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姨娘之死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赵家特意交代了柯修然一番,柯修然投桃报李,自是不遗余力的将这桩案子在外头宣扬开来,短短一日,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蒋阮是被人冤枉入狱的。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就可以了哦!不仅如此,其中的细节也被流传开来。胡千秋与二姨娘早些年那一段情也被暴露众人眼下,于是蒋权头上的绿帽子也更加青翠了些。

????但众人却并不同情蒋权,只因为蒋阮入狱到出狱,身为父亲的蒋尚书却从未来看过蒋阮一面,当日在公堂之上也没有蒋权的影子。人们总是同情弱者,原先看弘安郡主如今步步高升花团锦簇,不想在蒋府里却过的是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实在是很可怜了。

????二姨娘被判斩立决,定在第二日午门斩首,这般雷厉风行,柯修然倒是对此十分上心。自然,胡千秋被罢官后,柯修然坐上了御史台院正的位置,不仅如此,当初胡千秋的罪状中,御史台近大半的官员都受到了牵连,这么一长串清理下来,御史台重新洗牌,原先胡千秋的人竟是一个也没有了。新进的官员将御史台曾经的格局彻底改写,御史台告别过去几十年的陈腐,迎来新的生机,这是后话。

????李尚书一家除李尚书罪大恶极判斩刑外,其余的子弟倒是未曾殃及,只是永世不得科举入仕,李家也算是终于此代,再留在京城也毫无意义,便举家迁徙出了京,连尚在牢中的李尚书和二姨娘也未管。

????临走前李尚书也曾问过李强的下落,可李强便是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了音讯。李尚书自知李强凶多吉少,便是又晕了一回。

????蒋府内,二姨娘的消息兜兜转转,终于传来回来。

????“啪嗒”一声,蒋丹手里的瓷杯一个不稳掉在地上,茶水混着瓷片摔得到处都是,丫鬟忙跪下身来捡拾。蒋丹急急道:“尚书府被抄了家?”

????丫鬟已经将外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蒋丹,此刻听蒋丹这么问便又道:“是的。”再看蒋丹却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神情有些恍惚。

????丫鬟对于这个主子总是莫名的感到害怕,也不敢多说什么,匆匆忙忙捡起地上的碎片便快步出了屋想找巾子将地上的水渍擦干净。

????蒋丹愣愣的看着地上的一大滩水渍,脑中却浮现起方才听到的消息来。

????尚书府被抄家,二姨娘被判斩立决,李尚书斩刑,李家子弟永世不得科举入仕,便是胡千秋,也被罢黜了官职,李强不知所踪。

????虽然蒋丹早已预料到二姨娘必然斗不过蒋阮,可也没想到蒋阮手段如此狠辣,一出手便是让整个李府都陪了葬。蒋丹心中浮起一丝后怕,对待二姨娘尚且这样,若是蒋阮知道了当初那件事……。她心中一凉,登时只觉得脊背爬上一层冷汗。

????蒋丹“霍”的站起来,蒋阮太危险了,蒋阮一日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她就是一日的威胁。要么立刻除掉蒋阮,要么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宫,然后…。慢慢除掉她。

????她眯了眯眼,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

????因为二姨娘的事情,再回府时,府里下人看向蒋阮的目光中便若有若无的带了一丝畏惧。蒋阮只做不知,蒋老夫人的死出其不意,府中忙着办理丧事。人人皆是一身缟素,原本她瞧见白色就觉得厌恶的,如今却也只能换上白色的素服。

????依照大锦朝的规矩,府中长者亲人去世,及笄的女儿家须得守孝满一年。原本到蒋阮的这个年纪也该是谈论人家的时候,蒋老夫人一去世,府中的女儿家都得守孝一年,亲事便必须得耽误下来。除了蒋丹的画像已经被送上去不能变之外,蒋阮和蒋素素的婚事都必须暂时需要放下。

????白芷几人为这事真是愁得不行,蒋阮自己并不大上心。这府里能做主的女人如今只有红缨,可红缨现在一心想要做到蒋府主母的位子,况且只是一个妾,自是没有资格也没有心思去操心她的亲事。原先蒋老夫人还在的时候,或许会为她考虑一二,蒋老夫人一走,蒋府里更没有人会留意她能不能顺利许给人家了。

????便是蒋权,也只会将她作为交换的礼物来考虑亲事,这样看来,守孝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露珠推门走了进来:“今日午时二姨娘在菜市口斩首,姑娘……”露珠犹豫了一下才道:“可要去?”

