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五十一章 哑婢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银烛熏香,青烟袅袅,即使是在京城中偏僻的院子,香气馥郁中似乎也含着若有若无的异域气息。红衣女子斜斜倚在榻上,手中若有若无的把玩着一枚小铜铃。远处似乎传来钟声,显然,这是一处寺庙,庙宇中的青烟和房中的熏香燃起的烟混在一起,倒也分不出谁是谁的。

????便在此事,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人,灰衣人匆匆进来,甚至连门也忘了敲。红衣女子吓了一跳,随即站起来怒道:“大胆!”

????“元川知罪。”灰衣人连忙认罚,可随即想到什么,立刻又急忙道:“请恕元川冒犯,实在是情急,敢问圣女,当初从蒋阮身上夺取的圣旨可是在圣女身上?”

????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琦曼自然是要先去找那份圣旨给宣离送去,谁知道左找右找都找不着圣旨。心中自然就生了焦急,元川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丹真。丹真常年不接触外人,更是从来都被顺从的主,即使是在这个地方,也绝不是听命于别人行事的性情。敢在琦曼前来兴师问罪之前,元川便急忙来找丹真来问个明白。

????“是。”丹真想也不想的就承认了。

????元川心中一松,连忙道:“那那份圣旨如今在何处,眼下……。”

????“被我烧了。”不等元川把话说完,丹真就打断他的话道。元川一怔,面杖面具下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一向谈笑自若的他直直顿了半晌才道:“圣女,可是说真的?”

????“元川,你什么时候如此啰嗦了?”丹真皱眉看着他。

????元川想了想,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与丹真说。怕就是如今与丹真说了这件事情,丹真也不会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如今又出了一份圣旨,那之前蒋阮手中的圣旨究竟是内容是什么便无从而知了。宣离肯定会想要弄个究竟,可到了最后若是知道被丹真一把火烧个精光,宣离这个盟友本就不可信,如今坏了他的大计,谁知道他会怎么对丹真?如今唯有先去找琦曼,与琦曼说明此事,至少琦曼与丹真都是南疆国的皇亲,在宣离面前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断没有偏帮别人的道理。

????元川这般想着,只犹豫了一下,就在丹真质问的眼光中苦笑了一声:“只是一些小事,属下解决就好。圣女且安心,近来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全。”

????丹真轻轻哼了一声,元川便转身离开了。只是元川还未曾找到琦曼说个清楚,宣离就已经先找到了琦曼。

????琦曼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这个大锦朝年轻的皇子久负盛名,尚且年少的时候就在百姓中享有美名,轮才学,轮性情都是极好的,至少表面上看来无可挑剔。似乎在皇帝眼中地位也极高,可是最后皇帝的传位诏书中写的竟然不是他的名字,这足以令天下知"qing ren"都有些吃惊。

????只是不是宣离,便是那个初出茅庐,还是个毛头小子的宣沛吗?这话骗骗别人还行,要骗过琦曼却是不容易的。只有她知道那个帝王心中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这天下的江山是姓宣不错,可当初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却本该是洪熙太子,是以如今登上皇位的也该是洪熙太子的儿子。

????世人都道洪熙太子的儿子早在那场战争中就死去了,可是琦曼知道,他没有死。他恨洪熙太子,也恨向小园,更恨当今的皇帝,最恨的还是洪熙太子的儿子。那个贱人和洪熙太子竟然生下了孽种,她要向小园的骨肉不得好死。

????洪熙太子是个聪明的男人,他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儿子的性命。琦曼在大锦朝隐姓埋名,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容貌,甚至不惜当一个尚书府上不得宠的小妾,在后宅几十年如一日的争风吃醋中保全自己的性命。后来她终于找到了萧韶,所以在老锦英王夫妇的事情上动了手脚,甚至连皇帝与锦英王府的矛盾也利用到了。

????可惜的是萧韶的身份却没有暴露,他竟也还活着。不过琦曼也认为不错了,让萧韶原先以为的一切全部都翻转,他所呆着的世界全部都是一个虚假的谎言。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真相的,尤其是在一夕之间失去所有,还背上了一个乱臣贼子骂名的时候。

