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三章 萧韶归来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死士大约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究竟是什么局面,便觉得胸口一凉,长剑当胸而过,萧韶将手中剑一扔,打横包起蒋阮,只充身后人道:“不留活口,杀。”

????方走到门口,便听得外头有人马厮杀声音,一个身影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瞧见蒋阮被萧韶抱在怀里便是额上一跳,当下却也顾不得太多,叫了一声:“阿阮!”

????“大哥?”蒋阮一愣,蒋信之就站在面前,许是赶路赶得太急,一副风尘仆仆之态,蒋阮奇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京了?”便是消息称还有些时日才到,结果这两人今日突然而然的就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蒋信之看了一眼萧韶,道:“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我们先快马加鞭赶了回来。”顿了顿,他看向院子里的一片混战,埋怨道:“你也真是,平日里这样聪明,偏在这时候犯傻,今日若不是我们回来撞上这一幕,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娘交代?以后再遇着这事,什么都别管,自己最重要。”到底有些意难平,蒋信之看向萧韶:“我实在是不放心将你放在这个地方了。”

????蒋阮拍了拍萧韶,示意他放自己下来。萧韶松开手,蒋阮站定,才对蒋信之道:“他们今日本就是冲着我来的,到哪里都一样。”

????蒋信之还想说几句,怕蒋阮今日本就受了惊讶觉得委屈,到底还是忍了下来,只是一把拉住她的手道:“总之这里不安全,你先跟我回府。”

????萧韶一把抓住蒋阮的手臂,目光若冰:“她不走,就留在这里。”

????这两人一人一只手将她横在中间,气氛倒是僵持。只听蒋信之道:“她还是没有出阁,留在这里像什么话!”

????“她是锦英王府的人。”萧韶淡淡道。

????“别说了。”蒋阮甩开两人的手,心中起了一层淡淡的郁气。看向蒋信之道:“大哥,眼下天太晚了,现在回蒋府多有不便,况且外头难免还有宣离派来的探子,免得多生事端。今夜我还是留在这里就是。”

????萧韶面色这才缓和了几分,蒋信之却气急,心想果真女生外向,这还没有嫁人便向着人家了。心中不免有些委屈,可又深知蒋阮说的话确实有道理,一时之间心境十分复杂。

????蒋阮一看蒋信之这模样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时有些无奈,却不知这个大哥征战了好几年,如今怎生越发的小孩子气了。只好宽慰道:“我看外面也不太安全,大哥也别走了,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你收拾一下,今夜也就在此歇下吧。”

????萧韶刚想断然拒绝,就听见蒋信之立刻道:“好,我便看在你的面子,今夜留在这里。”

????萧韶:“……”

????……

????萧韶自己带来的人马动作迅速得很,不过须臾,死士几乎全部被屠戮殆尽,手下也十分有经验,这院子里立刻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一丝血迹也没留下。蒋信之坐在油灯之下,语气里还是有几分不满:“看模样这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锦英王府里死了多少人,你真要住进这么不祥的地方?”

????“大哥,你到底怎么了?”蒋阮问道。蒋信之自见了她便似乎与萧韶针锋相对,表现的也实在太过明显了一些。原先蒋信之对萧韶虽然说不上喜欢,却也不至于像如今这般充满敌意。蒋阮自己心中也怀疑,莫非是在边关发生了什么事不成?可萧韶是会平白欺负蒋信之?

????蒋信之别开眼,顿了一会儿才道:“你真要嫁给他?”在蒋信之看来,他在外征战几年,突然就知道到了萧韶和蒋阮被赐婚的消息,心中自然是愤怒万分的。若是他在便也罢了,偏生这事是发生在他不在的情况下,在他看来,萧韶这就是趁人之危,好比自己辛辛苦苦栽种的一棵大白菜平白就被人拱了,心中自然是不痛快的。

????“大哥,这是太后的懿旨。”蒋阮叹了口气:“我总归不能抗旨不遵。况且嫁到锦英王府也没什么不对,没有婆婆小姑要我伺候,清净爽快的很。”

????“你是我的妹妹,”蒋信之正色道:“虽说他年轻有为,生的也不错,可到底有个不好的名声。且为人冷清,你这样的姑娘家不知道成亲意味着什么,和一个冷冰冰的人朝夕相处有什么好的?”蒋信之看自己的妹妹自是无一不是好的,看萧韶自然是横看竖看都觉得配不上蒋阮,哪里能有什么好脸色。

????“名声算得了什么?”蒋阮微微一笑:“大哥忘记了,我当初还顶着一个天煞孤星的名声呢,这可是真的?”

