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夜袭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齐风说的果然没错,没过多久,天晋国兵败大野,向大锦朝俯首称臣,这场战争得以持续如此之久,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天晋国不过一介弹丸之地,竟不知何时有了能和大锦朝抗衡的力量,实在令人深思。然而无论如何,除了给大锦朝一个警示以外,到底是兵败。使者带着降书将同班师回朝的大锦军队一块进京面圣。其中割地赔款传的沸沸扬扬,具体的倒是个人有个人的说法,不知道哪个消息才是真的了。

????从边关回京山高水长,一时半会倒也回不了。虽说如此,锦英王府上上下下还是开始忙碌了起来,林管家每日都在布置萧韶回府后应当做什么,最令人重视的便是萧韶同蒋阮的大婚了。当初萧韶离京之前太后下了懿旨,只待班师回朝便完婚,如今蒋阮也出了孝期,坐上锦英王府少夫人的位置指日可待。林管家从一年前接到懿旨就开始盘算,蒋阮本以为万事都已经井井有条了,谁知道林管家还在操心此事,从喜帖上黏的水精珠子到宾客宴上用的象牙筷上的雕花纹,简直事无巨细。

????露珠绕过林管家,做了一个讨饶的姿势:“林管家,这点心单子已经来来去去改了几十遍了。我是真的想不出什么了,饶了我吧,我只是一个奴婢啊。”

????林管家看着露珠正色道:“你既然是跟在少夫人身边这么多人,少夫人平日里见的人你也是知道的。这喜宴可不能草草了事,做的越精致才越是能看出咱们王府对少夫人的尊重不是。这样少夫人有脸面,你身为少夫人的奴婢也得意。再说了,你既然跟着少夫人进了王府的门,也就是王府的一份子,就要将自己看做是我们中的一员,小姑娘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来,看看,这开台的小粥做成清淡一点的江南风味如何?”

????露珠翻了个白眼,干脆头也不回的绕过林管家朝屋里走去。

????回到屋里,连翘和白芷正围着蒋阮不知道干什么,就连天竺也站到一边瞧着,露珠奇怪道:“咦,这是什么?”

????蒋阮面前的软榻上斜斜铺着一层东西,待走进了后露珠才看清楚,不由得惊呼一声:“好美的嫁衣!”

????这女子出嫁的嫁衣呢,大多是自己绣的,而且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为自己缝制嫁衣,嫁衣的手艺也能看出女子的女红。女孩子一边绣嫁衣,心情自是甜蜜的。只是蒋阮收到太后懿旨的时候时间太仓促,就是搬来了锦英王府,每日想的也不是嫁衣这回事,时间又太勉强,干脆就没绣了。打算到了时候请京城做衣裳的店子给做一件,只要不失了锦英王府的身边就行。谁知道宝月楼的掌柜今日登门来送嫁衣了,说是萧韶当初离京时吩咐宝月楼给做的。锦英王是什么人,接了这笔单子,开张就能吃三年。掌柜的请了最好的绣娘,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终于在萧韶回来之前给蒋阮做好了。

????蒋阮自个儿心里还奇怪,当初做衣裳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萧韶又是怎么知道她尺寸的?不过眼下的确不是操心这个的时候,虽然知道宝月楼向来是给宫里娘娘做衣裳的,可到手了这件嫁衣,就连蒋阮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那嫁衣全身上下自是红艳艳的,却又不是普通的红,像是天上的云霞慢慢的氤氲到云朵里去,温温软软,艳丽无双,布料是挑丝双巢云纹霞披,上头绣着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金丝和银丝极细,一针一线都绣的极为精致,鸾鸟引颈飞鸣,一只彩凤下尾旖旎,底下缀满了五彩的宝石,轻轻摇动间几乎要令人目目眩神迷。

????那凤冠也做的精致小巧,并不沉重,戴上也不会觉得吃力,翠绿的鸟羽粼粼发光,折射出令人心醉的颜色,凤冠口衔珠宝串饰,金龙、翠凤、珠光宝气交相辉映,富丽堂皇,非一般工匠所能达到。凤冠上金龙升腾奔跃在翠云之上,翠凤展翅飞翔在珠宝花叶之中。最动人的是中间翠凤口含的一颗珠子,通体晶莹圆润,色泽隐隐透明,能随着人的走动散发出璀璨光泽,顶着这样一顶凤冠,实在是浑身上下都是光灿灿的。

