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三十七章 蒋阮的决心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早,萧韶便出了门,蒋阮便自己梳洗换了衣裳,连翘见她似乎是要出门的模样,奇怪道:“少夫人可是要出去?”昨儿个蒋阮可没说今日要出门的事情,这个节骨眼儿上,大约也不会有心思出门散步吧。

????蒋阮微微一笑:“不打紧,只是去隔壁看看。”

????隔壁,连翘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王府隔壁的宅子里住的可不是夏青和齐风嘛,连翘和露珠便以为蒋阮是要向夏青打听皇帝的身子情况了。毕竟如今皇帝的性命全靠夏青的药吊着若是没有夏青,怕是皇帝连这几日都撑不过去了。蒋阮找夏青,大约也是这个原因。

????谁知道等露珠几个跟着蒋阮到了隔壁的时候,夏青却并不在屋里,齐风笑着道:“夏五进宫了,三嫂找他何事?”

????蒋阮摇头,道:“我不是来找他,我是来找你的。”

????连翘和露珠面面相觑,露珠和连翘自然是知道齐风对蒋阮的心思的,当初因此萧韶和蒋阮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虽然后来证实那不过是蒋阮自己设的一个局,不过只要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无法坦然。天竺倒是没有什么神情,齐风闻言便是一怔,随即道:“好。进来说吧。”

????齐风不会以为蒋阮找他来是叙旧的,前些日子的事情齐风并非看不出来,关于蒋阮利用他的事情,他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同萧韶做了师兄弟那么多年,他又是锦衣卫中的军师,头脑一直十分清楚,即使对蒋阮心悦,也不至于完全昏了头脑,自然能看出来蒋阮是在故意与他套近乎。被利用的心甘情愿,齐风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不过他并未因此而会对蒋阮生出什么不满,也不会对萧韶生出什么隔阂。

????这大约就是齐风的不同之处了,无论什么时候,他总能清醒的认出自己的位置,不会打破原有的局面。

????蒋阮跟他在屋里坐了下来,齐风给他倒了一杯茶,夏青是个布衣神医,齐风也并不拘泥与小节,是以院子里除了几个小厮和夏青的药童,倒是连个婢子也没有。倒茶也须得齐风自己来,不过显然他倒得十分顺手,笑着道:“新送来的君山银针,三嫂尝过了各种好茶,可别嫌弃我这小庙里的茶水,我可是将最好的拿出来了。”

????蒋阮微微一笑,大约也是看出来了齐风是故意将气氛做的轻松,跟了萧韶许久之后,她倒是更加善于将自己菱角的一面掩饰起来,表面上看起来更加温和了,不过骨子里的犀利还是一如既往。只是那犀利却是对于对手而言。她将面前的茶盏举起来轻轻抿了一口,笑道:“很香。”

????“三嫂这么夸我,我就心中更觉得不安了。”齐风笑了笑,话锋一转道:“不过今日三嫂过来找我,也不是为了喝茶吧,可是出了什么事?”说到最后,齐风的话里还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关怀。此话一出,他自己也觉察到了,不由得有些懊恼,蒋阮有萧韶在身边,萧韶是什么样的人齐风是最清楚的了,蒋阮若有什么事,萧韶必然会替她做到,又哪里轮得到自己关怀的机会呢?

????他还在思索着,蒋阮的话已经说了,她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齐风一怔,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蒋阮好整以暇的与他对视,并没有避开他审视的目光。许久之后,齐风才道:“三嫂,你要我帮忙这事,三哥不知道吧?”

????齐风又不蠢,蒋阮特意来找他帮忙,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情,而齐风能做到的,萧韶肯定能做到。既然萧韶可以做到,蒋阮何必要齐风帮忙,说来说去便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蒋阮要做的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告诉萧韶。为什么不告诉萧韶,齐风心中一动,随即脱口而出道:“你要瞒住三哥?三哥不同意?”

