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一十五章 绝境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世上之事,大抵本就是这样百转千回的,人在算计别人的时候,也不自知自己早已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蒋丹将所有的筹码都放在陷害锦英王府的箭矢之上,却不知道蒋阮只多添了两样东西便让情势急转,而真正的杀招却在此处,珠胎暗结。

????这本就是一本糊涂账,在夏青为蒋丹把出喜脉的同时,蒋丹的下场便注定了。皇子与宠妃之间,这个孩子但凡有一丁点可能与宣华沾上关系,皇帝都会毫不犹豫的扼杀。皇家血统最是容不得**。腌臜事情最多的宫殿,也最是对这样的事情深恶痛疾。

????皇帝目光沉沉的看着宣华,他的目光里此刻已然没有了身为父亲看待儿子的心痛与关怀,那是一个君主看待自己叛臣的残酷和无情。那是一种杀机,他缓慢的道:“老五,你杀了太子,还想要嫁祸于人,甚至于朕的妃子勾结在一起,你是要反了天不成?”

????宣华额上的汗一滴滴滴落下来,他也注视着皇帝,半晌,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来。在这场局中,他已然落败,和宣离逗了这么多年,因着德妃的指点一路披荆斩棘在宫中生存下来,以为这天下终究会有他的位子,不想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到了如今,他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自己为何便答应了与蒋丹合作,大约是太过心急了,终于将自己的最后前程也葬送了。输在了这个点。他厌恶的看了一眼蒋丹,道:“蠢货,若非是你,本殿何须落到如此境地。”

????蒋丹面色惨白的看着他,宣华这话,便是默认了他俩的关系,他竟然……这么快就认罪了。蒋丹不死心道:“五殿下,你在说什么…。妾身不明白……”

????“收起你的眼泪吧,小可怜,”宣华冷笑道:“事到如今,你以为,如今喊一喊冤屈,你还会有活路么?”宣华毕竟是比蒋丹跟在皇帝身边更久的人,皇帝的一个眼神,尤其是杀人的眼神,他最是清楚不过。今日他与蒋丹都逃不过一死了。谋害太子,嫁祸他人,勾结宠妃,一项项的罪名加起来,最后的目的不是直指那一座龙椅?没有一个帝王能容忍自己的臣子觊觎自己的江山,即便是儿子也不行。皇家中没有亲情,他们生来就是要为那把椅子厮杀的。

????蒋丹闻言,却是再也支持不住,仿佛瞬间被人抽走了主心骨,面上竟然呈现出决绝颓然之色。

????皇帝不语,宣华笑道:“父皇,您坐拥整座江山,掌握黎民百姓的生杀大权,儿臣的生死也不过在您一念之间,您这把椅子,坐上去的人的确风光啊。不过,那又如何呢?”宣华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蒋丹,笑道:“您有无数美人爱慕,可你怎么知道她们对你就是忠诚的,譬如你这位宠爱的小妃子,当初看着待你温柔体贴,可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轻佻的挑起蒋丹的下巴,笑容竟是说不出来的古怪和嘲讽:“在我身下,她也一样快活的很呢。”

????“别说了!”蒋丹惊恐道。皇帝的面色已然恢复平静,面对这近乎挑衅的话语没有一丝动容,仿佛宣华说的不过是别人家的事情。倒是王莲儿,面上有些不安,蒋丹落败,她自是乐见其成,可关乎皇帝父子间的秘事,她一个妃子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皇帝不会喜爱见到一个知晓了皇家丑事太多的人,可如今骑虎难下,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推出去避免听到后面的话。

????蒋阮垂下含笑的眸光,宣华就是这样一个人,沉不住气,性子急躁又莽撞。之所以和宣离周旋了这么多年,无非是德妃的指点和身后大臣势力的雄厚,前生在夺嫡的争斗中,德妃死后,宣华就被宣离轻轻松松的斩于马下了。若非这一次蒋丹主动找到宣华,其实她想要留宣华更久一点来对付宣离,比起宣离来,宣华不足为惧。可既然人家都算计到了头上,不反击也说不过去。

????托前世宣离的福,蒋阮对宣华的脾气性子也知道一二,宣华表面上瞧着莽撞,可心底却是一个十分记仇的人。今日落到如此田地,蒋丹必然有很大的原因,宣华会将这一笔账全然算到蒋丹的头上,必然是到死都不会让蒋丹好过。譬如方才,宣华故意激怒皇帝,不就是想要将蒋丹这趟浑水搅得更浑。有其父必有其子,相反,皇帝的心胸也未必宽大到哪里去,一个背叛了自己的女人,若只是单纯赐死,那就是蒋丹的福气了。

????“父皇,不管你如何看待儿臣,儿臣也都认了,自古成王败寇,太子的事情的确是儿臣所为,也的确是想要嫁祸锦英王府,不过,这一切可都是由您这个宠妃提出来的,是不是,丹娘?”宣华的语气越是温柔,蒋丹就越是瑟缩,她想要捂住宣华的嘴,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什么也不敢做,只敢将自己缩成一团,拼命地摇着头。

