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一十七章 年关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便到了年关。新年前夕,锦英王府倒是忙碌了起来,尤其是林管家,成日里忙的人影都不见,大约是这许多年来的新年萧韶要么都在京城之外,要么就是忙于政务,一切从简。如今蒋阮一来,给锦英王府添了许多人气,锦英王府的下人们也纷纷发现自家主子比起从前来更多了些人气,这里终于像是个“家”了。

????蒋阮穿了一件桃花云雾窄腰夹袄,下身一条散花洋绉裙,输了一个圆翻髻,身上并无多余装饰,只插了一只玫瑰簪,耳垂上两滴珍珠,越发衬得肤白如玉。她平日里打扮统归是明艳动人,又有一些不动声色的妩媚。颜色流于表面的艳丽,又是大红大红的装束,如今难得被连翘和露珠打扮的如同一个小姑娘一般乖巧,少了几分凌厉的锋芒,收起满身的戾气,倒是难得的温和起来,看起来如同一个未出嫁的美貌小娘子一般。

????已是黄昏,天竺拉开门,从来不怎么有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少夫人,外面小雪了。”

????这时候下雪非但不会与人觉得冷,反倒有些新年的感觉了。蒋阮起身出门,萧韶正站在院中吩咐夜枫事情。听闻声响转过头来,瞧见蒋阮也忍不住微微一怔。

????自宣华被斩首后,朝廷风向大乱,萧韶也忙碌了起来。时常早晨出门半夜才回来,每每回来的时候蒋阮也已经睡下了。夫妻二人竟是难得打了个照面,今日萧韶回来的这样早,已是出乎人的意料。夜枫几个这几日也跟着忙,极少呆在府里,见到蒋阮忙热络的打了个招呼道:“少夫人新年好。”

????蒋阮笑着应了,走到萧韶身边,夜枫就看了连翘一眼,道:“属下告退。”自个儿先出去了。蒋阮便也对露珠几个道:“你们也随意休息吧,我与他出去一会儿。”

????露珠自是有眼色的,忙拉了天竺和连翘应着离开。萧韶抿了抿唇,道:“出去走走?”

????“听说每每新年,京城中花灯如织也是很美的,”蒋阮道:“从前无缘得见,今日你总该要陪我瞧一瞧。”

????萧韶忍不住就笑了,似是想到蒋阮的身世,面色又慢慢沉肃下来,眸中便带了几分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温和,两人说着便朝府门口外走去。

????适逢年关,街上出来买年货添置首饰的人正是许多,京城中也热闹的很。黄昏以后,家家户户便点亮了大红的灯笼,远远望去,一条街上竟是红彤彤的一排挂在房梁,煞是好看。即便是小雪,街上倒也不觉得寒冷,反而有种人流如织的寻常温暖。

????蒋阮与萧韶并排走着,他们二人本就生的容颜出众气度斐然,便不时地有人偷瞄,男子便惊艳与蒋阮的美貌,暗自妒忌萧韶的艳福。女子便更胆大了,径自拿了手中的绢花朝萧韶抛去,只萧韶这人也实在是冷清的很,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将那绢花踩在脚下,平白揉碎了一众芳心。

????蒋阮倒是难得的有些稀奇,前生她是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热闹的景象的,从来都被蒋权扔在府中,同姐妹们上街游玩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生长于山野之中的粗俗举动会丢了蒋府的脸面。此生又为复仇而来,更是无心于此,嫁与萧韶之后,身上的戾气收敛了不少,对于寻常人家可能觉得有趣的事情,也难得的并不排斥起来,用露珠的话说,便是多了些烟火气。

????“你近来很忙,宫中出事了?”蒋阮问道。对于萧韶的事情,她从不多问,只是难得见萧韶早出晚归,必然是有了什么变故,身为妻子,问一问也是应当的,虽然她也许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萧韶摇了摇头,道:“南疆人混入京城,迟迟未见举动。”顿了顿,他俯下头,靠近蒋阮耳边低声道:“皇上病重。”

????萧韶呼出的热气犹在耳边,蒋阮却是被他的话震住。皇帝竟然病重,前世皇帝并不是在这个时候病重,虽然最后是以她被污蔑为毒死君王成为祸国妖女落下帷幕,可多少她也想着此事与宣离脱不了干系。如今宣华提前死了,宣离也许会先伺机而动,那么夺嫡的最后关头竟是提前开始了?蒋阮想得出神,倒是没留意一时间撞到一个人身上,脚下一崴就往地上跌去。

????“小心。”萧韶皱眉喝道,眼疾手快的忙揽住蒋阮的腰将她靠向自己怀中,蒋阮还未来得及抬头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三哥三嫂。”

????莫聪和齐风站在面前,莫聪一脸促狭,笑着锤了一下萧韶的肩:“三哥,这没想到你也会出来闲逛,果真有了娇妻在怀就是不一样。”

????萧韶没说话,齐风看了一眼被萧韶扶住的蒋阮,方才蒋阮正是撞到他身上,他笑了笑:“三嫂没事吧?”

