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一十九章 喜事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总之这个新年就在浓浓温馨的氛围中度过了,除却朝中不太平之外,京城中倒是一派祥和,并无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要真说是什么特别的,便是不知道何时锦二同露珠两个话也说开了,小两口每日虽然吵吵嚷嚷,明眼人瞧着感情却是增益了不少。

????果真,没等这个年过完,锦二就过来求个恩典,托萧韶来说起蒋阮的亲事来了。蒋阮身边的婢子配萧韶身边的暗卫,若是真按身份来说,倒是露珠高攀。露珠本就不是家生子,而是庄子上从外头买来的丫鬟,跟了蒋阮之后便也算是走了好运成了二等丫鬟,等白芷那事过后补了缺成了一等丫鬟,可即便如此,并非代表她和锦二就是平起平坐了。锦二跟着萧韶手下办事也有多年,说起来锦衣卫中也是讲究,这样能进萧韶身的实在算是亲信,说起来是暗卫,却也抵得上一个正七品的武官,加之锦二本人生的这副皮囊也是不错的,锦衣卫们手头宽裕的很,这个条件,放到普通人家,说亲的人能把门槛都踏破,也是亏的锦二是跟了萧韶,平日里没这个心思,加之父母老家又在外,少了许多红粉烦恼。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锦英王府里从来都是阳盛阴衰,一大帮子大老爷们儿困在一块,露珠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生的伶俐又嘴甜,在王府里还是备受喜爱的,平日里也没少王府下人过来献殷勤的,自听到露珠和锦二的亲事定下来后,自是失望得很,只想着夫人身边的丫鬟又被人抢走一个。

????连翘和蒋阮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笑的乐不可支:“她二人一人性情似个炮仗,一人偏又滑头的很,碰在一起便是要吵架的主,也不知怎地就看合了眼。想来还真是趣事。”

????蒋阮正在整理新送来的账册,闻言便看了她一眼,道:“她二人是看合了眼,不知你有没有看合眼的?”

????连翘的笑声戛然而止,忙涨红了脸道:“姑娘说什么呢。”她一着急倒是搬出蒋阮未出嫁前的称呼来了,露珠打开帘子,闻言便笑嘻嘻道:“那自然有合了眼的,便是听说那夜枫夜侍卫昨儿个可是在府里的柳树下占了半宿吹笛呢。”

????说起这事便又是锦英王府的谈资了,锦英王府的少主子萧韶闷葫芦一个,手底下随便哪个侍卫拉出来都是情场高手,那讨好姑娘的手段一套一套的。便是平日里瞧着稳重些的夜枫,也学着那些个文人骚客写的在柳树下吹了半宿凤求凰,对的正是连翘屋里的那个方向。

????连翘又羞又恼,一跺脚道:“说、说不过姑娘,还是出去好了!”说罢便小跑着出了屋。露珠在身后叉腰哈哈大笑道:“这就恼了,这有什么可恼的。”

????连翘到底是府里长养出来的,虽然泼辣,却还是恪守着礼仪,听到自己儿女情事自然要害羞一回的。露珠却是个胆大的,小小年纪走街串巷,沾染的江湖气息多了些,哪里还顾忌这些。蒋阮瞧着她的模样,一时间便有些恍惚,只想起当初与这孩子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正是自己重生后的第一年,那时候在庄子上孤苦无依,这孩子心善,愣是要跟着自己,转眼物是人非,她的仇人死的死伤的伤,越活越是风光,好在露珠没有白跟她一场,这终究也算是找着了幸福。

????蒋阮放下手中的茶,将露珠拉到身边,她收起面上的笑容,只整容看向面前笑着的少女,道:“露珠,你可想好了,定好了,就是他了?”

????“他”自然指的是锦二,但凡是丫鬟,主子做主配人之前到底还是要象征性的问一问丫鬟的意思。露珠垂头,又立刻抬起头来对着蒋阮一笑,露珠一口洁白的牙齿,端的是灿烂的很:“就是他了,姑娘。”

????蒋阮颔首,锦二这人虽然瞧着不着调,平日里惯又是副花花少爷的模样,可这样见惯了花花场子的人却是更比旁人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加之露珠也不是什么蠢人,倒也没有被锦二欺负的道理。只这亲事由锦二提出来却是匆忙了些,也不知锦二怎想的,既然两边都答应了,锦二也写了家书回去通知在江南的父母,露珠的卖身契在蒋阮手中,自然由蒋阮和萧韶做主,先将两人的亲事给订下来。只等到了明年的夏末就完婚。

