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赠人红梅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银子说话?银子如何能说话。这话说的有趣,人群纷纷朝蒋阮看过来,那气的跳脚的老头也转过头疑惑的看着蒋阮,白芷和连翘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蒋阮待要如何。

????妇人差点笑出声,颇讽刺的道:“小丫头,你这是在说胡话不成,难道你还能让银子开口说话,真有这样的本事,就快些让大家伙开开眼界,若是胡说八道,可别叫大家看了笑话。”

????“银子自然会说话。”蒋阮淡淡道:“我再问一遍好了,这位夫人,银子真的是你的?”

????“自然是我交给巧姐儿的。”妇人一仰头,说的理直气壮。

????“好。”蒋阮道:“白芷,你去寻一盆清水过来。”

????周围人都不知道蒋阮打的是什么主意,有路边的小贩道:“我这有现成的清水,可以借姑娘一用。”

????白芷便将清水盆端过来,端端正正的放在蒋阮脚下。

????“夫人请将银子交给我。”

????妇人怀疑的看了一眼蒋阮,女童将钱袋捂得更紧了些。

????“夫人不将银子交给我,我怎么向银子问话?”蒋阮一本正经道。

????此话一出,周围便发出一阵低低的哄笑声,看热闹的人本就越来越多,此刻见这看上去气质不俗的小姑娘突然这般说话,心中不由得惋惜,看着倒是个聪明的姑娘,不想倒是个脑子有些问题的。

????连翘瞪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或者是人群的哄笑令那妇人有了底气,便从女童手里拿出银子交到蒋阮手里:“诺,你可要问清楚了呀,大家伙都听着哪。”

????在场的人中除了蒋阮只有三人未笑,连翘和白芷自不必说,老头也只是紧紧皱着眉头,仔细打量蒋阮的动作。

????蒋阮将银子托在掌心中,面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却极端轻柔,她说:“银子啊银子,烦请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在说谎?”

????妇人噗嗤一声笑出来:“小丫头,你可别说银子就这样告诉你了啊,你这根本就是糊弄人,可别把我们当傻子耍!”

????蒋阮看也不看她一眼,一松手,手里的银子便咚的一声掉进脚下的水盆,水波浅浅的漾了一层出来。她道:“银子已经说话了。”

????“什么说话?”妇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么多双耳朵,难道就你一人听见它说话?”

????“不是听见的,是看见的。”蒋阮盯着水中。

????人群中有好奇的少年伸长脖子道:“它说话了吗?”

????“没有吗?”蒋阮反问,她瘦小的身子裹在宽大的棉袄中,本是柔弱不堪的姿态,却显得异常的坚定,似乎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大事,能将她的从容和镇定动摇一分。

????周围的人不明所以,纷纷朝水盆中看去,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

????片刻后,率先有一人惊呼道:“看!水面有东西!”

????只见清澈的水面上,浮起一层浅浅的油脂来,这金色的油脂在水面上异常显眼。

????蒋阮道:“老先生吃完油饼去抓铜钱,手上的菜油蹭到银子上是常事。只是不知夫人又是如何使银子蹭上油脂的,难不成夫人也要现在才记起,自己或者是巧姐儿也去买了油饼吗?”

????她的声音平平淡淡,却异样的令人听出其中的抑扬顿挫来,一句话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道了个清清楚楚,顺带将妇人可能有的说辞堵了个严实,若是妇人再争辩,反而是令人觉得欲盖弥彰。

????“原是这样!”有人感叹道:“这银子是老头的,因他买了油饼蹭上了油,如今银子见水才能现出来,可不就是银子说话!”

????人群议论纷纷,待看向蒋阮时,皆是啧啧称奇,这样玲珑剔透的心思,又是如此小的年纪,实在是不令人赞叹。

????老头一直看着蒋阮的一举一动,见她轻轻松松便洗脱了自己的罪名,诧异之余自然乐不可支,看向蒋阮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竟不像之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固执了。

????怀抱着女童的妇人还要争辩:“你这片面之词…”

????“老先生,”蒋阮却根本不听对方的话,转向老头道:“事情很简单,既然这么多人都无法为老先生做主,大可不必在此浪费时间,不若去东街上县知府处问一问,或许有能为老先生做主的人。”

????东街县知府处能做主的人,自然就是县令官,自古民不与官斗,虽说西街处人人皆排外,关系到自个儿身家利益,却没有人愿意趟这趟浑水,本来围作一团的人群立刻纷纷散开了。

????妇人见势头不好,蒋阮又一改之前柔顺的模样态度变得强硬,自知再争辩下去也没有好处,立刻抱起女童道:“我不与你们这些人争辩,巧姐儿,我们走。”

????待妇人走后,蒋阮将盆里的银子取出来递给老头,老头接过银子,探究的看了一眼蒋阮:“小女娃倒是挺有意思,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老先生也挺固执,却不知是哪家府上的大人。”蒋阮冷冷道。

????老头一愣,没料到一直帮着自己的小女孩突然这般冷漠的对自己,疑惑道:“你对老夫有什么不满之处?”

????“有。”蒋阮道,见老头又是一呆,才淡淡道:“遇见此事,争执不清,老先生便应该立刻报官,老先生也活了一大把年纪,当知凡是有个度的道理。今日若我没有到来,老先生就是在这里争上一天,也不见得会有个结果,指不定又被编排上什么罪名。”

????“你这小女娃,”老头脖子一梗:“见你出手相助,原以为是个有些侠气胆量的,不想也与其他人一般无二。是非黑白,自然要争个清楚,我是对的,便不怕与他们对峙。”

????蒋阮想了想:“也对,老先生这么大年纪还当街与人理论,风骨实在令人佩服,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惧强权,遇事非要争个理论。”

????她神情不变,语气轻柔,一时间竟不知这话是褒是贬。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老先生的风骨倒是与这红梅很相似,白芷,将红梅送给老先生,也算是全了一段缘分。”蒋阮微微一笑。

????------题外话------

????软软都送了老先生红梅了,亲爱滴们可以送我收藏吗【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