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章 暗流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十日后,萧韶率领十万锦衣卫出征天晋。一同出发的,还有赵老将军和赵家的三个儿子,只是赵家军却是前往西戎,最近西戎人在边关屡生事端,难免会生出别的心思。帝王心思难以捉摸,皇帝这个时候将赵家派出去的意思不得而知,赵家如今只有赵毅、赵玉龙和赵飞舟三人,自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可三人到底势力单薄,若是有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对赵家落井下石,赵家怕也是会焦头烂额。

????然而皇帝的旨意没人敢违抗,赵家一门忠肝义胆,也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当日便和萧韶率领的锦衣卫一道出城了。

????锦英王挂帅出征,屋里却还有个待婚的未婚妻。按大锦朝的习俗,未婚女子夫君出征,女子是可以住在未来夫君的府上的。太后怜惜弘安郡主,便赐下旨意,特许弘安郡主住在锦英王府上。

????而弘安郡主的娘家尚书府,又接连遭遇了几起事故。先是蒋尚书误伤了自家姨娘,姨娘最后伤了身子根本,不久就去了。后又是丢了的嫡出二小姐被人找到,原是被山贼掳走,二小姐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自尽而死。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虽然当初蒋素素在世的时候名声并不算太好,可死亡能够原谅一切,人们对美人总是格外宽容的。

????最让人震惊的便是蒋家大夫人染病许久,终于不治身亡。而大夫人夏氏的娘家不等三个月便又送来了一位远房表亲——蒋府迎来了一位新夫人。

????原本人们以为蒋大夫人死后,蒋家和夏家的最后一点联系便也断了,不曾想夏家却亲自送了一位新夫人过来。夏家和蒋家的联姻得以维系,许多看热闹的人顿时扑了个空。

????不过夏研和蒋家的关系虽然没有破裂,可蒋尚书也因此受到了世人的诟病,尤其是御史弹劾的折子一道道飞向皇帝的案头,字字句句都是指责蒋大夫人尸骨未亡蒋尚书便令娶新人,实在不是长情之人的做法。

????这么多年,蒋家在朝廷中屹立不倒,在百姓中名声清正廉明,到了如今,是一点点的败坏掉,如今蒋权娶新夫人的做法,终究是连最后的一丝好名声也败光了。从此,人们提起尚书府,便不再是那个清正廉明的清流贵家,只是一个内宅不宁的昏臣。

????这些改变都是一点一滴渗透在环境中,瞧这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似乎连主人家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所有看似不经意的小事,最后都会引出一连串的事件,如今,不过才是个开始。

????若说京城中有什么值得高兴地事情,便是从前的后宫格局如今已经全部打乱,三妃位置空悬,新一批的秀女逐渐提拔上来,有几人如今正是炙手可热。

????这三人分别是翰林家的嫡出小小姐王莲儿,英武候府上大房所出的庶女穆惜柔,蒋家庶出的四小姐蒋丹。

????帝王根基未稳之时,宠信的女人多少多少都跟背后的权势地位有关,代表着某一个府上的势力。当帝王大业已成,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的江山和地位之时,他便不会再宠信那些家世显赫的女子。相反,皇帝会选择那些没有根基,甚至没有背景的女子作为自己的爱宠,因为她们柔弱无依,掀不起什么风浪,只有依靠帝王的宠爱才能在宫里生存。自古帝王多疑,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是完全无害,才不会生出别样的心思。

????这几人要么家中势力不过是个空架子,没有实权,要么只是小小的庶女,并不得家族看重。所以对帝王来说,正是毫无威胁的那一类人。而这三人确实也是在众多秀女中脱颖而出。王莲儿最是懂诗情画意,是帝王的解语花,性格温柔婉约,如同江南烟雨中持伞而过的灵秀女子,和当初的陈贵妃倒是有几分相似。

????穆惜柔相貌生的最好,仿佛山谷中盛放的幽兰,就是性子过于冷了些,待皇帝也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可就是这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反而最是令皇帝生出兴趣,是宫中如今有名的冷美人。

????蒋丹在这三人里,相貌最是不出众,性子也并不似一味的温柔解语。当初她与皇帝的邂逅倒是有几分巧合,夜里她在院子里对着月光拜月祈福,字字句句祈求的都是家人平安顺遂,话语倒是朴实。皇帝见惯了各色美人,如今却鲜少瞧见这样天性质朴天真的女子,竟是隐瞒了身份与她畅谈一夜,越发的觉得这女子性子皎洁,第二日就教人送了升迁的圣旨给她。

????如今这三人都从小小的秀女一跃而成四品的美人,对于庶女来说的确算是一步登天了。眼下最得宠的是王莲儿,皇帝最后兴趣的是穆惜柔,蒋丹被升迁后倒是没有受到皇帝的召见,不过她也丝毫不觉得气馁,依旧过的十分愉悦。蒋丹宫里的下人都心急,希望自己的主子能得宠,劝着她想法子再见皇上一面,免得被人夺了宠爱,可蒋丹只做未知,每日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情,过的悠然自得,看的一众宫人是干着急。

