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一章 萧韶负伤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夏家大爷被自己的二弟戴了绿帽子的事情隔天便传遍了整个京城,夏诚自己也感到颜面无光,称病向皇帝告了没有上朝。即便这样,御史的弹劾还是雪花片一般的飞向皇帝的案头,无一不是说夏侯府内宅混乱,连自己妻室儿女都管不好如何能上朝为官。

????夏侯府原先就有夏研通奸之事抹黑,夏二爷的事情出来后,百姓们才恍然大悟,难怪那蒋府夫人要这样了,根本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外头说什么的都有,传到夏诚耳里的时候根本便是不能听了。夏天逸自从出了事后便整日呆在屋中,教丫鬟买了酒来,每日喝的酩酊大醉,根本没有原先严肃自整的模样,跟街边的醉汉没什么两样。夏诚说了几次反而令夏天逸越发的激动,一怒之下干脆不说了,只想说等过些日子夏天逸想通便好。

????申柔的娘家来看过一回,自知出了这样的事情,娘家也颜面无光,便称申柔既是嫁入了夏家就是夏家的人,就是死了也和娘家没什么关系,竟是将申柔放在夏家撒手不管了。

????不过眼下夏府的众人都忙着夏娇娇的伤势,倒是无人管申柔的死活。夏娇娇那一日自从被夏天逸踢了一脚撞上滚烫的汤水毁了容后,夏夫人请了许多大夫来都称是无能为力,夏娇娇的脸上注定要留下一大片烫伤了。这样的烫伤在脸上,莫要说进宫,要想嫁一个寻常人家做夫人都有些困难。不过如今夏娇娇已经成为叔嫂生下的孩子,便是那京中的纨绔子弟都不屑于娶她了,更勿用提嫁到什么好人家。

????夏娇娇又向来爱美,将一张脸面瞧得比什么还重。知道自己毁容之后整日便寻死觅活,一时间让夏夫人头疼无比。

????再说俞雅和夏天才,也不知是不是受了这次事情的刺激,俞雅性情大变,连往日表面上的顺从也不必装了。每日和夏天才不是吵就是闹,活活变成了母大虫,夏天才每日脸上都被挠出了红红的痕迹,俞雅的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瞧着令人触目惊心。

????夏侯府如今可算是内忧外患乱成一团,外头的百姓都等着瞧热闹,露珠将这些事情与蒋阮听得时候,自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夏家这回可是自作自受了,就让他们窝里反才好呢。”

????连翘也笑:“不是有句话嘛,天道有轮回,夏家大房二房自个儿做出这样的丑事,总有一日也是要被人揭穿的。”

????外头的天色已然黑了,白芷拿剪子将灯盏中的灯芯剪短了些,灯火便明亮了许多,也不再闪烁跳跃。白芷给蒋阮披了一件薄披风,道:“姑娘,更深露寒,小心着凉。”

????已是初秋时分,白日倒是觉得没什么,到了夜晚已然觉出些秋日的凉意来。蒋阮合上手中的书,无意间瞥见桌上的一方哨子,那哨子做的精巧,不由得伸手将哨子拿起来握在手里,仔细端详起来。

????这正是萧韶当日在牢中赠与她的哨子,当时匆忙也没来得及仔细看,眼下却瞧见这哨子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隐隐的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哨身上刻着一只金色麒麟踏火焚风,蒋阮凑近一点,便能闻出其中清冽的味道来。

????萧韶大约有二十多日都不见了,应当是出了什么事,蒋阮放下哨子,正想要朝塌边走去,突然瞧见坐在外屋里的天竺一下子站起身来,表情十分的严肃。

????蒋阮微微一怔,但见微微晃动的烛火中蕴出浅浅一层暖黄色的光,其中渐渐闪出一个修长高瘦的身影来,那人往前走了几步,眉眼才清晰了起来,清冷秀美,不是萧韶又是谁?

