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同时出手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早,锦英王府便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址记得去掉◎哦 亲

????娇客神情焦急,形色匆匆,不是别人,正是露珠。说起来,那一日蒋阮进新房,露珠本是去给她拿点醒酒汤的,不曾想回头就不见了蒋阮。她自是不知道出了这等事,好容易找到天竺却又被天竺吓了一跳,天竺受了伤,只说萧韶派人去救蒋阮了。

????她要照顾天竺,一边心急如焚的等到现在,接她的人说蒋阮在府上没受伤,露珠心里还是很担忧的。只恨不得自己背后没有生出翅膀,好马上飞回到蒋阮身边。

????偌大的锦英王府比蒋府修建的更大,领路的婢子指了路就离去了,露珠第一次进这样大的府邸,不知不觉竟迷路了。

????好容易瞧见前面有个人,露珠也顾不得其他,匆匆忙忙跑上去道:“这位公子。”

????锦二正想事情,冷不防就看见一个神情焦灼的小丫鬟朝自己跑来。这丫鬟瞧着脸生的很,笑的却是很甜,看上去也很乖巧,有点眼熟。锦二还以为是府里新进的丫鬟,叫他公子却是有些奇怪。

????露珠见这人直盯着自己看,平心而论,锦二生的也是不错的,算的上俊朗青年。只是笑的若痞子一般。露珠皱了皱眉,还是问:“这位公子,可知道府上蒋府小姐住在哪一处?”

????露珠一问此话,锦二恍然大悟。他就说这小丫鬟看着怎么这般眼熟,原是少夫人身边的丫鬟。想到自家主子是个闷葫芦性子,不如曲线救国,从少夫人这边下手。便故意双手抱胸,痞痞的看着露珠坏笑道:“你说少夫人啊,和我们少主住在一块儿。”

????露珠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锦二的“少夫人”三个字上,也顾不得锦二称萧韶为“主子”,瞪大眼睛道:“什么少夫人?”

????锦二觉得蒋阮为人狡猾狠辣,怎生身边的这个小丫鬟却不甚机灵,一时起了坏心眼,笑道:“都睡在一起了,不是少夫人是什么?少夫人昨日中了媚药,可是我们少主亲自给她解的……。哎哟!”

????锦二故意将话说的暧昧不清,正说得起劲,冷不防就挨了露珠一脚,露珠从小在市井中长大,和后宅中那些娇滴滴的丫鬟不同,这一脚可是下了实打实的力气,恰好又是锦二的关键部位。锦二痛呼一声,捂着自己的下身怒视露珠。

????露珠毫不客气的回瞪回去,骂道:“呸!下流胚子!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再让本姑娘听到这些污言秽语,仔细你裤裆里的玩意儿从此不举!”狮子一样的冲锦二吼完,露珠转身气冲冲的走了。徒留锦二一人呆怔在原地。

????他错了,他就不该觉得少夫人身边的丫鬟好欺负,少夫人那般的人丫鬟怎么会好欺负。厮——锦二痛的直抽冷气。他身为锦衣卫的小头子,萧韶的贴身暗卫,又生的仪表堂堂,平日里都只有姑娘往他身上扑的时候,没想到今日竟会栽在一个小小的丫鬟身上!死丫头,锦二磨牙,再让爷逮到你,爷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树上锦三和锦一正磕着瓜子看戏,锦三道:“作死。惹恼了少夫人的丫鬟,锦二离死也不远了。”

????锦一那张从锦二一模一样的脸神情未变,木讷的像块石头。锦三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同是一样的相貌,双生子的性情怎么能差别这样大。一人整日表情也没有一个,一人却跟街头痞子一般风流。

????……

????且不说露珠这头如何,锦二嘴里的“少夫人”和“少主子”却并非传言中那般缱绻情浓。蒋阮喝了一口荷叶蜜糖水,锦英王府平日里似乎是冷清惯了,也不曾有女子来往过,林管家找了许久才找到能做糖水的厨子,做了几道点心。

????本想是讨好未来的少夫人,其实蒋阮自己不大吃的习惯这种甜食,锦英王府的下人对她太过热情,饶是她心中拒人千里之外,面上也只得做温和。

????萧韶坐在对面,早晨的空气本就新鲜,日头斜斜的照过来,将他秀美的侧脸映得似乎镀上一层金光,黑袍上绣着金线麒麟,更衬得他清冷如玉,便是喝茶的模样也是透出刻入骨中的优雅矜贵。

????有些人便是什么都不做,坐在那里也是吸引人眼球的。蒋阮这几日本已见得多了,见到此等美景还是忍不住会微微失神。

????她低头喝了一口蜜糖水,有些甜,看向萧韶道:“宣游之事是你做的?”

????萧韶点头。

????蒋阮又问:“你将他首级送到陈妃面前?”

