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花失势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素素一瞧,心中便凉了半截,往后退了两步,道:“你是谁?”

????那人却是嘿嘿一笑:“哪里来的小娘子,大半夜到这荒郊野岭来会情郎。只你那小情郎今夜却是没来赴约,要你白白伤心了,不如老爷来安慰安慰你?”

????蒋素素吓了一跳,心中也明白了此人必不是寄信之人。再看这人一身布衣,生的又是凶神恶煞,不由得双腿有些发抖。可还是强自镇定道:“你想要如何?你可知我是谁?我爹是京城的大官,眼下趁我的侍卫还没来,你快点滚远点。”

????那男子啐了一口,却是丝毫未动,只阴测测的笑道:“我刀疤李看中的东西从没有飞了的,京城的大官?京城的大官能养出这么不知廉耻的小姐?你这是唬我没见识吧。小娘子,今儿个就算你说自己是劳什子公主,爷也一样把你办了!”

????蒋素素见这人如此油盐不进,那信中的公子爷迟迟不来,心里一慌,转头就往外跑去,一边高声呼救道:“来人啊,救命啊!”

????可这荒郊野外的,方才她又为了甩掉那帮侍卫跑了许久,离得这样远,声音不过在树林外头的旷野中飘了几飘便消散了。紧接着,身后一股大力将她拖了回来,蒋素素冷不防被人从后面一拽,啪的一巴掌摔在脸上。这人不是蒋权,下手自然不会怜香惜玉,重重的一巴掌下去,蒋素素险些要被打晕了,唇角也溢出血花。

????男子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笑道:“还是个烈性的,生的又美,好,老子今天就是赚到了!把你带回山上去,今晚就洞房花烛!”说罢,不顾蒋素素微弱的挣扎,将她一把抗在肩上就往树林中走去。

????待男子带着蒋素素离开后,林中才现出一人,月光下眉眼清晰,正是夜枫。他吹了声口哨,心知蒋阮交代的事情完成了。今日那封信不过是蒋阮借他手交到蒋素素手里,至于这旷野树林一带夜里是山匪回窝的必经之处,夜枫身为锦衣卫是知道的,却不知蒋阮一个深闺女子如何得知。不过到底还是对蒋阮料事如神有些佩服。许是她与蒋素素同为蒋府女儿,对蒋素素的性子也是摸得滚瓜烂熟,竟会知道以蒋素素的性子,一旦看到那封信势必会逃了出去,想法设法的不去做姑子。

????夜枫心里感叹,蒋阮这法子也实在是阴损到家了。她给了蒋素素一个希望,然后蒋素素亲眼看着这希望在眼前破灭,其中的崩溃可想而知。蒋阮没有让人直接将蒋素素劫走,只是稍微引导了一下,凑成一系列的巧合。即便是蒋权最后追查起来,查出的也不过是蒋素素自行从马车上逃跑。至于蒋素素的结局完全是她一手造成,蒋素素日后想起此事,会不会毁的肠子都青了。

????那山匪是什么人家,性子粗鲁,更不可能懂得怜香惜玉,蒋素素进了山匪窝,就是遇见一群虎狼。那些山匪对女人向来大方,蒋素素生性高傲,必然不会柔情伺候那男人,惹怒了男人的下场,夜枫想想都为蒋素素叹息。

????世上能折磨人的法子众多,难得是从精神上彻底摧毁。蒋素素一心想要爬上高门大户过人上人的生活,可一入山匪窝便再也不可能轻易出来,日日过的都是低贱的生活,岂不是比打她杀她更让人痛苦?

????夜枫站在瑟瑟冷风中,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心道这未来的少夫人果真是厉害,杀人不见血的功夫也算是到家了。日后务必小心伺候,切莫要招惹了她。且不说少主为少夫人做主,单是少夫人一个人也能玩死锦英王府一众人了。

????站了一会儿,夜枫好似才想起什么一般,连忙飞身离开。在几里地外的一处隐蔽山洞里,年轻女子正坐在原地对他怒目而视。见他回来,终是微微松了口气,第一句问的却是:“事情办妥了?”