????不仅如此,还有华钗步摇,双响金环,同心百结锁,绣满了鸳鸯的喜鞋,这一整套下来便是蒋阮前生已然见过了宫中的华丽富贵,皇后的朝服也见过,此刻见此,也忍不住有些失神。

????女子的嫁衣本是担负了女子对未来一切的希望,会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让它更加美丽。今生她对所有美丽的东西并没有特别的动心,可萧韶竟然会想的如此周到。露珠吃惊的张大嘴巴,已然看呆了,半晌才喃喃道:“姑爷可真是大方,这是要让姑娘把一个尚书府穿在身上哪。”

????连翘“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尽胡说,什么叫吧一个尚书府穿在身上?”她看了一眼那身精致的不像是凡间才有的嫁衣,笑的越发乐不可支:“尚书府哪够买这件嫁衣?”

????自从蒋权对蒋阮的态度越发冷淡,一年之内竟然连主动过问蒋阮都没有一句后,蒋阮身边的几个丫鬟都对蒋权已经冷了心。原先她们还觉得,总有一日蒋权会看到蒋阮的好,毕竟是亲生父女,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能说断掉就断掉,如今却是再也不想提起他来了。横竖蒋阮也快要嫁进锦英王府,日后就是锦英王府的人,还管那些个不相干的人做什么。没有了这层顾忌,连翘对蒋府说起话来也不客气起来。

????众人又笑作一团,蒋阮的目光落在嫁衣上,也忍不住摇了摇头,这身衣裳,真要穿出去,却也不知道又会造成怎样的轰动。萧韶这身嫁衣,都抵得上京城一个五品官员的全部家当了,估计真等成亲后,便是不传个祸国妖女的名头,红颜祸水却是跑不掉的了。

????正说着,便听到外头有人来报:“少夫人,夏公子和齐公子来看您了。”

????蒋阮便让白芷她们将嫁衣收起来,推门走了出去,一出门,果然见夏青和齐风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着,看见她到来,齐风笑着调侃道:“听这府里下人说宝月楼的嫁衣送到了,我和五弟正在打赌。”

????“赌什么?”蒋阮微微一笑。

????“赌三哥送的嫁衣值多少银子。”夏青一张娃娃脸生的分外讨喜,这样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更是显得十分可爱:“四哥猜是十万两,我认为是五万两。”

????这两人竟是如此无聊,拿此事来打赌。蒋阮有些微微汗颜,只觉得萧韶的一众师兄弟性子倒是十分的活泼,也不知萧韶的那个闷葫芦是怎么养成的。正在此时,又听见夏青清脆的声音:“只是不管是五万两还是十万两,三哥也实在太浪费了。哪有一件衣裳这么昂贵的,那银子拿去多开几家善堂,不知道能救助多少人呢。”

????“关你什么事,”齐风狠狠敲了夏青脑袋一下:“三哥的银子又不是你赚的,这锦英王府可不是你建的。人家的银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了,三嫂穿件嫁衣怎么了?我若是娶了三嫂这样的妻子,必然也会倾尽财力为她寻一件配得上她的衣裳!”说音刚落,齐风陡然间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不由得声音一顿,有些不安的看了蒋阮一眼。

????蒋阮置若罔闻,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齐风眸光一黯。夏青摸了摸脑袋,委屈道:“四哥,你如今是越发的向着三嫂了。又不是你娘子,你护的那么紧作甚?同门师兄弟的情谊还要不要了?”

????“你——”齐风真想狠狠揍这个少根筋的师弟一顿。一转眼却看见蒋阮若有所思的模样,动作便慢了下来。

????蒋阮此刻却是在想着,转眼就到了她要与萧韶成亲的时候。这一世她不愿意重蹈前生的覆辙,所以一举一动都是尽量避免在走前生的道路。上辈子她最后也没能做上一个人堂堂正正的妻子,宫妃表面看着风光,其实还不是皇帝的一个妾。成了锦英王府的少夫人,固然等于有了一个坚实的靠山,萧韶的力量可以让她做许多事情都方便很多,最重要的却是她能够彻底摆脱宣离阴影了。这辈子,在情之一事上,她终于划断了和宣离的最后一分牵扯。从此以后,她做萧家的女人,不会是宣家的。

????她回过神,看向齐风和夏青,微微一笑道:“总之,萧韶要回来了,我大哥也要回来了,京城原本平稳的局面怕是很快又要有变动,最近且不要掉以轻心,齐公子我倒是不担心,只是夏公子……”

????夏青不服气道:“我又怎么了?三嫂你怎么差别对待?”