????蒋阮在某些方面与萧韶还是十分相似的,尤其是做事情有很明确的目的性,既然没有告诉萧韶,按原来的原因,萧韶与蒋阮又是最亲近的人,蒋阮舍近求远,只有一个可能,萧韶根本不同意。

????蒋阮闻言,并没有否认,轻声道:“不错,这件事萧韶不知道,你也不必告诉他。”

????“三嫂,”齐风有些坐立不安,想了想,还是正色道:“无论如何,三哥都是真心待你,你要做的这件事情既然不让三哥知道,我想大约是你又要以身犯险了。这个忙,恕我不能帮。”齐风话虽如此,将事情尽数放到萧韶头上,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并非是这个原因,而是他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蒋阮以身犯险。从认识蒋阮到如今,蒋阮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以下克上,这事听上去固然不错,可每次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单是旁人看着也觉得心惊肉跳。齐风……。他自己也做不到让蒋阮去犯险。

????似乎早已料到齐风会是这个反应,蒋阮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道:“齐风,你可知道如今是什么局面?”

????“陛下病重,内忧外患,夺嫡在即,锦朝危机四伏。”齐风道:“可是这都和三嫂你没有关系。”

????“不,这其实是和我有关系的。”蒋阮突然道。齐风一怔,只听蒋阮淡淡的声音传来:“从你认识我的那一日,想来你也已经看出来了,我与宣离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仇不报,枉为世人。当初萧韶不在,你见我对宣离处处制衡,并非是全为了锦英王府,事实上,不过是因为私底下的恩怨罢了。这话说来话长,我便也不与你细细说了,你只需知道,我与宣离,今生便是宿敌,自然要不死不休。”

????这话说得有些奇怪,齐风也听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蒋阮说这番话是十分认真的,就好像她这一生,与宣离报仇就是她最终要完成的一件事情一般。其实早在很久之前,齐风便感觉到了蒋阮对宣离的恨意,对宣离,她总是出手狠绝,几乎是残酷的横档在宣离的夺嫡道路上,事实上,对锦衣卫来说,谁人当皇帝并不重要,可是如今齐风已经清晰的看出来,蒋阮已经用自己的能力影响到了萧韶,整个锦英王府,应当说是整个锦衣卫,都已经站在了宣离的对立面。对于宣离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若是没有锦英王府的阻挠,想必会轻松许多。

????蒋阮屡次阻拦宣离的大计,齐风一直想不出为什么,如今从她嘴里说出来原是与宣离有血海深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齐风也觉得蒋阮并没有说谎。他有些怔忪的看着蒋阮,只听蒋阮淡淡的话继续传来。

????“如今朝中便只有两个皇子了,一个是十三皇子,一个是宣离。我既要宣离得不到那个位置,必然就和十三皇子是同盟。这局棋我们已经将棋子押在了十三皇子身上,所以,我也必须要做出些事情来。如你所见,李公公已经死了,你如此聪明,不应当没有看出来李公公是死于宣离手下人之手。宣离已经先动手了,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趁着陛下没死做出一份圣旨来,要么,就是现在立刻让皇上驾崩,毁了皇帝本来想要立十三皇子的那份圣旨。”

????“等等,”齐风睁大眼睛:“三嫂,你这说的我有些糊涂了。什么叫皇上本来想要立十三皇子的那份圣旨?你怎么知道皇上要立十三皇子为太子了?”

????蒋阮微微一笑,只道:“我早就说了,宣离既然如此匆忙的动手,必然是从李公公处得了消息,若是真的立他为太子,又何必如此心急的杀人灭口。只因为那人不是他,至于圣旨,那是必然的,况且宫中的探子也回了,的确是圣旨无误。”

????齐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似是对她的话还有些怀疑。蒋阮面上不动,心中却深思了起来,她自然知道皇帝必然会留一份圣旨,因为上一世他就是那么做的。只是上一世的圣旨最后却是没有找到,因为那时候宣离已经登基了,或许留下皇帝最后圣旨的那个人也已经被宣离追杀了,总之,宣离坐上那个位置,做的名正言顺,因为那时候宫中还剩下的皇子,除了宣沛,就是他了。而那个时候的宣沛,从来就没有人将他往大锦朝未来的储君那面想过。

????蒋阮收回思绪,看着齐风道:“皇上留下的这份圣旨,必然在某个大臣手中,而宣离一定会用尽所有的手段来追杀那个大臣,毁了圣旨。”

????“可是三嫂,”齐风还是追问:“既然陛下留了圣旨,为何不将圣旨留在锦英王府中。放眼整个大锦朝,如今能有足够力量与八皇子抗衡的,也只有锦衣卫了。放在锦英王府,那自然是万无一失的打算,陛下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可为什么还要将圣旨放到其他大臣手中。”

