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章 喜大普奔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日,蒋府门口果真是分外热闹。围观的人群里三圈外三圈几乎要将尚书府门口的大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只因为皇家旨意到,要赐婚弘安郡主。

????弘安郡主如今在京中的名声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本就生的美,又讨得太后欢心。却不知是不是天妒红颜,屡次被陷害关入大牢。有怜香惜玉为她境遇打抱不平的,也好心中落井下石拍手称快的,一时竟是风头无两。

????此刻蒋府大厅中,里里外外的人跪了一地,跪在当前的正是蒋权和蒋阮二人。宫中公公拖着长长的嗓子尖声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今有太后娘娘懿旨,兹选得锦英亲王,赐肩舆,赏戴双眼花翎,兵部尚书之女蒋氏,端庄贤淑,孝善仁厚,德配上辅君德,佐理苑闱。着立为锦英王妃,金玉良缘,钦此——”

????待说完后,公公才斜眼看向跪在地上的人,道:“弘安郡主,接旨吧。”

????蒋阮微微一顿,才笑着上前接过圣旨,白芷忙上前递上一个沉甸甸的锦囊,笑道:“公公辛苦了。”

????“郡主客气了。”公公掂了掂手中的锦囊,满意的笑了,语气也十分亲切:“此番金玉良缘,咱家也来沾沾郡主的喜气。”他看向一边脸色有些僵硬的蒋权,挑了挑眉,早就传言蒋尚书对自己这个嫡女十分苛刻,如今看来确实不假。懿德太后有心维护蒋阮,蒋阮日后又是锦英王府的女主子,在这大锦朝也可谓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了。公公有心讨好,便也要借机敲打蒋权一番,尖着嗓子道:“怎么,这可是件好事啊,怎么蒋大人瞧着不大高兴呢。”

????蒋权一惊,勉强笑道:“我是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小女资质驽钝,与锦英王府实在高攀,得太后娘娘庇佑,是她的福气。”

????公公皮笑肉不笑道:“蒋大人说得好,如今可不是太后庇佑着么。太后娘娘说了,日后就是进了锦英王府,只要萧王爷待郡主不好,太后娘娘也是要为郡主出头的。太后娘娘是将郡主当亲孙女疼的,若是谁敢欺负了郡主,必是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话说的又是令蒋权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这分明就是说给他听得,话里的敲打着实让人心中听得生出一股闷气。可这宫里的太监瞧着不起眼,却是皇帝太后身边的人,轻易得罪不得,凡是还要买他们一个面子。因此也只得将心中的闷气咽下,陪笑了一阵。好容易打发了公公,蒋权这才看向蒋阮,冷笑一声道:“你可真是有本事!”

????“父亲过奖,这都是太后娘娘福佑。”蒋阮垂首微笑,那模样登时又看的蒋权心中一阵郁闷,只恨不得将蒋阮一脚踢出门外才好。当下便又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待蒋权走后,连翘才皱眉道:“姑娘,这懿旨……。”这圣旨来的让人毫无准备,然而眼下却也不能抗旨不从。连翘心中叹息一声,身在官家,婚姻大事不由自主,就算锦英王人瞧着不错,自家姑娘看着也并不排斥他,可这样直接的赐婚却是有些罔顾了蒋阮的意思,譬如此刻,蒋阮面上便没有一丝喜悦之色。

????白芷也觉得有些心酸,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蒋阮,蒋阮摇头:“整理一下,等会去锦英王府一趟。”

????萧韶的动作这么快也是她没有想到的,只是即便这样,还是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

????八皇子府上,宣离猛地一下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噼里啪啦”的一通脆响,精致的瓷器在地上摔得粉碎,溅起白色的锋利碎片将站在一边的人手心都划了细小伤口。

????宣离一下子在椅子上坐下来,似乎有些无力的深吸一口气,才慢慢道:“原来是这样,原来他是打的太后的主意。”

????之前宫中传言的萧韶向皇帝赐婚,想来都是萧韶的旨意,从后来的种种事迹看,皇帝对蒋阮成为锦英王妃是不赞同的。如今太后这么突然地懿旨传来,宣离才恍然大悟。萧韶从来都没想过通过皇帝来赐婚,他要找的人一直都是懿德太后。之前传出的传言不过都是为了模糊众人的视线。也让宣离自乱阵脚,甚至同意了宣朗的这个拙劣的逼婚计策,最后宣朗死了,他在宫中少了一枚好用的棋子,还差点将自己也牵扯出去。

????“萧韶,本殿真是小瞧他了。”宣离眯了眯燕,虽然唇角还挂着照常的温雅微笑,眼中却透出狰狞,几个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萧韶杀了一般。与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如今却是全程被萧韶牵着鼻子走,怎能甘心?