????夜枫诧异的瞧了一眼连翘,原以为连翘第一句话定是要责骂他了,不想第一句关心的还是任务。夜枫打了个响指:“自是妥了。”夜里荒野风大,连翘浑身上下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翠绿衣裙,不由自主的便打了个喷嚏。夜枫见状,心中倒是生出一层浅浅的愧疚来。说起来今日也是他冲动了,直接掳了连翘出去,连翘迟迟不能回府又怕耽误了蒋阮的事情,无奈之下便只能将信交给他了,夜枫为了证实他的确是有能力办完这等小事,愣是罔顾连翘的抗议将连翘也一并带来了。

????连翘还在揉着鼻头,却觉得身上突然一暖,抬头一看,夜枫脱下外袍披在她身上,道:“咳,今日都是我的不是,连累你了。”

????连翘别过脸去,小声骂了一句晦气,脸蛋却悄悄红了。夜枫见状,也有些尴尬,山洞里的气氛忽的就变得有些奇怪。夜枫轻咳一声道:“走吧,回府去。”

????待二人回到锦英王府,连翘方一走到院子里,便瞧见露珠匆匆忙忙的迎上来,上下将她打量一番道,见她无事才松了口气:“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白芷瞧见院子里外头站着的夜枫,若有所思的再看看连翘,轻声道:“先回屋去说吧。”

????等回了屋,连翘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与了蒋阮听,末了才道:“姑娘,今日之事都是奴婢自作主张了,请姑娘责罚。”

????“不怪你。”蒋阮道:“此事夜枫做也一样,总归是萧韶的人。”

????连翘迟疑了一下,又道:“夜侍卫也是想要帮奴婢的忙,还请姑娘莫要怪责与他,今日之事好歹也是妥了……”

????“我自是不会怪他。”蒋阮有些好笑:“既然办妥了就没什么了,早些休息吧。”

????露珠却是笑嘻嘻的看着连翘道:“连翘姐可对夜侍卫真正上心呢,怎么话里话外都在替夜侍卫开脱?不会是心疼了吧?”

????“你个死蹄子当着姑娘的面也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连翘却不是个柔顺的,登时便泼辣的回道:“也不知是谁日日与那锦二说笑亲和的紧,今儿个也瞧见你绣帕子了吧,那帕子可是要绣给锦二的?”

????“你……。”露珠又羞又急,作势要打她,两人在屋里吵吵闹闹,许是今日是请办的顺利,蒋阮唇边也溢出了一丝笑容。

????……

????黑夜如墨,深山老林深处,有一处村庄,此刻里头倒也还有些人声,伴随着一些嘈杂的喧嚣和骂娘的粗俗声音。一群赤膊大汉蹲在门口坐下,地上散落着一些酒壶。熏天的酒气缭绕中,一人道:“听说今儿个刀疤李带了个娘们回来?那娘们生的还不错?”

????这一群大汉俱是中年,身上大抵都有些多多少少的刀剑伤疤,模样也生的凶神恶煞,浑身带着汗气和酒气,直有些犯人恶心了。

????“可不是,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道。看那模样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另一人道:“平白便宜了他了!”

????“什么黄花大闺女,”一个身材肥胖的大汉抹了把额上的汗:“听说是会情郎的时候被刀疤李撞见了。都跟人私定终身了能干净到什么地方去?”他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不过是让他先尝个鲜罢了,这等他玩够了,咱们也能分一杯羹!”

????其他人一听,俱是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这是一个坐落在深山上的山匪窝,这个村庄上居住的俱是如这些山匪一样的大汉,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曾有一个。当然,还有一些从外头掳来的女人,这些女人在此地是没有地位的,如同一件物品一样能被人随意转送,甚至一次要服侍许多个男人。因此,女人在这里的寿命不会太长——谁都经不起这样惨无人道的折磨,这里的男人们时不时就要下山来带一些新的女人上来,众人见怪不怪。不过,如今日这般这样容貌气质都颇为上品的女子却是少见,众人都对刀疤李艳羡不已,聚在一起的时候也说些不痛不痒的酸话。

????村庄里的一间破屋里,耐人寻味的声音过去后,“啪”的一声,有人用火折子点亮了屋里的油灯,里头的光纤顿时亮了起来。脏污不堪的木头大床上铺着一层有些隐隐发臭的薄毯,此刻那薄毯上布满了斑斑污迹,上头仰躺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双目无神的大睁着,原本姣好的脸上到处都是红痕和巴掌印,显然受到了极大的虐待。至于全身更是没有一块好肉,青紫的痕迹瞧着便令人胆颤。此刻她身子被摆成不堪的姿势,却是一动也不动,已经被折腾的没有一丝力气了。

????刀疤李坐起身来,一边穿衣裳一边看着蒋素素,目光落在蒋素素洁白的脖颈上时,忍不住目光一荡,又凑了过去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蒋素素似是终于反应过来,艰难的别过头去,嘴里狠狠地朝刀疤李啐了一口。

????刀疤李大怒,登时便一个巴掌挥过去,这粗野男人的力量又大的出奇,只打的蒋素素头一偏,汗涔涔的头发整个沾湿在脸颊上。嘴唇里顿时又是一股咸腥味。

????“臭"biao zi",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刀疤李伸出手狠狠捏住蒋素素的下巴:“这么漂亮的脸蛋,爷还想多留着些日子快活呢!”

