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国师相助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宫中经义堂修缮在南苑尽头,此处环境清幽,空气新鲜。在宫中是难得的一块福地,先皇在世的时候曾想在这里修一处院子,怕坏了宫中风水后来作罢。如今这福地再次被启用,却是修缮了一座佛堂。足足可见佛堂主人在宫中的地位有多高。

????杨姑姑带着蒋阮到了经义堂,与佛堂里的小沙弥说了几句话,蒋阮先进去。佛厅里是一座金身佛像,将佛堂修在宫中,古往今来怕是头一遭。一个身披红色袈裟的老和尚静静的打座,手中持一串舍利子,闭眼默禅,佛堂里飘出袅袅青烟,真有几分出尘的模样。

????小沙弥走到老和尚身边说了几句话,老和尚睁开眼,甫一看见面前的人就是微微一愣,慈眉善目的神情中带了一丝几不可见的慌张。

????那小沙弥听自家师父说了几句话后,便走过来对蒋阮道:“施主,师父请你去内室讲经。”

????蒋阮双手合十,朝那小沙弥福了一福。杨姑姑见状,对她微微一笑。蒋阮便跟随着小沙弥进了一边的内室。

????内室中有一方青木小桌,桌上一方签筒,几本经书。

????老僧走进内室,在木桌的一边坐下,蒋阮也跟着在桌前坐下。外头传来沙弥们诵经的声音,佛堂修缮的古色古香,颇有佛趣。

????蒋阮微微一笑:“一别经年,恭喜大师得偿所愿。”

????慧觉呼吸一滞,抬头看向眼前人。少女一身红衣猎猎如火,比起三年前更有一种说不清的风华。然眸底冰冷一片,温和的微笑下似乎总含着几分冷嘲。

????他双手合十,低头谦卑道:“阿弥陀佛。”

????“大师是拜佛,还是拜我。”蒋阮顺手拿过桌上的签筒轻轻摇着,木签在签筒里碰撞,发出令人心慌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是重重叩击在慧觉心头。

????长时间以来一直若圣僧般无七情六欲的国师时隔三年,再一次头上渗出汗珠。他看向蒋阮,声音缓慢道:“施主是佛祖选中的人,老衲听从佛祖的旨意。”

????蒋阮微微一笑:“大师果真是高僧。”

????慧觉没有说话,三年前有人送了他一封信,送信之人说是蒋阮给的,信中详细写清了三年中会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慧觉为人仔细,起先是不信的,后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惊讶地发现里头的事情竟是一件一件的发生。慧觉相信了信纸上的所有事情,他在民间潜伏,高僧的名望终于传到了宫中,被皇帝请到宫中。依靠那一张薄薄的信纸,加上慧觉的巧舌如簧,三年时间,大锦朝的人都知道出了一位叫慧觉的圣僧,凡所预言,无所不中,一步一步,终于坐到了国师的位子。

????慧觉抬头看着蒋阮,蒋阮三年前曾与他说过,要予他无限的荣光和地位,要让他做人上人。如今想来,竟是异样的应验了。蒋阮对他来说是有些恐惧的存在,世上怎么会有人会预言呢?可是蒋阮就是这样神秘的人。慧觉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蒋阮不会白白帮他,总有一日会让他有所报答。如今蒋阮回来了,就是要向他讨回这酬劳的时候。

????蒋阮淡淡笑道:“大师如今贵为国师,想来小公子的病情也有所好转吧。”

????慧觉一惊,儿子是他的命根。如今他和儿子以师徒之名相称,皇帝无比信任他,倒是方便了他请用宫中太医。宫中珍贵药材也多许多,如今儿子的病情是逐渐好转,身子也不若从前一般虚弱了。他捏着念珠的手微微颤了颤,道:“施主所求的是什么?”

????“大师,我不信佛,不必与我说道佛经。”蒋阮声音很轻,慧觉却觉得那话的分量很重。她如此相逼,便是要他直接了当的表明态度。一咬牙,慧觉道:“在下愿替郡主效犬马之劳。”

????蒋阮手一松,签筒落在桌上,蒋阮伸手将签筒里的木签全部抽出来,细细的挑出一根放到慧觉面前,道:“这是什么签?”

????慧觉一愣,瞧了瞧道:“下下签,郡主求的是……?”

????“这签不是为我求的,”蒋阮淡淡道:“求家宅,也是国事。”

????家宅事又是国事,自然就是皇帝的家宅事,那不就是后宫之事?慧觉疑惑的抬起头来,只听到轻柔的声音响起:“本郡主看宫中东面黑气缭绕,怕是有东西冲撞了圣上。烦请大师做一场法事,来找出蛟龙。”

????蛟龙非真龙,只差跃入龙门,意味篡权。慧觉眉心一跳,这是要污蔑人有谋逆之心?可关后宫何事?

