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掩护萧韶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雄鸡啼叫东方破晓之时,榻上的青年整理好衣裳,站起身来。经过一夜的休息,加之萧韶本身恢复能力较平常人更好一些,眼下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外头的锦三从窗口处跃了进来,还有些担忧他的伤势,迟疑的问道:“主子……”

????萧韶摆了摆手,锦三便闭了嘴想了想,又道:“蒋姑娘已经醒了,正在屋外。”

????待锦三离开后,萧韶才环视周围,昨日时间匆忙,也并未察觉到什么,如今一醒来,整间屋子似乎都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到了这时候,他在察觉到这确实是一间少女的闺房。

????萧韶自接手了锦衣卫之后,各种各样的任务都接到过,也不是没有见过女子的闺房,不过到底在他心中只是一处普通的处所罢了,和花园湖泊也没什么两样,今日却是第一次意识到不同,所以向来不会浪费时间在无聊之事上的萧韶萧大爷,第一次认真的环视起一间女子的闺房。

????虽说是闺房,却又显得不太像闺房,和其他女子不同,没有花花草草,也没有华丽鲜艳的纱帐窗幔,更是没有什么精致漂亮的装饰品。对于一个不过刚刚及笄的少女来说,也显得实在太清苦了些。便是莫聪身为一个男子,那屋子里瞧着也比蒋阮要讲究些。

????蒋阮当初被蒋权送进庄子上过的凄苦的事情萧韶也听说了些,若说是当时留下的俭省习惯,不愿意在屋里多做华丽的布置也说的过去。可那乌黑阴沉的颜色却是有些非同寻常了。

????蒋家嫡长女平日里最爱穿红色,容颜又生的妩媚,瞧着本应当是红狐一般的热情如火,偏生性子却如青蛇一般冷淡凉薄。环视屋中,颜色多为深沉的玄色,哪有寻常女子喜爱玄色的。萧韶自己喜爱玄色,本因为他性子冷清又比同龄人来的早熟一些,可蒋阮到底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萧韶有些微怔,似乎能隔着这些暗淡的颜色窥见蒋阮心中深切的秘密。

????书桌上的案头也堆着一摞书,萧韶随意翻了翻,却是些锦朝律法和兵书,刻板生硬的东西大多是年纪老成的人才会看得,那兵书却被翻得有些发黄,显然是主人经常阅读。不仅如此,萧韶还发现,这些律法书籍并非只有最新的,便是早些年,几十年前的也都搜集的有,也不知蒋阮看这些做什么。

????他静静的站在原地,垂眸思考了一会儿,才移开目光,缓步出了门。

????外屋中,蒋阮正坐在窗前,桌上的书却是没有翻开,她一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出神,也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却是有些发冷。

????听见脚步声,蒋阮回过头来,瞧见萧韶走来,问:“怎么不多休息些?”

????阮居如今在蒋府里也算是个铁栅栏,无人敢管到这里来,蒋阮不喜欢过分立规矩,平日里丫鬟婆子也比其他院子里的人惫懒些,这个时辰,她醒了,阮居里的丫鬟婆子有的却还未醒。

????萧韶也有些疑惑,不过鸡叫刚过,蒋阮这样子却是起了许早的模样,目光落在蒋阮眼底淡淡的青黑下,心中了然,到底生出了些许歉意,道:“你……辛苦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倒教一边的白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低着头寻了个理由赶紧退下,将地方腾出来好给蒋阮与萧韶说话。

????蒋阮颔首,她本来就浅眠,事实上,重生一世以来,虽然她瞧着平静冷漠,可到了夜晚,前生的噩梦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一旦半夜被噩梦惊醒,便再也睡不着了。若是心中有事,睡得更是浅之又浅。

????昨夜萧韶突然出现,她安顿好了之后到了外屋,心中诸多思量,更是越发没有睡意,若非最后白芷和连翘劝了又劝,便是那几个时辰也是不会睡得。

????萧韶在蒋阮对面坐了下来,蒋阮目光落在他胸口处,道:“伤可好了?”