????“我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蒋阮道:“你没有父母,嫁妆的事情,便交给我吧。”

????露珠一愣,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正对上蒋阮的目光,蒋阮冲她微微一笑,露珠的眼睛登时就红了,只道:“姑娘,奴婢岂敢……。”

????“没什么敢不敢的,当初我话说的明白,你既然舍了性命也要跟着我赌一条不知道是什么结局的路子,如今也到了回报的时候。便是去赌场押赌也有个彩头,你就权当是赚了吧。”

????这叫什么话,露珠只听得有些想笑,却又觉得有些想哭,她知道蒋阮平日里待人疏离,即便是最贴身的丫鬟,譬如白芷和连翘,这当初可是跟着她的贴身丫鬟,她似乎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并不怎么亲切,也不如别的主子一般总是笑着打趣。跟着蒋阮,露珠见到的从来只有凶险,蒋阮更是以暴制暴,似乎总是冷冰冰的,然而她骨子里是极护短的,平日里也不过是不善于表达,她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露珠挂着眼泪怔怔的想,蒋阮却是有些失笑,她可管不着露珠这些。

????恰好这时候锦一进来,将宫中的信交给蒋阮,蒋阮便让露珠下去,自己翻阅起来。那是宣沛给她的信,上头倒也没有写别的,先是预祝她新年万事顺利,便是一连串的抱怨自己呆在宫里不能同蒋阮见上一面,都亏得这个皇子的身份不自由云云,最后又说近来皇帝心情不好,宫中气氛也比较低迷,还是不要进宫的好。看完信,蒋阮便径自放到一边的烛火中烧掉。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静。皇帝并非心情不好而是病重,这点从萧韶嘴里便得知了。宣沛这孩子原先受了委屈便不肯讲,重生之后性情大变更是有些看不透。他的心里越是只字未提宫中之事,越是显得有些可疑。蒋阮盯着那烛火中燃烧的灰烬,慢慢的沉思起来。

????……

????与此同时,京中某一处静谧的宅院,灰衣人站在窗前,也将手中的纸张投入跳跃的烛火中,那烛火很快便吞没了有些发黄的纸张。也不知是用什么做成的,竟也是带了一股子奇异的香味,半晌,他才慢慢的勾起红唇,道:“原来如此。”

????“大人,圣女的旨意还未传来。”手下出声询问道。

????元川一笑:“不必了。”

????手下人一怔,便见这灰衣人突然自己伸手掀开自己的帷帽,露出一张全脸来,说是全脸也不尽然,那脸上带了半块面具,面具上画着张牙舞爪的鬼脸十分可怖,然而露出的半张脸却是十分英俊。这样一张带着面具的脸本该给人一种神秘的美感,然而这人出现在眼前,神秘是有,却没甚么美感,只因为那全被一双青色的眼睛给破坏了。这青眼狭长酷似狐狸,长在人脸上,倒好似妖怪一般,给人一种没来由的恐惧感,那是一种十分阴森的感觉。手下人打了个冷战忙低下头,不敢与元川对视,元川却是没有看他一眼,慢慢道:“圣女已经进京了。”

????手下人猛地抬起头来,很有几分不可置信道:“这……。”元川进京的时候圣女并未进京,如今这一点只言片语都未曾提到,怎么就突然来到了大锦朝的京城。下人心中还在揣测,却见那双狐狸似的青色眼睛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心下一凛,什么主意也没了。元川慢慢的又笑了,他嘴唇红红,似是擦了上好的胭脂,竟是比女子的还要娇艳,一笑起来的时候有种说不出来的鬼魅。他道:“圣女的旨意也是你等能随意揣测的?”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底下人立刻冒出了一身冷汗,只听上头人微微一笑:“真是,念你初犯,饶了你吧。”

????那人正要道谢,猛地只觉得胸中一凉,抬眼一看,便见胸口一点银光,一把小巧精致只有拇指大的的弯刀准确无误的戳中自己的心脏。他瞪大眼睛,面色开始发黑,不过片刻便倒了下去,血水乌黑,显然还中了毒。元川冷然一笑,只慢慢的又看向窗外,这才也不知是喜是悲的叹息一声,在安静的还有一具死尸的院子里显得分外渗人:“人命啊,不过如草芥。”他又慢慢的笑起来,青碧色的眼睛中似乎有奇异的光一闪,看着虚空喃喃自语:“你,又能活多久?”