????“宫中东面是思梦殿。”蒋阮道:“至于蛟龙,自然是条美人蛟。”

????蒋阮话音方落,慧觉就愣在当场。所谓后宫干政是天下的大忌。蒋阮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给后宫那一位身上安一个霍乱朝廷纲常的名声。那人就更是不得了了,思梦殿居住的如今宫中最受宠的宠妃陈贵妃,便是皇后也要有几分顾忌。慧觉虽然在宫中做清心寡欲之态,可也并非不懂时政之事。到底还是听到了些风声,说皇帝不喜当今太子,有意改立太子,而陈妃所出的八皇子宣离和德妃所出的五皇子宣华最为炙手可热,八皇子宣离的赢面如今看来似乎更大一些。

????若是得罪了陈贵妃,岂不是可能得罪未来储君的生母,必然会给他招来许多麻烦。慧觉大师紧紧皱着眉,没有说话。

????“大师近些年是否已经有些力不从心?”蒋阮淡淡道:“窥见天机太多,也无从知晓日后之事,若是勉强,大师大可以让贤,将自己所处的位置拱手让贤,让给其他有才能的小辈,普天之下,佛祖的子弟千千万,未必就只有大师一人能聆听佛祖的旨意。”蒋阮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只是可惜了小公子……。离了宫中,不知是否还会如此康健。”

????蒋阮的话字字句句戳中慧觉的心思。的确,三年来皇帝极其信任他,许多事情都会试着问一问他的意见,而蒋阮给予的信纸上面将会发生的后果和最好的解决办法都写了出来,好似她是亲眼经历过的一般,事情处理的十分周到妥帖,皇帝对他更加满意,他的国师之位一直做得很稳。

????可是三年已过,信纸上的大事只写到了现在,之后的事情便什么都没了,慧觉自己也不过是一介招摇撞骗之人,哪里懂得什么窥见天眼,这一段时间以来,皇帝再来问他,他也说不出什么。只慧觉行走江湖多年,骗术卓绝,加上前三年确实说的句句属实,用借口将皇帝糊弄了过去。可是长此以往,必然会引起怀疑,就算不引起怀疑,他没了作用,皇帝也不会如从前一般看重他。

????若是他离开皇宫,他的小儿子断了宫中珍贵的药材,却不知日后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况且他贵为国师,在宫中多多少少也得罪了些人,不知不觉碍了某些人的眼,如今皇帝的信任是他的保命符,一旦失去皇帝的信任,也许会发生什么不测也说不定。

????蒋阮话里的威胁处处都直指慧觉的软肋,当初蒋阮能将他捧上国师之位,自然也能让其他人坐到这个位置,凭她的手段和预言,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慧觉慢慢的低下头,声音艰涩道:“求郡主……高抬贵手。”

????“我知道大师在担忧什么,”蒋阮突然凑近他,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天下这个位置,一定不是八殿下坐到。”

????慧觉猝然抬头,盯着蒋阮,不可置信的呆在原地,他问:“这…。也是预言?”

????“是。”蒋阮淡淡道。

????事实上,上一世最后的确是宣离夺了整个大锦朝的江山,可是再来一世,她永远也不可能让此事发生。陈贵妃不是要维持在宫中无害的姿态么?在皇帝面前表现的对夺嫡之事毫无兴趣,可如今,她也就不怕提前撕开这张美人皮,那一对惯会做戏的母子被惯上祸国之名时,又会是怎样的局面?

????即便皇帝再如何宠爱一个女人,也断不会为了她动摇自己的江山。否则上一世到最后,皇帝也不会开始怀疑宣离,才让宣离提前动手。

????慧觉大师再看向蒋阮时,眼中已经不若方才那般游离,似乎是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轻声问道:“郡主想要怎么做?”

????“大师手段高明,自是听从佛祖的旨意行事,三日后钦天监有一场法事,介时佛祖降下旨意,这皇宫之中,潜伏着一条美人蛟,而大师你,要保证世上只有一条真龙。”

????她的声音低微,含着一种异样的蛊惑。慧觉身子一颤,恭敬答道:“是。”

????……

????同小佛堂出来后,蒋阮打算先回慈宁宫去,却不想半路遇着一位不速之客。这人青袍玉带,老远瞧见她便是脚步一停,紧接着朝她大踏步的走来。

????天竺警惕的侧身挡在蒋阮前面,那人却是个懂规矩的,在离蒋阮几步开外的地方站住,并没有上前来。

????蒋阮微笑着看着他,道:“柳太傅。”

????柳敏紧紧盯着蒋阮,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前些日子见过蒋阮一面后因为萧韶的缘故没能好好说上话,后来老是在想这件事。原以为是知己的人竟是个女子,他瞧着自己书房挂的那幅画好几日。有许多事情想要问她,方才看到蒋阮就不自觉的走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露珠眨了眨眼,这柳太傅还真是读书人,愣是有股读书人才有的呆气。

????柳敏顿了顿,才道:“郡主。”似是觉得这句话太过单薄,他才想到了什么:“你……可还好?”

