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赐婚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东风楼中的雅座里,萧韶、莫聪和夏青各自坐在一块儿。莫聪许是刚从外头赶来,风尘仆仆的模样,刚一进来就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径自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牛饮下去。一气儿将茶水喝光之后,才喘着气对萧韶道:“三哥,都安排好了。宣离那边也做好了准备。这回绝对没问题,你就等着抱得佳人归吧。”

????夏青在一边听得倒是十分糊涂,急忙问道:“什么抱得佳人归?三哥有心上人了,是哪家姑娘?怎么又和宣离扯上关系了?”

????“你个呆子。”莫聪敲了一下他的头:“也太不关心三哥的终生大事了,你不知道三哥终于开窍,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姑娘冷着呢,三哥这不想方设法在姑娘面前增加好感么。不过这姑娘人呢生的好,大哥又有些兵权在手,宣离也打着人家的主意。三哥冲冠一怒为红颜,在给宣离使绊子。”

????莫聪说的调侃,萧韶却只是喝茶不语,丝毫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微微出神,却不知是在想什么。

????夏青听闻这番话却是夸张的大叫起来:“什么?谁啊,还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三哥竟然吃了闭门羹,七师弟,你不要骗我。”

????萧韶是什么人,少年时期便打马自京城小巷而过,必是一路踩着芬芳而过——大街小巷旁观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把自己的香囊绢花不要钱的往他身上抛。当然,最后的结局也不过是萧韶的坐骑总是带着一股花香。而后来师从迦南山上,更有无数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姑娘们也嚷嚷着要上迦南山拜师学艺,这自然是不可能的,迦南山下便有八歧先生亲自布的阵法,一旦陷入阵法之中,便是危机四伏。那时候多少大家闺秀打着萧韶怜香惜玉的心思故意“闯入”阵中,萧韶从来都是置之不理。平白麻烦了他们一种师兄弟要给萧韶找来的麻烦擦屁股。那时候夏青和莫聪年纪小,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去漫山遍野的捞人。

????捞人便也罢了,捞着的对象看着他们失望的眼神足以成为每个迦南山弟子的噩梦——实在太伤自尊了。

????其实他们一众师兄弟中,也并不乏英俊少年,大抵是萧韶少年老成,身上又有一种刻入骨髓的优雅冷清,在一众毛头小子中便鹤立鸡群,有了一种独特的魅力。在还是少年的时期的他们追寻美丽少女的时候,只有萧韶归然不动,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他们其余的师兄弟私下里也偷偷讨论过,想来萧韶日后定是要入少林寺当和尚的。

????谁知今日听莫聪一番话,却是让夏青大吃一惊,也不知心中是何滋味,大抵是没想到曾经心中的神一样的人物如今也终于走下神坛,还碰了壁,饶是这娃娃脸青年生性纯良,也忍不住有了一丝幸灾乐祸。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诺,你今日也见过的,”莫聪一看夏青的神情就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促狭笑道:“就是今日因你帮忙验尸而逃过一劫的主人,弘安郡主,你看到的,被诬陷的人。”

????“是她!”夏青一愣。想到那金銮殿上一身囚衣却风姿不减的少女,生的自是美貌妩媚的,只是那淡定从容的表情却是让夏青有些打心眼的害怕。夏青想了想,认真道:“原来三哥喜欢美貌妩媚型的,我明白了,回头我就写信告诉四哥去。”

????莫聪翻了个白眼,这萧韶喜欢上一个姑娘的事情如今真的要弄得人尽皆知了。也不知道八歧先生知道了又是个什么神情。他看向萧韶,收起方才戏谑的神色,严肃道:“赐婚过后,你便要去边关讨伐天晋了?”

????“恩。”萧韶垂下眸:“介时你在京中接应,务必小心。”

????“宣离肯定会在后面做手脚。”莫聪沉吟道:“即便你有布置,他在京中却有优势,三十万锦衣卫你又如何分配。”

????“十万大军随我。十万照旧,十万留在京中。”萧韶道:“西戎并不安分,恐有前后夹击之嫌。宣离真有动静,必然趁此机会举事。”顿了顿,他才道:“你在京中,替我保护好她。”

????“她”自然指蒋阮。莫聪也不知心中是何感觉,只道:“我知道。你也多加小心。”

????“西戎、南疆、天晋国、还有朝中的内奸。此次不能一网打尽,日后必多生事端。我已写信召回齐四,你们二人留在京中,我走后,朝中大约有大动静,你们辅佐便是。留宣离是为了钓鱼,但若他真丧心病狂,直接杀了便是。”萧韶眉间闪过一丝戾气:“出了事有我担着。”

????夏青一愣:“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夏五,你也留在京城,今日你进宫,难免被宣离盯上,再回金陵不安全,在京城至少有人护着,我会拨给你人马。有你在,也能替我照顾蒋阮。”萧韶看向夏青道。

????“啊?”夏青摸了摸鼻子:“我是神医,又不是你府里的医师,怎么能专门给一人看病呢,再说了,八皇子凭什么盯上我,我给人验尸,我堂堂正正……”