????萧韶点头:“等会我就离开。”

????“不必如此心急,”蒋阮看着他道:“用碗红糖水再走也不迟。”

????说到红糖水,萧韶的神情又有些僵硬起来,那红糖水的功效他又不是不知道。蒋阮这些日子是葵水来了所以喝红糖水,可他一个好端端的男子,喝那红糖水,若是传到锦衣卫耳中,日后还怎么服人?

????蒋阮看着他不自然的模样,倒是觉得有些好笑,将话题岔开,道:“这次回京又要待几日?”

????听闻此话,萧韶的神色却是严肃起来,见他如此,蒋阮的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只听萧韶道:“最近京中恐是不太平,你在府上也多加小心,若是有事,用我给你的哨子便是。”

????蒋阮凝眸:“南疆人要动手了?”

????萧韶心中惊讶,这本是宫中机密,寻常女子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往其他方面想,倒是蒋阮似乎对这些事情敏感的很,看向蒋阮的目光里不自觉多了几分赞叹:“是。”

????“我知道了。”蒋阮也不多说,顿了顿,又道:“你已是众矢之的,既然南疆人在京中猖狂,大半会冲着你来,你也注意。”

????上一世,锦英王萧韶的名字就似乎常常与南疆挂上钩,便是上一世先皇被毒死,宣离夺了帝位的时候,萧韶也正在南疆,一时之间并不能赶回来。若是当初萧韶还在京城,后来也不知局面是如何发展。想到这些,蒋阮一时间有些怅然,注意到萧韶看过来的目光,她才稍稍定了心绪,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她却觉得萧韶和南疆那边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渊源。也不知是不是世仇,还是有别的什么理由,总之,萧韶在对南疆人的时候,身上总是会带了一层淡淡的戾气。那一层戾气很淡很淡,可因为蒋阮是死过一次的人,对那种感觉十分清晰地明白。

????萧韶弯了弯嘴角,目光柔和下来,道:“好。”沉默了一下,他又道:“夏家你如何打算?要我帮你吗?”

????昨儿个蒋阮离开后,天竺便到了屋里,将这些日子蒋府里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清楚。萧韶听到俞雅设计陷害赵飞舟的时候心中便十分不悦,这些人便如苍蝇一般,时时围绕在人身边令人生厌。若是蒋阮同意,他倒是可以想个法子将夏府灭个干净,永除后患。

????“不必了,我有办法。”蒋阮道。复仇这种事情,大可不必假与人手,若真如萧韶那般杀的干干净净,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萧韶见她如此,也不坚持,只道:“好。”

????两人又说了些话,倒是些无关风月的事情,直教外头扒着窗口偷看的露珠听得想撞墙。却就在这时,白芷匆匆推门进来,急道:“姑娘,四姑娘往院里来了。”

????这样早的时候,况且蒋丹平日里又从不会往阮居里来,眼下这般行事,倒是令人生疑。蒋阮微微一笑:“她既如此关注我,昨夜想来也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这会儿马不停蹄的赶来,自是要将所有退路都堵住的。”

????她看向萧韶:“恐怕你眼下是走不了了的。”

????萧韶站起身来:“我这就出去。”

????“何必,”蒋阮笑:“我这个四妹,瞧着不显山不露水,娇弱小花一朵,做出的事情可是要跌你眼镜的。”

????“若发现我在此,会连累你的名声。”萧韶抿了抿唇。名声对女儿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明白得很。况且蒋阮如今是弘安郡主,里里外外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她,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百姓的唾沫星子都能将她淹死。

????“你真以为我这个四妹只是为了污我的名声?”蒋阮笑着摇头:“怕是昨夜外头害你的人也要寻个由头搜人,我想想,应当是刺客一类。若猜的没错,蒋丹昨夜里就应当怀疑我这院里了,此刻蒋府外头大概早已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就等着你出去。而我呢,包藏刺客,与刺客有染的罪名可要严重得多。”