????“无妨。”蒋阮道:“夏青怎么未和你们一道?”关良翰一个大男人武夫自是不乐意出来闲逛,夏青和齐风时常呆在一起,不见的话便有些稀奇了。

????“他哪里还顾得上兄弟,”不等齐风回答,莫聪自己就抢先道:“如今他是看上了那个长史家的小姐,今儿个也去献殷勤了。”莫聪嘟嘟囔囔道:“也不知眼睛是如何长得,偏生看上了那个姑娘,嘴巴厉害的很,又不通世故,实在是……实在是暴殄天物。”发现蒋阮正看着他,莫聪又挠了挠头笑道:“哎呀,总归是有了桃花的人是咱们这些孤家寡人比不上的。”他哥俩好的攀着齐风,道:“大过年的两个男人出来,实在是惭愧。”

????蒋阮微微一笑,齐风也笑,目光落在萧韶揽着蒋阮腰的手上又显出几分不自然来,只道:“我与老七还有些事,大约也是不顺路,便不打扰你们二人了。”

????莫聪莫名其妙的被齐风拉着走开,只听见隐约的声音传来:“哎四哥咱俩到底要去干嘛,你拖我去哪儿……。”

????待两人走开后,蒋阮站直身子,手却被萧韶握住,她转头看向萧韶,萧韶俊美的脸在光影变幻中显得尤其轮廓深邃,表情并不清晰,蒋阮挑了挑眉,也不言语。方才走了几步,便见前头有个卖花灯的铺子。铺子主人是一对老夫妻,在各种大铺子中显得并不起眼,只蒋阮却独独看中了一只狐狸灯。

????那狐狸灯做的小巧玲珑,栩栩如生,显得有些精致。蒋阮倒是想起曾在庄子上救过的一只狐狸幼崽,觉出几分兴味来。萧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了顿便道:“你在这里等我。”自己便朝那人群拥挤的铺子中走去。

????那铺子前本也围了不少年轻姑娘家的,瞧见萧韶便纷纷红了脸,自个儿也让开了道路。蒋阮留在原地,突然鼻尖闻到一股香风,这香气倒是有几分熟悉。她抬眼一看,正瞧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袄裙的年轻女子,身边跟着几个丫鬟。那女子眉目清秀自有一番说不出的味道,正是滨海总督的千金,姚念念。

????姚念念应是早已认出了蒋阮,在蒋阮跟前停下了脚步,冲蒋阮微笑了一下,道:“萧王妃。”

????“姚小姐。”蒋阮颔首示意,姚念念大约也是出来闲逛的,只是身边竟连侍卫也没有跟,更没有别的朋友,只有几个丫鬟,千金小姐独自出门倒也是稀奇了。只是人家家大业大倒也不怕人诟病,在者姚念念本身的名声便已足够好,并不能借此掀起什么风浪来。

????姚念念笑着朝正在与那对老夫妻说话的萧韶看去,对蒋阮道:“王爷王妃果真伉俪情深,王爷待王妃也是一片赤诚,教人羡慕。”她说这话时目光并没有显出别的意味,仿佛只是随意的夸赞,一片真心实意。

????“姚小姐戏言,日后姚小姐嫁了如意郎君,自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蒋阮微笑回到。姚念念好歹也是皇帝心目中最好的锦英王妃,说起来也与她是情敌了,蒋阮待她自也不会有太多的好感。只寻常未出阁的女儿家听到这话定是羞红了脸,姚念念却一派坦然,丝毫没有不自在。

????“那便不打扰王妃王爷了。”姚念念微微颔首,礼节性的动作她做出来有种矜持的美感,与蒋阮错身而过的时候含笑看了一眼蒋阮,目光倒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揣测于姚念念的那个笑容,蒋阮直觉的觉得有些不对,却又想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想得出神,连萧韶买完花灯回到身边也未曾察觉。萧韶瞧她发怔,敲了下她的额头:“怎么发呆?”