????……。

????宫中。

????御书房内,皇帝面前的桌上堆着厚厚的一叠奏折,身子越发不堪,批阅奏折的速度慢了许多,可每日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事情从来不会停止,越累越高,瞧着也令人心悸。李公公适时地奉上热茶,道:“陛下仔细身子,歇一歇吧。”

????皇帝摇头,方又觉得似是有些饿了,皱眉道:“刚才来的是谁?”

????“是董修仪。”李公公连忙道:“过来给陛下送莲子粥的。”

????自王莲儿和蒋丹先后消失在宫中之后,新进来的一批美人倒也没有特别出彩的,剩下的穆惜柔偏生又是个冷冰冰的性子,不会主动伺候人。有一日皇帝无意间倒是瞧见了在花园中董修仪,方才想起这个京兆尹府上的嫡女。

????若说京兆尹府上的嫡女送到宫里来,便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一来这送到宫里的人大半是为了富贵荣华,可京兆尹这个缺这辈子再往上爬也不见得有多好,倒是不需要用女儿来换仕途的安稳,二来这个董修仪并未特意邀宠,甚至于有些默默无闻。若非那日皇帝偶然得见,怕是要继续在深宫之中暗无天日下去。

????只如今好,董修仪性子有些沉闷,做的粥却不错,莲子粥清爽可口,皇帝也时时要她做了去用,这样一来一去,董修仪倒成了皇帝身边比较亲近的女人了。

????皇帝一挥手:“拿过来。”

????李公公便吩咐外头的小太监将董修仪放下的莲子粥拿进来。

????与此同时,幽深的宫中走廊中,一身锦衣的女子踽踽独行,身边的太监宫女瞧了都恭敬的问好。这个董修仪当初看着是个不得宠的,没少欺负她,谁知道如今竟是能近了皇帝的身,所以说风水轮流转,如今轮到这个给别人颜色看的宫人战战兢兢了。只是那华服女子却好似丝毫未瞧见一般,目光有些幽深。

????一路回到偏殿的院子,董盈儿才吩咐太监宫女统统下去,她在梳妆镜前坐下来,从木柜底下拿出一只木质的匣子,那匣子中正放着一朵新鲜的莲蓬,上头却又点着一些好似蜂蜜样的东西。皇帝近来胃口清淡,不能吃味道过重的。莲子清火却味苦,世上许多人却是无法忍受那星点的苦楚,尤其是九五之尊的吃食上。须得讲莲子心用蜂蜜腌了,去一层那里的苦味,熬出来的粥也更香甜。只是……。董盈儿便又伸手取下自己腰间的一个香包,从里头拿出一些白色的粉末来,那粉末也是带着一股异香,方一撒到莲蓬之上便被新鲜的蜂蜜淹没,只闻起来更加清香罢了。耳边似乎又传来那小太监含笑讨好的话:“修仪娘娘的莲子粥是很好的,陛下如今日日都离不了去,这手艺可算是将御膳房的大厨都比下去了。奴才看日后陛下与娘娘只会一日比一日更亲近,离不得娘娘哪。”

????董盈儿收起香包,目光落在那株看似与别的东西一般无二的莲蓬上,唇边缓缓绽开一朵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僵硬,好似是有人硬生生的拉着她的皮肤扯出来的一般,看起来就有些异样的古怪。

????皇帝自然是离不得她的,不仅离不得她,甚至会越来越依赖她,或者说依赖的不是她,而是她做的莲子粥罢了。能让人上瘾的东西,不会为人所察觉,就是最高明的太医也瞧不出来,只会以为皇帝喜爱她做的粥罢了。她为了不引人疑心,自然也不会日日做粥,其实做什么都一样,只要能让皇帝上瘾。

????她慢慢抓进自己的裙裾,又想起早前宫中那个人来与她说的话:将军府有意为蒋家大爷聘赵家小姐为妻,如今已是在商量着换庚帖的事情。蒋家大爷蒋信之,赵家小姐赵瑾。董盈儿猛地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却终于没能忍下去,一把将面前的东西尽数拂到地上。外面等候的宫女吓了一跳,猛地就要进来,道:“娘娘!”

????“滚出去!”董盈儿怒喝一声,外头的人便顿时噤声,不敢动弹了。她看着地上摔碎的瓷片,眸中闪过一丝怨毒。

????这世上,凭什么就有人这么好命。一样的出身,自己又哪点不如别人,却要被扔在这个幽深的宫殿中逐渐枯萎。凭什么?既然如此,倒不如一起下地狱,总归,不那么寂寞才是。

????……。

????江南某个宅院,正是绣的黑墙白瓦十分精致,风格清雅,一看便知家境殷实的大户人家。此刻门外的小厮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嘴里嚷道:“夫人,夫人!”