????白芷皱了皱眉:“那样脏污的场面,没得污了姑娘的眼睛。”

????“去看看吧。”蒋阮道:“好歹也有些交情,送她一程也应该。”两世交情,总也是不浅的。

????……

????菜市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被绑着绳索跪倒在地的女人衣服上已然脏污不堪,头发上布满污渍和烂菜叶——总有义愤填膺的百姓以此来表达对囚犯的愤怒。

????“呸,没脸没皮的,竟伙同奸夫来害郡主。”

????“可不是,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没瞧见尚书府都被抄家了么?”

????“自是自作自受,果然什么样的人养什么养的女儿,前些日子那不知羞耻的郎中夫人说不定就是被这么教坏的。”

????议论纷纷中,那身着囚衣的女人却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斑驳的脸,依稀可以看到从前的美艳,可是目光却是涣散至极,唇角是痴痴的笑,口水流的满脸都是。她小声的自言自语,只有离得最近的魔道的刽子手能听清楚她的话。她在说:俪儿,娘带你出去买衣裳。

????刽子手不屑的撇了撇嘴,看向她的目光充满鄙夷。

????菜市口人群中,露珠和天竺一左一右护着蒋阮不被人群挤到。蒋阮掀开帷帽,看向喃喃自语的女人。

????二姨娘痴痴傻傻的模样,哪里还有从前精明美丽的影子。虽然二姨娘事实上一直都并不精明,可上一世她也曾羡慕过蒋俪,因为蒋俪有一个这样强势的母亲,一个庶女过的比嫡女还要滋润。

????蒋阮小的时候,赵眉那时候还是蒋府的当家主母,只是当家主母当得名不副实,夏研温婉,平日里总是做得周到不会给人拿捏道把柄,二姨娘却是看准了蒋权不喜赵眉,一个劲儿的欺负他们母子三人。

????二姨娘年轻的时候很是跋扈,背着人私下里恐吓蒋阮许多次,上一世惧怕的人这辈子却落得个这么下场,重来一世,却觉得原先厉害的人也不过如此,只是纸老虎罢了。

????早在二姨娘解了禁足行事态度大变的时候她就留意到了,蒋丹不过借刀杀人,不过二姨娘也与她有些陈年宿怨。在被抓入牢中之前她就连夜写下一封信,信中不是别的,正是这些年来李尚书李德兴敛财打点,攀附关系的记录。

????上一世李家人最后还是投奔了宣离,李家和蒋家本就有姻亲关系,宣离也乐于关照。只是宣离此人有个习惯,并不如表面上一般用人不疑疑人勿用,但凡自己人,总要调查一番,将那人的弱点握在手里,以备突发状况。

????李德兴做过的那些事情,当初还是经过她手了一番。自是记得清楚,至于胡千秋,并非针对二姨娘,胡千秋当初本是在宣华一派,可后来见势头不对便投奔了宣离,御史台近一半的人后来都成了宣离的人。御史台在朝中的地位举重若轻,尤其是事关官员的大案,这一次将胡千秋弄下去,御史台重新洗牌,也就是掐断了日后可能成为宣离一大部分的助力。

????李家,胡千秋,宣离未来的羽翼,在如今就被她剪断,却不知日后宣离的夺嫡之路还能否走的顺风顺水,至于二姨娘,不过是一个牺牲品。但她并不同情。世上之事,从来没有谁同情谁的,上一世最后她落得如此境地,二姨娘可是凭借着李尚书同宣离的关系在蒋府过的风生水起,虽然比不得夏研,却也是踩着她的骨血向上爬。