????蒋俪这事情如今已经成了全大锦朝的一个笑话,即便是蒋俪做出的事情,多少也会影响到蒋家的姐妹,柳敏虽然知道蒋府府中关系复杂,却也没有想太多,只担忧蒋阮的名声会不会因此受累。她又是蒋家女儿,多少也会颜面无光吧。

????蒋阮还礼:“多谢太傅关心,我过的很是舒心。”

????柳敏一愣,仔细的打量蒋阮,见她果然容色美丽,眉眼温和带笑,依旧如从前一般艳光四射,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憔悴神色。心中有些复杂,怎生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如从前一般舒心。可见她无事,他又放下心来。

????柳敏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只觉得这个女子当初一封信,他在心里将蒋阮视为挚友。朋友间应当相互扶持,他这么关心也是正常的。可是,他还有一件事情想问,迟疑了片刻,才开口道:“郡主和萧王爷……是什么关系?”

????天竺微微皱眉,心想这个太傅好生讨厌,回头一定要告诉自家主子。蒋阮一笑:“柳太傅管得未免太宽了。”

????“你……。”柳敏涨红了脸,蒋阮这般不留余地的说出来,令向来心高气傲的他有些懊恼,也一时语塞。瞧见蒋阮那张含笑的脸,他又说不出指责的话来,只得一甩袖子,怒道:“他不是好人。”

????这一下,连露珠也皱起眉头来。萧韶可是她心中的完美姑爷,这人胡乱说道些什么?

????蒋阮知道柳敏是什么意思,但凡同朝为官的,不管是哪一派,萧韶都不曾参与其中,不管哪一派,都笃定的认为萧韶是“乱臣贼子”。当初老锦英王造反,是帝恩浩荡才让萧韶这个乱臣余孽活到如今,谁知他势力越发庞大,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便是在京城中也能嚣张至极。柳敏是个直臣,思想也古板的很,自是认为萧韶是乱臣贼子无疑。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不过这话听在耳里的确让人不喜,蒋阮微微笑着,声音却已经带了些微冷意:“那又如何?”

????柳敏白皙的脸浮现怒容:“他会连累你的!”在柳敏眼中,蒋阮虽然神秘,却是个通透之人。当初与他信纸交流,也能看出蒋阮与那些目光短浅之士并不相同。这样清流正直的人,怎么能和乱臣贼子搅在一处!

????“与你何干?”说完这句话,蒋阮的笑容也散尽了,淡淡的看着柳敏,虽然也未曾说什么话,却无端的令人感到她的怒气。

????柳敏一滞。

????“那又如何”“与你何干”两句话一出,便是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蒋阮的态度,她竟是要坚决和萧韶站在一边的。柳敏心中顿时浮起一阵烦躁,看向蒋阮的目光充满失望,蒋阮看着他,道:“太傅主管太子功课,何时也管起其他琐事来。本郡主的事情自有主张,就不劳太傅大人担心了。太傅若是有心,大可以去管管别的事情,宫中腌臜事情如此之多,太傅眼里容不得沙子,有得辛苦。”

????话里若有若无含着的讽刺终于令柳敏再也呆不下去,只觉得一片好心付诸东流,也没来得及想清楚自己心中的失望和烦躁从何而来,只道了一句:“执迷不悟。”就拂袖而去。

????蒋阮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柳敏远去的背影。露珠有些不安的看了蒋阮一眼,道:“姑娘……这样待柳太傅,会不会不太好?”

????露珠是知道当初蒋阮帮柳敏夺魁的事情,虽然不知蒋阮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可几个贴身丫鬟心中也明白,蒋阮这般做,无非就是想要将柳敏捧到高处,日后成为一个助力罢了。可方才蒋阮的一番话却不知这位心高气傲的太傅会如何想,若是关系就此僵持下去,会不会失去这个助力,反而成为一大障碍?

????“无妨。柳太傅是好人。”蒋阮淡淡道。好人,总是容易心软的。真有事,念在当初的交情,柳敏也不会袖手旁观。只是……她垂下眸,方才怎么了?这些口舌之上的无谓之争,她本是不该理会的。只是谈及萧韶,她也忍不住动了怒。她微微蹙起眉头,心中有些不安。近来这人越发的出现在平日里,似乎哪里都是他的影子。这样霸道的挤进黑暗重重地生活中,仿佛给炼狱带来一丝虚妄的日光,让人心中生出不该有的遐想。

????大仇未报,多一份牵挂,就是多一丝软肋。况且,如今她,确实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萧韶非池中物,如今光华敛于内,可终有一日,一旦得到机会,必会一击冲天,让天下为之失色。她一身腐朽心肠,如何敢肖想?

????几人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朱色的柱子后,正有一个锦衣华服的身影远远矗立。宣离方才将几人对话尽收耳底,如今眼底却是泛起了一丝兴趣。

????萧韶,柳敏,这个弘安郡主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简单。同萧韶那点关系便不说了,之前就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对,不过柳敏又是怎么回事,孤傲自傲的朝廷新贵难不成也和这位弘安郡主有什么牵扯不成?

????宣离微微一笑,事情倒是变得有趣了。蒋阮是他看中的猎物,怎能被别人猎走了去。不过如今时机未到,可以先查查底细。至于手段……宣离眼中划过一丝冷芒,今时不同往日,他他有的是千百种办法让蒋阮成为他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