????眼看夏青还要再说下去,莫聪道:“闭嘴,你若是想死,现在就回金陵去,三哥可是为你好,到时候若是死的不明不白,可别说大家没有顾念同门师兄弟情意。”

????夏青本就是个纯良的医痴,被莫聪这么一说立刻便噤声,诺诺道:“我就是随口一说,我听三哥的就是了。”

????……

????蒋阮在被杀人罪名几乎辩无可辩的时候突然有了转折,太子和十三皇子的出现给这件案子带来了转机,金陵圣手更是翻出其中的蹊跷。最后御前亲审,最后竟是找出了许多疑点,蒋阮被证明是无辜的,四皇子宣朗却成了杀人疑凶。

????之后几天皇帝带人再次御前亲审,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宣朗主动承认了罪行。而经刑部的人查处,确实也发现了罪证,人证物证俱在,宣朗如何抵赖得?当下便被打入天牢,众人都在猜测宣朗这次会被判下多大的罪责,毕竟和怡郡主当初颇得皇帝宠爱,淑妃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白白枉死,自是不遗余力的想要置宣朗于死地。

????可未曾等判决下来,宣朗便自尽在天牢中了。是服毒自尽,天牢中重兵把守,自是不可能有人杀人灭口,可宣朗就这么突然暴毙,也实在是令人起疑。然而无论怎么怀疑,人已死,找不出证据也只得作罢。皇帝盛怒之下将宣朗从皇家玉蝶中除名,贬为庶民,死了也不能入皇陵。

????宣朗死讯传来的第二日,贤妃便在宫中上吊自尽了。这一双母子双双赴死,登时便又给宫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皇帝恨屋及乌,自是对贤妃的自尽也没什么好脸色,寻了个由头让贤妃的娘家人收尸,到底还是念在了贤妃陪伴了他在宫中这么多年,让她和宣朗一起下葬了。

????贤妃的死似乎也给淑妃带来了巨大打击,只因为和怡郡主已死,原先在宫中呼风唤雨的四妃如今只剩下淑妃和德妃。德妃还有宣华得以傍身,淑妃却是膝下无子。况且那一日御前亲审,宣沛的一番话已然让皇帝对淑妃起了芥蒂之心。淑妃清楚的感觉到,最近的一段日子,皇帝已经有意无意的开始疏远她。这样下去,离她失宠的日子也不远了。淑妃是个识趣的人,既然觉得宫中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地方,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也会如陈贵妃贤妃一般,便自请出家为和怡郡主祈福。

????皇帝自是没说什么,第二日淑妃便搬出宫中,到了宫外的一处寺庙开始清修,立誓终身不进宫。懿德太后感其心意,赐名清洪,这是后话。

????前朝后宫总是息息相关,四皇子落马,却是让后宫之中维持了几十年的平衡一朝打乱。如今四妃其余三妃妃位空悬,唯剩一个德妃。皇后一时间倒成了香饽饽,德妃愈加小心行事,几乎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即便如此,宫中之中的平衡总是要维持的,皇帝已经开始在新一批入宫的秀女中挑选起合适的人选来。

????秀女们知道机会难得,纷纷卯足了劲的想要博得圣上青眼,只恨不得自己能牢牢把握住这次机会飞黄腾达,每日将花在打扮的时辰便是够长。这一日,秀女们又纷纷聚在一起说话,说的正是和怡郡主之事。

????那王侍郎家的小姐今年正是十六的碧玉年华,生的也算娇美,弹得一手好琵琶。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道:“近几日宫中真是越发的冷凝了,太监宫女们都端着一张脸,瞧着怪怕人的。”她平日里性子本就有些爱热闹,这几日宫中气氛紧张,弄得她也很是没有精神。

????一边的女子拍了拍她的手,递上一杯茶道:“王姐姐别这么说,小心些被人听到了。”她压低了声音:“听人说这几日皇上心情不好,总是发火,大伙儿这才谨言慎行的。”

????王小姐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叹息一声道:“我自是知道,只是咱们好好地年纪,被放到这宫里,真是闷死了。”

????那对面的女子一身嫩黄色的小衣窄裙,越发衬得身姿如柳,不是别人,正是蒋丹。蒋丹笑道:“咱们比那些人可幸运多了。至少还有条命在呢,譬如说前几日的四殿下,贵为天家子弟又如何?到底还是保不了一条命,这天家的富贵呢,凶险在里边儿呢。”

????王家小姐立刻露出一副害怕的神情,拍着自己的胸口道:“还说呢,我只要一想起这事便觉得浑身发凉。你说那四殿下好歹也是陛下的亲儿子,说没就没了,咱们可比不上四殿下的身份尊贵,若是犯了一丁点错,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这天家的富贵,总之我是不敢去谋得。”