????可是没想到的是萧韶却是将锦衣卫收服了,琦曼心中恨得发毒,可后来便也慢慢想通了。与其现在打草惊蛇,倒不如等萧韶得到一切后再失去一切,岂不是更加痛苦。她没有想到的是,萧韶竟与蒋阮呆在一处。蒋阮是个有心计的女子,当初在尚书府中,她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府中的姬妾斗法,蒋阮是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若不是她与萧韶的关系,原本琦曼觉得还有几分欣赏蒋阮这种不择手段的性子。

????皇帝原本要立的人是萧韶,可不知道最后为何变成了宣沛,萧韶的身份琦曼不打算告诉宣离,不过宣离此刻的兴师问罪,她却只是笑了笑道:“殿下若是找我来兴师问罪,可就找错人了。我们只能找到一份圣旨,宫中的那份圣旨,可不是我们做的。”

????“那份圣旨在何处?”宣离冷冷道。宣沛那一份圣旨已经让他脸面扫地,成为整个大锦朝朝廷的笑柄。便是那些决定跟随他的人,如今暗中也拿奇怪的眼光看他。越来愈多的人开始选择投奔宣沛,好似宣沛成了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之后,有的便是光明的康庄大道一般。如今宣离只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琦曼神色微微一动,随即便勾唇笑道:“那一份圣旨其实并不重要,殿下现在应该问的不该是弘安郡主吗?殿下其实心中也明白,此事是我们上当了,弘安郡主故意这般做的。而她成功了。”

????既然宣沛手中还有份圣旨,那蒋阮藏着掖着一份圣旨从宫中出来的行为几乎就是声东击西了。让人对宫中的宣沛掉以轻心,然后在宣离最志得意满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颜面扫地。这就是蒋阮的心思,她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她就是那一只饵,为的就是将宣离的目光完全吸引过来。

????宣离;脸上神色变幻未定,突然掀开帘子大踏步而去。待宣离走后,琦曼的脸色才渐渐沉了下来,她突然也披起外衣,转身走了出去。

????蒋阮坐在榻上的桌前,正悠然自得的看着书,她的胸口以下的地方被桌子挡住,倒是看不出来日渐凸显的肚子。不过虽然宽大的衣服能遮住一二,可脸上也是越见丰腴了。她每日坐在此处悠然的看书,也不过是装出来的,心中想的自然也是别的事情。

????今日她才翻了没两页,门就被人猛地推开了。蒋阮抬眸,正瞧见哑婢惊慌失措的脸,然后就是宣离阴沉的表情。

????宣离竟然来了,蒋阮有微微的愕然,随即了然。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宣离这也是来兴师问罪来了。这些日子被禁锢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外头的一切情况都无从得知,此刻乍然看见宣离,再瞧他眼下的神情,多半就是成了,蒋阮的唇角不自觉的勾了一勾,眼中便闪过一丝喜悦。

????这喜悦落在宣离眼中便是如此刺眼,好似在讽刺他的可笑一般。他一步步的走向蒋阮,那动作十足的富有压力,好像凶猛的野兽在面对自己的猎物一般。他走到蒋阮的桌前,双手撑在桌上,自上而下俯视着蒋阮,突然冷笑一声道:“王妃倒过的不错,这些日子看起来还圆润了些。”

????“佛门境地,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心宽了,自然什么都好。”蒋阮微笑着回答。

????宣离眼中便闪过一丝警惕:“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难猜。”蒋阮也笑:“不过就算猜得出也走不出去,这一点殿下不是比我还明白?”

????宣离阴晴不定的看着她,在他生平所见的妇人之中,唯有此女最为狡猾难缠,这地方是琦曼的大本营,便是任何人也不能找来的。单是蒋阮能猜出是寺庙就已经很让人怀疑了,谁知道她有没有机会通知萧韶的人。虽然琦曼信誓旦旦,但蒋阮又岂是那等好对付的人?

