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三十五章 林管家的推论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明月跟了宣沛这样久,本来也是锦衣卫出身,有些事情自然心中也能隐隐猜得出大概。诚然,宣离这一手来的突然,由他把握着事情的控制,或许看上去是占了上风。可明月知道,事实上不是的。

????面前这个面容俊俏的小少年,在很早之前或许就洞悉了宣离的意图,虽然这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可明月知道,宣沛着手开始对付宣离已经很久了,从所有人都不看好,认为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皇子之时。可就是这个废物皇子,他布了一手好棋,宣离让人与皇帝下毒的时候,宣沛早就知道了,可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仿佛完全不知道此事一般,没有做出任何阻拦。

????以不变应万变,借刀杀人,迷惑对方,宣沛做的万无一失。每一个夺嫡的人都是要踩着前一个皇帝的鲜血走上去的,血亲和骨肉并不重要。宣沛要和宣离争夺那个位置,首先要将如今的皇帝弄下来。

????宣离出手了,宣沛什么也没错,这也借着宣离的手达到了他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宣离会因此以为宣沛什么都不知道——一个知道了此事的人,断然不会束手无策。可宣离意料错的一点,就是宣沛的确知道了,而且什么都做。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能做到这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如宣离这样极富野心又善于隐藏的人来说是这样。可宣沛如今不过是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年,一个少年能有这样冷漠而决绝的手段,有帝王的镇定和眼光,那就是绝非池中物了。皇帝自从知道了宣沛这个儿子的才能之后,待他一直不错。一个猛然间受到父亲关爱的人,是会极其珍惜这点感情的。

????可是宣沛没有,他漠然的看着皇帝一步一步的死亡,没有流露出一丝动容。最是无情帝王家,可这从容和淡然令明月也忍不住暗暗心惊,这少年所表露出来的,实在是比宣离更适合当一个一国之君。

????明月不知道的是,宣沛并非是天生就如此决绝的。经过上一世,宣沛对帝王家的感情看得极为清楚,皇帝之所以重视他,无非是重视他如今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他仍然是一个废物皇子。至于前生蒋阮在宫中落得如此下场,皇帝又何尝没有半分原因。在宣沛的眼中,世上的亲人便只有蒋阮了,皇帝只是一个君王,不是父亲。而他的寿命在上一世就已经决定了,他终会死在自己亲生儿子宣离手中。而宣沛要利用这一点,不会刻意打破它。

????他慢慢地深吸口气,才道:“宣离的下一步,必然是圣旨,要想得到立太子的圣旨,他会极快的下手,猝不及防,这是他的老手段。”

????明月心中有些疑惑,听宣沛的语气,到好似与宣离交手多年,好似十分了解对方一般,可宣沛如今哪里就和宣离有直接的过招呢。不过是隔空打牛,正呈分庭抗礼之势罢了。即便如此,她还是道:“殿下以为如何?”

????宣沛轻轻笑起来,他本就生的五官精致,这么一笑起来眼角竟有些说不出的美貌风流,竟是与蒋阮有些肖似:“不必理会,敲山震虎,这件事我们自然也会的。”

????……。

????李公公从皇帝的寝宫中走出来,有些担忧的看了里面一眼,皇帝的身子早在许久之前就开始慢慢崩塌了。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可是那时候只以为是年纪大了,岁月不饶人罢了。每一个帝王都会这样走向衰老,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可……皇帝倒下的太过突然了。

????就在满朝文武的注视下,突兀的倒了下去,对大锦朝的官员来说足够是一个指令,而这个指令关系的便是未来一阵不小的风浪。李公公在宫中经过了这么多年,知道一个时代终将结束,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随着帝王的驾崩,他这个陪了皇帝多年的总管自然也要追随而去的,李公公并不害怕,他所害怕的是,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之前。

????大锦朝的历代帝王,无论是不是归于夺嫡这条路,在先皇驾崩之前,太子的席位自然是要稳固的。可如今的局面却是不同,太子的位置还空着,也就意味着,皇帝一旦驾崩,大锦朝的前朝必然乱成一团,适逢南疆人的阴谋,可谓是不利至极。皇帝是不会容许这件事情发生的,可他偏偏做了,在所有人以为他会很快重新立太子的时候,他将两位皇子都冷落了下来,没有做出决定。

????十三皇子宣沛许是年纪小,并未当回事,所以没什么动作,李公公却看得清楚,八皇子有些坐不住了,他的人马开始飞快的增加。他或许也在疑惑,为什么皇帝不立太子?