????齐风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却是条理清晰,在最短的时间里已经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蒋阮倒是被问的微微一怔,皇帝为什么不将圣旨交到锦英王府,自然是因为,萧韶根本就不想要坐上那个位置,若是真的让那圣旨交到萧韶手上,怕是宣离还没有动手,萧韶自己就将那圣旨给毁了。皇帝的那份圣旨,根本就不是写给宣沛的,那是写给萧韶的。齐风并不知道萧韶的身世,是以也不知道其中的缘故,只是看出了这件事的不妥。蒋阮无法对他说出这个理由,却只是微微一笑道:“你忘了,锦英王府究竟是什么名声了?”

????齐风一怔,蒋阮继续道:“一个乱臣贼子,皇上怎么可能将圣旨这样的东西交到萧韶手上,这世上君王最是多疑,这么做,你就是说出去,便是圣旨是真的,文武百官也必然不会相信,只会以为那圣旨是假的了。”

????此话一出,齐风倒是回过神来,连忙道:“我竟将此事忘记了。”这么多年,皇帝对萧韶的关照,齐风是看在眼里的,正因如此,即便是所有同僚以为萧韶是乱臣贼子,在齐风眼中并未有什么不同,倒是不会将此事与皇帝的决定联系起来,可是现在蒋阮这么一提醒,齐风也明白过来。的确,或许皇帝是信任萧韶,可是不代表他信任整个锦英王府。而锦英王府在文武百官中乱臣贼子的名声太过顽固,根本不会有任何说服力。皇帝不将圣旨交给萧韶,也情有可原。

????“可三嫂究竟想要做什么?”齐风严肃了神色,问道。

????蒋阮看着他:“宣离要抢圣旨,他的势力不容小觑,宣离本身或许并不足畏惧,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为此事做打算,其中笼络的各种人脉交织成网,其中的庞大不是你我二人可以想象。我怕其中有所纰漏,所以我要做一件事情,让宣离以为圣旨被他找到了。至此以后,能为十三皇子争取一段时间,就在这段时间里,安排筹谋,将宣离一波拿下。”

????齐风听得目瞪口呆,几乎是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做一份假圣旨,来迷惑宣离,然后让他以为自己销毁了真的圣旨,其实真的圣旨在别人身上,这样吗?”

????“不错,只是宣离此人狡诈无比,假的圣旨恐怕瞒不了他,所以只有用真的圣旨来换。不过此圣旨非彼圣旨,他毁的根本不是立太子的圣旨罢了。”蒋阮说完,才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齐风道:“我知道你在朝中也安插的有人,你是锦衣卫的军师,我想要你帮忙的是,要让你知道,那份圣旨如今在我手上。”

????“你想以身作饵!”不等蒋阮继续说下去,齐风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于激动,可是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已经失声叫道:“这不行,太危险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可知这样会如何?他们会杀了你。”

????蒋阮皱眉道:“他们不会杀我。”

????“你怎么能肯定……。”

????“因为圣女恨我。”蒋阮打断他的话:“南疆圣女恨我入骨,心系萧韶。如此一来,因为女人的嫉妒心,她必然不糊让我轻易死去。而正因为她恨我,所以放出圣旨在我手上的消息才会更加令人信服。如今南疆和宣离可是结为同盟,南疆的某些决定一定会影响宣离,包括,怀疑。”她见齐风渐渐冷静下来,才接着道:“我早与你说过,如今锦英王府和十三皇子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要保证十三皇子顺利登基,只能有这个法子。萧韶的目的在于南疆,朝中之事要插手虽然可以,却不及宣离那般顺手。唯有此计,以我做饵,方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你所谓的最好的效果,是指什么……”齐风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宣离会以为我手中之物必然是圣旨无疑,会亲手毁了这份圣旨,从而不会对真的圣旨继续追查。这其中争取到的时间和机会,就需要萧韶和你去把握了。而我在南疆圣女手上,南疆圣女会想要折磨我,宣离却必须好好地供着我,因为以他的心机,必须用我来换取更大的利益,他想要用我来同萧韶做交易,最好是取得锦英王府的支持。”蒋阮的目光深幽,语气平静,好像这些关系到她性命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一般,她道:“如此一来,宣离和南疆人就会发生分歧,南疆圣女我见过,是个凶狠的性子,必然不会轻易认输。宣离和南疆的同盟本就不甚稳固,一旦发生矛盾,有得他头疼的时候,坐山观虎斗,得利的总是我们。”