????“那是别人诬陷你的,怎能当真?”提起此事,蒋信之胸中便觉得一堵。当初只怪他自己没本事,不知道夏研一家用心险恶,让蒋阮被冠上如此一个恶名,害她在庄子上受了那么多年委屈。

????“我既然是被诬陷的,他又怎么不可能是被诬陷的?”蒋阮摇了摇头:“再说了,大哥你在边关这么久,也与他相处过,多少对他也有些了解吧。他是怎样的人,你不清楚?”

????蒋信之语塞,事实上,萧韶虽然为人冷清,可手下的人对他恭敬服帖,敬畏有加。要看一个人,便看他身边人待他是什么态度。萧韶的手下既然对他如此忠心,他自己必然也有过人之处。况且在战场上,这个人的胆识也的确令人佩服。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青年,和蒋阮在一起,可以绝对的保护她。只是蒋信之怎么想都还不是个滋味,闷着头道:“阿阮,你句句都向着他。瞧着是浑不在意,实际上也对他上了心,这总是真的。”

????这回轮到蒋阮语塞了,她瞪了蒋信之半晌,才道:“大哥,我嫁给什么人都一样。太后虽然宠爱我,可这锦朝的江山更重于我个人的安危。我的身份越高,越是得皇家青睐,日后就更可能成为皇家的筹码。你还记得当初的元容公主吗?所有人都看到我如今在太后面前犹如第二个元容公主,谁又能肯定,日后我的结局不会成为第二个元容公主?”

????蒋信之一惊,急道:“不许胡说!”

????“大哥心里也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蒋阮摇头:“元容公主是懿德太后的亲生女儿,尚且落得那样一个下场。我与皇家可是一丝半点的血缘关系也无,谁知道有朝一日会不会风云突变。至于我那个父亲,他骨子里厌弃愤恨我们,若是能让我为他的仕途铺出一条道路,他是乐意之至的。我的日子瞧着花团锦簇,实则步步危机。嫁给萧韶,他性子冷清,却也正好省些麻烦,我嫁给谁都一样,嫁给他,至少还有筹码,我与他是盟友的关系,这就比任何关系要来的牢固。”

????“你……。”蒋信之又惊又怒:“你胡说什么,婚姻怎么能当做筹码,你想要什么,我自会帮你争取。我会保护你,可你不能将自己的夫君当做盟友,那是你要交心的人,相伴一生的人。你这样说,将自己置于何地?”

????“大哥,如今我无心风花雪月。”蒋阮淡淡道:“你我自幼便看惯了母亲的结局,心中总有一道过不去的坎,我嫁到锦英王府,若他真是我良人,时间一久,盟友自然会变成夫妻。可这都是要慢慢相处的。”她对蒋信之说了谎,今生对于婚姻的抗拒厌弃,对于自己感情的封锁,并非是来自赵眉的结局,而是经过上一世一腔心血倾心交付,却换来的全是背叛和杀戮,此生要想彻底摆脱那段阴影,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是这事她却无法告诉蒋信之。

????蒋信之听闻此言,不知如何劝导蒋阮,自己这个妹妹一旦有了主意谁也动摇不了,便叹息一声,拍了拍她的头道:“小小年纪,却似个小老太婆一般,也不知这性子随了谁。”

????蒋阮微微一笑,两兄妹又谈起别的事情来。

????另一头的书房里,萧韶坐在桌前,夏青和齐风坐在对面,夏青终是放心不下赶过来,却意外发现萧韶回来了,登时便吃了一惊,此刻坐在锦英王府的书房里,终于有了心思问出自己的疑问:“三哥,大哥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带着军队押后。”萧韶道。他快马加鞭的赶过来,谁知道蒋信之也跟了上来,军队不可群龙无首,自然就留下关良翰一人呆着。

????齐风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一言不发,夏青见状便碰了碰他的手臂:“四哥,你怎么了?从开始进来到现在就魂不守舍的样子?方才听说起了火你就冲出去了?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呀?”