????天竺低声叫了一声:“少主!”神情是罕见的焦急,蒋阮这才闻到自萧韶身上传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再看萧韶虽然神情平淡,可脸色却是比平日里更加苍白了几分,连嘴唇也泛出了微白色。

????“你受伤了?”她皱了皱眉。

????“没事。”萧韶抿了抿唇,话音刚落,便一头栽倒下去——堪堪倒在蒋阮外屋的软榻上。

????天竺不敢说其他的话,只是焦急道:“姑娘,主子……。”

????蒋阮瞪着那床上晕倒的人片刻,终于道:“把门窗关好,叫连翘白芷去打壶热水来,露珠守门,天竺,你可懂医术?”

????天竺摇头:“属下只会辨认一些毒。”

????蒋阮有些头疼:“那你们往日受伤都怎么办?”

????“忍,”天竺道:“忍到回了楼里,会有大夫来看。”

????杀手自是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留意着伤势,若真是如此惜命,那便也不要做这样危险的活计了。蒋阮垂眸,想了想,道:“把他抬到我的床上去,外屋容易留下痕迹。”

????“这……。”天竺有些惊异,让男人躺倒自己的床上去,岂不是默认……可蒋阮如今瞧着也对她家少主并没有特别的亲密。

????“动作快点。”蒋阮没给她发呆的时间:“再慢点你主子就流血而亡了。”

????天竺这才收敛了心中的猜想,将萧韶扶到了蒋阮的床上。

????屋外,露珠站在院门口,尽忠职守的守着大门以便出了什么意外。可是心中却是时时惦记着屋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一直在催落在房顶上往里瞧的锦二:“到底怎么样了?”

????锦二懒洋洋的坐在屋顶上,掀开一片瓦往里瞧,嘴里啧啧道:“没什么,只是你家姑娘把少主抬到她床上去了。”

????“啊——”露珠捂住嘴:“姑娘怎么能随便让男人上了自个儿的床榻呢?”

????“我看是你家姑娘想要趁着我家主子昏迷对我家主子行非礼之事。”锦二说的头头是道:“月黑风高,正是最好的时机。你看,她还将帐子放了下来。这岂不是……”

????“闭嘴!”见他越说越不像话,露珠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这满嘴喷粪的登徒子,没得污蔑我家姑娘的清白。你家主子有什么了不起,我家姑娘生的绝色又聪慧,有必要做这种事情么?倒是你家主子,好端端的不去别的地方晕,偏来我家姑娘院子里晕,是何居心?”

????露珠伶牙俐齿,倒是将锦二问住了,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不能为外人说的,一时间竟是找不出绝佳的理由。

????倒是坐在树上看戏的锦三噗嗤一声笑了,只觉得锦二和露珠这真是天生的一对活宝,平日里看着这对活宝耍宝,也还挺有意思的。

????……

????屋里,天竺已经检查过,萧韶是受了伤,伤口带了毒,只萧韶自己是懂得医术的,服下了些解毒的药,眼下倒是好些了。不过身上的伤口还得处理一下。

????以天竺他们的法子,便是胡乱扯开伤口包扎止血,这样虽然一时间是方便,可时间一长伤口容易腐烂,眼看着天竺是靠不住了,蒋阮便只得自己亲自来。

????让天竺帮忙将萧韶扶到床上后,蒋阮自己坐到床边。萧韶的黑衣看不出来血迹,只在灯火的照耀下显出大块濡湿,分不清是血还是汗。蒋阮手覆到黑衣上,再拿开手时,掌心便全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打完热水回来的连翘倒吸一口冷气,有些惊慌道:“姑娘,萧王爷受了好重的伤!”