????齐风沉默的听完蒋阮的话,他的神情渐渐地平静下来,似乎又恢复到从前那个运筹帷幄的军师了,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袖中的手早已紧握成拳,他缓缓道:“那么你呢?你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话几乎是不加掩饰他的感情了,齐风的目光痛惜,心疼,震惊,忧伤,种种复杂的感情交错在一起,倒教蒋阮看的微微一怔。一直以来,齐风将自己的感情掩饰的很好,他不想要打破如今的局面,可是面对眼前的女子,他实在是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感情了。

????面前的这个美貌的女人,她善于把握人心弱点,看透人**望,精于算计,成于筹谋,可是每每以身犯险。她就像一个十分善于下棋的执棋人,将所有人都握在掌心成为棋子,她在布局的时候,连自己也都算计进去。她已经布好了棋局,自己就要做那一粒渡河的小卒,在楚河汉界的另一边,形单影只,孤军奋战。

????齐风突然有些懊恼,他暗恨自己为什么要如此聪明,要成为锦衣卫的军师,因为他深切的知道蒋阮说的话的确是没有一点错的,这的确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暂时没有比这更好的计划了。正因为如此,从大局方面来看,齐风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在心里已经同意了蒋阮的计划,可是那个人……。那个人为什么是她。

????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想要看见陷入危险的人,就是她啊。

????蒋阮忽略了齐风眼中的深意,淡淡道:“我所要付出的,只是演一出戏罢了,与我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齐风,你们的任务更加艰巨,与我比起来,这件事情的担子,其实是落在你们身上的。我知道你与萧韶是师兄弟,他必然是不会同意此事,可我相信你们,南疆圣女即便再如何恨我,有宣离在,她都暂时伤不了我。你们只要在我没有受伤之前找到我就好了,我相信锦衣卫,也相信你们。”

????她曾做事鲁莽一往无前,所以重生后格外珍惜自己的性命,虽然以身犯险不在少数,可事实上,那些都是经过无数次演示和筹谋的,能够深切的明白其后的结局的。可这一次不一样,虽然她与齐风说的信誓旦旦,可事实上,人心总是易变的,在生死存亡的时候,谁都没有办法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她还是要这么做,不为别的,为了沛儿,也为了萧韶。萧韶不愿意做这个大锦朝的主人,可皇帝还是留了后手。与其说这一次是和宣离在交手,不若说是和皇帝在博弈。她这样一往无前,似乎是勇猛无比,事实上,也因为是萧韶在身后挡着吧。因为有那个人在,所以全身心的依赖与信任。想到此处,蒋阮面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来,那笑容极淡,飞快的从她脸上隐没而去。

????这笑容落在齐风眼中,他也跟着露出笑容来,只是那笑却分外苦涩,他知道蒋阮因何而笑,说起来萧韶那个人,还真是幸运啊。

????齐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三嫂,我答应你,帮你这个忙。”他笑着,慢慢的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的,很快。”

????蒋阮也笑了,举起茶盏与齐风轻轻碰了碰:“多谢。”

????……

????晚上,萧韶回府后,自然就从林管家此处听到了蒋阮去了齐风那里的消息。林管家倒不是故意拆台,只是烦着自家主子不开窍,怕自己王府的媳妇儿没得就跟了别人跑了。这是提醒萧韶别总是想着公事,要对自家夫人上点心。

????萧韶果真不负众望,回头的时候就与蒋阮说了此事,沐浴过后就披着外裳坐到蒋阮身边,若无其事道:“听说你今日去见了齐风了?”

????“想找夏青,夏青进宫了,就与齐风说了些话。”蒋阮正翻着手中的册子。冷不防地手中的册子就被人扯了去,一抬脸,萧韶那张俊美的脸就近在眼前,只是看着却是有些……别扭的不大爽利?

????“……。你与他有什么可说的?”萧美人低声道,语气中的不悦隔着窗帘都能被外头的天竺捕捉到。

????蒋阮放下书,无奈的看着他道:“你想说什么?”

????“……”萧韶用自己的身体力行表达了他想要说的话。

????------题外话------

????新的一月来临啦~这个月能完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