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李家倒台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杜鹃抖抖索索的看着锦三,锦三笑的真诚:“不过我最喜欢你这样美丽的姑娘了,你乖乖的听话,我也乐意做成全人姻缘的事情,你若是不听话,”锦三的语气倏尔转冷:“你那小情郎,可就要被你连累了。”

????“我答应你。”杜鹃急急道。当初帮着彩雀陷害蒋阮,她本也是十分犹豫的。彩雀不是家生子,出府的日子自然需要打量。杜鹃的家人还在蒋府庄子上干活,便是为了自家人本也应当是不搀和到这些事情上的。后来因为王公子勉强答应了此事,到底还是心中存了几分犹豫。那一日蒋老夫人要她去装茶叶,她便趁机在里头呆了许久。后来问起的时候,只说自己看的并不真切,态度似是而非。

????眼下杜鹃倒是心中轻轻舒了口气,幸好当初她留了个心眼,否则如今就是和彩雀落得一样的下场,看着彩雀倒在灵堂上的模样,杜鹃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锦三和锦一办完事,自是就此离开。阮居中的天竺也在同一时刻跃进院子,白芷和连翘露珠三人早已等的焦急不已,见天竺回来俱是松了一口气。这几日阮居门外都有婆子监视,还好天竺有武功,也能避开那些耳目。

????白芷问:“事情可办妥了。”

????天竺点头。在府里放砒霜对她来说到底不是什么难事,本想给蒋丹的院子里也放上一些,不过蒋阮之前就交代过,出了事后蒋丹也能摘得干净,既然无法一举拿下就没必要打草惊蛇。天竺虽是有些不甘心,还是忍了下来。

????连翘松了口气:“只等着明日王爷的好消息了。”

????……

????一夜过去,众人各怀心思。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一队官兵到了牢中,为首的官差倒是很陌生,面对蒋阮十分恭敬,只说先前只是一场误会,希望她不要责罚。

????萧韶动作倒很快,蒋阮没有为难官差,方走到大佬门口便见到赵元风正在门口等她。见她出来冲上前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蒋阮安然无恙才满意的点头:“他果真想的周到。”

????蒋阮低声道:“小舅舅。”

????赵元风笑眯眯的看着她,摆了摆手:“阮丫头,今日你既然出来,就带你看一场好戏。”

????蒋阮微笑:“好。”

????……

????却说一大早,蒋府中下人们早早起来收拾洒扫,便听得蒋府大门口传来重重的击门声。守门的小厮将门打开,便看到一行带着佩刀的官差鱼贯而入,瞧着模样凶神恶煞。地位稍长一点的婆子忙迎上前道:“官爷,无缘无故的怎么……”

????那官差却是毫不客气的将婆子挥到一边:“滚开,本官奉旨办事,捉拿朝廷钦犯!”

????那婆子吓得一个激灵,这府里除了蒋超蒋权又没有人做官,怎么当得起“朝廷钦犯”四字。莫不是老爷出事了?那婆子吓得噤若寒蝉。官兵却没再理会她,径自进了蒋府大门挨个搜查,不多时,二姨娘便被押解着出了院子。

????“官爷,冤枉啊,妾身可什么都没做?”二姨娘还尚且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没有等到蒋阮出事的消息却等来了一群官兵。为首的官兵还不是李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闭嘴,有什么话跟我们去衙门说!”

????那官差可是实打实的凶恶,二姨娘吓得登时不敢再说话。却说蒋权得知了消息匆匆带着人出来查问,瞧见官差头子便皱眉问:“敢问贱妾犯了何事?”