????夏青过来的时候锦衣卫已经将死士的尸体处理好了,夏青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萧韶闻言眸光一动,看了一眼齐风,没有说话。

????齐风回过神,只有他知道方才那一幕有多惊险,几乎要让他的心跳都戛然而止了。即使到了现在,只要一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当时他情急之下失态也不知有没有被萧韶看在眼里。想到这里,齐风抬起头,正对上萧韶沉静的目光,那目光似乎能看透人的心里去,让他心里的想法无所遁形,齐风登时便有些难受起来,几乎要落荒而逃。

????片刻,他才勉强笑了一下:“没事,我就是出来看看。”他想起方才千钧一发的时刻,是萧韶赶过来将蒋阮救下,他能够名正言顺的保护她,心中不免涌出一阵苦涩。然而这世上有些事情可以争取,有些事情却不能争取,甚至于,连争取的资格也没有。齐风按下心中的酸楚,道:“三哥,如今你回来,京中怕是又有一番变动。此次去往天晋,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南疆国的异动早在很多年前他们就开始调查了,这次天晋国的挑战如此突然,其中与南疆又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次萧韶奉命出征,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查探消息。萧韶摇了摇头:“朝廷有他们安排的人,这人隐藏太深,且此次天晋兵败,南疆同盟破裂,可能要暂时休养一段时间。京中有别的安排。”

????夏青自是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便挠了挠头道:“不管如何,三哥平安回来就好。之前我与四哥还拿你的亲事打赌,这次三哥回来,什么时候办喜事?我只等着喝完这杯喜酒就回金陵去,医馆的事情许久都没动静,我那边医徒都急坏了。”

????他这话一出,萧韶和齐风都是微微一怔,沉默半晌,萧韶才淡淡道:“我明日进宫一趟说明此事。喜事要办,自是越快越好。”他的目光在齐风身上停顿一下又飞快离开,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那太好了,”夏青不疑有他,兴致勃勃道:“我得想想送什么贺礼才好!”

????……

????第二日一早,晨间起便下了一场小雪,夜里雪下得深厚,几乎要没入膝盖。天气冷的出奇,然而街头巷尾却没有因为极冷的天气而冷淡下来,反而兴致勃勃的谈论起昨夜里城北一条街都走了水的事情。小贩们议论纷纷,都道听主人家说似乎是有强盗,可待府里的侍卫过了许久大着胆子出门查探,却又没了动静。只是那一连串的房屋倒是毁了,只是住在城北繁华一隅的人非富即贵,倒是不在意那几个银子,只是终究心中意难平,觉得有些晦气。

????八皇子府上,宣离扶着额,神情显出几分焦灼来。昨夜里的一场夜袭,直到现在还没有传回消息,连同派去的探子也未曾回来过。这意味着什么,宣离心知肚明,可是要说服自己全部都凶多吉少,宣离又十分不甘心。他想过派去的人全军覆没,可至少锦衣卫的情况有人来禀告,蒋阮到底只是一个女子,难不成还能下令格杀勿论不成?再说当日夜袭重在一个突然,蒋阮没有完全的准备如何全身而退。

????这些事情宣离本事十分有把握的,可等了一夜都没消息。再派出去的探子到了锦英王府外却又再也探不出什么了,锦英王府固若金汤,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要打听消息更是难上加难,几次无功而返,宣离心中更加不安。今日一大早城北一条街走水的事情更是不胫而走,此事定和锦英王府脱不了干系,宣离自知是蒋阮用来混淆视听的法子,却毫无办法。

????正想着,两个小厮抬着一箱东西走了进来,放到了屋中央,对着宣离道:“殿下,张大人送了敬礼,请殿下过目。”

????手下官员时不时送些礼物上来是平常的事情,只是今日宣离却没心思在上面,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打开吧。”

????箱子缓缓打开,宣离还没看便听到身边两个小厮和护卫一齐倒抽了口凉气,许是怕惊扰了他并没有尖叫,可是那呼吸的急促还是令宣离皱起眉头。他转过头一看,身子一僵,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箱子里整齐的摆放的正是一连串的人头,血肉模糊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中发堵,然而依稀能辨认出眉目,五个探子,一个是暗杀者首领,留个人头摆放的整整齐齐,似乎是在嘲笑他的无能。

????宣离喉头一甜,只觉得一股郁气从胸口喷薄而出,几乎要猛地吐将出去。勉强咽下喉头的一口甜血,宣离转过头,阴沉的盯着那拖箱子进来的两个小厮:“这东西怎么进来的?”

????两个小厮早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瑟瑟发抖,闻言一齐跪下身去连连求饶:“殿下饶命啊,张大人手下将箱子放在门口,小的们拿进来就是这样子,殿下饶命啊!”