????“你心地善良,性情温和,难免被人利用。”蒋阮微笑:“凡是留个心眼才好。在萧韶他们没回京之前,都小心些着吧。”

????夏青和齐风对视一眼,耸了耸肩,道:“好啊,长嫂如母,我听三嫂的。”

????露珠在一边偷偷的笑起来。

????……

????夜里起风,白芷起身去关上窗子,意外发现外头竟然已经开始下起了零星小雨,寒冬夜里本就冷得很,那雨丝飘到人身上,立刻就觉得凉丝丝的。白芷将窗掩上,看向还坐在桌前看书的蒋阮道:“姑娘还是早些歇着吧,等会子雨大了,仔细受了风寒。”

????蒋阮颔首,合上书,方走到门口,便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响动,似乎是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她皱了皱眉,这个时辰,哪里还有什么爆竹。她向来对危险总有一种出其不意的直觉,登时便披了一件外套站起来,就要走出院子瞧瞧。

????白芷见蒋阮有主意,倒也不去阻拦,横竖外头有暗卫护着出不了什么大麻烦。蒋阮方走到院子里,便看见外头一个小厮匆匆忙忙跑进来,语气有些焦急道:“少夫人,外头来了一拨人,自称是官差捉拿刺客,小的不敢开门,过来请示少夫人的意思。”

????锦英王府的下人们都是精心挑选过的,倒也不笨。知道这么晚突如其来什么捉拿刺客的官兵实在是奇怪得很,留了个心眼也算聪明。蒋阮微笑道:“无事,捉拿刺客的事情也是要有官印和令牌,你既然不肯开门,说明他们并没有拿出这两样信物,既然没有这两样信物,便证明不了他们的身份。锦英王府又不是什么蓬门小户,就算是蓬门小户也不能说闯就闯,这些人不必理会就是,你做的很好。”

????被蒋阮一夸,那小厮倒是有些脸红,不过立刻就换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少夫人说的是,可那些人来势汹汹,小的从门里听阵势不小,若是不肯开门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啊。”

????话音刚落,仿佛是为了映正他说的话,就看见守门的护卫又匆匆赶来:“少夫人,不好了,那些人已经开始硬闯王府了。属下瞧了一瞧,他们的人马太多,且都带了弓箭,来者不善,怕是危险得很。”

????林管家也自外头院子里赶来,看见蒋阮舒了口气,如今锦英王府上上下下都将蒋阮当做正经的女主子,一旦出了什么事,只要蒋阮在,都是越过林管家直接报备蒋阮。林管家平日里的嬉笑之色已然全部收起,正色道:“少夫人,此地太危险了,等会让主子爷留下的锦衣卫们护着你离开此地,主子爷的信物还在,总是能护着你的。”

????若锦英王府成了众矢之的,今夜对方又敢如此猖狂,必然是做了绝佳的准备,蒋阮呆在此地不安全,无论如何,锦英王府少夫人总是放在第一位的。

????蒋阮沉吟一下,摇头道:“不。”

????众人皆是被她这句话惊住,露珠有些焦急:“姑娘,眼下可不是逞能的时候,那些人既然敢夜闯王府,必然是有什么后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一般来说,锦英王府如同铜墙铁壁,没有人会想到来硬闯锦英王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偏偏萧韶即将班师回朝的时候带了人马来。用的还是军队的阵势,想来外头已经被团团包围住了,能向其他地方递信的人也没有。对方出动了如此明显的手段,无非就是求得两件事,一来为人命,二来为锦英王府的其他东西。

????人命不难解释,如今这锦英王府里不过是多了一个她罢了。至于其他东西……。蒋阮看向林管家:“这府里的侍卫加起来一共有多少?”

????“一共一百八十名侍卫。小厮和婢子,每一个下人都多少有点武功,”林管家道:“可这些与外头的人来说是螳臂当车,人家用的是弓箭,况且人马又规整,简直是用军队的手段打咱们一个王府。少夫人,此地实在凶险,少主走之前应当留下有信物,如果少夫人一定要留下来,唤来锦衣卫们保护少夫人如何?”

????“不。”蒋阮断然拒绝:“这些人既然敢如此嚣张前来,未必就没有别的意思。我怕他们是想试探锦衣卫的深浅,这王府里有没有什么秘密?”

