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章 入狱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美人如画,却在日光之下犹如红粉骷髅,说出的话语温柔,却带着幽幽鬼气,陈昭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只觉得青天白日下,自己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张兰见状,笑道:“死小子不会说话,小姐别担心,出了什么事有老爷顶着,小姐只管呆着便是。”

????这话说的恶毒,仿佛笃定了蒋阮便是杀人的主谋,一句话就定了她的罪,倒令人连反驳的机会也没有。蒋阮微微一笑:“兰嬷嬷何处此言,竟说的如此笃定,难不成这么巧,兰嬷嬷也见了我杀人?”

????张兰一愣,干笑了两声:“这个…老奴倒是没有。”

????“那就对了,”蒋阮轻轻道:“兰嬷嬷说话的时候烦请注意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兰嬷嬷故意诬陷于我。”

????张兰心中一紧,抬眼便朝蒋阮看去,蒋阮正笑吟吟的看着她,只那笑意似乎并未到达眼里,眸中的春水仿佛黑色的深渊,带着冷漠的讽意。

????正在此时,却听得几个官兵跑了过来,对着一边若有所思的衙役头子道:“头儿,井里发现一具女尸。”

????此话一出,犹如石破天惊,周围的丫鬟婆子们顿时往蒋阮身边退了退,看向主仆三人的目光充满了惊惧和鄙夷。

????连翘和白芷心中一惊,不由得抬头去看蒋阮,却见蒋阮神色不变,依旧淡淡笑着站在原地,身子柔弱却坚定,莫名的令人安心。两个丫鬟便定下心来,看也不看周围人,只镇定自若的站着。

????主仆三人的这份镇定令那衙役头子刮目相看,出了这样的变故,难得有人喜怒不形于色,他办案多年,这样的镇定,除非是真的没有做过坏事。

????衙役头子目光在院中扫了一下,见除了蒋阮三人,其余人都是自成一派,这有些不合情理,这些下人称呼蒋阮为小姐,态度却不见恭敬,且这院子破败不堪,并不像大家小姐的闺房,衙役头子心中便有几分了然。但凡被送进庄子上的小姐,都是犯了错来思过的,只是这家小姐看起来似乎运气不好,不仅生活的水深火热,还被人陷害了。

????“头儿?”底下的官差询问道。

????衙役头子回过神来,看向蒋阮:“蒋姑娘,对不住,女尸是在你院中搜出来的,暂时需委屈你跟我们去大牢里呆上一段时间。”说完这话,他便打量起蒋阮的神情。

????蒋阮十分坦然接受他的目光,甚至有礼的冲他福了一福:“一切听大人吩咐。”

????她不哭不闹,倒不像是被人抓去大牢,反而像是去赴宴一般,风度丝毫不损,衙役心中更是对她赞叹了几分,若有所思道:“蒋小姐不必担心,我李密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必然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话意味深长,蒋阮微微一笑:“谢过大人。”

????周围的官差都是看的有些惊奇,他们这个头儿李密,从来都是黑面神,对犯人更没有好脸色,为人最是古板生硬,今日对着这黄毛丫头却是温柔照顾,令人大跌眼镜。

????陈昭也感觉到了这一点,笑道:“大人可要用心查案,为百姓做主才是。”说罢又转头看向蒋阮:“小姐,昭过几日便来看你,小姐别太过担心。”

????“什么玩意儿,”连翘哼了一声:“一边来陷害,一边又来讨好咱们姑娘,陈昭,你当姑娘是傻子似的供你耍吗?你记住了,你只是一个管事的儿子,在姑娘面前永远没有提名字的资格,你的名字就只有两个字,就是奴才!呸!”连翘一口口水吐到陈昭脸上,陈昭表情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蒋阮微微一笑,又对李密道:“大人,陈昭既然是说看到了我杀人,与这两个丫头便没什么关系,还请大人允许这两个丫头留在庄子上,向我家中人递个信儿。”

????李密想了想,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连翘眼泪汪汪的拉着蒋阮的手:“姑娘要小心些,别被人欺负了去。”想了想又觉得不安:“还是奴婢陪着姑娘一道去算了,奴婢不怕坐牢。”

????蒋阮失笑,捏了捏她的手:“傻子,又不是踏青,找什么伴儿,我很快就会出来了,你跟着我去,谁帮我向家里人传信?”

????“传信”两字蒋阮咬的重了些,连翘一愣,白芷走过来将她拉开,对蒋阮道:“姑娘要好好照顾自己,奴婢们一定会将信送到的。”

????蒋阮点了点头,对李密道:“走吧。”

????周围的官差又是一愣,从没见过这样主动进牢里去的,且蒋阮这动作倒显得她是主人,这些官差仿佛都是随身伴着的卫兵一样。陈昭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深意,本想看看蒋阮狼狈不堪的模样,不想到了这时候,她依旧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甚至还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风姿依旧,令人心跳不已。

????半晌,张兰才狠狠地拍了他一巴掌:“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晦气!”

????却说蒋阮到了大牢中后,李密将她单独安排到了一间牢房,牢中还关有其他的人,见来了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嘴里不干不净的话兜头就来。蒋阮却冷眼看着,既不恼怒,也不害羞。

????隔壁牢房里有人见她如此,倒是有些惊奇,好奇的趴在铁栏处看她,见蒋阮没有主动搭理的意思,便开口道:“喂,小姑娘,你为什么被抓进来?”

????蒋阮循着声音看过去,见一个脏不溜秋的人儿正看着她,浑身衣裳都被灰尘泥泞布满了,头发蓬乱看不清楚脸,声音却是清甜无比,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蒋阮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

????这女子一愣,不依不饶道:“喂,你为什么不理我,难不成你是聋子?看你长得挺漂亮的,原来却是个听不得声音的主儿,啧啧,好可怜。”

????蒋阮看着她:“与你何干?”

????“原来你不是聋子哑巴啊,”女子却惊喜的叫道:“我在这快闷死了,你来了正好,咱俩作伴。”

????------题外话------

????最近都木有涨收藏,也木有推荐,低头画圈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