????蒋家的人用她的血铺路尚且不同情,不过是前生仇人,她又怎么会心软。

????眼看着行刑的时间要到了,若是以往的囚徒,到了这个时候,有亲友的亲友都会上来送最后一程。二姨娘并非孤儿,可今日却是没有一人来为她走最后一程。蒋俪早已先她一步下了黄泉,李家举家迁徙,至于蒋权,二姨娘给他戴了一顶绿帽,蒋权没有踢她两脚泄愤已是仁慈,怎么会眼巴巴的前来送行。

????便见唏嘘声中,有一人缓缓上前,素衣帷帽,行走风华自在,人群中渐渐安静下来,看着这个突然走上前的女子。

????女子行至囚徒身前,掀开帷帽,露出一张娇媚明艳的容颜,人群中有见过她容貌的人,登时吸了一口冷气道:“是弘安郡主!”

????竟是弘安郡主!百姓们是最能天马行空思考的人,一时间议论声乍然又起:“居然是弘安郡主,弘安郡主怎么会过来?”

????“真是慈悲心肠,这毒妇如此害她,弘安郡主还来为她送行,真是难得啊!”

????“果真是战神的妹妹,这气度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蒋阮朝那刽子手偏头微笑:“大哥,我可能与自家姨娘说几句话?”

????那刽子手正为蒋阮的美貌所惊,瞧见她这般客气的称呼一时间又激动又赧然,脸都红了,道:“郡主客气,请吧。”说罢便走到一边,将位子与蒋阮空了出来。

????蒋阮在二姨娘身前蹲了下来,露珠忙从篮子中拿出干净的湿帕子,将二姨娘的脸一点点擦干净。二姨娘手脚都被绑着,挣扎不开,只能徒劳的扭动。

????露珠将二姨娘的脸擦干净后,蒋阮才看向她道:“姨娘还是这样子比较美,否则到了地下见了故人,认不出来可怎么办?”

????二姨娘本是眸光涣散的痴傻模样,听到蒋阮这般说却是身子轻颤一下。蒋阮伏低身子,嘴唇贴着二姨娘的耳朵,轻声道:“二姨娘也该尝尝当初我娘尝到的滋味才是。”她道:“不管你是不是疯子,都能明白我的意思。”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伏在地上的囚徒,语气中的戾气连一边的天竺都忍不住有些心惊。蒋阮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很深很黑,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她道:“当初的事情,二姨娘也应当知道吧。蒋府的人应当都是知道的,你看,他们那么坏,就那么扼杀了我娘。”

????“我大哥,还有我,蒋府的人这么喜欢踩着我们母子三人的血往上爬,如今也该教蒋家尝尝这种滋味才是。”

????“二姨娘和三妹最早下黄泉,还有老夫人,在底下见了面可要相互问候,但可别走得太急,好歹也等等其他蒋府人才是。”

????“他不是最爱惜这个蒋家么,为了蒋家牺牲我一条命,我便要他活着,要他亲眼见着蒋家是如何毁在我手中。”

????“蒋家欠我的命债,我自会一条一条的讨回来,谁也别想逃过。”

????她唇畔温软,语气含笑,说的话却如恶鬼一般令人不寒而栗:“我曾走过的地狱之路,沿途白骨堆积中开出的曼珠沙华,你们可要好好欣赏。”

????她说:“姨娘,保重。”

????二姨娘的眼睛似乎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转动了一下,不过短短一瞬间,又兀自呵呵傻笑起来。蒋阮站直身,那刽子手走来有些抱歉的对蒋阮笑了笑:“这人脑子有些闹坏了,郡主的话恐是听不进去。”

????蒋阮微笑:“只是送送姨娘而已。”说罢便带着露珠和天竺转身离开。

????监斩官将手中的签字往地上一抛,拖长声音尖声道:“时辰到——”

