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下注_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官网 ribo88零八章 皇家狩猎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便至了一年一度皇家狩猎的日子,趁着除夕之前的日子,皇家也要讨个彩头,便要到狩猎场去狩猎。所有的勋贵子弟大臣都要参加,也是为了驱散一年的邪气,轻松轻松。

????狩猎场在北广林,那里高山峡谷,地势复杂,却也多珍禽异兽,对于这些富贵官家的子弟来说更是一种奇异的挑战。此次更是空前热闹。

????蒋丹好容易说动了皇帝带她也一同前往,这一日宫中的侍女便早早的为她选了衣裳,因为她已经是嫔妃而非贵族家的女儿,倒是不能如她们一般穿鲜艳的骑装。到最后一身华服加身,蒋丹看着镜中的女子,终于有些懊恼的一把揪下了头发上缀满珍珠的钗子,道:“什么东西?这钗子看着也实在太过老气了些,你就是觉得本宫应当戴这样的东西?”

????那宫女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身来求饶。事实上,那钗子并没有什么不对,在宫中的女眷们常常用的。这一根成色十分好,那也是看在皇帝如今十分宠爱她的份上赏赐的。蒋丹却是有些气急,自己动手翻起梳妆匣子,只看着梳妆匣子中那些珠翠珐琅十分不满。同蒋俪不同,蒋丹虽然追求地位的高升,却并不如她一般俗气的将富贵的东西挂在身上。她看重并且呵护自己的青春美貌。如今身为皇帝的嫔妃,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能打扮的如同年轻的小姑娘一般。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身边的小宫女都要瞧着比她更年轻些。

????进入宫中,和一个年纪大的能做自己父亲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同各种各样的女人为了这个男人而争宠,更是要将自己打扮成比同龄人还要老成的模样。为什么,她分明也是花一样的年纪。目光落在梳妆匣子中一朵嫣红的绒花之上,她忽而就想起了蒋阮来。

????同样是蒋府的女儿,蒋阮却能随心随欲的穿戴自己想要的衣裳,不必担心会不会不得体,即便她也是一品诰命的夫人,也是锦英王妃,却也能如其他年轻女孩子一般穿着打扮,因为萧韶根本不会介意这些。不仅如此,萧韶也比皇帝要年轻多了,他年纪正好,生的有俊美,蒋阮为何就这样好命?她即便被夏研逼到了绝境却也有足够的好运气翻身,而自己却只能出卖自己的青春和自由,来换得暂时的高高在上。而面前的一切富贵却还如水中花镜中月,随时可能烟消云散。

????“娘娘……。?”宫女见她迟迟不说话,面上的神色竟是显得有几分狰狞,一时间有些害怕,出声提醒她道。

????蒋丹回过神来,慢慢的将那朵大红色的绒花紧紧攥在手中,她力气很大,几乎要将那花瓣捏碎一般,嘴角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来。

????没有关系的,无论怎么样,一切都即将要结束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蒋府的女儿就会只剩下她一个人,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了。她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

????……

????锦英王府里,蒋阮看着面前巨大的行囊有些头疼,只好瞪了一眼萧韶,萧韶却是状若无意的偏过头去,显然是假装没有瞧见她的眼色。

????林管家还在喋喋不休道:“少夫人,这是老奴特意叫厨房准备的糕点,还有桂花酒,你们小夫妻,又都是年轻人,第一次这样出去正经的游玩,也应当备些吃食东西的好。不过怕少夫人酒喝得太多,还备了些醒酒汤,里头加了点蜜糖,也不会觉得难以入口,味道甘甜绵长。对了,还有几本诗册杂记,也许到时候能用上。老奴已经让人将焦尾琴也抬到马车上去了,少夫人怕还不知道,主子抚琴抚的极好。恩,还有一些药物,咳,啊,老奴想想还有什么没能搬上去的,大约应当再做些宿营的东西,烛台好不好?夜里点起来的时候也好看。”

????蒋阮有些想要贴住林管家的嘴巴,自从上次萧韶将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她就再也无法直视林管家。偶尔看着林管家那张皱巴巴的老脸,都会忍不住想要上前扯一扯他的面皮,最好是能将那张面皮给一下子扯下来,看看底下的真面目是不是果然如传闻中的一半玉树临风。

????不管真面目如何,要顶着前朝探花郎的身份絮絮叨叨比院里的奶妈还要多嘴,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蒋阮倒是有些佩服林管家,便是林管家自己到街上去说自己是前朝探花郎,应当也是没有人相信的,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蒋阮终于打断了她的话:“林管家,我们只是去狩猎,并非游玩。”

????“狩猎就是游玩,”林管家大手一挥:“顺便让少主给您打几个野兽来玩玩。皮毛可以剥下来做披风,要是有崽子,大约可以给少夫人养起来玩的。少主,您将虎霸也带上吧。”

????“带鸽子去作甚?”开口的却是露珠,萧韶那只传信的雪鸽取名为“虎霸”的确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一件事情。露珠道:“有什么信件要传吗?”