????这一日,蒋丹正在宫里的花园里赏花,许是看的累了,便走到凉亭里坐下来歇息,她似是觉得有些乏了,突然起了兴致,便让下人就此在这里捡拾些落花存起来,再看看能不能搜集些早晨的露水,回头自己酿百花酒。许是觉得看宫人自己做觉得不尽心,干脆自个儿提着裙子站起来,也跟着混到了宫人之中。

????她兀自找的欢快,却没有发现在花园的另一头,有一人正远远站着,紧紧盯着她的动作。

????蒋超低下头,对站在跟前的宣离道:“殿下可想好了,果真是她么?”他有些迟疑:“殿下不若换个人选,蒋丹实在是……。用她实在是太冒险了。”

????宣离微微眯起眼睛,慢慢道:“哦?你说冒险,你对她有什么看法?”

????蒋超想了想,似是在极力回忆与蒋丹有关的事情,可无奈他与这个四妹平日的感情也很淡薄,并不能想出什么。片刻后,他才摇头道:“我这个四妹——本身就是个妾室所出,从小就是养在先夫人身边,性子也懦弱的很。平日里在府里就是说话声音大了也会吓着她,实在是不堪大用。”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也不太聪明,殿下怎么会选中她做我们的人?”

????宣离摇了摇头:“蒋超,你可知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为何还是屡次不能达到更好的位置,为何不能牢牢抓紧我给你的每次就机会?反教让旁人占了先机?”

????蒋超心中一凛,正色道:“求殿下指教!”

????“你心肠够狠,做事也有手段,可惜,过于自负。”宣离摇了摇头:“你从不认真去观察你周围的人,以至于小瞧了他们。譬如说,你现在就小瞧了眼前的这个蒋丹啊。”

????“殿下,属下不明白。”蒋超道:“就算我四妹入了宫做了美人,那也是我父亲在其中周旋和她自己运气好便罢了。可她没有野心,殿下不是说,没有野心的人不堪大用吗?我这个四妹,明明得了皇帝升迁的旨意,却不懂得自己去争取,白白浪费了好时机,以至于如今三个美人中,王莲儿和穆惜柔都比她要得宠。”

????宣离摇了摇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只看到了蒋尚书将蒋丹送入宫中,却没有看到蒋丹在其中出了多少力?你是不是以为,蒋丹与父皇的那一场邂逅,真如别人话语里所说,不过是一场巧合,是蒋丹运气好?”

????蒋超没有说话,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可蒋丹在他心中实在是太无用了,无用到他根本无法对她起任何怀疑。以蒋丹的性子和手腕,怎能算计的了一国之君?

????“你看,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宣离叹息一声:“我看,蒋尚书倒是挺会养女儿的,蒋家的大小姐和四小姐,都养的实在是万里挑一。”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蒋超:“你这个四妹,是一条毒蛇,怕是比你还要懂得隐忍蛰伏啊。你看——”他朝蒋丹那方点了点头。

????蒋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蒋丹正与众宫女笑作一团,看着毫无一个宫中美人的架子,没有架子,他心中一动,便看见蒋丹的身后缓缓走来一个明黄色的身影。

????正是皇帝。

????皇帝今日也不过是从花园里随意而过,却老远就听到了女子的笑闹声,那声音清脆似银铃般悦耳,一听就仿佛能被其中的快乐感染。他心念一动,便特意饶了一圈走过来,想瞧瞧是哪一位。

????这一看便有些呆愣,只见一个女子站在宫女中,一手提着花篮,一手还持着刚从枝头掉下的完整海棠,面上带着浅浅笑意,一双眼睛都笑成了弯月,亮晶晶的,可爱的很。她一身桃色绣花小袄裙,上头穿一个翠色的小褂子,鲜艳逼人,自有一种青春独有的魅力。她模样生的只能算是娇美,可一举一动都似乎带着独有的娇俏,那娇俏却又不显得做作,自然而充满生机。即使再一众宫女中,也能让人一眼便注意到她。

????皇帝走上前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似乎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瞧见皇帝的一瞬间便红了脸,她许是笑闹的久了,额上也渗出些亮晶晶的汗珠,实在是显得很可爱了。她低下头,似乎有些无措和慌乱,顿了顿,才道:“臣妾…。臣妾唤蒋丹。”

????“是你——”她说话的功夫,皇帝已经认清了她的面孔:“那夜陪朕说了一夜话的人是你。”

????皇帝日理万机,平日里见过的美人实在太多,色艺双绝的数不胜数,宫中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哪一个挑出来不是顶顶好的。是以,也难有人在他心中留下痕迹。而那一夜那位生性质朴的少女在皇帝心中也不过是惊鸿一瞥,他升了她的品级却也将此人忘在脑后,今日乍然相见,却又是给他一番惊艳之感。皇帝这时候想要不留意蒋丹,也就是很难了。若说前一次不过只是一个预场,那如今的蒋丹,已经在帝王之中留下了一个独有的印象。这个印象和王美人,穆美人截然不同。见惯了解语花和冰美人的帝王,此刻就会开始新鲜于这簇娇俏的生机。