????“痴心妄想。”蒋素素冷笑一声,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她的态度也不曾软化过一分,眼里只恨不得扒了刀疤李的皮,吃刀疤李的肉:“我爹找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蒋素素眼里的仇恨登时就激怒了刀疤李,二话不说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还做梦呢!到了我这里的女人,大家小姐还少了去!我看小娘子你还是没有清醒,你今儿个身子给了我,就算日后你当大官的爹找到你,还能容下你?富贵人家最是自私不过,老子看得多了。最后不过是假装不认识罢了,你还敢在爷面前拿乔,看来你是没长记性!”说罢冷哼一声,看也不看蒋素素一眼,拿起桌上的衣裳就出了门。

????蒋素素一人躺在床上,两行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那来救她的公子没有出现,自己却被山匪掳回了土匪窝。方才那一幕只要一回想在脑中,蒋素素就忍不住全身发抖。刀疤李是个魔鬼,下手下的极重,而且,强占了她的身子。蒋素素痛苦的闭上眼,抓进手下的被子,如今这样活着,逃出去毫无希望,成为这样一个人的禁脔,还不如去庙里做姑子。

????而刀疤李方才的一席话也确实刺伤了她的心。的确,大户人家的闺女一旦出了这等事情,若是被山匪掳走了,一辈子也就是相当于毁了,即便最后接回了人去,大多也是喂一颗药下去。那女子自己也能解脱,家人也不必被人看笑话,保全了名声。

????如果换成了她,如果是她……蒋素素心中一颤,蒋权会怎么做,大抵也是没有勇气认回她,当做陌生人转身离开吧。若是环在几年前,蒋素素必然会相信蒋权会不顾一切的救她。可自从经过了夏研的事情,经过了蒋权让她做姑子的事情,蒋素素心中便对蒋权起了隔阂之心,蒋权如此自私,只顾着蒋府的名声,真的会为了她不顾一切么?

????脑中胡乱的思索着这些,身上的剧痛还未曾缓解,便听到大门被人猛地一踢,蒋素素以为是刀疤李回来了,登时身子便是一抖。转头看去,却发现那是几个陌生的赤膊大汉,大踏步的朝她走来,目光中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蒋素素心头一惊,抖着嘴唇问。

????为首的男子嘿嘿一笑:“小娘子,莫要怕,刀疤兄说你有些不懂规矩,特意让哥儿几个来教教你规矩,别怕,我们可是很温柔的。”

????“不……。不……。”蒋素素想要逃,可是浑身上下早已被刀疤李折腾的没有一丝力气,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登时便被人扑倒在身下。

????……

????各处有各处的姻缘机遇,譬如此刻宫中一隅,十三皇子居住的院子里,宣沛负手而立,冷眼瞧着跪在底下的宫女。

????周围的太监宫女俱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一动不动的垂下头。那跪在地上的宫女还在哀声恳求:“十三殿下,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日后再也不敢了,求殿下饶奴婢一命,看在奴婢伺候殿下这么多年的份上。”

????两个宫女提着灯笼站在两边,夜幕沉沉,那站在中间的稚嫩孩子面容被灯笼的光华下显出几分沉色来。越发显得粉雕玉琢如同话里的散财童子一般,只是那般秀气甜美的外表下,一双眼睛古井无波,那宫女抬起头来正与孩子对视,登时便被那冷幽幽的眸子惊了一惊,只觉得像是从地狱中攀爬而出的恶鬼,出来向杀人的罪人索命来了。

????宣沛慢慢的看了她一眼:“是么?正因如此,伺候我多年的下人却有了这等污秽之心,本殿饶了你,日后必然无法立规矩。父皇是个最重规矩的人。”

????那宫女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宣沛一眼,她不知道宣沛是真傻还是装傻。若是真傻,怎么能一下就将她这个眼线给拔出来,若是装傻,宣沛明知道她是那边的人,怎么有胆子敢轻易惩处了她?

????陪伴了这个无能的十三皇子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能将这个皇子牢牢的掌握在手心,从小也经常打骂她。不想不知道从何时起,这孩子却似变了一个人般,再也不会懦弱的躲在人身后,反而令人生畏。

????似乎是从那一日蒋阮替宣沛在和怡郡主面前解了围开始,宣沛就开始慢慢改变了。宫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件小事也能改变宣沛,或者说,宣沛之前一直是在伪装,那件事只是一个引子,如今的他已经决定撕下面具,以真面目示人了?

