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烧粮仓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张继踉踉跄跄的从一众护卫中走了出来,他衣裳被揉的皱巴巴的,头发也在推搡中拨弄的有些凌乱,此刻满脸涨红,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进来便二话不说的跪下,对着皇帝重重磕了几个响头:“陛下,老臣冤枉啊!”

????张继在朝中为官这么多年,也算得上颇有分量,像如今这样狼狈的模样实属罕见。便是皇帝也不能轻易对他打骂,否则寒了一众朝臣的心。他道:“爱卿平身。”

????张继抬起头,并不着急着站起来,只是仰着头目光愤然,仿佛下一秒就要气的晕过去一般,缓了缓,才道:“老臣一生自问没有做过不齿之事,如今有人执意往老臣身上泼脏水,坏了老臣的名声,其居心实在险恶至极,还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皇帝长叹口气,目光猛地转向宣华,宣华微微张着嘴,似乎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缓过神。陡然间意识到皇帝的目光,他抬起头,顿时被帝王眼中的冰寒激的心中一冷,如坠冰窖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张继被证明是无辜的,那批军饷一点也没有少,自然就是有人要冤枉张继了。张继为官一辈子,在朝中分量也是颇为重的,任是有点脑子都不会拿他开刀,那么,就是再向张继身后的人发难了。若是张继被诬陷,第一个被连累怀疑的便是宣离。而如今朝野之上谁最视宣离如眼中钉,自然是五皇子宣华了。

????方才还在落井下石的那些朝臣登时一句话也不敢说,宣华一派的人噤若寒蝉,谁都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在他们手里得到的消息,自然是今日张继必会被查处偷盗军饷,可如今张继安然无恙,那消息定然有误,怎么还敢往刀口撞。

????宣离一派的朝臣却是各个端起了看好戏的架子,难掩目光里的趾高气扬。

????宣离叹息一声,温和劝慰道:“张大人不必伤怀,这么多年为官人品公道自在人心,父皇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张继愤概道:“若只是侮辱老臣一人便罢了,可这动静,分明是要耽误辎重部队的脚程,这军饷一日不送到边关,将士们就多熬一日苦寒。这……。分明是居心不良,想要为难我大锦朝边关的将士啊!”

????此话一出,甫座皆惊。就连九重龙椅上坐着的帝王,眸中也猛地迸出一丝冷色。

????宣华心中大叫不好,本是皇子间的暗流汹涌,却教这老匹夫一句话说道了边关战事之上。谁都知道如今大锦朝和天晋国的战争是最不好多提。虽然表面瞧着大锦朝因为锦衣卫的到来而捷报连连,可其中的凶险也不能为外人道与。这就是悬在大锦朝花团锦簇宫殿上的一把刀子,谁都不能碰,如今张继却将这刀子明明白白的摆在众人面前,还引出了刀子上的血迹,自古帝王心多疑,皇帝会怎么想?怕是会以为自己存了祸国的心思,再往深猜测,连通敌的可能都有!

????事情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能定罪的,那消息传出来传的莫名其妙,连宣华都不能确定消息的出处,皇帝找不着传话的人,心中必然更加惊疑,认为宣华的能力已经大到连他都不能掌控的地步,这对帝王还说,实在不是一个好苗头。

????“爱卿,此事的确内有蹊跷,放心,朕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皇帝沉沉道,话语中的寒意令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心中一惊。帝王平日里瞧着再如何明朗,骨子里天生的威仪却不容侵犯,今日背后之人既然像耍猴一样的耍了他,真要被揪出来,哪里还有什么好下场?他看向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张继,安抚道:“朕还需要你,大锦朝的将士也需要你。今日这么白白一遭,朕必然要那人为此付出代价。只是如今边关吃紧,这以后的事情还要爱卿跑一趟,如今时候已晚,改作明日启程,爱卿今日回府好好休养压惊,朕等会便拟旨。”