????不过他今日来显然不是为了此事的,宣离看着蒋阮,冷笑着问道:“那份圣旨,是你故意引诱我的吧。”

????蒋阮轻轻笑了起来。

????这笑容瞬间戳中了宣离最为恼羞成怒的心思,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攥住蒋阮的脖颈,他的手宽大有力,蒋阮洁白纤细的脖颈就在他的掌中。他的手心慢慢的收紧,那女子的脖颈便好似要折断在他手中一般。宣离眯起眼睛,目光在那张美艳明丽的脸上流连。

????很奇怪,蒋阮是一个奇怪的女人。他生平见过的女子无数,可每次遇到蒋阮的时候,心中便会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大约宣离也能感觉出来一点,那是占有欲。

????他阅美无数,便是南疆圣女丹真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在宣离眼中,倒也不过是一副皮囊好些的蠢货罢了。可蒋阮却不同,这个女人狡猾,有心计,独立,狠绝,还生了一副这样美艳的脸,若是和他站在一处,倒也般配。这个女人是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的,宣离目光有些恍惚痴迷,一双手紧紧攥着蒋阮的脖颈,几乎要凑到她脸上去了。

????蒋阮被他掐的已经有了喘不上气,却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宣离猝然一惊,立刻松手,蒋阮如今留着还有用,还要拿去与萧韶做交易,万万不可现在就死了。乍一放开手,蒋阮立刻捂着脖子咳了起来。宣离却又好似突然想到了蒋阮的身份,没错,她是锦英王府的王妃,是萧韶的女人。这个女人固然聪明,可她从头到尾都是在跟自己作对,她是个祸害!

????“殿下恐怕误会了。”蒋阮喘了许久气,终于能开始说话,她还是有些难受,所以还有些干呕,最后才到:“那份圣旨可是真的。”

????“什么?”宣离皱眉道。

????蒋阮微微一笑,她的脸色虽然因为宣离的动手显得有些苍白,却还是口齿清晰道:“殿下,我说的是那份圣旨,我手中的那份圣旨,本就是真的。当初我带那封圣旨出宫的时候,并非想要做诱饵,原本就是我打算将那封圣旨带走而已。”蒋阮看着宣离有些怔住的表情,继续道:“可殿下知道为何我要将那份圣旨带走吗?因为那封圣旨上是一封传位诏书,可上面的名字却不是十三殿下,宣沛。所以我要将那封圣旨带走。”

????“为什么会有两份圣旨?”宣离冷冷道:“你在骗我。”

????“我大可不必骗你,因为陛下在那之前也没有抉择下来啊,陛下那样精明的人,就立下了两份圣旨,打算将这两份圣旨都交到一个忠心的亲信手中,朝中局势一夜间就可千变万化,若是有什么万一,只要销毁其中一份,拿出另一份昭告天下即刻。八殿下,陛下是你的父皇,你们父子想来感情也是很深厚了,陛下是个什么性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宣离心中惊疑不定,他知道蒋阮每次总是喜欢胡乱骗人,可是皇帝的确是这样的性子,皇帝生性多疑,做事情又善于留有余地。留两份圣旨的做法,他的确做得出来。不过照蒋阮那样说,那另外一份圣旨的名字……。

????他看向蒋阮,语气逼人道:“另一份传位诏书,写的是谁的名字?”

????蒋阮盯着他的眼睛,笑了:“是你啊,殿下。”

????她说的话轻飘飘的,却好似重铁一样沉甸甸的砸在宣离心上。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若是他,岂不是这些日子他都将自己的那份圣旨留了下来,平白给了宣沛抢占先机的机会?这都是蒋阮故意的!

????“我可不是故意的。”蒋阮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继续开口道:“柳太傅与十三殿下本就有师生情谊,对于这样的读书人,大约只有用情感来感化。柳太傅本就是十三殿下的人,自然会帮助十三殿下,我本想着将另一份圣旨带回府去销毁,就如你所想的,这两份圣旨一出,天下必然大乱,唯有烧掉一份留下一份,烧的是帝王路,留的是皇家之路。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有人将我从半路上掳了去。我来到此地后,便也慢慢想明白了,也猜到了背后之人是你。既然阴差阳错也能达到我的目的,何乐而不为,所以我便什么话都没说。如今看着殿下你这幅模样,我大约也就明白了,看来那份诏书已经出了,不是吗?”