????萧韶眸光闪过一丝冷冽:“咎由自取。”

????蒋阮将下巴放在杯沿上,萧韶这般做,无非就是为了她出气。她仔细看着面前的青年,原来就觉得他帮了许多忙,然而这些日子心中微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自不是傻子,重活一世,若是不明白心底的那点异样究竟是什么就算是白活了。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换做是上一世的她,恐怕早已沦陷了。只可惜,他们的交集却是在这一世。蒋阮心中有些微微苦涩,她背负仇恨而来,这一生注定双手沾满血腥,便是连赵家都不敢亲近,又怎么敢动心?上一世她死的太早,并不知道日后发生了什么,可萧韶从来都是皇帝一派,皇帝驾崩之时,萧韶还在南疆,若萧韶回来,宣离又怎么会放过?上一世,不知道他最后又是什么结局?

????思及此,蒋阮不自觉的蹙紧眉头。萧韶见她这般模样,以为她是在担忧陈贵妃之事,便放柔声音道:“宫中我已经打点好,你不必太过担忧。”

????蒋阮回过神,声音温和:“萧韶,你帮了我许多,可是陈妃与我此生势同水火,我有自己的方法,你不必插手了。”

????萧韶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蒋阮有许多秘密,他是知道的。这些秘密连最锦衣卫中最优秀的探子也查不出来,如今他虽然疑惑,却也并不想窥探。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蒋阮的秘密就在于,她的眼中永远藏着一抹黑暗。那抹黑暗太过深沉,虽然掩饰的很好,偶尔还是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星半点,令她全身充满戾气。

????昨夜她昏迷的时候,嘴里也曾叫过一个名字,是:宣离。

????萧韶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掩住眸中情绪。她与宣离有什么过节,昨夜的蒋阮神志不清的时候叫起这个名字,语气分明是悲愤而怆然。他令探子去查,却也并没有查到宣离同蒋阮有什么过节。

????沉默半晌,萧韶道:“你打算如何?”

????“宣游已经死了,郎中府和蒋俪也会自食恶果,陈贵妃费了这么多力气来摆这盘戏,怎么能让她草草收场?”蒋阮眼神划过一丝暗芒。萧韶看在眼底,道:“若有事,我总会帮你的。”

????“多谢。”蒋阮谢过萧韶,想着萧韶这一招却是高,宣游一死也算是将所有痕迹都抹平了,蒋俪和郎中府眼下瞧着是保住了一条命,可此事越是往后发展,牵连的越多,郎中府便会越是水深火热。她不会同情蒋俪和左江,这两人想要害她,便是死了都算轻的。唯一没有遭到惩罚的是陈贵妃,陈贵妃如此有闲心操心她的事情,她又怎么会让陈贵妃失望?

????蒋阮心中冷笑,她好像许久都没有见到圣僧慧觉了,不过,现在应当是国师大人。

????……

????将军府里,赵光在书房内踱来踱去,墙上的佩剑一会儿被取下来,一会儿又重新挂上去。赵元风凉凉道:“爹,你再这么走下去,我就该晕了。”

????“你懂个屁!”赵光正嫌火气没处发,赵元风这是撞在枪口上了,登时暴跳如雷:“你外甥被人下了媚药,老子还不能走几步了?!”

????赵元平看不过眼,道:“爹你急什么,这人不是都被萧王爷收拾干净了嘛,阮丫头一个手指头都没伤着,好好地待在你锦英王府,你冲三弟发什么火。”

????前几日萧韶让人给将军府递信,送信的人便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气的赵光差点就提剑出去砍了郎中府和那个色鬼皇子。只是来人说让赵光稍安勿躁,一切有萧韶安排。结果第二天郎中府就出了丑闻,三皇子府上就被人灭了门。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是萧韶干的好事,不过赵光还是很不高兴:“老子的家事,凭什么要他一个外人插手,再说了,阮丫头一个未出阁的女儿,送到锦英王府是个什么事?元甲,你去把你外甥给我接回来!”

????赵家老大赵元甲莫名其妙就被赵光点了名,无奈道:“爹,现在去接阮儿回来不是给人可趁之机么?萧王爷既然帮了阮儿,也不会害她的。”

????这几日将军府外总有几双陌生的眼睛盯着,家丁们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想着必然是眼线,很可能就是冲着蒋阮来的。如今外头都宣称蒋阮是在将军府,这个时候若是漏了什么行踪,只会对蒋阮和整个将军府不利。赵光心中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不过知道是一回事,心中不满又是另一回事。本来嘛,蒋阮是他赵家的孙女,报仇的事情却让萧韶一个外人做了。而且那一日来送信的人态度,想起来就令赵光觉得憋气,好似锦英王府才是蒋阮的家,他们将军府才是坏人一般。

????赵光倔脾气一上来,看萧韶横竖都不对眼,虽然感激萧韶关键时候救了蒋阮,却还是意难平。朝赵元甲怒道:“你知道什么?那萧家小子谁知道是不是看上阮丫头,对她有什么不轨的心思?阮丫头年纪小,被骗了怎么办?”