????这就是要安抚张继,并且认真追查此事了。宣华越听越是觉得不好,可此刻若是说话无疑火上浇油,只得闷不吭声的将怨气全部吞了下去,只是脸色难看的出奇,几乎要拂袖而去了。

????皇帝既然已经放下架子,张继也断没有拿乔的道理,一叠声的谢过皇恩浩荡,这场浩浩荡荡的军饷风波才慢慢平息下来。张继回府后自然会收到宫里送来的补偿,一代老臣被人污蔑的确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表面上瞧着是张继受了委屈,实际上却是不痛不痒,反而让帝王更加信任。这场戏到最后,输的不过是宣华。

????皇帝眼下是没有责怪宣华,可今日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帝王眼里,他也会思考,也会有心中的打量。有的时候,达到某个目的并不需要十足的证据和把握,只要把一颗怀疑的种子悄悄埋在对方心中,等着它破土发芽,终有一日这颗种子会在某个契机迸发出无比巨大的力量。今日的事情就是埋在皇帝心中的一颗种子,皇帝对宣华起了怀疑之心,从此以后,宣华做什么事情落在皇帝眼中,未必就没有其他的心思,他从一开始就失去先机了。

????今日的输家是宣华,最大的赢家却是宣离。他根本什么都没做,甚至没有出面,却轻而易举的赢得了皇帝的同情和信任,也为他的下一步计划铺好了路。他慢慢地经过宣华身边时,微微一笑,看着宣华阴沉的目光里仿佛含着一丝不露声色的轻视。宣华紧紧捏着拳,才控制住没有一拳头砸过去。

????而宣离的身后,正有一道微笑的目光注视着他,这目光来自百官中的人群,并没有特别令人注意。那是一个身穿紫色官服的年轻男子,留着一圈小胡子,眼中眸光意味深长。当他收回目光时,却意外的发现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也有一个人正静静地注视宣离,那个人身量还未长成,不过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生的美丽秀气,眸光灿烂如上好的琉璃石,只是目光中冷冷沉沉,竟是有几分熟悉。

????那个孩子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冷冷的盯了他一眼,转过身,一边的小太监忙迎上去:“十三殿下慢些走……”

????齐风微微一愣,转而摇了摇头,跟着离去了。

????……

????张继回到府里,果不其然皇帝的圣旨接下来就到了,赏了一些金银权当是安慰。安抚了府里众人之后,已是夜色沉沉,张继回到书房,点上油灯,从书房桌子底下摸出一个匣子来,交给了站在对面的人。

????那个人显然在书房里已经恭候多时了,看到张继的动作,满意的笑了笑:“张大人动作果然敏捷,我这就去向殿下复命。日后殿下大业一成,必然给张大人记下头等功。”

????张继笑道:“蒋公子过誉,老夫如今也是半只脚都要落入黄土中的人了,哪有什么荣华富贵。倒是蒋公子英雄出少年,日后飞黄腾达,又是大锦朝的传奇人物。”

????书房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蒋超。此刻他与张继两人互相吹捧间,已然达成了某种共识。然而这同盟本是因为利益走到一起,其中真心假意各自分辨。张继心中暗骂对面的小子心思毒辣,更是甘愿做宣离的一条狗,腆着脸从宣离手中求食。蒋超却也暗自鄙夷张继做什么云淡风轻之态,还不都是为了权势。

????然而无论心中怎样,面上却总是笑嘻嘻的。张继看着交到蒋超手中的小匣子,笑道:“这就是存放军饷仓库的钥匙,统共八百车,蒋公子做事还要做的干净些,省的落下把柄。”

????“自然,”蒋超也笑道:“这可是殿下大业中的重要一环,怎能出了差错。今日多谢张大人赠钥匙,我在此先祝张大人明儿起一路顺风了。”

????张继也回他一个笑:“承公子吉言。”

????两人说过话,蒋超便从张府后门离去,此刻正是夜半三更,京城里一派黑沉,天上一个星子也没有,许是天气要有落雨的势头,连月亮也不见,乌云沉沉的挂在天空。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蒋超骑马,一路急行,一直到了城东一处巨大的宅院仓库后头,只见这仓库修的实在高不可攀,足足有半幅城墙高,辎重部队要运送的军饷全在里面。而外头准备的人马俱是已经到齐,蒋超将钥匙抛给站在最前面的人,那人拿钥匙打开仓库大门,犹如收到整齐划一的指令一般,接下来周围静待的人马齐齐而动,将另一方车上的东西放下来,一方从仓库里运东西进来,一方从仓库运东西出去。

????这便是行的是偷梁换柱之事了,蒋超得意的看着,直到一个人走到他身边,道:“一切可打点好了?”