????因为懿德太后的关系,若说是和寻常男子有了首尾,还能辩解一二,可若是和刺客沾上了关系,便是百姓能容,皇家也是不能容得。设局之人和蒋丹不过是合作了一把,以为萧韶身受重伤,一出去便能不待他亮出身份就强自掳走,也不知该说是否过于天真还是愚蠢。

????萧韶皱了皱眉,昨夜里未曾想这样多,也不知晓这府里连一个庶女都如此心思复杂,处处想要针对蒋阮与死地,心中微怒的时候还对眼前的少女多了几丝怜惜。他顿了顿,垂眸道:“那我现在便要挟了你出去,证明你与此事无关。”

????“那还不如你出去将那些人全部杀光了事。”蒋阮道。

????萧韶一愣,他不是没想过,只是在蒋府门口杀人或许会为日后招来许多麻烦,倒不是其他,而是有些事情暂时还不能暴露,免得打草惊蛇。

????蒋阮拍了拍他的胳膊:“不必担心,我昨夜既然敢留你,便早已做好了准备。”

????萧韶盯着她,眼下对她的愧疚更深了些,没想到一时的率性而为给蒋阮招来了麻烦。他自是有一万种法子脱身,只是都不够稳妥,难免留下把柄,也会为蒋阮日后带来麻烦。此刻听蒋阮这般说,以为她有了什么好法子,登时便洗耳恭听起来。

????蒋阮走到自己内屋的软榻面前,将厚厚的褥子掀开来,露出里头厚实沉重的床板。她伸手拍了拍床板,顺着床板的边缘一路摸索过去,那看着完整没有缝隙的床板被她这么一摸,在床板一角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道裂缝,她往下用力一掀,那床板严严实实的被掀开,露出一张小铁门,上头有一把小锁。

????蒋阮又从另一边床脚下摸出一把银色的小钥匙,将那铁锁打开,把铁板往上一掀,对他道:“进去吧。”

????赫然正是一个小小的密道。

????“不是密道。”见萧韶怔住的模样,蒋阮解释:“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只是一个储物的仓室。你进去呆一呆。”

????这储物的仓室是自她回府以来便一点点做好的,前生在宫里的时候,侥幸见过一个贵人如此做,只是挖的是密道。蒋府四面楚歌,难免有人趁她不在的时候翻她屋子,虽她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只这仓室倒是偶尔可以来应急。

????萧韶也被蒋阮这突入其来的仓室弄的惊了一惊,只听着白芷催促的声音,当下也没有犹豫,立刻就跳了进去,蒋阮再将床板恢复到原貌。将帐子放下来。

????连翘的声音有些焦急:“四小姐,姑娘还未醒呢,待姑娘梳洗好了再出来,眼下妆容未整……”

????“都是自家姐妹,”蒋丹的声音远远传来,依旧如平日里一般透着娇柔,可仔细一听,却又有几分不露痕迹的欣喜。

????连翘焦急的模样落在蒋丹眼里,心中自是又有了几分底气。昨夜她身边的丫鬟去倒水,半夜三更的瞧见隔壁阮居里连翘匆匆忙忙走出来,却是像小厨房走去。本着有些好奇的心情一路跟去,却是听见那连翘吩咐小厨房做一碗红糖水。

????这也本是没什么奇特的地方,蒋阮来了葵水,大半夜身子不爽利喝一碗红糖水养一养也是好的。可奇就奇在不只如此,白芷还让人去打了热的清水过来。丫鬟还以为蒋阮是要大半夜的洗身子,回头也是无意的与蒋丹提了一句。蒋丹却是有几分心机的,蒋阮从来不是爱麻烦的,更没有因为葵水来了就身子不爽利过,这样大半夜的,也实在太劳动几个丫鬟了。她留了个心眼,让人去查看,果然,买通了阮居里洒扫守门的婆子,得知白芷倒了盆水出来,那水里还带了血腥的味道。