????蒋阮目光落在床上青年的脸上,即便受了伤,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仿佛这并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因着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灯影下显出一片深邃的阴影。脸色越苍白,唇色越淡,整个人似玉做的一般,带着凉薄清冷的味道。只薄唇紧紧抿着,到底能感到这并不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

????蒋阮从白芷手里接过干净的帕子,在热水里浸了浸,伸手拿起另一边用热酒烫过的剪子,一手扯着萧韶的衣领,另一只手拿着剪子,沿着那浸出血的部分小心的剪开来。

????她下手虽然稳,却仍是屏住了呼吸,做的专心致志。天竺见状,神色微微动了动。

????好容易将衣裳剪开来,蒋阮拉开萧韶的衣裳,露出萧韶的胸膛来。

????白芷和连翘见状,脸色涨得通红,虽然知道自家姑娘并不会为这些事情羞怯,向来也对女子敏感的事情反应不甚在意,可就这么大喇喇的拉开一个陌生男子的衣裳,还是令她们两人惊了一惊。蒋阮好歹也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就这么看了一个男子的身体,白芷和连翘不知是该哭还是改笑,可看蒋阮的神情淡薄,又哪里有一分因此而触动的模样?

????只是手握着剪子的女子并不如丫鬟两个想的那般从容,萧韶平日里看着瘦削,可拉开衣裳后,这具身体精瘦而肌理分明,浑身蕴藏这一种野性的力量。肌肤本是玉一般的颜色,可细细去看,便能看出上头遍布的细小的疤痕,有的颜色陈旧,有的颜色崭新。

????果真是做杀手的,蒋阮心想。只听见身边的连翘突然“咳咳”的咳个不停,蒋阮抬眸,正对上萧韶若有所思的目光。

????这人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而她手里握着剪子看着人家身体发呆的模样,倒像是采花贼了。蒋阮瞪了萧韶一眼,问:“怎么弄的?”

????“回京路上遇上埋伏。”萧韶道。看着蒋阮的目光柔和了些。

????蒋阮顿了顿,捞出浸过热水的帕子拧干,小心的帮萧韶擦干净伤口的伤痕,这时候看的清楚了,上头是一枝三菱刺,尖尖的刺进萧韶的胸口处。刺头扎的极深,让人不好下手,蒋阮上一世在宫中时时受欺负,最会简单的包扎,这样的伤口却是不会处理的。

????萧韶注意到她的目光,道:“我来吧。”伸手想要将那三菱刺拔出来,蒋阮道:“你想死没人拦,别死在我屋里。”

????萧韶一愣,蒋阮拨开她的手,仔细将三菱刺旁边的血迹再擦干净。萧韶方才那般不管不顾的模样,她瞧着都觉得可怕。杀手就算再不将自己的命当做命,这样也实在是太随意了些。蒋阮看了一会儿,找了个角度,伸手握住三菱刺留在外面的部分,微微一迟疑,手上一使劲儿,偏从旁边拔了起来。

????萧韶闷哼一声,蒋阮赶紧拿起帕子按在伤口上,那血迹瞬间便将帕子打湿了,蒋阮又令白芷去换了两盆水来。那伤口豁出三道来,直接包扎是不行的了。蒋阮想了想,让连翘去把针线拿来。

????连翘将针线拿过来,问:“姑娘可是要为萧王爷缝伤口?”

????“不缝不成。”蒋阮看向萧韶:“你可怕疼?”

????萧韶微怔,然后摇头。

????“疼也忍着。”蒋阮取了银针在烛火中过了一遍,找了干净的丝线,心中虽然有些迟疑,到底还是下了手。她并不将萧韶的皮肤当做布料在上头刺绣,却绣的极为认真。自多年前在庄子上做绣品交给张兰换钱,蒋阮的绣工其实也算出色的,却从没有一次像眼前这般凝重,连翘眼瞧着蒋阮额上渗出了汗珠,心中也跟着揪了起来。