????蒋超回头一看,夏俊站在沉沉夜里,只拿了一小盏火把,眸光被火光映得有些发红,竟是显得有几分诡异。他神色一顿,道:“打点完全,连周围碍事的人杀了个一干二净。”

????夏俊点头,看向那高大的仓库进进出出的人,面上却没有露出太多的欣喜之色。蒋超注意到他的表情,奇怪道:“表弟,你还在担心什么?”

????夏俊摇了摇头,目光流出一丝奇异之色:“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一切发生的太顺利了。无论是张继自导自演的金銮殿上的一出戏,还是此刻在仓库里偷梁换柱,一切都发生的太过自然太过顺利,他的脑中猛然间浮起一双上扬的媚眼,那眉眼微微一弯,瞧着是在笑,眼中深刻的都是嘲讽。夏俊心中一惊,只觉得如同一盆凉水兜头倒下,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缓了缓,他才对蒋超道:“蒋阮可有什么异动?”

????“她整日呆在锦英王府,宫里都不曾进去过,”蒋超冷冷一笑:“表弟你不用太过担忧,她在王府里根本没有出来,又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难不成会未卜先知不成?”

????夏俊眸光动了动:“是的,她不可能未卜先知。”一个身居在王府的人,本来消息就比别人穿的慢,一切消息的来源都要从外头得来。蒋阮不可能先一步得知他们想要做什么,明日一早,这匹军饷就会跟随辎重部队运向远在千里之外的边关。而此军饷非彼军饷,一切神不知鬼不觉,真的要等蒋阮发现不对的消息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譬如他们此刻在此偷梁换柱,蒋阮又怎么知道,她又怎么能阻止呢?她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计划的,除非她不是人,她能未卜先知。

????夏俊慢慢平静下来,才慢慢道:“继续吧,趁着天未亮……”趁着天未亮,就让一切都淹没在夜里,而蒋阮,也注定交锋中输在这一局了。成王败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

????这一夜,锦英王府里,萧韶书房里的灯却未灭,从外头走过看去,在漆黑的夜里犹如一簇花火般明亮温暖。仿佛推开门,正能看到冷漠内敛的黑衣青年坐在书桌前的模样。而此刻,书桌前的确坐着一人,却是袅袅婷婷,少女初长成。

????茶香袅袅,蒸腾起的雾气隔书桌,在灯火照耀下开出一小朵美丽的花朵,比雾花更美的是少女的容颜,分明是一身月白的长裙袄裙,外头披着一件深紫色的披风,越发衬得脸儿如上好的白玉雕成,五官仿佛每一笔都是上天细细琢磨着雕刻出来的,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美艳天成。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绝色的妩媚,这美人一举一动皆是风情,只是一双上扬的媚眼却冷艳无波,生生的压下了那股俗艳,犹如开在月色下的曼陀罗,清冷妖娆。

????蒋阮看着眼前的紫衣青年,饶是齐风这一生醉心于朝堂权术的趣味中,也忍不住为这人间绝色的美景而微微失神。

????世上有美人,难得美而聪明,若说外表的不俗是一副皮囊,那这少女的智慧便给这具美丽的皮囊注入了生动的灵魂,让它变得活色生香,别有一番味道。

????蒋阮微微一笑:“今日殿上,还多亏齐公子出手了。”宣离和张继联手唱的这一出戏,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要阻拦,齐风既然是玩弄朝廷权术的,在朝中自然也有另一个身份。这身份瞧着不起眼,既不会太上也不会太小,却是最微妙的存在,若是想要再朝中做点什么,也是最容易隐匿身份不被察觉的。而齐风也正如蒋阮吩咐的那般行事,在张继唱的这出戏中顺水推舟了一把,让这出戏唱的更加顺利。