????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那个人。李公公叹息一声,目光瞬间有些苍老,只有他知道皇帝心中的打算,那个人或许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以一种极端强硬的态度拒绝了皇帝的安排,他不愿意接受皇帝的打算。

????那个人啊,李公公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过去的许多年中,他叹气的总数加起来都没有这几日这么多,若是换了别人,李公公可以相信,没有人拗得过皇帝的打算。不管是为了苍生大局,还是因为那个位置的诱惑,可是换了那个人,那个从来我行我素的,对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顾的人,恐怕真的会干脆利落的走人。

????两个同样强硬的人在一起,结局会怎么样?李公公已经不想想了,他一想就觉得头痛无比,这几日许多人已经旁敲侧击的从他这边来打听情况,八皇子派出来的探子也在有意无意的透他的口风。李公公为人圆滑,在宫中安然过了几十年,任谁看见他也要给几分薄面,可如今却是真的束手无策了,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局。他真的开始觉得自己老了。

????李公公这个时候,心中突然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人来,那个人是与他差不多一同进宫的,当时他是籍籍无名的小太监,那人是国子监的一名学子,也不知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后来待李公公开始慢慢在宫中扎稳脚跟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是春风得意的当朝探花郎。李公公一直对他有些小小的妒忌,结果那人却在最繁花金盛的时候,因为一件事情,毅然辞官归隐,在当时同僚的一片不解中离去。

????只有李公公明白他为什么离去,因为他才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人,或许他早就在当时辞官的时候就意料到了今日会有这么一番挣扎的局面。他急流勇退,早早的离开了这个混乱的局面。若是他在,此刻又该如何应对这种场景呢?

????“公公,公公。”小陈子看着他怯怯道。李公公猛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然想得很远了。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这里了?果然是因为老了么?

????李公公叹了口气,小陈子看着他,安慰道:“公公可是在为陛下的龙体担忧,陛下有真龙护体,必然会逢凶化吉,一定会没事的,公公莫要过于忧心。”

????小陈子是李公公一手提拔起来的,太监没有子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并非所有的太监都甘于接受这个命运。李公公待小陈子一直很好,曾经在小陈子犯了错误的时候顺手说了几句话,救了他的命,小陈子认了李公公做义父。如今见李公公有些不若往常般,自然要出口关怀。

????“哎,”李公公叹了口气,看向面前的年轻人,他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呆多久呢?倒是面前的年轻人,一直莽撞天真的很,若不是自己护着,不知道在这个深宫之中死了多少回了。自己走了之后,谁还能帮这小子逢凶化吉呢?李公公觉得有些惆怅,他看向小陈子道:“这些日子你还是别出来的好,若是能行,我与那边打个招呼,你先暂且出宫避一避,就说要回乡奔丧什么的,总归不要留在宫中。”

????“为什么?”小陈子好奇道:“义父,陛下龙体欠安,总归与咱们奴才没什么事,怎么就要到出宫的地步了呢?”

????“别问那么多。”李公公瞪了他一眼,宫中的生存之道,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偏生这个小孩什么都不懂,每每都往面前撞。

????“义父,您说这宫中,接下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势啊,那八殿下和十三殿下是不是要打起来了?我前儿个在外头做事的时候,八殿下还夸了我,好似要将我要到那边宫中去。您说我或许也能得了个机会呢。”小陈子毫不掩饰的自己的开心,仿佛若是宣离要是朝他抛出橄榄枝,他就会立刻飞奔过去似的。这也并不少见,但凡宫中的小太监,没有一个希望自己是一直这么默默无闻下去,总希望自己能一鸣惊人,至少大总管的这个位置,还是有足够的诱惑的。小陈子将自己的打算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非但不是自己的野心体现,反而……有点傻。

????李公公闻言却是一惊,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皇帝的打算,可若是小李子真的投靠了八皇子那边,别说是投靠,就是有一点点示好的意思,最后都会被连累。李公公的嘴一向很严,所有人想从他嘴里套出消息,每每都失败了,可如今面对自己的干儿子,李公公心中的不忍终于战胜了自己多年的经验,他一把扯过小陈子到了一边,低声道:“小声点,这些事情你莫要参与,八皇子那边也不要随便答应。”

????“为什么?”小陈子好奇的问。

????这小子凡是都要问个为什么,李公公心中有些着急,可不说清楚为什么,又总觉得小陈子不会就此结束自己的打算。无奈之下,李公公只得含糊道:“陛下的打算没有人能摸清,八殿下不是人选。你莫要惹火烧身。”

????只是一句话,聪明人立刻就能领会李公公的意思,因为李公公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皇帝的意思根本不在八皇子身上,选择了八皇子,其实就是选择了输的一面。李公公道:“记住我今日对你说的话,此话千万莫要对外人说道。”