????蒋丹直觉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恰好她的贴身丫鬟雨儿有个哥哥在门房当值,晚上回头的时候遇上了那门房的小厮,说是京城里的城门领严冬正带着人马抓刺客。犹如醍醐灌顶,蒋丹当下心中便浮起一个猜测,怕是那刺客眼下就正在蒋阮屋里。

????虽不知蒋阮为何要救那刺客,但那红糖水和清水想来也是应当为那此刻准备的。蒋丹自己猜测是此刻要挟蒋阮这样做,不过对于蒋丹来说,却是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蒋阮安在一日,她心中便不安的很,眼下有个送上门的机会,焉有不用的道理?当下心中便打起了主意。

????只蒋丹从来都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更不愿意眼下就打草惊蛇惊了蒋阮,而且现在去找城门领还要些时候,若是这其中出了什么变故,那刺客逃了,竹篮打水,还引得城门领不快。思来想去,蒋丹决定还是暂时什么也不说,沉下气来,待天明再做打算。

????她只暗地里派人悄悄去无意中“提醒”城门领,似乎有人见着那刺客在蒋家附近。城门领也不傻,严冬没有官府批下来的公文,自知理亏,不能随意进蒋家宅院里拿人,况且蒋权的品级还比他高得多。虽如此,却能在蒋府门口候着,来个瓮中捉鳖。

????若是往常,这些事情教锦二锦三瞧见了,自是不成的。可恰好昨夜萧韶身上有伤,两人齐齐出府去办萧韶交代的事,天竺忙着给蒋阮打下手,倒是教蒋丹的人钻了空子。门房的人守了一夜也没见有人从蒋阮的院子里出来,越发的坚定了刺客还在蒋阮的屋中。

????蒋丹心中一阵快意,包藏刺客,将刺客藏在自己的闺房中,便是懿德太后也保不了蒋阮,保不准还会收了她的玉碟,而名声尽毁的蒋阮,日后还能有什么好前程?

????想到这里,她的脚步更快了些,走到蒋阮屋门口时,不等天竺和露珠说话,率先一把将帘子掀了起来,笑道:“大姐姐。”

????屋中安静无比,桌角的造型别致的铜鹿嘴角缓缓吐出杜若的清苦香气,那深黛色的帐子轻轻摇晃,其中人影婆娑,隐隐约约能见到女子的轮廓。

????蒋丹的目光扫过那熏香,唇角不自觉的勾了勾,谁都知道蒋阮平日里是最不爱用熏香的。每月分来的熏香阮居里都是不要的。今日破天荒的用了这杜若的香气,目的昭然若揭,那不是掩饰血腥气是什么?

????这般想着,蒋丹又朝里走了几步:“大姐姐?”

????“四小姐,”露珠拦住她:“姑娘还在休息,昨儿个身子不爽利,今日起的迟了些。”

????蒋丹笑起来:“这是说什么玩笑话哪,方才连翘可说是大姐姐已经醒了,只是还未梳妆,怎地这时候却又躺下了?该不会是不欢迎丹娘吧。”她说着说着便又要往前,露珠横在面前,蒋丹一笑,雨儿就一把扯住露珠,力气大的出奇,一边笑道:“大姑娘与四姑娘是亲姐妹,难不成还要为这等小事生气不成?”

????“正是这个理。”蒋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蒋阮塌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登时就伸手去掀那深黛色的帐子。

????那深色的帐子一掀开来,露出里头的情景,四角都各自挂了一个精巧的花囊,香气馥郁,蒋阮就横卧在榻上,只着了浅色的内赏,鬓发微乱,闭着眼睛休息。

????听见动静,她睁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蒋丹,水润润如同山间清泉,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深意在流动。

????蒋阮声音微冷:“四妹果真不将自己当外人,我的帐子也敢随意掀。”

????蒋丹呆立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只见那帐中空空荡荡,除了蒋阮一人外,哪还有别的东西?

????------题外话------

????昨天灰机晚点了,回来就已经熄灯了,今儿个一大早滚去上课,现在才把今天的更完,不好意思迟了些……。艾玛累死茶了,发现完结文章节被锁了一大半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