????只是……除了他在暗中安排以外,似乎也有另一部分势力插手其中,所以今日张继这出戏唱的圆满,其实还有另一个人出力,只是不知道那人目的又是什么,又是何人所为。齐风脑子里突然闪过今日殿中那秀丽孩子的脸来,眸光微微一沉,转而道:“他们已经动手了。”他扬了扬手里的信纸,目光深远:“若非亲眼所见,实在难以想到宣离竟然如此铤而走险。”

????蒋阮不紧不慢的端起面前的白茶浅浅酌了一口,淡淡道:“今夜他们偷梁换柱,将那满仓库的军饷全部换成发霉的米粮和物资,还平白减少了一半。除了最外头的,里头的都用草絮充数。而有了今日朝堂之上张继唱的一番好戏,明日也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待军饷平安运出京城,从此山高水长。而等辎重部队走后,遭殃的必然是边关的将士,没有军饷和粮食,迟早会弹尽粮绝。待全军覆没,哪里又会有人来追究张继的责任?便是有那漏网之鱼的,他们也能想法子一一诛杀,的确是一笔不亏的买卖。”

????齐风倒吸一口气道:“宣离身为大锦朝的皇子,竟然为了一己之私而罔顾数万边关将士的性命,将大锦朝的国土视作儿戏,实在是丧心病狂。”

????蒋阮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哦?你真这么觉得?”

????齐风被那双眼睛一看,登时便觉得自己的心思无所遁形,他向来心思玲珑,却不知为何在这个年纪还不及他大的少女面前每每有种挫败感,便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三嫂,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你让锦二带着锦衣卫们去做什么了?”

????萧韶临走前将京城里可以调动的锦衣卫都交到了锦一锦二手里,锦一锦二又全是听命蒋阮,便是相当于萧韶将京城里的锦衣卫全部都交到了蒋阮的手里。对于齐风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一,锦衣卫们虽然身为暗卫,却个个都是人中的精英贤才,但凡优秀的人总是心高气傲的,要他们甘心臣服蒋阮,锦一锦二身为锦衣卫中的头子,也是很不容易的。可他们当时听到蒋阮的命令后二话不说便出去了,足可以看出蒋阮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其二,萧韶并不是一个容易信任他人的人,早年间更是习惯了独来独往,可就这么将自己隐藏在暗处的力量交给蒋阮,明显蒋阮在他的心中是不同的。

????蒋阮突然笑了:“齐公子,你聪明睿智,如今又何必在我面前打哑谜?你明明知道,宣离为什么要将仓库里的军饷换出来。”

????齐风一怔,看着蒋阮,蒋阮静静的看着她,火光中她的笑容温柔沉静,目光却悠远深沉,仿佛隔着火光在看未来几十年的长远岁月,那目光里分明有一种洞悉世事的了然,就像是一个看过了整出戏的看客看着这出戏又从头开始——不过是冷眼看待的局外人罢了。无论其中戏子如何挣扎沉浮,她永远在红尘之外,清醒而残酷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他慢慢地摇头苦笑道:“三嫂,你聪明的让人觉得可怕。不错,我知道为什么,宣离和天晋国勾结的事情,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锦衣卫的情报是天下第一,没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除了你的秘密,他在心里补充道。

????“不错,天晋既然和宣离有所勾结,宣离总要表示一些么。或者说,这场战争中,他必须要保证天晋国赢。这样大的一笔军饷,留在手里只是烫手山芋,宣离不能将这些东西留在京城,他只能想法子运出去。而将这批军饷最大程度又安全的利用,只有一个法子。”蒋阮淡淡道。

????“送到天晋国,充当天晋国的军饷。”齐风接过她的话道。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如此简单。蒋阮笑了:“不错,可宣离的这个法子,在我眼里却未必好。”

