣沛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准。”

????穆惜柔磕头谢过,这才离去。待穆惜柔走后,明月忍不住问宣沛:“陛下为何要那样做?”

????让穆惜柔亲眼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哥哥爱人其实是这样一副脸孔,让她虽然保全了一条性命却从此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对生活灰心。明月以为宣沛对穆惜柔是不同的,所以才这般照顾,可这样看来,却又好像是单纯的让穆惜柔清醒,而不顾这其中可能造成的结局。为什么?

????为什么?宣离淡淡道:“她总会想明白的。”

????长痛不如短痛,穆惜柔的遭遇总是让他想到另一个人,那个人却没有穆惜柔这一世的好脾气,被当做棋子的宿命,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每每看到穆惜柔,就好像看到那个人。就算是因为想同的遭遇而引起他的注意,他也不会让有些事情再发生一遍。

????有些傻子做一次就行了,有些人,看错一次也就够了。

????------题外话------

????我挺喜欢穆惜柔妹子的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