????原本以蒋权的品级,这些官差见了他不说逢迎也当是礼遇三分的。今日却不然,官兵头子看了蒋权一眼,语气有些意味深长:“蒋大人,这件事情还是莫要插手的好,当心惹祸上身。”说罢便招呼着底下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蒋权心中一凉,那官差的语气颇有深意,带走了二姨娘却说的这般严重,什么叫惹祸上身,而且带这样多的人来抓二姨娘是否太过小题大做。他也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登时一个猜想就在脑中浮起,莫不是吏部尚书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再说二姨娘跟着官兵一直走到了府衙,留下两个官兵看着她,为首的头子带着手下人先进去。二姨娘心中七上八下,想了想,便狠了狠心,从手指上拔下两枚玉戒来。早些日子为了收买李强,她已经变卖了所有的首饰。这玉戒还是当初蒋权刚将她纳入府的时候送给她的,舍不得当掉。如今情势紧急,倒也顾不得太多,抓起两枚玉戒就塞进两位官差手里,赔笑道:“官爷,敢问为何要抓妾身?”

????那玉戒成色极好,若拿出去当,也能当个千八百两。若是平日里,这些衙役难得见到这样的货色,自然会心照不宣。可今日这一招却不灵了,那两衙役对视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玉戒。

????二姨娘一看心就凉了半截,不怕要东西,就怕给东西还不收。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么?是什么事情连两个衙役都不敢收东西?

????二姨娘神色一变,笑道:“官爷,那……。可知你们的李强李大人去了哪里?”

????其中一个衙役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李大人?昨儿个一天都不见影子,府里也没人,上头换了人,就算回来了也轮不到他了。”想了想,又看着二姨娘道:“你也别耍花招了,留着力气等会上公堂吧。”

????“你跟她废什么话。”另一个衙役不耐烦的催促。

????二姨娘心中更是心惊,也不知等了多久,便听得外头的昭冤鼓被人重重擂动,一声一声好似撞击在人心上。

????昭冤鼓便是只有大案子的时候才会有人鸣动,一般都会牵连到朝廷官员。二姨娘就在鼓声停止的时候被带上了公堂。

????两行衙役分别站在两边,上头的大老爷却不是二姨娘熟悉的那一位,一副十分不好与人亲近的模样。最让二姨娘震惊的并不是这个,在正中座的左边下首,正坐着她熟悉无比的身影。蒋阮妆容干净熨帖,换了一身淡青色的衣裳,依旧如从前一般艳丽妩媚,此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哪里有半分不妥的模样?

????二姨娘心中一沉,暗恨果真又让蒋阮逃过一劫,心中不甘的很,看向蒋阮的目光登时就如淬了毒的利剑一般。

????二姨娘这般的模样落在堂上别的人眼中就有些不悦了,赵元风轻咳一声:“我看着罪妇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柯大人?”

????正座上的柯修然打了个激灵,看向赵元风。谁都知道赵家的这个三老爷是个桀骜不驯的性子,偏生赵家一门三代武将,却还是有本事的。得罪了他日后在朝中怕是要多许多困难,再说今日赵元风亲自前来观案,不就是为弘安郡主撑场子的么?不若卖他一个人情,日后也好办事。思及此,柯修然便一拍惊堂木,道喝:“堂下罪妇,你可知罪?”

????二姨娘摇了摇头,端的是惊惶无措:“贱妾不知犯了何罪?”

????柯修然道:“带证人!”

????便见官差押着两个丫鬟上前来,一人头发蓬乱若草,嘴里喃喃道:“奴婢错了,老夫人,奴婢不是故意害你的,是二姨娘让奴婢这么干的,老夫人,奴婢错了……”已然神志不清,正是彩雀。

????另一人却跪下身来,朗声道:“回大人的话,奴婢杜鹃,奴婢作证,当初正是二姨娘买通了彩雀给老夫人下药,想要污蔑郡主。二姨娘还威胁奴婢,若是奴婢说出真相,便杀了奴婢在庄子上的全家。”

????“你胡说,我何时——”二姨娘不甘道。

????“二姨娘给了彩雀一大笔银子,大人若是不信,大可去查一查彩雀的屋中。”

????“不必,本官早已查过。”柯修然一挥手。

????那一边的案官便娓娓道来:“蒋李氏,你图财害命,毒死蒋氏,不思悔改,阴谋陷害弘安郡主,尤嫌不足,为了杀人灭口,买凶杀人,其心之恶,不饿蛇蝎,其性狠毒,犹如豺狼,是可忍孰不可忍,天理尚且昭昭,本府岂能容你,律法有孕,杀人者死,今判你斩立决。”