????顿时,刽子手手起刀落,银光血色,血迹喷薄而出,生命就此陨落。

????蒋阮的脚步停也未停,似乎这是一件完全不值得驻足的事情。唯有囚徒的脑袋咕噜噜的滚入人群之中,在泥泞的路上滚了一滚,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

????曾经在京城中也算是一方重官的李家就这么倒了,蒋府更显冷清,唯有红缨是十分喜悦的,既不用守孝吃斋,每日还能可这劲儿的补身子,肚子眼看着一日日就大了起来,若非知道她怀的是个枕头,蒋阮也许都险些以为她肚里的是个麟儿。

????蒋老夫人死后,蒋府的中馈之权落在了红缨手里,许是觉得一个烟花之地出身的妾室当家是在是有些不对,蒋权便破天荒的吩咐了大姨娘一回,叫大姨娘也与红缨一同打理府中事务。

????大姨娘在府里几乎是个隐形人,对红缨也没什么威胁,平日里连个得脸的大丫头都不如,红缨自是也未曾将她放在眼里。

????蒋府的女儿家都要为蒋老夫人守孝,蒋丹却是个例外,只因为选秀的画像送了上去,这几日已经有了回函,宫里来人了,蒋丹被选中,要跟着其他的秀女一同进宫展示才艺,到底能不能入住宫中,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蒋权显然对这事极为上心,事实上,皇帝选中蒋丹并非是因为蒋丹才艺过人,上一世挑蒋家女儿进宫也不过是因为要牵制蒋家。上一世到了如今这个时候,蒋家的势力已经如日中天。只是三年前自从她回京,蒋家便明里暗里受到多方牵绊,势力远远不如前世。不过即便这样,皇帝还是对蒋府存了戒心。

????蒋权将蒋丹叫进书房中谈了整整两个时辰,府中下人都猜测是蒋权交代蒋丹要做的事情。蒋权如此看重蒋丹,府里下人也乐于做一个蒋府出个娘娘的美梦。

????连翘一边将厨房中做的牡丹糕端进来,一边道:“老爷当真要抬举四姑娘,四姑娘连二姑娘也比不上,怎么能得了陛下的欢心?”

????连翘性子直率,没人的时候更是说的爽直。倒也说的没错,若说真想要凭借一个女儿进宫做娘娘来抬举蒋家,为何不将蒋素素送进去。蒋素素生的美貌,又颇有才情,虽然不若蒋丹性子隐忍,却比蒋丹更得男人喜欢。将蒋素素送进宫去,必然能得到皇帝的喜欢。

????“老爷舍不得二姑娘。”白芷轻声道:“皇宫看着荣华富贵,其中辛苦又是岂可为人道的。”

????露珠撇了撇嘴:“老爷这心也太偏了些,不过我看别人可不这么想,这几日府里的丫鬟们可都赶着趟儿的巴结四姑娘呢。”

????没有人比蒋阮更清楚蒋权的心意了,因为上一世,她也是被这般哄着进了宫去。蒋权只说宫中有人照应,蒋素素身子又不好。这样做都是为了蒋家,加上宣离也说会照顾她,她便就这么进了深宫,最后连全尸也没落下。

????如今她置身事外,冷眼看着蒋权故技重施,蒋丹不是她,蒋丹自愿进宫。蒋权不愿意牺牲蒋素素,可却不知道,蒋丹有牺牲蒋家的勇气,只要能往上爬。

????蒋权或许以为自己能掌握住蒋丹,却不知道,此举一出,犹如放虎归山,蒋丹这条毒蛇,一旦有了滋润的土壤,势必会飞快生长,然后……将蒋府吞吃的渣都不剩。

????两人心怀鬼胎,蒋权以为瞒天过海,其实蒋丹顺水推舟。坐山观虎斗,其乐无穷也。

????------题外话------

????昨天上午地震了,茶茶在七楼哈哈哈~亲爱滴们有没有被吓到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