????林管家一愣,抬头看向蒋阮,蒋阮紧紧盯着他,向来含笑妩媚的眼睛里竟然带了几分锐利,林管家被那双眼睛看的心中一凛,再也不敢隐瞒,开口道:“有的。少主在府里处理公文,有些秘事也在王府里商量,老奴虽然不甚清楚,却也知道王府里应当有不少重要的东西。虽然保护的很好,可难免被人抓住把柄。”

????蒋阮心下一沉,冷冷道:“果真是一箭几雕的好计谋。”

????“这是何解?”林管家问。

????蒋阮飞快的转过身,朝王府的正厅里走去:“看似鲁莽的行动,偏又撞在这个时机,若是招出锦衣卫,便能探出锦英王府真正的实力。若是丢弃王府逃跑,也许能找出王府里的秘密,若是想要纳人命,更是轻而易举。简直是强盗,却是个聪明的强盗。”宣离,果然没有这么容易打发。如今一出手便是如此咄咄逼人。她走的飞快,脚步丝毫不停留,长长的狐皮大氅在夜里划出一道华丽的弧度:“事不宜迟,老林,召集府里所有人马在前厅集合,今夜,谁也不准离开锦英王府一步!”

????林管家被蒋阮话语中的狠绝惊得一个激灵,当下便答道:“是!”

????林管家的动作果然很快,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人已经全部聚集到了锦英王府前厅。蒋阮站在前厅的院子里,所有人的前面,林管家站在一边,锦二几个暗卫一言不发的跟在蒋阮的身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未来的锦英王府少夫人身上,今夜情势凶险,这女子却不肯独自逃生,这个举动已然博取了锦英王府下人们的好感,京中大家闺秀无一不是娇滴滴的,能有如此胆识,已经教人佩服。可若是有勇无谋,却也并不能为锦英王府带来好运,所以,所有人都想看看蒋阮能够想出什么招来。

????蒋阮就站在众人面前,黑夜越是深沉,她的容色就越是艳丽,在这样凶险万分的情况下,她眸光若逼人的潋滟,唇角含着淡淡微笑,一派从容,所有人却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淡淡杀机。她道:“诸位,不必我多说什么,今夜有人要闯入锦英王府,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总归是来者不善。你们都是锦英王府的人,现在,有人要踏入你们的院子,可能杀戮你们的亲人,抢夺你们的财宝,甚至也许会给你们栽上一个刺客的帽子。”

????她说的冷淡,仿佛在说别人家会发生的事情,底下众人心中却是听的一惊。猜到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和真正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事实是另一回事。众人的目光微微有些变化。

????“你们的主子在临走之前将锦英王府托付于我,我曾承诺守护它的安定。这府里的每一草木也许都与王府的未来息息相关,不可掉以轻心。所以,今夜我也一样,我要做到我对你们主子的承诺,我不会抛下这座王府离开,我与你们同在。强盗进来了,若是你们没有离开,我也不会离开,我会呆在这里直到最后一刻。”

????众人呆呆的看着她,或许有人不解,蒋阮身为金枝玉叶的王妃,整个王府的女主子,怎么会甘心留在此地。明知道这是一个阴谋却不肯退却,那双美丽的眸子里分明有一种饿狼才有的眼神,孤勇和极端的冷漠,她在忽视自己的生命。

????天竺静静的站在蒋阮身边,从跟了蒋阮开始,她就明白自己跟的这个主子在骨子里某方面和锦衣卫是一样的,无论外界怎么变化,她的内心永远强韧。

????蒋阮冷冷的命令道:“现在,我以锦英王妃的身份命令你们,所有的小厮婢子,全部回到自己屋里,找能藏得地方躲起来。所有的王府侍卫,你们集中在此地,重点守护萧韶的书房和卧房。若有人闯入,一律格杀。锦二,你想办法冲出王府,若是有密道更好,把锦英王府周围的房子全部给我点燃,锦三锦四,你们两人放信号弹,锦衣卫不能出面,赵家可以出面。”她的眸中阴寒无比,语气深不可测:“要想踏入这里,也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掂量锦英王府的深浅,我便要他们有来无回!”

????众人都被这近乎诅咒的话语说的心中一凛,忍不住抬头看向这美丽的女主人,她妩媚明艳,深红的衣裙在寒夜的风里飘荡出红色的花朵,然而语气残酷凛冽,好似从地狱中攀爬出的恶鬼。那眼尾流出的讥诮自是含着一种刻入骨子里的轻蔑,众人都有些迷糊。林管家手心颤了颤,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时候的蒋阮,竟然和萧韶十分的相像,那是发自骨子里的强大和坚韧,不会被任何事情吓到,哪怕下一秒刀横在眼前,也有冷静吩咐下人布局的魄力。

????“现在,立刻行动!”她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