????小陈子心悸的点了点头,他就是再傻,也能听出李公公的话外之音。这可是李公公在皇帝呢身边呆了几十年第一次做出不符合大总管身份的事情,他透露了皇帝的信息给外人,他再如何圆滑冷漠,对待自己的义子,到底还是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愿意他走上一条死路。

????李公公说完此话,外头有小太监来报说慈宁宫懿德太后召见,李公公便亲自去了,却没有看到自己身后,小陈子低着的头慢慢的抬了起来,那张看上去一向憨厚呆蠢的脸上此刻已然没有了平日里傻傻的模样,取而代之的,倒是一脸深不可测,然后,他的目光飞快的动了一下,随即又低下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

????宫中皇帝病重的事情在前朝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可这事到底还没完,紧接着的事情接二连三,李公公失踪了,作为皇帝身边的大总管,李公公一直负责皇帝身边的饮食起居,他是对皇帝最了解的人。李公公的失踪,连懿德太后也惊动了,值夜的守卫说夜里并未见人出去,李公公必然还在宫中。

????几乎将整个宫中都掀开了一番之后,终于有人在景阳宫后面的枯井中发现了李公公的尸体。尸体身上没有别的痕迹,甚至还从李公公的身上搜出了一封遗书,李公公是投井自尽的。一名大太监如何就投井自尽了,李公公的遗书只琐碎了表达了对不住皇帝,没能陪着皇帝一直走下去。可有心之人却猜测,李公公是看皇帝已经命不久矣,心中忧思过甚,终于恐惧至极,投井自尽。

????虽然这话说的有些不可思议,倒不是全无可能。身为大总管,与皇帝的命运自然是息息相关,仵作已然检查过了,李公公就是投井自尽的,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皇帝病重的时候发生,不是此事又是何事呢?最重要的是,除了这件事,大家再也找不出来能让这名大总管自尽的原因了。

????李公公毕竟是宫中的大总管,这么多年在皇帝跟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李公公身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倒是底下的一个小太监自告奋勇,说自己是李公公的义子,愿意为李公公办理丧事入殓。如此有情有意的小太监,倒是颇得上头赞赏,于是李公公的财富银两,顺理成章的便成了小陈子的,小陈子也因为此事得了看重,倒是颇有些大总管昔日的模样。

????李公公的事情传到蒋阮耳边时,蒋阮正在与林管家说账册的事情,因是锦衣卫来报,所以也并没有避开林管家。李公公的死不可谓不突兀,蒋阮这厢想着,猛然间发现林管家竟也是一脸恍惚的模样,这在一刻钟前还十分精神的与蒋阮讨论账册中的问题的林管家猛然有些失神,倒是有些奇怪。蒋阮仔细的看着他,竟从林管家的眼中发现一丝忧伤。

????忧伤?蒋阮眸光一动,出声提醒道:“林管家?”

????林管家猛然回神,似乎刚刚才发现自己失神,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所措,随即有些慌乱道:“这……少夫人,老奴失职。”

????蒋阮微微一笑:“不怪你,乍闻宫中惊事,一时有些回不过神也正常,我方才也被惊着了。林管家失神,似乎也在想着此事,不知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林管家干笑了几声,正想要说自己才疏学浅哪里就分辨的出这其中的门道,可对上蒋阮的目光却是说不出来了。蒋阮的目光如往日一般,温柔中带着锐利,几乎要将人审视穿透一般。她似乎早已看出了自己的不对劲,也敏感的把握住了,如今不过是问出来了而已,在对人心的揣测上,没有人比自家王府的王妃更出色。

????林管家正了正神色,收起方才的尴尬之色,一瞬间竟像换了一个人般,道:“李公公在位多年,大风大浪都见过,断不会因为一时之事而就此自尽。留下一封遗书,却都是无关大雅的事情,实在破绽百出。老奴斗胆猜测,李公公并非自尽,而是被人杀害,伪装成自尽的模样。”他说这话时,语气中虽有克制,还是不由自主的流出一丝愤怒来。

????蒋阮颔首,轻声道:“不错,那林管家以为,他是被谁所杀?”

????“李公公做到大总管的位置,心思圆滑通透,平常人自然骗不过他,唯有亲近之人方可下手,这亲近之人既然能让李公公毫无防备,必然是朝夕相处之人,已经得了他的全部信任。李公公是死于自己人之手,毫无疑问!”

????------题外话------

????林管家:呜呜呜好基友死了QWQ

????下个月就能完结全文,不造还有没有机会争取月票榜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