????坐在他下首的年轻人亦是脸色难看,左手手指突兀的缺了一根,不是别人,正是蒋家二少爷,蒋超。宣离大怒,他心中又好的了哪里去。蒋阮两兄妹都是他的眼中钉,如今太后懿旨一下,蒋阮傍上了锦英王府这棵大树,日后想要对付她就更难了。

????“上次让你做的事,收拾干净了吗?”宣离话锋一转,问向蒋超。

????“回殿下的话,”蒋超忙答道:“全部都打点好了,宫里现在事情也都放下,不会再出岔子了。”

????“宣朗没脑子,死了也是咎由自取。”宣离漫不经心的看着面前摔碎了一地的碎瓷片:“我们得在宫中换人了。”宣朗在宫中虽然瞧着无能,却是个传递消息的好法子。如今宣朗死了,宫中不好再安插人手,只得从现在宫里的人中下手。

????“殿下可是想要从皇子间下手?如今看来,属下觉得十三皇子瞧着聪明,或许可以一用。”蒋超道。那一日宣沛的所作所为众人都看在眼里,都说这个十三皇子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却是个聪慧的人。原先服侍十三皇子的那些刁奴如今对他可恭敬了,皇帝也开始重视起他来,偶尔也会让人给他送点东西过去。

????但即便十三皇子再如何聪明,生母地位的低微注定他永远没有资格和宣离争那个位置。这样的人没有威胁又聪明,用来做棋子再适合不过了。

????“聪明?过于聪明可不是什么好事。”宣离缓缓摇头:“就怕他是萧韶的人。”

????“您是说……”蒋超一愣。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如何有本事做到翻盘的地步,怕都是萧韶教他的法子,太子想来也是这样。萧韶为什么不亲自出手,我还没想明白。只是宣沛这人,我不想用他。”宣离道。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宣沛,总让他觉得心中不舒服。仿佛有什么奇怪的情绪在心中滋生一般,他十分不愿意瞧见宣沛。

????“不能找十三皇子,依殿下的意思,该找什么人合适?”蒋超试探的问道。

????“新一批的秀女不是进宫了么?”宣离看着自己的指尖:“总有人想要往上爬的,你寻个机会,在里头好好挑一挑吧。”

????蒋超一震,随即垂下头来,恭敬答道:“是。”

????……

????听到蒋阮被赐婚的消息后心情不好的人显然不止一人,此刻东宫中,站在花园凉亭里的柳敏便神色黯然的注视着池塘里游来游去的锦鲤,心思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太后懿旨,皇恩浩荡,一句话就注定了他再无可能。想到蒋阮从此要被冠上萧氏,柳敏的心里就涌起一股酸涩的情绪。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自命清高,前二十年从未知晓情滋味,等后来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却又晚了。不过,蒋阮瞧着和萧韶关系匪浅,他二人如此亲密,得此太后懿旨,她……也是开心的吧。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肩膀被人一拍,柳敏回头,看见的就是太子一张笑的促狭的脸:“柳太傅,想什么这么出神?”

????柳敏摇头:“太子殿下。”

????太子毫不在意的在一边坐下来,看了他一眼:“你是在为弘安郡主伤心吧。”

????柳敏一惊,女子闺誉不可随意侵犯,正想要否认,便听得太子道:“你不用否认,柳太傅,这经史策论,本宫不如你,可这男女情事嘛,你不如本宫。”他一手托腮看着柳敏好奇道:“其实本宫觉得很奇怪,这弘安郡主,说白了也就是长得好看一些罢了,怎么你们一个二个都跟着了魔似的。萧韶那个冰人就算了,太傅你这样不解风情的人也会为了他伤心,真叫本宫大开眼界。”

????柳敏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太子的话。太子的话说到底也没错,如今他心思消沉,更是没什么心思跟太子在这里打嘴炮。他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只对太子道:“不管如何,前些日子太子殿下为弘安郡主仗义执言,微臣感谢太子殿下出手相助。”

????“算了吧,本宫也不是光为你。”太子挥了挥手,虽说之前柳敏在他面前也请求过为蒋阮想想办法,可太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多管闲事之人,甚至乐得看热闹,若不是后来宣沛的出现,想来也是不会趟这一趟浑水的。