????宣离看着面前女子笑盈盈的说着这一切,她丝毫不介意此刻的身份,甚至还如同好友一般的将自己的计划不加掩饰的讲给宣离听。却听得宣离心中更是犹如堵了一团棉花。他咬了咬牙,暗道当初琦曼只说那圣旨千真万确,便也没有多想,谁知道会出这种事情。倒是蒋阮算的一手好算盘,竟是他自己做的孽?这算什么!

????他的神情陡然阴鹜起来,和平日里温润如玉的模样判若两人,甚至因为扭曲而显得有几分丑陋。他恶狠狠道:“那又如何,圣旨现在还在我们手上,只要拿出来,宣沛就不是什么名正言顺的储君。这天下的江山是我的,从来都是我的!”

????“殿下恐怕要失望了。”蒋阮怜悯的看着他,只是那怜悯这似乎还含着些看热闹一般的嘲讽:“已经没有那份圣旨了。”

????宣离心中一跳,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

????蒋阮似乎有些困惑,偏着头,那双妩媚的眼睛中似是含着一丝天真,她道:“难道南疆的公主没有告诉你吗,那份圣旨,已经被南疆圣女烧了啊。”她垂着眼睑:“当初大约圣女以为是十三殿下的传位诏书,总归是要烧的,大约是想要博你一个欢心,便主动代劳了。可是……。”蒋阮微微一笑:“她烧的,是殿下你的传位诏书啊。”

????他烧的,是殿下你的传位诏书啊。

????蒋阮的话在耳边忽远又忽近,一瞬间宣离的整个脑海中都是反反复复的这一句话,他突然觉得胸口猛地被滞住,好似全身上下的血全部都凝固了。分明是春暖花开的春日,却似数九寒天一样的寒冷。他知道蒋阮不会拿这种事情说谎,蒋阮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愉悦,那份圣旨,是真的不在了……。

????他失魂落魄的松开蒋阮的手,转身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走,待方迈出门,突然觉得喉头一甜,一口血噗的一下尽数喷在门前的青石板路上。而他却像是全然没有看见一半,继续朝前走去。

????蒋阮坐回原先的位置,腹中开始微微绞痛。宣离手中的力气下得太大,到底还是让她动了胎气。方才强忍着与宣离做了这样一场戏,那封圣旨自然写的不是宣离的名字,而是将皇位过继给萧韶的圣旨,可是只有告诉宣离那是他的传位诏书,宣离这样自尊心极为强硬的人才会觉得有十万分的打击,跟重要的是,告诉他那份圣旨是南疆圣女烧的,宣离必然不会放过南疆圣女。蒋阮在被软禁的这些日子大约也能看出来端倪,琦曼和丹真的关系并不算太好,当日丹真烧毁了圣旨,琦曼当时来不及晚会,可事后一定会得知消息,可琦曼甚至也没有来找她,反而好似是没事人一样继续相安无事。这是为了什么,或许琦曼也知道,若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宣离一定会找丹真的麻烦。

????南疆国一个前朝公主,一个当今圣女,关系本就微妙。况且以丹真的性子,未必就会承认这个造成南疆国亡国的公主。琦曼和丹真的性子又是不同,最善于潜伏隐忍,如此一来,或许连烧圣旨这件事情都是琦曼故意放行的。

????南疆国和宣离的同盟必须破裂,若是能借宣离的手惩罚了丹真那是最好。只是……。蒋阮捂住自己的肚子,大滴大滴的汗水自额上滚了下来。她心中也有一丝害怕,前世今生,她是沛儿的母亲,可沛儿不是她亲生的。这是她第一次怀孕,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孩子。在宫中的时候,她曾亲眼见过无数怀了孩子的嫔妃,最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小产。这其中固然有别的心怀鬼胎之人加害的缘故,可是却也说明孩子是十分脆弱的。