????他笑着道:“起来吧,陪朕走走。”

????远处,宣离挑了挑眉:“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四妹的手段。”

????蒋超不可置信的盯着远处与帝王并肩而行的蒋丹,方才那一刹那,她笑的娇俏可爱,连他看了也不禁震惊。这个四妹在府里可只有一种表情啊,那就是惊恐和畏怯。可方才他都要看的迷惑了,几乎以为那和他平日里见到的蒋丹不是一个人。

????“她不是不去争取,是在酝酿。”宣离微笑着道:“她擅长蛰伏,不能万全的事情,她不会去做。你看着吧,这个蒋美人,很快就要得宠了。”

????“可,”蒋超按捺住心中的震惊,问道:“她怎么会跟我们合作呢?”

????“她眼里有野心,”宣离道:“有野心的人,胆子都不会小。蒋超,有空的时候,你就多与你这个四妹走动走动吧。她一定会动心的,因为她想要做到更高的位置。而我们,也需要一个能在父皇面前说上话的人。”

????陈贵妃在的时候,他无往而不利。因为陈贵妃只要吹吹枕头风,皇帝就会对他心中怜惜几分。可如今贵妃失势,仅剩的皇后和贤妃是不可能为他说好话的,皇帝待他的态度越来越疏远,一向淡定行事的宣离,心中已经有了焦急之感。

????“是,殿下。”蒋超垂下头:“那锦英王和赵光已经出发两月有余,如今应当都到了战场。前方探子昨日来报,战局已经得了控制,这样下去……”他没说下去,前方战局越是顺利,对他们就越是不利。他们不能将这天大的功勋交给锦英王。萧韶如今几乎已经是明确表示了不会站在他们一边,这样的人不能用,只有毁灭。

????“不必担心,”宣离淡淡道:“这场仗他们赢不了,必败之局,留意做什么?”他眼中一闪而过某种杀气,抚了抚自己袖口:“通知夏诚,可以动手了。”

????“殿下?”蒋超一惊:“这么快?”

????“夜长梦多。”宣离冷笑。

????……

????锦英王府中,蒋阮正坐在萧韶的书房里看书。

????来锦英王府居住了两个月,这里的下人变着法儿的让她住的舒适,许是住的太舒适了,几乎不自觉的便要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这两两个月,她回府去给夏研和蒋素素批过孝戴过麻,也见过了蒋府的新夫人夏薇,一个笑面虎美人。不过如今她也不住在蒋府,这些事也与她无关了。

????萧韶的书房像是个宝藏,各种各样的书籍都有。蒋阮最长呆的地方便是萧韶的书房,她看过萧韶写的手记,越看便越是扼腕,原先本有些怀疑的事情也渐渐浮起了一些端倪。不过她并没有继续猜测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萧韶也有。如今她更在意的,是天晋国的战事。

????前生这个时候她正处于宫中水深火热的争斗之中,对于天晋国的战事并没有太过于留意。写给蒋信之的信件里,已经是她能够回忆起来全部能够帮助蒋信之的事情了。其他的,她实在是无能无力。

????不过如今可以肯定的一件事,便是宣离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如今赵家势单力薄,萧韶又不在京中,以宣离趁人之危的性子,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时候。朝廷格局正是敏感的时候,只要稍微有一点小举动都会引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宣离要做什么,她大概能猜到一二。

????正思索着,便听到外头守门的护卫道:“哎,四公子,少夫人在里面。”

????一个略略低沉的男声道:“无事,我就进去看看。”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蒋阮静静的看向来人。来人来的突然,本也对传言中的少夫人心中有些好奇,一开门便看到书桌前正端坐着一名少女,逆着光静静看着她。她的容貌被日光衬得有些不真实,唯有一双眼睛清明睿智,似乎含着某种对现实的嘲讽,冷静而淡然的注视着他。

????被那双眸子看的有些招架不住,来人摸了摸鼻子,咳了一声道:“三嫂吗?我是齐四,三哥叫我来的。”

????蒋阮目光闪了闪,也打量着对面的人。这也是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身着一身紫色绣莲长袍,生的也算是清俊秀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嘴上下巴留了一圈胡子。好似一个美少年好端端的被人破坏了,有些突兀。然而他笑容温和,一双眼睛长长,很有几分桃花眼的意思,只是目光里却不见轻浮,是个端正的模样。

????这便是萧韶的同门师兄弟齐风了,排名第四,在迦南山习得是朝廷权术。可惜这项本事习得好却不能轻易现实,这些年他一直暗中帮持萧韶辅佐锦衣卫。如今萧韶将他召回京中,倒是意外。

????齐四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蒋阮,忽然笑道:“三嫂果然是国色天香,原先我还想,三哥将夏五和我都召回京保护三嫂是不是有些太小题大做,如今看来,倒是四弟的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