????宣沛当日对他说,想不想报复一下背叛他的四皇子宣朗,太子本就对宣朗的阳奉阴违十分恼怒,一直愁着找不到绝佳的机会将他恶整一番。一听宣朗的话便有些动心了,宣朗又拐着法子说了些此事后太子能得到的利益,倒是成功的勾起了太子的玩心,当下和宣沛一拍即合,演出了这么场好戏。

????太子至今都有些奇怪,宣沛一个宫中不声不响的皇子,如何能想出这么多的主意。那个劳什子金陵圣手夏青可不是人人都能请到的,可宣沛偏偏说只要放出宫中有什么医术,夏青就会答应进宫。之后果不其然,当初太子怎么都想不明白宣沛如何料事如神,如今想来,怕全都是萧韶的功劳。宣沛到底只是一个孩子,这个年纪玩心计城府还早了些,如此周密,想来是萧韶吩咐行事的。

????柳敏虽然感谢他,实际上太子却并不是因为柳敏而帮忙的。如今看柳敏心神不定的模样,太子心中倒是起了几分同情,柳敏这个人平日里虽然很严苛讨厌,到底只是一个直肠子太傅罢了,瞧见他为了女人这般闷闷不乐,好歹也有过师徒情谊,太子便拍了拍柳敏的肩:“太傅你也不用太过伤心了。世上女子千千万,何必要取那一瓢饮,过不了多久她就是他人妇,太傅熟读礼仪,不如本宫替你找几个可人儿,虽然比不上弘安郡主貌美,总不会让人失望是了。”

????柳敏身子一僵,忙站起身来道:“太子殿下好意臣心领了,只是微臣并无此意。微臣还有些事情,这就告退。”说罢便行了一礼,逃也似的离开了。

????太子呸的一口吐掉了嘴里的茶渣,道:“无聊。”

????……

????再说锦英王府,同其他地方的愁云惨淡不同,几乎是欢天喜地准备过年的架势,自从老锦英王夫妇去世后,锦英王府常年冷冷清清,难得有全府上上下下喜色一片的场面。今日懿德太后懿旨一下来,全府人奔走相告,就是分布在大锦朝各个地方的锦衣卫收到飞鸽传书,也纷纷呢开始凑份子钱准备给自己主子和少夫人买新婚大礼了。

????林管家高兴地把西洋镜用布擦了透亮戴在脸上,拉着锦四道:“你说这回喜帖是做成烫金印花的还是用天蚕丝绣字比较好?”想了想又摇头:“不如做成檀木签子,上头还能黏珠子,上次从波斯带回来一批琉璃珠子,黏上去闪亮,显得特别富贵喜庆,还是这样比较好。”

????锦四翻了个白眼:“老林,一个喜帖你用得着做的这么精致么?老夫人要是还在看见你如此败家,定是会后悔当初怎么让你做了管家。”

????“你这小姑娘懂什么,”林管家最是恨别人质疑他的能力,登时便挺了挺胸,骄傲自豪的道:“这喜帖嘛,做的不好就是败了王府的脸面。咱们主子做的是什么,是娶妻娶妻的大事啊。当初多少人说咱们主子这辈子都娶不了妻的,咱们就是要打那些人的脸。就是要将这次亲事做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再说了,你觉得这点喜帖的银子便是败家,小四,老林我告诉你,少主决定给的聘礼,那才叫败家!”

????锦四一听,双眼一亮,还不等她说话,便听得树上嗖嗖嗖一阵乱想,锦三一个跃步飞了下来,瞅着林管家兴致勃勃追问:“聘礼是多少啊?”

????“你猜?”林管家迟迟不说,直叫这两人吊足了胃口。

????“七七四十九抬?”锦四猜测。锦四性子酷似男人,对这些嫁妆聘礼之事并不是很清楚,随口就说了一个数。

????“呸,四十九抬打发叫花子呢?”锦三摇头道:“这女子嘛,聘礼越多总是越风光的,我猜是九九八十一抬。”锦三虽然比锦四更像女子一些,到底平日里做的是锦衣卫,这些寻常女儿家清楚关心的事情还是少了些火候。

????林管家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想到在你们眼中我锦英王府如此寒酸,什么九九八十一抬。是足足一百六十八抬!”

????“一百六十八抬?”锦三锦四齐齐叫出声道。锦三皱眉:“那到底是多少?”