????当初赵眉可不就是识人不清,才会平白误了自己一辈子,还搭上了一双儿女,这事是赵光心中永远的痛。

????赵元平嗤的一笑笑出声来,道:“爹,萧韶对阮丫头生出别样的心思?这话可别说出去。再说了,阮丫头能被人骗?她不骗别人就好了。”

????全大锦朝的人都知道萧韶生性冷清不近女色,蒋阮就算长得再国色天香在萧韶眼里也不过是个路人。而且蒋阮那性子,表面温和实则孤冷狠辣,赵元平随了赵家人,看女人的眼光也是一样,觉得女子就当如赵眉一般,热情单纯就好,蒋阮虽然是他外甥女,可这样的性子,男子会是不喜。

????当然,许多年后,事实证明赵元平这个赵家最聪明的军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不过眼下,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不过赵光是个极护短的人,一听赵元平的话就怒了,重重拍了桌子一下,梗着脖子道:“你他娘的还是不是赵家人?阮丫头怎么了?阮丫头长得好,萧家小子那是没遇到阮丫头这般好的人,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赵元风终于听得不耐烦,起身站起来道:“爹,现在不是跟大哥二哥吵架的时候,萧王爷的事情改日再说,阮丫头受了这么大委屈,咱们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么?”

????“能做什么?”赵光一提就来气:“都让萧家小子做完了!”

????“不是还差了个陈贵妃么?”赵元风提醒道。

????赵光皱眉:“后宫妇人,如何插手?”他虽气恨难平,可陈妃身在后宫,他是臣子,根本没有机会做什么,此事又不能声张出来。怎么都想不出法子。

????赵元平打了个响指:“陈妃不能动,陈大人不是还在么?”他笑了笑:“我看陈贵妃这样肆无忌惮,也是陈大人如今活的太狂妄的缘故。”

????赵光沉吟片刻,点头道:“没错,那个老匹夫,老子早就想收拾他了。正好,这次就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然还直说将军府是好欺负的。你们三个给老子坐好了,此事事关重大……。”

????……

????堂堂一国皇子说没就没了,即便是个废物皇子,也在朝中掀起了不少风浪。皇帝从来不喜这个儿子,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大的伤心。懿德太后却是鲜见的有些伤神,却又不像是为了此事揪心。

????蒋阮在锦英王府呆了几日,待风头过后并未回蒋府,萧韶派了两人将她送进宫去。萧韶的手下并非普通人,如此一来也更有把握些。

????回到宫中依旧去给懿德太后请安,蒋阮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却见懿德太后憔悴了许多,见到蒋阮,懿德太后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哀家听闻你三妹大婚之夜出了这等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蒋阮摇头:“三妹不说,具体的我也不知。”

????太后摇头叹息了一声,她自是知道蒋阮与蒋家人关系并不怎么好。当初在皇家宗庙时,蒋权连个像样的家书都未曾捎来一份。蒋阮对蒋家的态度她也看在眼里,不热络,如今冷眼旁观也是自然。

????“那个左江,哀家看也非是什么好人,简直乱了纲常,日后百姓上行下效,这天下还不乱了套。”显然此事在懿德太后眼中十分严重,懿德太后这些年虽然撒手不管朝政,早些年养成的独到眼光仍在,左江已经触犯了懿德太后的底线。对于天下大事,蒋阮不会在懿德太后面前说道。懿德太后说了一阵,似乎也乏了,便先行小憩。

????蒋阮随杨姑姑走到外头,蒋阮问:“姑姑可知,皇祖母为何心情不虞?”

????懿德太后瞧着似乎十分低落,难得显出几分苍老憔悴之态,蒋阮倒不认为懿德太后是在为宣游的死惋惜。事实上,懿德太后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早年间对宣游已经十分厌恶。早早的放宣游出宫开府就是她下的懿旨。

????杨姑姑笑道:“郡主,许是太后娘娘最近有些疲惫,瞧着才萎顿了些。过些日子便好了。”

????这话说的敷衍,蒋阮便回以微微一笑:“是吗?那就劳烦杨姑姑照顾皇祖母了。”

????“婢子当不起郡主这么说。”杨姑姑是懿德太后身边的老人,对蒋阮也是十分欣赏的。当初蒋阮舍身救下太后却从不拿此说事,相处下来也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宫中最适合生存的便是如她一样的聪明人。杨姑姑看向蒋阮的眼中便有几分赞叹。

????蒋阮微微垂眸,果然,懿德太后也是有些秘密的,如今她还不到和懿德太后分享秘密的亲密程度。不过这世上别人的秘密她也不感兴趣,懿德太后不说,她也不会多问。今日她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杨姑姑,这几日府里出了许多事情,我心里很是不安,听闻宫中的佛堂可以清心静气,我想要去听一听经。”

????自从几年前国师进宫之后,皇帝为了方便,便在宫中盖起了一座佛堂。平日里宫中女眷有诚心向佛的,也时常去听一听佛经,皇帝也乐见其成。

????杨姑姑也是知道蒋俪大婚那日的事情的,心中很是唏嘘。弘安郡主进退适宜又聪明沉稳,可惜却是生在了蒋家。同是一府的姐妹,怎生差别这样的大。如此想着,她便笑道:“郡主是说小佛堂吧?在南苑的尽头,奴婢带郡主过去便是。”

????蒋阮微笑:“多谢姑姑。”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继续努力!昨天月票爬到11名啦~这个月努力爬上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