????“斩立决”三字一出,二姨娘便如失了主心骨的软木,整个人再也支持不住,软软的瘫倒下去。她本就是个胆小恶毒的,连辩解也没有力气了。脑中只有一件事,便是事情败露了。可一想到自家父亲是吏部尚书,或许还能有办法救她,登时眼前一亮,叫道:“贱妾冤枉,贱妾冤枉!求老爷让贱妾见一见父亲!”

????蒋阮闻言微微一笑,二姨娘倒是一门心思的想靠娘家人,或许还想着能让胡千秋来帮忙,可李家人如今自保尚且困难,至于胡千秋……御史台日后恐怕也没有这一号人了。

????柯修然又是一拍惊堂木,目光闪过一丝深意,喝道:“带罪臣李德兴!”

????二姨娘如遭雷击。

????便见官兵押着几个手带镣铐身穿囚服的人进来,不是别人,正是二姨娘的父亲李尚书以及兄弟。

????李尚书浑身上下都十分狼狈,显然吃了不少苦头,瞧见二姨娘,恶狠狠地朝她啐了一口,骂道:“祸害!”

????二姨娘愣住:“父亲,这是……”

????“滚开!”李尚书却是十分暴躁。

????“肃静!”柯修然一拍惊堂木,神色十分严肃。

????李尚书咬了咬牙,若是往常,柯修然岂敢如此对他?今儿一大早官差就奉旨抄了尚书府,本还不可置信,可那官差嘴里透露的消息竟是让他大吃一惊。那些过往的事情全部都被翻了出来,便是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过去买卖也被人翻了老底。若说别的就算了,和朝臣私自拉帮结派就是犯了帝王的大忌。

????李尚书一生也算顺风顺水,不想到了如今却被人阴了一把,有些事情他自己也记不大清楚,却也被人翻了出来,在牢中认罪的状子里一条一条列了出来,李尚书险些怀疑是心腹出卖了自己。

????那罪状里还牵连到胡千秋,只说是胡千秋收了二姨娘的银子,二姨娘妨碍公务。李尚书当时还觉得奇怪,其他的罪状便罢了,又怎么会混入二姨娘的事情。那牢头曾经也与他有过一些交情,好心提醒道:“李尚书,怪就怪你那女儿,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到了弘安郡主。那弘安郡主背后的人,可不是尚书府能得罪得起的。”

????李尚书问弘安郡主背后的人是谁,牢头却不肯说了,不过李尚书到底知道了一件事情,这件事全都是由二姨娘一手引起的。换句话说,二姨娘毁了整个李家。

????李尚书如今一看二姨娘就恨不得当初出生的时候没将二姨娘掐死,李家满门朝官就此毁于这个蠢笨如猪的女儿手上!又看到赵元风,心中疑惑,难不成弘安郡主背后的人是赵家。蒋阮时赵家的外孙,出手相助也是自然。可赵家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也不会如此狠辣,一出手就是要人满府命脉。

????案官抖开卷轴,一字一句的念到:“李德兴,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罔顾律法,伤人性命,贪污贿赂,上瞒圣听,下欺百姓。收敛民财,勾结上峰,本院判你,斩头弃世,与草木同朽,供虫吃鼠咬,苍蝇果腹,死无葬埋。”

????“李家一房,男盗女娼,内不修身,外不修德,丧德败行,斯文扫地,辱没圣贤。本院判定,剥夺李家子弟官身,李家一门,永世不得科举入仕。”

????“不——”二姨娘仓皇叫道。为什么会这样,便是她自己东窗事发便罢了,怎么李府也一道被抄了,上头数落的那些罪状又是怎么一回事?她抬起头来看向蒋阮,蒋阮安然稳坐,唇角的笑容清媚入骨,仿佛带着深深的嘲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的狼狈之态。