????“带过去威慑一下猎物也好。”林管家道:“虎霸很聪明。”

????这下露珠也不说话了,大约是实在是不知道这样的鸽子要如何“威慑”猎物,迷惑猎物还差不多吧。这便是传说中的美人计?蒋阮想着想着,噗嗤一声笑出来。

????萧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蒋阮忙道:“随意吧,时候不早了,先上马车,狩猎场那头人等着,若是晚到了也省的招人口舌。”

????林管家便忙碌着去府门外头收拾马车,萧韶跟蒋阮走出屋门,外头天色处霁,学下过的大地白茫茫一片,树上挂满亮晶晶的白色冰柱,一派雪国风光。今日蒋阮穿了一件捻金银丝如意云纹骑装,上身是利落的小袄子盘口领,下身便是齐膝的锦裤可绣着白毛边的狐狸皮靴,外头罩着一件八团喜相逢厚锦火鼠皮披风,艳红的出奇,衬得平日里明艳妩媚的脸蛋今日多了几分潇洒利落的英气,反而更加的俏丽起来。

????雪地中萧韶却依旧是一身黑衣,衣摆处绣着金色的麒麟图案,又在外头罩了一件同色的乌金鹤氅,他眉目如画,偏又英俊淡漠,显得如同天上的孤月一般冷清,蒋阮瞧了一眼,便笑道:“你这模样生的好,带去狩猎场上去,我便觉得所有的猎物都不如你这一头来的珍贵了。”

????萧韶挑眉,转过头来看着她:“猎物?”

????“我要看紧了才行。”蒋阮笑言,转头便跳上了林管家为他们备好的马车,萧韶也跟着跳了进来。两人坐定后,连翘他们和锦三几个暗卫跟在后面的马车上,林管家又细细的嘱咐了一番,才拉下帘子,车夫一样马鞭吆喝一声,马车缓缓地行驶起来。

????北广林离京城中也有十几里的路程,地势又复杂的很,一路上总是有些无聊的。蒋阮瞧着面前的小几,林管家在马车里布置得十分周到,单一走进来,倒像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小筑了。桌上甚至还摆着一壶小酒,几碟点心,青天白日的,竟是要他们喝酒么?

????蒋阮见那酒壶倒也可爱精致,鎏金的壶身,上头似乎有人物凸起,显得栩栩如生,当时有能工巧匠雕上去的。她转动了一下酒壶,将有人的那点对准自己,乍一看就愣住了,那上头分明是两个光屁股的人在一起,她便不是傻子,再怎么眼神不好使也能明白那究竟是什么。还未反应过来,萧韶便突然伸手夺过她手中的酒壶放到一边,若无其事道:“没什么可看的。”

????蒋阮想了想,便又拿起一边的酒杯,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便道:“这酒杯做的其实也十分精……”话音未落,她便瞪着那酒杯上的人物不说话了。

????萧韶又默默地将酒杯收了起来。蒋阮瞪着眼睛将马车里的东西逡巡一番,终于发现除了酒壶和酒杯,这小几的桌腿,上头的桌布,烛台,装点心的匣子,甚至拿马车里头的帘子都别有洞天。其中的图画惟妙惟肖,实在是让人眼红心跳。

????林管家也实在是太贴心了,这简直是无孔不入,也许他才是最适合做锦衣卫头领的人。这般无孔不入,实在是教人哭笑不得。蒋阮转过头去,萧韶白皙的俊脸上便生出了红晕,他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但或许是觉得这样又实在是掩耳盗铃,便又飞快的转了回来,定定的看着蒋阮,好似在证明自己并没有心虚一般。

????蒋阮就忍不住笑了,萧韶在有些事情上实在是执着的可爱,尤其是每每撑死了也要守住面子的模样别扭得很。她笑的萧韶有些恼怒,干脆一把将她拎过来,拿乌金鹤氅将他裹在自己的怀里。