????“您的宠妃告诉我,父皇总有一日会百年归去,这深宫之中又寂寞又广大,她总要给自己寻一个依靠。于是便找到了本殿,至于那太子的事情,也不过是她挑唆的。父皇宫中果真卧虎藏龙,便是一个小小的宠妃,也能知晓如此多的事情。”宣华自嘲般的一笑:“儿臣禁不住诱惑,便也答应了她的请求。谁知却也不是什么光明的前程。这女人自作聪明想要陷害锦英王妃,到底却也是技不如人。”宣华又沉沉看了蒋阮一眼,蒋阮平静的与她对视,宣华心中便不由得一跳。如今他横竖都是一死,本想着拉一个人垫背是一个,最好是将与这件事有牵扯的人全部拉下来陪葬才好。不想蒋阮的眼神却让他有些心惊,方才的疯狂竟也散了几分,心下不由得有些发紧。

????不过片刻,宣华便又笑道:“八弟,没想到此时与你也找上来了,今日我已落败,这天下大约也是到你手中了。”他根本不顾皇帝的脸面,肆无忌惮的评论这些私密的事情,仿佛还巴不得将事情闹大一般:“我与你斗了一辈子,却不知道你在这事上是否之情,八弟聪明绝顶,我想,今日之事,怕你也是早已料到结局了。我还是斗不过你啊,即便陈贵妃已经到了冷宫之中,你总有法子绝处逢生。”

????宣离并不言语,宣华如今是能多拉一人垫背便是多拉一人了,临死前大约还想给他使个绊子。若是与之争执反倒不好,不若静静的听着。毕竟是非曲直,皇帝心中总有数。宣华说着说着,猛地仰天大笑起来,只道:“原先我不信命,如今却也不得不信了,大约这辈子我真的与那个位置无缘,我却是不甘心的!”

????“你不甘心就亲手谋害自己的兄长,甚至嫁祸他人?”皇帝大约也是气到了起点,反而笑道:“朕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这样本事,连朕的宠妃也一并睡了,怕是朕今日不戳穿你,日后你的那把刀,迟早要架在朕的脑袋上!”

????“父皇何必如此说,”宣华也笑了,穷途末路的人到了此刻反而破罐子破摔,他本就和宣朗那样一味求饶的性子不同,带着一丝急躁,也不如宣离隐忍筹谋,一旦落败绝不会想着东山再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会将自己的失败一言道尽,连自己的最后一丝退路也要亲自堵死。他道:“这几个儿子中,父皇你又有谁亲自疼爱过?你如今做出一副心疼太子的模样又如何,当初太子被逼得在皇家祭典上出丑的时候,您也没有过问。你自问喜爱八弟,却在听闻陈贵妃待江山不利的时候丝毫不念情分的将她打入冷宫。四弟死的时候你也没有过问。我的母妃为何要让我夺取那个位置,是因为她比所有人都清楚,你的心思根本不在任何一个儿子身上!父皇,我们身上都流着您的血,继承了同您一般残酷的性子,你的眼中只有江山,只有你的皇位。我们也只能看着他。不过儿臣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父皇,这一局,儿臣输了。”

????到了这时候,蒋阮反倒觉得这宣华倒也值得人佩服了,虽然头脑没什么用,却是个输得起的人。至少他这一袭话,倒也帮了自己不小的忙。宣华继续道:“父皇的心思,儿臣从来都没有摸懂过,有时候甚至觉得,您待这个乱臣贼子都要比儿臣好得多。”他看了一眼神情漠然的萧韶,苦笑道:“或许儿臣在您心中,真的是微不足道罢,到了能够牺牲的时候,便能毫不犹豫的牺牲掉。”

????皇帝沉默的看着他,他的神情并未在听完宣华这一席话后有一丝动容。宣华笑了几声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今日一事怕也不能善了了。当初在谋夺这个位置的时候,儿臣就知道要做出输的可能性。只是没想到这一日来的如此之快。父皇,毕竟父子一场,儿臣却也要提醒您一句,您的枕边人可不是什么好想与的。所谓蛇蝎美**国妖女,越是美貌的妇人心思越是歹毒,有的时候,盘算您江山,想要你死的人可不只是儿臣一个。”他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蒋丹,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道:“不过儿臣可以保证,她肚子里坏的的确是皇家子嗣,”宣华缓缓道:“您不折不扣的皇孙。”

????“不——”蒋丹惨叫一声,面上露出绝望的神色。宣华这句承认的话,分明就是坐实了她不守妇道的事实。而怀着皇家**的子嗣,这是连死都不能痛快的大罪。如今就算是她想要痛快的死去,都怕是很难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宣华,猛地扑倒宣华面前,张着手就朝宣华脸上抓去:“我没有,你明知道那根本不可能,你为什么要诬陷于我,明明我们不久前才……。”打斗中她却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话里的错处,皇帝的面上已然不能用愤怒来形容,好似在看两个跳梁小丑一般。终于沉沉命令道:“老八,这里交给你了,先把这两人关起来。”他顿了顿,才道:“管住你的嘴。”