????“明白点告诉你好了,那一百六十八抬聘礼呢,能够买下三个尚书府的全部家产还有余了。”林管家道:“不过也仅仅只是聘礼而已,我看照少主这性子,日后等少夫人进了门,这整个锦英王府都是她的。哎,主子大了不中留,只顾着媳妇不顾咱们这些下人啊。”说到最后,林管家的语气已然忧伤了起来。

????三个尚书府的聘礼实在是不可谓不富贵,锦三锦四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异。锦三咽了口口水,道:“这么多聘礼,主子就没想到全部给了尚书府,平白便宜了尚书府不成?”

????林管家摇头:“笨哪,这么多聘礼怎么能全部送到尚书府,当然全部交到少夫人手里保管了。这事不必担心,少主已经做好了准备。”

????“少主太爷们儿了。”锦三眨了眨眼:“我要是个女人,我也愿意嫁给他。”

????“你不就是女人么?”林管家鄙夷道:“不过少主也看不上你,你长得又没少夫人好看。”

????“……”

????……

????这厢林管家还和锦三锦四扯皮,却不知蒋阮已经从大门堂而皇之的踏入了锦英王府。锦英王府的下人甚至都没通知林管家,各个都热情非凡的欢迎未来少主子,引路的引路介绍的介绍,一路遇见下人待她都是一副恭敬的模样,各个行礼一声声“少夫人”喊的比什么都大,引得露珠捂着嘴偷笑。

????待通报的人将蒋阮带到萧韶的书房,下人们便自觉地退了出去,露珠和天竺也贴心的将门掩好,把独处的时光留给这方接到赐婚懿旨的两个人。

????“萧韶,你想干什么?”蒋阮问道。萧韶这行动快的令人措手不及,如今她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绑上了锦英王府这条船。

????萧韶转过身来,今日他竟是没有穿平日里惯常穿的黑衣,反而穿了一件暗红色比甲元宝领绣白蟒长袍。显得倒是比明日里温和了几分,越发秀美绝伦,一双星眸璀璨生辉,再看几眼便会溺进去的模样。他深深的看着蒋阮,道:“你不高兴?”

????“现在全京城的人都在说你这颗好白菜被我拱了,你觉得我能高兴?”蒋阮倒是第一次待他有如此明显的情绪。

????萧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嗯,我让你拱。”

????这般温柔的态度,让人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蒋阮瞪了他一会儿:“你现在很得意么?”

????“我很高兴。”萧韶靠近她低声道。他本就生的高,这么靠近过来的时候蒋阮堪堪只道他胸口处,从远处看来像是要将她拥在怀里一样。他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宠溺和温和,声音含着莫名的磁性:“王妃。”

????蒋阮后退一步,与他保持距离。这人不分时间地点的用美男计到底想干什么,生得好就是占便宜,不得不说这一招的确是很有效。萧韶这么浅浅一笑,语气带着些莫名的蛊惑,登时便是风流如玉,同从前的冷清优雅又是不同。

????“这么着急赐婚到底为什么?”蒋阮皱眉:“你要走了?”

????萧韶垂下眸看她:“是,十日后我便出发,这之前必须将你定下来,免得节外生枝。”

????什么定下来,这话说得有几分莫名其妙,不过眼下蒋阮也顾不得这些,便道:“十日后?”

????“时间紧迫,朝中多人对你虎视眈眈,太后下令,待我离开,你便入住锦英王府。班师回朝后成亲。”萧韶沉声道:“锦英王府可保你平安,成亲是权宜之计。你放心,我总会帮你的。成亲以后,我也不会强迫与你。”说到此处,萧韶的俊脸有些微微发红,神色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蒋阮已经是比他从容多了,就看着他道:“好。”以萧韶这样高傲的性子,她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萧韶倒是不至于用强。这一点蒋阮时十分放心,想通了这一点,倒是觉得和萧韶的关系没那么尴尬了,若是当作能帮上忙的朋友或者上司,倒也不错。

????她这般垂头沉思不语,萧韶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突然道:“但你入了锦英王府,就是我萧韶的女人,有滋事的,一概不必理会,打出去便是。”顿了顿,他才道:“柳敏和宣沛,还有辜易,你也不必理会。”

????蒋阮愣了愣,登时有些无语,似又觉得脸上有些微烫。心中只又暗道萧韶这人看似冷漠的人,总有法子将两人的关系弄得尴尬无比。

????------题外话------

????金玉良缘大结局没有圆房差评!圆方党哭晕在厕所,看今天这章充分表达了俺对禁欲良缘的怨念呜呜呜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