????“还笑。”他冷冷道。

????蒋阮不怕他,事实上萧韶却是也没什么可怕的,最多便也只是在面上摆些冷脸罢了,况且他在蒋阮面前向来是连冷脸也摆不起来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

????萧韶挑了挑眉,似乎是觉得如今蒋阮倒是越来越放得开了,一时间便将她抓的更紧了些,俯低了头慢慢靠过来。他或许本只是想吓一吓蒋阮的,却不知怎地最终目光却是落到了蒋阮的唇上,动作慢慢的轻柔起来。

????蒋阮静静的看着他英俊的脸靠的越来越近,别人无法想象向来冷漠的萧韶动情起来是何模样,却只有她见过这般的萧韶,仿佛瞬间所有的冷清淡漠全部退去,只有一种刻骨的温柔。她慢慢地闭上眼睛,然后车身一个趔趄,蒋阮差点没一头栽过去,萧韶及时的伸出手去扶她,以免她的头磕伤。

????车夫抱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主子夫人,方才有个烙脚的石子儿,马儿踢到了,没惊着你们吧。”

????萧韶:“……”

????蒋阮忍不住笑了,萧韶无奈的看着她笑了一会儿,蒋阮终于止住了笑意,用手碰了碰萧韶:“说真的,这次狩猎,你可紧张?”

????萧韶将她重新纳入怀中,小心的用鹤氅将她裹得严实,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淡声道:“不紧张。”

????蒋阮任由他隔着鹤氅抱着,道:“我却有些紧张的,蒋丹一定会趁着这一次有所行动,我听你的锦衣卫都说了,蒋丹如今已经和宣华勾搭上了,她倒是动作挺快的,省了我不少麻烦。”

????“你什么也不必管。”萧韶眼神闪过一丝冷色。

????“我是什么都不用管,他们就急着自寻死路了。”蒋阮淡淡道:“蒋丹算计我无可厚非,我们的仇怨早在多年前就结下了,今生也是不死不休。至于沛儿,她也想算计,确实令我十分不快,如今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她落败的模样了。”

????萧韶紧了紧她怀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蒋阮微微一笑,萧韶鹤氅十分温暖,前生她也曾向往过这皇家的狩猎,那时候蒋素素可以参加,因她是没嫁人的官家女子,而她却只能在深宫之中,隔着红墙绿瓦渴望永远不可能的自由。如今重来一世,倒是去了这未曾去过的地方,只是这一次却是赴一场混战之局。这的确是一场狩猎,谁都想要做猎人而非猎物,她看了一眼萧韶,贪恋与鹤氅下的温暖,便又往他身边靠了靠,最高明的猎手就在身边,至少她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

????到了午后,马车终于是到了北广林,蒋阮和萧韶竟是除了御驾外来的最迟的人。今年的皇家狩猎场要比往年热闹许多,官家儿女们参与的热情很是高昂。蒋阮刚到便被林自香拉了过来,道:“你来的也实在太迟了些,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周围有许多官家贵族女儿,看见锦英王府的马车到来都是指指点点,待看到萧韶的时候倒是不约而同的用同一种倾慕的眼光黏在他身上。等萧韶与蒋阮说了些话走到男眷那边的时候,看向蒋阮的目光又顿时充满敌意起来。

????蒋阮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敌意究竟为何而来,不由得奇怪道:“他竟如此招人喜爱?可当初与我成亲之前,便也并没有如今日一般炙手可热啊。”

????“傻子,”林自香白了她一眼:“当初那些人看你们家萧王爷那是冷面冷心,怕是自个儿也入不得人家的眼,谁敢轻易开这个口,便也将自己的心思打消了。谁知道如今看你们家萧王爷待你温柔体贴,人又生得好,这不是后悔了吗,谁不是可着劲儿想要往你们王府里挤。”

????蒋阮想了想,便也坦然,萧韶人才权势的确是大锦朝数一数二,当初她嫁过去的时候大家都说萧韶这棵好白菜被她这只猪给拱了,如今看来,肖想这棵白菜的人数不胜数,蒋阮寻思着什么时候要将这颗白菜圈养起来,林自香便怒了努嘴,道:“你看,这不就是一个后悔的?”