????这便是要将通奸之事瞒住的意思,在场的人都算是皇家自己人,倒是不用担心泄露出去的可能。闻言宣华面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笑意,蒋丹却是不可置信的拼命摇头,一直到拖她出去的侍卫将她强行架起来的时候还在拼命挣扎,道:“不不不,不是我,陛下您信我,真的臣妾没有背叛您,臣妾还不想死,不,陛下——”只有到真正性命遭受威胁的时候,蒋丹才惊觉她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坦然,自古成王败寇,可要输得起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她已经是皇帝身边的宠妃了,她甚至还怀了龙种,母凭子贵,她本可以荣华富贵加身,假若真的生了个皇子,日后身份水涨船高,便是蒋阮见了她也要行礼,可就在这些美好前景眼前一切都不在了,所有的一切美好都成了泡沫,那肚子里的也不是什么金光闪闪的龙种,变成了野种,变成了她黄泉路上的一道催命符。

????蒋丹的惨叫听在众人耳里都只觉得凄厉无比,皇帝已然转身走了出去,今日他所遭受的打击和震惊不比别人少。帝王总是心高气傲一些,发现自己的亲生骨肉和枕边人一同背叛了自己,甚至自相残杀,或者皇家**,无论哪一样传了出去都是对他致命的打击。蒋丹还在惨叫,突然拖着自己的士兵停了下来,面前出现一道绯色的裙角。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蒋阮笑盈盈的看着她,她笑容明艳动人,裙角纹丝不动,而端着的双手摆正在胸前交叠,形成一个极其端庄尊贵的姿势。她越是高贵出尘,越是显得蒋丹卑微不堪。蒋丹咬着牙看她,道:“蒋阮!”

????“嘘,”蒋阮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微笑道:“四妹妹声音且低一低,若是让别人听到你的声音过来盘问,知道了今日发生的事情,介时妹妹便是死了也要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在大锦朝遗臭万年,我自来宽厚,看在咱们同是一个母亲曾养育的份上,也是会不忍的。”

????听到“死”这个字眼,蒋丹猛地一颤,全身上下都开始发起抖来,她还不想死,她这样年轻,好容易才进了宫做到了人上人的位置,不过是因为犯了一个小小的错,她就要从此失去性命,这个代价太狠了。蒋丹看着蒋阮,突然抓住蒋阮的裙角,眼里涌上泪水,道:“大姐姐,大姐姐你救救我,往日都是妹妹的不对,什么都是妹妹的错。看在我们姐妹一场,姐姐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姐夫那样得陛下信任,你让姐夫与陛下求求情。大姐姐,我真的没有与五殿下有私情,我肚里的孩子是陛下的,大姐姐,求你救救我,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一起在母亲身边的日子吗,大姐姐,我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就只有你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跪下来给蒋阮磕头,那抓着蒋丹的侍卫不敢在蒋阮面前动作,只立在一边不语。蒋阮淡淡的看着她,蒋丹的神色足够可怜,仿佛不再是那个春风得意的蒋昭仪,而是尚书府里那个死了娘亲孤苦无依的庶女罢了。

????她淡淡的看着,忽然伸出手来慢慢的拭去蒋丹脸上的泪珠,她的动作十分轻柔,蒋丹愣愣的看着她,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喜意。大抵蒋阮还是念着一丝情分的,她说的愈发起劲:“当初在尚书府里,只有大姐姐和母亲待丹娘最好了……”

????“是啊,只有我与母亲待四妹妹最好了,”蒋阮叹息一声,打断了蒋丹的话:“可是四妹妹却想要下毒害死我与母亲,真令人心寒啊。”

????蒋丹身子一颤,慢慢的看向蒋阮,蒋阮微笑着看着她,动作温柔,仿佛真的是一个心疼妹妹的长姐一般。可蒋丹自己却清晰地感觉到蒋阮划过自己脸蛋的指尖有多冰凉。比她手指更冰凉的是她的话语,蒋阮道:“四妹妹,你欠我母亲一条命,我怎么还会救你?你慢慢的到阎王爷面前,与我母亲膝下忏悔吧。看看地狱是不是真如画本里的十八层,你又能不能遭受那些极端的刑法。想来,那应当是很痛快的。”

????蒋阮语气温柔,面上笑容明艳,却自有一种来自地狱的阴森之感,只让人觉得犹如索命的鬼魅。

????蒋丹收起面上的的眼泪,道:“你早已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想要我死?”

????“不,”蒋阮收回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发尖:“你的命早已在我的手上,我费了这么大一圈力气,自然不只是为了让你痛快死掉的。”她微微的笑了:“想来如今,你便是想爽快的死,也是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