????宣离手心一用力,握在掌心的杯子应声而碎,杯子的岁瓷瓶划伤了他的手,鲜血从指缝间慢慢溢出来,而他仿佛浑然不觉。一边的侍卫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只因为宣离此刻的神情已是十分扭曲,分明嘴角是上翘的,可肌肉却不受控制的抖动着,明显是被气急了。

????若说宣离心中憋屈,也实在是不冤枉。原先锦英王府有萧韶护着所以没办法找到出口,如今萧韶不在,锦英王府只有蒋阮能做主,他竟然栽在一个弱女子手上?这首级又是怎么回事?这样端端正正的送过来分明就是挑衅!宣离看似大度,心中却极为狭隘,这个举动几乎要将他心底的黑暗面完全勾出来,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实在是罪无可恕!

????正目光沉沉的想着,外头又有暗卫来报,见到宣离,立刻禀告道:“回殿下,属下刚得到消息,锦英王回京了。”

????宣离目光如炬,登时便朝那人看过去,手心不自觉的用力,血液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锦英王府里此时却是一片生机,少主回来了自是皆大欢喜,昨夜里那般凶险,谁都以为必然有一场恶仗要打,关键时刻萧韶却突然赶回来,众人开心之余更是庆幸。原本这一年相处下来,锦英王府的下人们对蒋阮就十分喜欢,这个少夫人虽然看着冷淡一点,却从来不提过分的要求,逢年过节给下人的恩典也十分周到。大家小姐谁没个小性子,这位少夫人也容易相处的很,几乎没什么架子。昨夜一过,蒋阮在众人面前展露了强势坚韧的一幕,顿时形象在下人们心中就高大起来,几乎是在当时就收服了人心,从此以后成为锦英王府所有下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女主人,简直是众望所归。

????所以萧韶一回来,下人们自是自觉地创造一切机会给未来的贤伉俪相处。

????蒋阮方用过早饭,露珠便走来道:“姑娘,外头下雪了,可要去瞧瞧?”

????这日日里下雪哪有什么可看的,只是闷在屋里也没什么事做,蒋阮便站起身来,连翘见状连忙找出一件火鼠毛斗篷给她披上,又塞了个银座雕花小暖炉到她手里:“仔细别着凉。”

????几人走出屋子,方到院子里,远远的便见一人坐在凉亭中,露珠眨了眨眼,佯装惊讶道:“哎呀,那不是姑爷嘛,姑娘,姑爷在那边呢,要不要去看看?”

????她声音说的极高,凉亭里的人自也是听到了的,转过头来看着这边,这便是想要假装没看到也不行了。蒋阮瞪了露珠一眼,露珠摸了摸鼻子望天,蒋阮便叹息一声,提起裙裾朝凉亭走去。几个丫鬟自觉地没有跟来,远远的站在凉亭外等候。

????萧韶坐在凉亭里,今日他穿了一件皂青的绣麒麟银纹官服,袖口处的金线绣的细致,越发衬得整个人风神如玉,外头披着一件墨色大氅,身形挺拔而修长。此刻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蹙眉,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容颜雅致秀丽,气质冷清优雅,实在是吸引人目光的很。

????蒋阮在他面前坐了下来,想了想,瞧见桌上的茶壶,便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萧韶看着她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古怪。终于还是蒋阮打破了沉寂,道:“昨夜,多谢你了。”

????这般客气的话,萧韶的眉皱的更紧了些,语气微微发冷:“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

????他有些古怪,蒋阮注意到他的异常,奇怪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韶别过头,顿了顿,道:“我已回京,喜宴的事情也该准备,今日我要进宫面圣,说明此事,你可想好了?”

????蒋阮一愣,倒是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事,微微一笑:“想好了,什么时候,你说了就是。”

????她这般爽快,没有一丝忸怩,萧韶的神情略松,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昨夜的情景我听锦二说了,多谢你替我守着锦英王府。但是以后不必这么做,”他的眸光冷冽,薄唇若刀刻的一抿,道:“王府里最重要的不是荣誉和秘密,而是你。”

????蒋阮怔了怔,心中有些莫名,她笑了笑:“我既然是这里的女主子,自是要担负起一些责任来,其实……。”

????“你总归是我萧韶的女人。”萧韶打断她的话:“你什么都不必做。”

????------题外话------

????各位亲爱滴们六一快乐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