????蒋丹拍着她的手又劝慰了几句,眼底却是闪过一丝笑意。王家侍郎在朝中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虽然瞧着不起眼,妻子的娘家背后却是左尉府,王家小姐自是有个丰厚的娘家。更何况她容貌生的美,又弹得一手好琵琶,若是真的被临幸,要想不得宠都难,在这宫里算是她的一个强劲对手。

????可惜,蒋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虽然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却是个蠢货。说什么就信什么,只要轻轻一挑拨,便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如今给她留下皇宫中越是凶险的印象,日后在皇帝面前王家小姐就会越紧张。皇帝总不会喜欢一个害怕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最是倒男人胃口。王家小姐让皇上不爽快,怎么在宫中得宠。

????蒋丹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笑得越是温柔,直说的王家小姐拉着她的手道:“好妹妹,还是你贴心,这宫中,只有你待我最是真诚。”

????这厢这说着,秀女中的另一人李小姐进来,走到桌子边坐下,有些愤愤不平道:“喂,你们可曾听说了?太后娘娘给锦英王指婚了。”

????“锦英王?”李小姐这一句话,立刻将四周的秀女都围将过来,纷纷看着她问道:“可是那个乱臣贼子锦英王萧韶?”

????虽然嘴里说的是“乱臣贼子”,这些秀女的面上却是浮起了淡淡春意,似乎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就足以令她们神魂颠倒。这是自然,这秀美绝伦,优雅冷清的青年是大锦无数女儿家的春闺梦里人,即便入了宫做了皇帝的女人,总还是会对少女时期的瑰丽梦保持一份幻想的。

????“正是。”李小姐道:“那你们可曾知道太后将谁指给了他?”

????众人纷纷摇头。王小姐道:“锦英王风姿卓绝,太后赐婚的人,定是神仙般的人物,我猜猜,可是那滨海总督府上的姚家小姐?”

????姚家小姐身世好,容貌好,品行好,才能好,万里挑一的人,若说大锦朝能有谁配得上萧韶,怕也是只有这个神仙般的人物了。

????李小姐摇摇头,语气中时止不住的酸意:“不是,太后赐婚给锦英王的人,是蒋家嫡女,如今的弘安郡主,蒋阮!”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愣在原地。就连远远坐在一边刺绣的董盈儿,也忍不住手一抖,登时,一粒米粒大的红色血珠从食指处冒了出来。她慢慢将食指放在嘴边,将血迹吮了去。目光却是不自觉的飘向了说话的人。

????蒋丹皱了皱眉,语气却是带了三分试探:“这……我大姐姐怎么会被突然指给了锦英王?”

????“谁知道呢。”李小姐不悦的看了一眼蒋丹,许是将对蒋阮的怒气发泄到了蒋丹身上,道:“虽然是郡主,可到底也只是太后请封的,又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况且瞧着也只有容貌生的好一点罢了。可面向过于狐媚,并非是端庄贤淑之人,也不知太后娘娘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地姚家小姐不要,偏生选了蒋家大小姐。”

????蒋丹眼珠子转了一转,自是听出了李小姐话里的不痛快。事实上,不仅是李小姐不痛快,怕是在座的诸位心中多多少少都对蒋阮有些不满。人们总是觉得自己得不到的人,别人也不应得到,就算得到,比自己条件好得多的才成。可在座的诸位,其中地位家世也有不比蒋阮低的,也有琴棋书画不比蒋阮差的,却也没有做成锦英王妃。嫉妒酸涩岂能少?

????要知道入主锦英王府,便是锦英王府正经的主子,这些年虽然锦英王虽名为乱臣贼子,实则颇得皇家庇佑,其中的荣耀和地位权势不容估量。那锦英王府代表着的财富和名利简直是给人身上镀了一层金子。谁不眼红?况且萧韶此人又生的不差。一个生的美貌的夫君,一个富可敌国的夫家,没有公公婆婆,自有,显赫,庞大,精美,简直就是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蒋阮何德何能,就能做成锦英王府的女主子?

????“锦英王那样丰神俊朗的人物,大姐姐自是喜欢的,可……太后娘娘怎么会突然赐婚的?”蒋丹怯怯的问:“之前可从没听过大姐姐提起啊。”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顿时又充满深思。蒋阮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讨了懿德太后的欢心,懿德太后亲自向皇帝请封她做了弘安郡主。若是蒋阮向懿德太后主动要求赐婚给萧韶也不是不可能。众人越想越是觉得极有可能,心想肯定是蒋阮自己瞧上了萧韶的人才和锦英王府的财富,这才主动向懿德太后提起,懿德太后这才指婚。只是可惜了萧韶那么一个绝世的人才,却要配在了这么一个空有外表的女人身上。

????“真是不知廉耻。”李小姐怒道:“世上竟有这等无耻之人。”

????“真是可惜了,”王小姐道:“只是不知道萧王爷知道了这桩姻缘是何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人间惨剧呗。”另一名女子惋惜道。

????蒋丹垂下头,拢在袖中的拳头却暗暗握紧了,眼中划过一丝暗芒。

????------题外话------

????嗷嗷嗷赐婚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