????那坐在正厅的妇人生的慈祥和蔼,不过四十多岁,看着也端庄贤淑,虽然上了年纪,却也能瞧出年轻的时候定是个美人胚子。一身蜜合色丝缎夹袄群,笑着骂道:“跑这么急,没得给你闪了舌头。慢慢说。”

????那小厮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道:“夫人,少爷来信了!”

????“二郎来信了?”那妇人一听便站起来,面上登时显出止不住的惊喜之意,道:“快给我瞧瞧。”

????那小厮忙双手奉上,妇人接过信来急不可耐的打开便开始阅读,她一目十行,看的也极快,几下便看完了,面上登时浮现出几许嗔怪几许笑意来。周围的丫鬟婆子瞧见她这副申请,俱是有些好奇,道:“夫人,二少爷如何?”

????“这孩子,”那妇人抚着心口道:“一年到头也不回个信,果真是没将我这个亲娘放在眼里,这样的大事便也做主定了,这时候才回信说一句,可真是……。”

????最前面服侍她喝茶的婆子闻言更是一头雾水,有些疑惑道:“夫人所说的是何事,可是二少爷升官了?”既然说是大事,自家夫人脸上也没有显出什么难过的神色,便应当是升官了。思及此那婆子也笑起来:“真是如此,那倒是大大的喜事,应当庆贺才是。”

????“是喜事,却不是升官。”妇人也笑了:“是二郎求王爷做主许了门亲事,这不回来说一声。”

????“这…。这……”婆子问道:“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啊?”

????“是王妃身边的一等丫鬟。”妇人笑道。

????“丫鬟?那边是还未脱了奴籍,二少爷这样的身份,恐怕……”那婆子斟酌着词句,小心翼翼的看着妇人的脸色。

????妇人瞧见她如此模样倒是又笑了,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觉得我家二郎委屈了,只是,当初既然王爷对咱们家有恩,若非王爷,咱们那里还有如今这样的日子过,早已一抔黄土不是。咱们家不是什么官家,不过是做个生意的,那姑娘身份虽然不高,却也不算门不当户不对。”

????“夫人,”那婆子还是有些不甘:“虽不是官家,可咱们也是这江南这边的大户,以二少爷的身份,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姐找不着,偏……”

????妇人慢悠悠的看了她一眼,那婆子知晓自己说错了话,马上变得有些不安,只听妇人叹息一声,道:“这话说得,你以为二郎又是什么身份,二郎是甘心跟着王爷身边做事的,这么多年,一年到头的信也极少,怕也做的是凶险的。这样的凶险,平常那个娇养的小姐肯嫁给他。在者这门亲事是二郎亲自求到王爷面前求来的,就是二郎他自己合心意,孩子合心意,我这个做母亲的又有什么理由拦着。行了,二郎既是给了王爷做手下,王爷就能做的他的主,这门亲事王爷看着好,我也同意,想来老爷也不会有什么不对。人无信则不立,王妃身边的人也错不了。”她想起那个沉稳冷清的黑衣青年,面上便浮起了一丝笑意。

????这妇人如此通情达理,婆子倒也不说什么了,再者妇人的一番话确实没什么不对,婆子便也跟着渐渐笑起来,道:“那是一桩喜事,若是早早的将亲事办了,想来过不了多久,夫人就要再添一个金孙啦。”

????“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便说的这样热闹。”妇人嗔怪道,面上却是越发的笑的欢喜。正说着,便听见外头有人说道:“娘说什么说的如此高兴,也让儿媳听着高兴高兴不是。”

????“大奶奶。”一众丫鬟婆子忙笑着招呼。自外头走来一名年轻女子,这女子梳着妇人头,真是府上的大少奶奶。妇人便笑了,道:“在说你二弟的亲事,你来得真好,我与你一道说说。”妇人说着突然愣住,看向那年轻女子的身后,那是一个穿着粉色夹袄衣裙的年轻姑娘,约摸十六七岁,闻言便抬头微笑着同妇人施了一礼:“见过夫人。”

????“这是……。”妇人有些疑惑。

????那年轻女子一笑,拉住一旁粉衣姑娘的手,笑道:“娘,这可真是巧了,我正要与你说这件事,您还记得这位小姐吗?这位便是定西廖家的廖大小姐。”

????那姑娘也微微笑了,似是还有些害羞,抬起脸来,这回看的清楚,姑娘生的眉清目秀,气质也十分娴雅,仿佛一朵初开的花骨朵儿,道:“廖梦见过夫人。”

????妇人手一抖,茶杯顿时倾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