????蒋阮顺着她的目光一看,便见站在太子妃身边的一名女子,大约也是十七八的芳华年纪,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对襟羽纱衣裳。外头罩着一件深黛色的披风,在一处争奇斗艳,穿着各色美丽衣裳的女子中,这样的打扮实在是素净的称得上有些寡淡了。这女子似乎察觉到他们的目光,转过头来,恰好与蒋阮对了个正着,也并未露出诧异的神色,而是微微一笑。

????这女子淡眉小口,五官拆开来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和在一起就有一种特殊的美丽,清秀的有些过分了。然后最重要的是她眉间有一股雍容大度的气韵,这股气韵给她增色不少,总之是个一眼看上去便觉得十分舒服妥帖的女子。

????蒋阮心中隐隐猜到了这女子的身份,只听林自香道:“你还不知道她是谁吧?滨海总督姚家的掌上明珠,姚念念。”

????姚家千金,蒋阮垂眸,曾多次听闻过,大多便是皇帝有意要这位姚家千金做锦英王妃的,却不知怎么的萧韶最终却是看上了蒋阮,如此说来倒还是十分委屈萧韶了。对于这些传言,蒋阮从来都是一笑了之,对于姚念念,倒是有些稀奇,听闻这位姚家千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同蒋素素那样只知道清棋书画的所谓才女不同,姚念念上知庙堂之威,下懂江湖之苦。姚家之所以蒸蒸日上,甚至有一部分就是姚念念的功劳。

????而蒋阮还知道当初老锦英王夫妇因为造反之名,众臣子对锦英王府咄咄相逼,姚家却是对锦英王府一力支持的,甚至要为萧韶鸣不平。据说正是姚念念知道了此事回府力劝自己父亲,所以说,姚念念和萧韶,至少不是敌对的关系。

????蒋阮本是无意间瞧一瞧姚念念,倒是没有别的什么心思,一来萧韶并非拈花惹草之人,二来这位姚念念从来都只是皇帝的一厢情愿,她还真没放在眼里。可方才与姚念念对视的一瞬间,她却觉出了什么不对来,那女子的目光似乎有些敌意,或许掩饰的很好了,可对于蒋阮这样一小就从“敌意”中泡大的人来说,这样的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你又胡说,”文霏霏自生了孩子后,这还是头一次出门,此次陪着自己夫君来狩猎场,心情倒是不错。听了林自香和蒋阮的闲谈后,此刻忍不住插嘴道:“什么后悔?那姚家千金替听说可是个心有大志的人呢,有难得宽和的很,至于你说的什么萧王爷,就别给阮妹妹添堵了,没见着人小两口正好着蜜里调油嘛。”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可惜林自香却是不领情,坚持着自己的看法:“这世上所有所谓的才女都是一个样。说是大度,只是不愿意自己成为笑柄罢了。还不是两个字,虚伪。”

????林自香对于人性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在许多事情上这样的人反倒是最聪明的。这一次蒋阮的想法倒是和她不谋而合了,不过是短短的一个眼神,她便知道这个姚家千金并非表面上看着的宽和大度,至少方才那一个对视的眼神里,她已经察觉到了许多莫名的情绪。

????果真是,自家的大白菜珍贵,一不小心就被人想拱。

????正想着,冷不防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阮妹妹,你们也来啦!”

????蒋阮回过头,赵瑾方翻身下马,今日她一身明黄色的小骑装,因着他们家本就是武将家,倒也对这方面极其讲究,这样打扮出来,倒是几乎将一众女眷们直直比了下去,实在是俏皮英气的很,在场的男眷中不少勋贵子弟都看直了眼,有些目光就不加掩饰起来。

????“阿阮。”蒋信之正好也走过来。如今他也算是朝中新贵,今日这样的场面是必不可少的。他大踏步的走过来,蒋阮也许久未曾见到他,这些日子他忙于营中事情,往锦英王府跑的少了些,蒋阮笑道:“大哥,你现在才来。”

????赵瑾本想与蒋阮说话,没想到一句话还没说着,蒋信之就到了,一时间倒是愣在原地,紧接着便飞快地低下了头,生怕蒋信之注意到她。林自香看到,就惊奇道:“赵瑾,你低头看甚?地上有银子?”

????这下子,赵瑾就是想要掩饰也不成了,便只有硬着头皮抬起头,干涩的打了个招呼:“蒋将军。”然后便低头又看着自己脚下的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好似抬起头就会出事一般。

????蒋信之看着她的模样,皱了皱眉,竟像是有些生气。

????蒋阮目光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唇角一翘。她不是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些什么,只是不知道赵瑾的影响力竟是比她想象的大。蒋信之是什么人,大约是世上鲜有的好男人,除了敌人,待人一贯温文尔雅,是真正的君子。可这样的人,在面对赵瑾的时候有了自己的情绪,大约蒋信之自己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