????“是你……”二姨娘喃喃道。

????“带胡千秋!”柯修然又道。

????这一次,官兵押着的人却成了胡千秋。

????胡千秋被带了上来,首先便是恶狠狠地瞪着柯修然。当初柯修然由他一手提拔,也算是有才华之人,谁知近些年来越发的威胁到他的地位。这一次他落马,其中必然有柯修然的推波助澜。

????柯修然也看到胡千秋的目光,却是有些得意。喝道:“胡千秋听判,你妄自为官,勾结他人妾室,陷害郡主,实在糊涂,无颜为官,今剥夺你的科举出身,贬为庶民,永世不得为官。”

????柯修然心中一堵,虽然知道自己的官位铁定不保,可听到永世不得为官几个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胸口一闷,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千秋!”二姨娘心中一慌,爬到胡千秋身边。

????“滚开!”胡千秋却再无往日柔情蜜意的深情模样,一掌将她抽开,看她的目光仿若看一个仇人:“贱人!”

????若不是因为她,他堂堂御史台按院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本还想借着她同蒋府攀上星点干系,如今此生仕途都已经毁了,日后京城又有谁敢容他?

????二姨娘呆呆的看着胡千秋,像是看一个陌生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李家满门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胡千秋的官位也不保,而他们都对她满心仇恨。是她将他们害成这样的?

????蒋阮微笑着坐在堂中,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将她的从容和冷静动摇。她就如一个游离在红尘之外的妖女,冷漠而讥诮的俯视众人挣扎。

????感觉到二姨娘的目光,蒋阮转过头来,那双上扬清澈的媚眼分明什么情绪也没有,二姨娘却却读懂了。她在说: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愿赌服输,二姨娘惨笑一声,那笑声越来越大,尖锐的令在场众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二姨娘却还在笑,笑的满脸都是泪。

????她看着蒋阮:“大小姐,你狠!我斗不过你,临死也斗不过。”

????蒋阮并不说话,二姨娘凄凄惨惨的笑了。是她错,她咎由自取,她害的自己的娘家和青梅竹马一生尽毁,害的自己女儿惨死在郎中府,她技不如人,又受人挑拨,愚蠢之极,最后让整个尚书府为她陪葬!

????可是,她错,别人就没有错吗?

????身为庶女,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良人,就只能被父亲像送礼物一样的送给另一个人,在府中上头有正房压着,还有别的小妾争宠。唯一的女儿却也只能如她一样永远顶着一个庶女的身份!不过是想让女儿过的好一点,她努力的争,夺了别人的姻缘,最后却报应在了女儿的身上。想要和罪魁祸首同归于尽,最后却搭上了整个李家。

????到眼下,终于成成人人厌恶的罪人,她是错了,可那也是被逼的!

????二姨娘崩溃的去抓自己的头发,原本总是盘着精致发髻的长发被她这么一扯全部都扯散了开来,蓬头垢面若一个疯子,哪里还有原先精明美丽的模样?她痴痴的抚着自己的长发,目光有些涣散,小声道:“俪儿别怕,娘这就带你回家。”

????神色已然混沌不复清明。

????在场众人也有忍不住动容者,心中叹息。胡千秋和李尚书见状却更是厌恶。赵元风下意识的去看蒋阮的神色,以为能在她脸上发现其他的情绪,却瞧见蒋阮神情漠然,唇角虽然含笑,目光中却连一丝多余的情绪也没有。好似天下所有的事情都不能打动她一般。

????赵元风心中叹息一声,今日之事,看她的模样,想来也不是全不知情的,或许其中还有自己这个侄女出的一份力。早知道蒋阮心如磐石,可这样的冷漠也实在太令人心惊了些。别人家姑娘如今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每日笑笑闹闹的,可自家侄女却整日波澜不惊,就好似……好似活了许多年的老妪一般。赵元风摇头,也不知道日后能不能遇着一人,将她的心扉打开来。

????------题外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二姨娘说到底只是个牺牲品,为她点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