????那目送着萧韶走到蒋阮身边的女子们瞧见萧韶如此动作,登时便灰心丧气至极,原是有心上人的男子,登时便作鸟兽散。蒋阮回过神来,接过萧韶手中的花灯,道:“方才瞧见了姚家小姐。”

????萧韶皱了皱眉,大约对蒋阮嘴里的姚家小姐是没有什么印象,直想了许久才恍然,却又误会了蒋阮的意思,以为她是醋了才做如此举动。便顿了顿,道:“不必理会外人。”径自握了蒋阮的手在掌心,往前走去。

????两人便又在街上逛了几回,蒋阮如今也不是小女孩,自是不会看见新奇的便会说话,只萧韶性子稳,眼神又锐利的很,但凡蒋阮目光多落在哪个小玩意儿上,他便立刻掏银子买了下来。便是最后蒋阮无意间瞧见的一把琴也差点买了下来,还是蒋阮推说拿着不方便萧韶才作罢,可即便如此,萧韶还是给了银票,教人明日包好送到府里来。

????寻常路人不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萧韶一向打扮低调,蒋阮今日又做的是乖巧女儿家之态,别人只当他们是新婚小夫妻,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事实上倒也没错,可不就是新婚夫妇么?

????前世今生蒋阮还从没被人这般对待过,饶是早知道锦英王府有钱也忍不住有些僵硬,想着难怪萧韶虽然性子冷又是个乱臣贼子的名头还有这么多姑娘趋之若鹜,生的俊美又肯讨银子讨女人欢心的男人大抵还是有魅力的。

????一直到了时辰不早,街上的人都开始渐渐散去的时候两人才回府。林管家瞧见二人回来自是又吩咐厨房去将做好的甜汤端来。萧韶和蒋阮喝了点后,林管家和连翘又来说将军府送来东西了,自蒋权关入大牢后,将军府同蒋阮这边的往来倒是更多了些,许是也明白蒋阮的避讳,那边虽然不是时常联系,可逢年过节礼数总要周全的。赵光和蒋信之意气相投,爷孙俩关于战事上有说不完的话,蒋信之连皇帝赐下的府邸修缮的事宜也不怎么过问,有时间就往将军府跑。

????蒋阮梳洗完毕后,瞧见萧韶也已经沐浴好,换了雪白的中衣靠在床头看书,蒋阮随手将他手中的书抽走,跟着上了塌,拨了拨头发道:“这几日你若有闲时,与我去将军府一趟吧。”

????萧韶抿了抿唇,道:“好。”尚书府如今是彻底没了,那将军府也是萧韶的岳丈家,他自是要过去的。

????蒋阮忽而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想借锦二一用,教他帮我查个人。”

????萧韶挑了挑眉,问:“什么人。”

????“府里的大姨娘。”屋里的火盆虽然还燃烧着炭块,只穿着单薄的中衣到底还是觉出些冷,蒋阮便不自觉地往萧韶胸前靠了靠,权将他当做大暖炉了。她蹙眉道:“你也应当知晓我府上的事情,如今尚书府没了,却没听见大姨娘出来投靠什么人的消息。这么多年来,她在府里仿佛一个透明人般,总是不争不抢,却又安然无恙,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世上不是没有不争不抢心性淡泊的人,只是那样的人不应当出现在尚书府。赵眉性子单纯所以没能在尚书府的宅院争斗中活下来,大姨娘能在夏研的眼皮子底下安然无恙,必然有特别的手段。不知道为什么,蒋阮总觉得有些奇怪,许是死过一次的人对这些事情有种莫名的直觉,蒋阮无论如何都不能忽略大姨娘。

????萧韶也看出了她的心思,便又将被子与她盖严实了一些,沉吟道:“此事交给我。”

????蒋阮倒也乖觉,顺势将脑袋靠在他怀中,道:“还有那个姚家小姐,今日我瞧着也有些不对劲,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有些不安。”

????萧韶微微一动,眸光掠过一丝笑意,便看了一眼蒋阮。蒋阮察觉到他的目光,道:“你别以为我胡乱说道。你那时候是没瞧见,再者便是瞧见了大约也是瞧不出什么。”

????“那你如何看出来?”萧韶低声问道。

????“直觉。”女人的直觉总是莫名其妙,而女人又总是毫无道理的相信自己的直觉。蒋阮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对姚念念是什么感觉,不过错身而过的那个瞬间,姚念念对着她露出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这一次见面和上次在狩猎场上不同,似乎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阿阮如此介怀,可是吃醋?”萧韶冷硬的脸登时显出几分促狭的笑意,蒋阮闻言便脸一热,怒道:“我何时醋了,不过是……唔…。”话音未落,剩下的话便被人堵在唇中,屋中便又慢慢的热将起来,似乎连窗子上来扒着的雪花也要给融化了。

????与此同时,京中天牢。

????狱卒拨弄了一下火盆里的炭块,即便是生了火,天牢中长年累月积起来的阴冷潮湿也不是那么容易被驱散的。尤其是到了这寒冬,更是冷得很。年关时节却要呆在这么个鬼地方,难免有些怨气。几个狱卒聚在一起,桌上堆着些酒菜,正是喝的有些醺然。

