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心之局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竹楼下,手下的人将和怡郡主的尸体藏好,又将原先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竹楼里,宣离与宣朗坐在桌前,彼此神色都并不似方才那般轻松了。

????“我只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宣离盯着宣朗道。

????此地虽在深宫之中,可其中曲折和秘密,并非是人人都可窥见的。若是从其他的路走,定会遇见守门的侍卫,而和怡郡主能够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来,定是没有遇到什么侍卫才是。这只能说明,她走的那条道,是自己人的道。而和怡郡主显然不可能是自己人,他们中怕是出了内鬼。

????这地方机密的很,平日里宣离和宣朗有事商量的时候都会在此地碰面,是以今日遇见和怡郡主,他们两人几乎是同一时刻都起了杀心。这地方虽然瞧着是个偏僻废弃的妃子后院,实则被宫中其他人知道了他们两人曾一起在此地出现过,必然会引起人的怀疑。

????宣朗一惊:“八弟,你不会怀疑我吧?”他似是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我发誓我没有,我怎么会将这种事情告诉她?”

????“没有说是你。”宣离摆了摆手:“不过,你身边可有什么其他人知道这地方?”

????宣朗摇头:“除了八弟给的几个侍卫,无人知道这个地方。我也觉得很奇怪,和怡突然找到这里来,若说是无意中找来的,也实在是太巧合了些。”顿了顿,宣朗面上闪过一丝懊恼:“方才应当问清楚她是怎么过来的才对。”

????可惜方才他情绪竟然失控了,一时冲动之下便杀了和怡郡主,此刻心中倒是有些后悔和后怕。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人既然已经死了,说什么也都晚了。

????“此事总是透出些蹊跷。”宣离眯了眯眼睛:“和怡突然失踪,必然引起宫中怀疑,不让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只有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宣朗一愣。

????“祸水东引。”宣离微微一笑:“和怡郡主是被人杀了,可不能被我们杀了,这宫中谁与她有仇,便与她杀了吧。若是能凭此除去眼中钉,她也算死得其所了。”

????宣朗眼睛一亮,的确如此,和怡郡主藏在宫中到底不安全,想要将尸体偷偷运出宫中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到如今,只能找一个替罪羔羊,然而这替罪羔羊也不是随随便便找好就是。最好是能够一石二鸟,既将这烫手山芋甩了出去,又能除去心腹大患。宣朗想着想着,突然心中便浮起一个冷淡的身影来。

????“我知道了,”他激动起来:“八弟,我有一个好人选。”

????“哦?”宣离目光一闪:“说来听听。”

????“这个办法,我保证比找个替罪羔羊更能让八弟称心满意,咱们可以借用和怡,来达成八弟一个愿望。”

????宣朗低低一笑,随手抓过面前的一张纸,开始写起来。

????……

????天竺回到公主殿,将手里的花篮放下,果真是采了慢慢一篮子花瓣,便又将花瓣全部倒出来放到木盆里一点点开始清洗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做这个。”露珠一把扯过木盆,拉住她的袖子就往屋里走:“姑娘还等着你回话呢。”

????天竺耸耸肩,作为属下,必然是要满足主子的指令。蒋阮的指令除了带路之外,寻找这花瓣也是一样,她自是不能顾此失彼,大事小事,总归都是主子交代下来的事情。

????屋里,蒋阮正在屋里将早些前摘来的花瓣分类,懿德太后最近心情不错,指明要她学着调几瓶香料。前生她在宫中的时候托宣离的福学过一些,倒也不难,如今倒是便宜了行事。

????“姑娘,路已经带到了。”天竺道:“属下亲眼看见和怡郡主进了园子,等了一个时辰也不曾出来,属下就同姑娘吩咐的那般,去了荆竹苑采了些花瓣回来。”

????蒋阮之前便吩咐露珠去打听最近淑芳宫中和怡郡主的动静,一旦知道今日和怡郡主早早的就出了淑芳宫,就立刻让天竺做宫女打扮,提了花篮子亲自与和怡郡主“偶遇”。再让天竺“被尾随”,不动声色的给和怡郡主指了路。

????她并没有向婢子们解释为何要这么做,露珠几个也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只是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只有天竺,她是习武之人,蒋阮之前将她叫道屋中,给了她一副地图后,她一路走过去,才发现这地图的巧妙之处。

????蒋阮让她引和怡郡主去的那处园子,分明就是一个极隐秘的机密之地。蒋阮带她走的那条,又是避过了所有侍卫的那一条。这样的园子瞧着光明磊落,实则要真正进入是很难,其中有多条岔路,岔路上又分岔路,真正要答道目的地实在是是很难难,走错一条,便会遇上侍卫通报,惊动其中主人。若是有大人物侥幸真的得了消息进去,里头不过是一处园子,也没有其他的把柄。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胆大的密室,胆大在与就这样大喇喇的暴露于众人面前,密室在与这个处于大庭广众的园子,除了主人,基本上无人可进入。

????而蒋阮明显是早已知道这个园子的所在,并且连道路知道的都是最省事的一条。她将和怡郡主引到此地,那地方的凶险可想而知。若是自己人,蒋阮大可不必用此方法,也就是说,蒋阮这一招借刀杀人,实在是高明至极。

????天竺不明白蒋阮是怎么知道这个密室和通道的,她觉得自己这个新主子身上有许多秘密。她想,这个地方,或许连锦衣卫负责宫中暗处的人都不知道完全的道路。

????露珠忍不住问:“姑娘,为什么偏偏是等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没到天竺姐姐就回来了?”