????如今她腹痛如绞,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几乎要疼晕在地上,死死咬着牙,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叫人,这样一叫的话,她肚里有孩子的事情就瞒不住了,若是不叫,若是小产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正在这时,却见哑婢匆匆忙忙走了进来,一进屋就反身将门掩上,她手里提着一个平日里送饭的食篮。然后将食篮的盖子掀开,从里头端出一个碗来。

????然后哑婢跑到蒋阮身边,将蒋阮扶了起来,把手中的碗端到蒋阮面前,低声道:“快喝。”

????蒋阮一怔,此刻也顾不上惊讶哑婢何时会说话了,只是看着那碗中的药,心中一凛,立刻就想起前世里看着宫中那些嫔妃死死往女子嘴里灌藏红花的画面。她警惕的看向哑婢,道:“这是什么?”

????“安胎药。”哑婢显得也很急:“快点喝下去,不知道他们的人什么时候到。”

????蒋阮看了一眼哑婢,这个婢子脸上的焦急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地方,一直都不会说话。蒋阮还以为这是宣离他们找来的哑巴来服侍人。平日里还故意瞒着哑婢,可如今再细细一想,好似哑婢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情。甚至许多时候还无意的帮助了她。

????蒋阮心一横,她不是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为了肚里的孩子,她也有一种直觉,便二话不说,将那碗药灌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蒋阮才觉得腹中的疼痛稍稍缓解了一些。哑婢已经收拾好碗筷,将其余的饭菜一一摆了出来,又亲手将她扶起来坐到椅子上。蒋阮问道:“你是萧韶派来的?”

????哑婢一怔,摇了摇头。

????蒋阮现在便也看出来那药的确是安胎药不假,哑婢应当是早已看出了她怀了身子,说来倒也说得过去,即便再怎么掩藏,朝夕相处的人再如何都会发觉她的不同寻常,那些躲在院子里监视的人就罢了。同在一间屋里想要瞒的天衣无缝,那也是有些困难。只是哑婢竟然说自己不是萧韶派来的人,不是萧韶的人怎么会如此帮她?

????“那你是什么人?”蒋阮狐疑的问道。

????哑婢一边站在蒋阮身边添菜,一边背对着窗户,俯身只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宣离害了我全家,我要报仇。”

????蒋阮微微一怔,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她道:“你与她有何深仇大恨?”

????哑婢道:“我爹替宣离做事,当初事情败露,宣离为了自保不让人查出与他有关,命人屠了我一家上下九十三口人。我那时候在外,侥幸逃过一劫。九十三条命债,我终会向他讨回来。这么多年散尽家财,就是为了寻求机会。”

????蒋阮皱眉:“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混在宣离府上下人堆中,扮作哑巴,听闻管家要招人去服侍一个重要的人,便挑中了我。哑巴好做事,我一开始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扮作哑巴,或许能找得到机会接触宣离的秘密。苍天有眼,总算让我等到这个机会。”

????蒋阮了然,原以为是萧韶的人,不想这个人却是和宣离有仇的人,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宣离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报应不爽,倒是平白让她捡了个便宜。想到哑婢的身世,不免也觉得让人唏嘘。宣离这人本就是外表和气内心狠辣,灭人满门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想到了什么,蒋阮又问:“那你为何要帮我?”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谁与宣离有仇,我就帮谁。”哑婢道:“如今我孑然一身,虽然尽力寻求机会,却也不知最后能不能成事。我知道你是锦英王府的王妃,锦英王府势力颇大,你也是有本事的。否则宣离不会对你如此忌讳,甚至还将你这样软禁。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对付他。”

????蒋阮若有所思道:“所以呢,你要帮我吗?”

????“此地距离京城太远,”哑婢道:“萧王爷找不到这里来,况且四处都有人守着,我也无法传出信息。不过你如今怀了身子,若是被人知道,就是拿捏住了萧王爷更大的弱点。我想帮你,所以也会尽力找时机,一旦有了时机,就帮你逃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若是逃出去,必然要替我全家报仇,我一人势单力薄难以成事,你一定可以,杀了宣离。”

????蒋阮沉默片刻,就道:“可以,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