????天牢深处似乎有低微的呜咽声传来,说是呜咽,却又像是咒骂,窸窸窣窣的激起的回声在这里听着有些诡异。其中一个狱卒便骂了几句,只道:“真他娘的晦气,成日成日的哭丧。”

????“算了。”另一个拉住要去教训的人道:“反正也活不久了,省的惹人心烦,来来来,别管那些,哥几个再喝一杯。”说着便又大口喝起酒来,似是将那声音也遗忘在脑后。

????阴森的天牢深处最后一间,地上正趴伏着一个佝偻的身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恶臭,头发长长而杂乱,似是混着不少虱子,他费力的伸手在背后挠了挠,大约也是得了什么皮肤病,本就褴褛的衣裳被抓住了一条条缝子。任谁看到了也不会想到,这个如同叫花子一般,甚至比叫花子还要肮脏下贱的人便是从前的兵部尚书蒋权。

????蒋阮费力的抬起头,狱卒们每日闲谈他也从中听到不少外头的消息。听说蒋丹死了,宣华也倒了,他心里还叫了一声好。蒋丹一个小小的庶女,进宫当了娘娘就以为自己一步登天,对自己这个父亲也是不闻不问,这样死了最好。至于宣华也死了,太子重病在床,这江山应当是要落到宣离的手上的。蒋权原先还盼望宣离能看在原先他们好歹也是一条船上的旧情能想办法周旋几分将他救出来,可这么长时间以来却从来未曾听到什么风声。他侥幸向狱卒打听,狱卒也拿嘲讽的眼光看他,蒋权心里便慢慢地明白过来。如今尚书府倒了,他毫无利用价值,狡兔死走狗烹,与宣离来说,他只是一枚无用的弃子,根本没有留下的价值,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丢弃。

????蒋权忽而又想起方才做的那个梦来。

????在那个梦里,他是高高在上的兵部尚书,仍是朝廷的肱骨之臣,百姓心中的清流文人,在那个梦里,宣离当了皇帝,蒋素素当了皇后,蒋超前程似锦。他官拜一品,加官进爵。夏研成了一品诰命夫人,尚书府繁荣锦绣,蒸蒸日上。

????在那个梦里,二姨娘仍在,蒋俪和蒋丹也在,唯一不在的,却是蒋阮和蒋信之。在那个梦里,蒋信之早早夭折,蒋阮被他送入宫中做了一步一开始就布置好的弃子,最后成了整个尚书府的踏脚石。尚书府踩着蒋阮的骨血步步高升。那梦是如此美好,几乎是蒋权自进入天牢以来做过的最美妙的一个梦了。梦中的荣华富贵如此真实,仿佛那个人生也是真实存在过一般,正是因为如此辉煌,醒来后看见满眼破败才无法接受。

????难道前世债今生偿,若梦里的是前世,正因为前世他将蒋阮害成如此模样,今生才会败于蒋阮手上。蒋权抹了一把脸,天牢的夜特别冷,他恍惚似乎能听到外头爆竹烟花的声音。这已经是年关了,若是往年,若是那梦里的往年……。那正是锦衣玉食,笙歌艳舞的尚书府啊。

????如今却成了一缕尘烟供人践踏,他这个胸怀大志的朝廷新贵如今也成了阶下囚。蒋权的目光慢慢落到地上一张发黑的薄薄毯子样的东西上。那东西已然有些发黑,即使是过了许久,似乎也能闻得到其中的血腥气。那是什么蒋权自然知道,那是一张人皮,来自于尚书府最小的庶女,蒋丹。

????有人将她的皮完整地剥下来送与他做礼物,那人是谁蒋权心知肚明。起初他瞧见这人皮的时候也恶心呕吐,吓得面无人色,日日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如今精神已然有些错乱。这便是蒋阮想要达到的目的的,这是堂而皇之的恐吓,又似乎是警告。她在借着蒋丹的面皮告诉他:伤了赵眉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蒋丹和夏研已经付出代价了,现在轮到他了……。

????蒋权从未将她看做自己的女儿过,所以那个总是一身大红衣裳的美艳少女便毫不犹豫的如此回敬。她的心狠手辣与蒋权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于她更残酷更冷绝。这哪里是父女,分明是前世今生的仇人,便是仇人也就罢了,而他还输了。

????正是新年,天牢某一间牢狱中传来男子低声的的咒骂,那咒骂声似乎还含着些颤抖的哭腔求饶,夹杂着恐惧的呜咽,慢慢的消散在大锦朝京城的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