????“一个时辰足够了。”蒋阮的目光仍是落在面前的花瓣上,花瓣经过清洗,越发显得鲜艳,她道:“杀人只需要一炷香,剩下的时间,不过是用来清理。”

????“杀人?”露珠一惊,随即捂住自己的嘴,暗恨自己的失态,小声问:“和怡郡主……被杀了?”

????蒋阮瞧了她一眼,道:“以她的性子,如今都未出来,必然是没命活着了。”这一点,她一开始就知道了,进了那个地方的人,除非是自己人,从来没有能全身而退的。

????露珠看了看蒋阮,又看了看天竺,恍然大悟道:“姑娘是故意的,姑娘早就知道和怡郡主进去了会死,才让天竺姐姐带的路?”

????“是。”蒋阮把每一种花瓣收到木质的小匣子中,转头看向她:“我早已算计好的。”

????露珠说不清楚心中是什么感觉,有一瞬间觉得自家姑娘实在是很可怕了,蒋阮接收到她淡淡的畏惧眼光,也只是浑不在意的一笑,反倒是让露珠有些愧疚起来。心想和怡郡主隔三差五就来找蒋阮麻烦,有时候还恨不得致蒋阮于死地,先下手倒也好,免得日后留着多生事端。露珠心态极好,很快便将自己方才的不自然轴了回来,对蒋阮道:“可姑娘怎么知道郡主去了那地方就会死的?那地方又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蒋阮微微一愣,思绪却是飘向了远处。

????宣离是个自认为风雅意趣的人,即便是商量些阴谋之事,也定是要寻个风景秀丽的雅地。譬如说那园子,就是宣离引以为傲的东西。

????只因为它既胆大又精妙,平常之人难以寻到她。上一世,宣离也曾带她去过几回,这样想来,在对一个棋子上,宣离舍得下功夫,又没有架子,行事体贴温柔,再将自己的秘密之地都给她看,让她想不信任都很难。

????那地方是宣离的机密之地,宣离经常与宣朗在此地见面,而宣离带她走过几次都是走的自己人的道,许是以为她到底是个女子,记忆力也不见得有多出众,所以并没有太过注意,却不知道,她小时候在庄子上长大,因为要辨认哪条山路上的草药能够卖钱,对认路方位十分熟悉,便是只走一次,也足够牢记于心了,更何况是好几次。

????这一世重生以来,那些记忆带了血仇更加清晰,她将所有能用上的东西几乎都用笔细心记录了下来,也包括宣离的这个宫中密室。

????她早已画了地图,心想终有一日会用上,不想这一日来的如此之快。她知道和怡郡主在得知萧韶赐婚之事后必然会想些法子,公主殿无从下手,唯有荆竹园有可趁之机。而让天竺假意去荆竹苑,将和怡郡主带往密室,一旦为宣离发觉,必然会起了杀心。

????即便宣离没有起杀机,可和怡郡主是什么人,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许是对宣离还有些畏惧,可对待宣朗必然会恶语相向。宣朗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大业将成,必会有妄自尊大之感,况且和怡郡主的存在会永远提醒宣朗过去的耻辱。宣朗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必然会添一把火。

????和怡郡主就算是不想死,也很难了。

????此事看似简单,其实处处危机,稍有不慎,满盘皆输。从宣离的自大到和怡郡主的怒火,再到宣朗的阴郁,每一步都要考虑到人心的变化。若不是前生在宫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对这些人的心思把握的务必准确,她又怎么敢设这个局?

????和怡郡主不是死在宣离手上,不是死在宣朗手上,也不是死在她手上,而是死在人心之上。人心古怪,善恶一念之间,譬如和怡郡主,恐怕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后的死亡之路,竟是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宫女指引,而那宫女,都是她的对家精心安排的。

????蒋阮淡淡的垂眸,和怡郡主和淑妃的手段,早在许多年前她就见识过了,今生倒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闭着眼睛,也知道她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只是,若是别的事便罢了,关系到蒋信之,就算让淑妃满门陪葬都嫌太轻,何况区区一个和怡郡主。

????外头,露珠看了一眼天竺,问道:“你可要将这事情告诉萧王爷?”