????“这法子表面上瞧着简单,实则需要极大的代价,正因为太过凶险,反而没人想到。宣离反其道而行之,也算是个枭雄。况且要想法子运送出去,也定是有了万全之策,我不明白,你说未必好是何解?”齐风道。他不相信蒋阮一个闺中女子如何比得过阴谋家出身的宣离。即便她能猜度人心,可朝廷之事,不仅仅之事谋夺人心就可以达成目的的。

????“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给人留下把柄,”蒋阮眸光微凉:“宣离留下这批军饷,就是留下了把柄,也正是因此,我才能有机会破这个局。若是我站在他的位置,绝不会留下这批军饷,一旦东西换出来,立刻便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一点痕迹也不会留下。”

????齐风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一把火烧了?”他从蒋阮的眼里看不到戏谑,她说的是实话,今日若是她和宣离对换了位置,她真的会一把火烧了整批粮草。天,她怎么会有这样大的胆子?她是吃什么长大的?

????蒋阮微微一笑:“你不是问我锦二他们去做什么了吗?我现在告诉你,他们去放火了,宣离这场戏什么都好,就是稍欠了些火候,可这火候,却不是由他说了算。”

????齐风心中一寒,问道:“放什么火?”

????“你还不明白吗?”蒋阮笑的温柔:“我要他们这次,打掉牙和血吞,吃了天大的亏,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仓库的粮草在安排下已经全部转移到了该转移的地方,此刻城东大院的仓库中,有人将仓库大门合上,向蒋超递上手里的钥匙。

????仓库大门恢复到从前的模样,严丝合缝的像是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这些东西被恢复到一个极佳的位置,一切看上去和白日没什么不同。

????夏俊站在蒋超身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那股不安又重新浮了起来,仿佛有什么微妙的情绪要破土而出。蒋超满意看着眼前的场景,笑道:“如今一切都办妥了,回头给殿下交了差,必然又是立了一大功。”这次事情一成,宣离的天下大业便成功了一半,这天下江山,总有几分是他的功勋,日后定然是飞黄腾达,前途不可估量。也不枉他为此费了这么一番心血了。

????“大人,眼下事情完毕,是否先回去?”侍卫道。

????“打道——”回府两字还未出,便听见“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自天上掉了下来,一下子砸到了仓库顶上,顺着仓库倾斜的顶咕噜噜的滚下来,滚到了众人面前。侍卫们都吓了一跳,护着蒋超后退几步,见那东西没反应,才提着火把大着胆子上前查探。这一看便不得了,那侍卫突然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火把也掉了下来,抖着嘴唇道:“大人……大人…。”

????蒋超看他这幅模样有异,一时奇怪上前,一看便也跟着惊住,那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辎重部队的首领张继。此刻他全身硬邦邦的,喉间一道血痕,双眼睁得极大,显然已经气绝身亡了。

????蒋超与他分开也不过两个时辰,不想再见时张继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不由得大惊失色。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听得嗖嗖嗖几声,天生闪过几道黑影,没人看见仓库大门是怎么打开的,也没人看到是怎么将火星引到其中的。只瞧见那火星沾了干草便砰的一下窜的老高,根本不用其他的煽动,便如火线一般的迅速上升,不过须臾,整个仓库都笼罩在火海之中。

????隆隆火光几乎要将整条街道都映亮,犹如白昼般灯火通明,那火光又似血色,隐隐附着一层不详的气息。谁都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变故,蒋超和夏俊都愣在原地,那几个黑衣人来无影去无踪,立刻又消失了身影。夏俊心中一动,正要出声吩咐撤退,便听到不知哪一个喊了一句:“走水了,不好了,仓库走水了!”

????紧接着,便听得自长街远处传来一众马蹄声,伴随着还有整齐火把映照得火光,一个声音高喊道:“大胆狂徒,竟敢火烧军饷,给本官拿下!”

????------题外话------

????艾玛我也不造这就封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