????她抬起头来,再次认真的打量起宣沛。却惊讶的发现,她实在无法将面前这个小少年同记忆中的孩子联系起来。面前的孩子身量尚未长成,却已经有了隐隐的帝王之气,那一双眸子若琉璃一般通透,却怎么也望不见底。面上永远带着一份明媚的笑容,即便是被人训斥也一样。喜怒不形于色,这孩子竟然已经不露声色到如此地步了么?

????宣沛注意到她的眼神,微微一笑:“所以,不是本殿不饶你,实在是有心无力。”说罢,便淡淡转身,袍角绣着的瑞兽张牙舞爪,在夜里划过一道暗芒。他的声音伴着月色里的风声一道飘过来,带着稚嫩的残忍。

????“杖毙。”

????宫女陡然明白过来,尖叫一声:“殿下不要——不——”紧接着,便是嘴巴被堵住的挣扎呜咽,几个粗壮的婆子将那宫女驾起拖走。众人均是默默无语,眼瞧着那稚嫩的殿下转过身坐回门口的椅子上,一派云淡风轻。

????这一院子的太监宫女,鱼龙混杂七七八八,鲜少没有没有欺负过宣沛的,如今却是眼观眼鼻观心,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见识到了宣沛的手段,他们哪里还敢生出别的心思,唯有胆寒。

????方才那宫女原是宣沛的贴身宫女,这么多年也是奴大欺主,不过她背后有靠山,本也算是一个眼线,只是一直以来跟在默默无闻的十三皇子身边也许是觉得没有前途,所以行事肆无忌惮。自上次帮蒋阮作证以来,宣沛的行事已经有些不同寻常,偏生这宫女还未察觉,依旧这般狂妄,不想宣沛第一个就拿她开刀,随便寻了个由头便将她杖毙了。

????之前众人心中也不是没有过思量,只是觉得十三皇子到底也是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年纪小心肠软,更何况这贴身宫女虽然奴大欺主,一张嘴儿却是能说,哄得宣沛高高兴兴的,难免不会念就请。谁知道这小主子如此杀伐果断,根本未加思考便做了决断。一时间这院里的人不禁又有了思量,有为此高兴的,也有心中暗惊大叫不好的。

????宣沛微笑着扫视了院里的众人一番,众人被那双眼睛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孩子身上咄咄逼人不敢直视,竟然为他的气势所震慑。宣沛慢慢的开口:“杖毙了一个,贴身宫女的位置就由你来顶替吧。”他随手指向人群里一个面生的宫女,那宫女是两天前才分到宣沛院里的,还是个三等宫女,突然就被提为一等宫女了,立刻盈盈下拜道:“奴婢明月谢殿下恩典。”

????那院里的二等宫女们本来瞅着这个空子打算表现自己,不想却被一个新来的挤兑走了,纷纷心中不悦,想要挤兑几句。对上宣沛那微笑的表情时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想到如今这个小主子已经不是从前可以随意糊弄的,便也只能按捺下心中的不忿,强自忍住了。

????宣沛挥了挥手,看向明月:“你跟本殿进来,其他人都退下。”

????下人们面面相觑,几个宫女瞪了一眼明月才纷纷告退。宣沛转身进了屋,在屋里的书桌前坐下来,明月掩上门也走了进去,在宣沛面前站定。宣沛这才抬起头,看着明月道:“锦英王派你来的?”

????明月点头。

????宣沛皱了皱眉:“多管闲事。”他皱眉的样子倒有了几分这个年纪才有的孩子气,更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

????明月想了想:“是弘安郡主说殿下身边缺个懂功夫的人,主子就把奴婢送来了。”

????“是她啊!”宣沛一下子坐直身子,他如今身量小,坐在过大的椅子上的时候很有几分滑稽的味道。不过心情倒是极好的模样,道:“我就知道以锦英王的性子,定不可能这么好心。还是她心肠好,想的也周到。”

????这放到萧韶身上就是多管闲事,放到蒋阮身上就是善良体贴,差别也太大了些。明月强自忍住笑,道:“殿下和郡主想来也是有缘的,这神态举止都有七成相似。”

????一听这话,宣沛更加高兴了,眯眼笑了笑,道:“那是自然,她可是我……。”话语忽而顿住,他才接着道:“我帮忙作证的人。”

????------题外话------

????小白花简直一个被拐卖到山村当媳妇儿的城市大学生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