????萧韶一言不发的任蒋阮缝合伤口,没有麻沸散,生生忍着疼痛愣是没有叫一声,只是抿着唇注视着蒋阮,也不知在想什么,越发显得眸色如星光。

????饶是白芷和连翘对萧韶往自家姑娘院子里晕的事情颇有微词,见他如此还是忍不住心中佩服了起来。世上便是能忍住苦痛的男子不多,忍成萧韶这样的更是少之又少。

????终于,蒋阮缝完最后一针,将丝线打了个结,把银针丢进针线盒,又拿了一些止血的药粉来洒在萧韶的伤口上。天竺递上干净清爽的白布条,蒋阮垂首看了看,萧韶光着胸膛,看了那白布条一眼。

????蒋阮便捡起白布条,对天竺道:“你扶他坐起来。”

????天竺依言照做,蒋阮将萧韶的浸了血的衣裳丢到一边,让萧韶头低一点。

????萧韶先是一愣,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俊脸微微一红,竟是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蒋阮自是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双手环过他的背,将布条绕过他的背后收到胸前,这样看来,倒像是萧韶将蒋阮环在怀中,蒋阮一抬头就能碰上他的下巴。

????蒋阮低头给布条打结,萧韶抿着唇俯视和他挨得极近的蒋阮,少女特有的清香充斥在他耳边,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浮了起来,有种冲动将面前的少女揽在怀中。

????白芷和连翘默默别开眼,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蒋阮包扎好伤口,想了想,让连翘去熬些红糖水来。红糖水补血,虽是女子用的,眼下却也不能令人生疑,倒是令萧韶又有些神情僵硬起来。

????待这些事情做完,蒋阮才松了口气,只觉得给萧韶包扎一次竟也累的出奇。她在床边坐下来,问:“你怎么会晕在这里?”

????“一路有埋伏,此处最近。”萧韶道。出京办事一趟,南疆人越发猖獗,本就受了伤,一路却也有埋伏,南疆人善用毒,今夜的那些人出手便是苗蛊,果然证实了他的怀疑。京中那些人早已与南疆勾搭了起来,锦英王府一路上多有埋伏,怕打草惊蛇,眼看着蒋府倒是在眼前,便想了没想的到了蒋阮的院子里。

????事实上,他的行踪不可为外人泄露,只是不知为何便觉得蒋阮是可以信任之人,倒是放心大胆的在她屋里晕了过去。其实伤势倒也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便也好了,但看蒋阮认真为她包扎伤口的模样,便也干脆只做不知。

????萧韶这时候尚且不知道为何他会做出与往日迥异的举动来,也不知道那种异样的感觉是为何意。他少年早熟,在情之一事上却如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一般,任那酸酸涩涩的感觉在心中发酵。

????蒋阮翘了瞧窗外,再看看旁边的沙漏子,已然三更天了。监督完萧韶喝完那碗红糖水后,便将帐子放了下来,道:“你睡一睡,我去外面。”

????萧韶就要下床:“不必,我在外头就好。”

????蒋阮看了他一眼:“你若不怕连累我,倒是大可以睡在外头。我这院子里的眼线不少,妹妹们都指望抓住我的把柄,你想要将把柄往人家跟前凑,我欠你几个人情,自是无话可说。”

????萧韶被蒋阮这一番抢白说的有点汗颜,再想想多加推辞反倒显得他有些斤斤计较了。只是堂堂男子汉占着女子的闺床到底有几分不妥,只蒋阮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也只能作罢。

????待蒋阮退出屋子后,却是一直闷声不吭的天竺走上前来对蒋阮深深拜谢了一礼:“属下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蒋阮不语,天竺又道:“从今往后,属下这条命便是姑娘的了。”今日之事到底有多凶险,或许白芷与连翘并不懂,但是身为锦衣卫的她却是很懂。蒋阮敢冒着京中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势力将萧韶藏在闺房并为他疗伤,这本就需要一种天大的勇气。然而蒋阮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十分平淡,似乎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天竺道:“从今往后,属下这条性命便是姑娘的了。”

????------题外话------

????标题本来是萧韶受伤的…结果受成了禁断词…。不会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