????萧韶既是对蒋阮的事情十分关注,眼下蒋阮自己出手解决了和怡郡主,也不知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若是有萧韶在一边看护着,倒是方便很多。

????天竺摇头:“姑娘吩咐我不说。”

????“那你便不说了?”露珠奇道。天竺虽然尊称蒋阮一声姑娘,实际上却是萧韶的手下,但凡什么事情都是要报备与萧韶的。此刻这么说话,倒是出乎了露珠的意料。

????“姑娘是我的主子,我只听她的吩咐。”天竺神色不变。早在蒋阮冒着风险又掩护了萧韶一回的时候,她就真的将蒋阮认作是自己的主子,不再有别的想法了。

????露珠转了转眼珠,心中为蒋阮真心高兴起来,无论如何,天竺被蒋阮收服,只忠心于她也是一件好事。

????天竺别开眼,心中却是有些思量。更重要的是,身为属下,除了保护主子之外,还要足够的信任主子。萧韶不可能哪里都照顾到,况且出征在即,蒋阮迟早会一人面对这些刀光剑影,锦英王府不需要一个孱弱的女主人,她也必须要够坚强,才能站在萧韶身边。

????此事,未必就不是一个考验,端看蒋阮怎么做了。

????……

????远在京城千里之外的庄子上,一处三进宅的农院,最末里的一间脏污不堪,仿佛许久未曾有人进来过了。

????一个身材瘦削的妇人手里提着一篮东西匆匆忙忙打院子里走过,路过最末一间屋子的时候才将门一脚踹开。

????屋里弥漫着一股腥臭潮湿的**气味,妇人将灯点上,里头显现出一个蜷缩的人影来。那人瞧见亮光,似乎是十分畏惧,忙有双手挡着脸低下头去,生怕那亮光折射到眼前一般。

????“躲什么躲,”那妇人没好气道:“夭寿的,吃饭了。”

????说罢便将篮子里的东西重重搁在桌上,将篮子往里一收,想也不想就破口大骂起来:“老娘每日忙里忙外的还要照顾你这个废人,就这么个破人有什么好守的,银子倒是不错,原先那蒋家嫡女在我家院子里每月还有三两银子,你虽有五两银子,却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也不能替我绣花摘草,这么算起来,还是老娘亏了!”

????听到“蒋家嫡女”四个字时,地上的人似乎身子猛地一颤,一下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脏污的脸来。骨肉如柴的身体似乎只剩一层薄薄的皮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恶臭和污垢,也不知是多久未曾洗澡了。只有一双眼睛还依稀能够看出当初的风致,正是夏研。

????若是有人经过此地,说这人是夏研定是有人不信的,只因为这妇人浑身脏污不堪,形同乞丐,和当初京城第一才女,温婉贤淑的尚书夫人哪里有一分想象的地方。

????偏生夏研还一个劲儿的往那妇人跟前挣扎,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

????“哼,”那妇人面上却是闪过一丝嫉妒,好笑的看了一眼夏研,说风凉话道:“不过人家现在可是风光了,还封了郡主,想当初她在我家过的猪狗不如,不想现在如此有前程。”

????那妇人不是别人,真是当初张兰家的小女儿陈芳。自从当初王御史来庄子上替蒋阮平反后,陈昭被关入大牢,至今也未曾放出来。张兰为了给陈昭狱中活动,将家产田地全部卖了个精光。那赌鬼丈夫也因为欠了人的银子被人打死,张兰又在不久后中了风,瘫痪在家。陈芳一个姑娘家,无奈之下便嫁给了村东的一个鳏夫。鳏夫对她动辄打骂,她便也在这样的环境下逐渐变成了一个厉害的泼妇。

????时光倏然而过,仿佛事情尽数倒流,夏研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曾让人为难蒋阮的下人如今却是为难到自己头上来了。她也没有想到,她如今过的还要比当初的蒋阮不如。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夏研呆呆的瘫倒在原地。她被陈昭以养病的名义送到这处庄子上来了,原以为是逃出生天,不想这才是地狱的开始。一开始她也试着威胁陈芳对她好一点,可是这庄子偏僻的很,她一个人如何斗得过陈芳,在这样一个粗俗的泼妇面前,夏研的心机手段全部都使不出来,她擅长在后宅中争斗生存,却敌不过面前的一个蠢妇。陈芳抢了她的首饰,逼她干活,给她吃最坏的饭菜,住最烂的屋子。原先对蒋阮的那些招数全部使在了她身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研如此愣怔,陈芳却是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心道这妇人好生讨厌,偏那官人还说暂时不能让她死了。不过瞧那官人的样子,这妇人日后也是死路一条,不过早晚问题。

????不等夏研再说什么,陈芳转身出了屋,重重将门一关。屋中顿时重新陷入一片黑暗,夏研睁着无神的双眼,眼角处突然缓缓溢出一滴泪珠。

????------题外话------

????五一节俺回老家去了,老家没网一点都不好玩,泪奔了,有谁跟茶茶一样在看金玉良缘么?被逗比夫妇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