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章 董盈儿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将信交给锦二,锦二匆匆出了门。关良翰瞧见,愣了愣:“还不到年关,你给老头子写什么信?”

????“老头子”是关良翰对他们师父八岐先生的称呼,说起来萧韶自南疆回来,还未曾拜见过他一次。萧韶道:“我要上迦南山一趟。”

????迦南山是八歧先生居住的地方,也是这一门八位师兄弟平日里练习之处。八歧先生说起来也是一位奇人,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岐黄之术,又懂御敌战场行阵。先皇在世的时候曾请他出山辅佐,却被当时还是少年的八歧先生一口回绝,只说天道不可逆转,不可逆天而行。迦南山上布了阵法,天下无人可解,平日里人是找不见的。

????“上迦南山,三哥等等我。”莫聪跳起来:“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关良翰奇道。莫聪性子跳脱,从前在山上的时候就最怕八歧先生。

????“最近朝中那个太傅柳敏是是越来越得皇帝信任了,上次我上个折子,愣是被柳敏给挑了刺头。平时也就罢了,这家伙就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凡是都要讲个绝对公正,一粒沙子也容不下,气死小爷了。”

????莫聪是地道的世家公子哥儿,虽然从小聪慧狡黠,也很有些正义感,但到底是从小被父亲抱着在官场里长大的人,深谙水至清则无鱼之道。遇上莫聪这样不通事理的书呆子,几乎要被气的吐血。这不,只有向师父大人寻求帮助。

????“就是那个新科状元?”关良翰向来对读书人很有几分成见:“迂腐,跟酸秀才说这么多作甚,揍他一顿就好了。”

????“殴打朝廷命官,你不怕御史上折子?”萧韶看向跃跃欲试的莫聪,莫聪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顿下来。关良翰见激将不成功,颇有些失望。转而望向萧韶道:“你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萧韶答。

????……

????一连几日都未看到萧韶的踪影,蒋阮倒是有些不习惯。回过神来的时候心中起了一层淡淡的忧虑,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萧韶却只用了短短的时间让她习惯了他的存在,对于蒋阮来说,并非是什么好事。

????如今虽然不知萧韶平日里到底做的是什么,却也明白那必定不是什么轻易地事情。京中走马逗鸟的纨绔子弟如此多,萧韶和纨绔子弟不同,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丝玩世不恭的气息。平日里瞧着,也让人容易忽略他的年龄,令人觉得异样的安心。

????然而萧韶做些什么到底与她无关,比起来,府里的魍魉鬼魅更让人关心。譬如说红缨,前些日子缠着蒋权要请个大夫来给府中的孕妇瞧身子,正房夫人夏研正是快要临盆的时候,心情本就有些无常,二话不说便拒绝了红缨。红缨同蒋权撒娇,最后夏研几乎是被逼着请了脉,大夫答卖相平稳,夏研却因为红缨的举动动了胎气。蒋权有些生气,这几日都不怎么去红缨的院子里,因为愧疚,一回府就时时陪着夏研。

????露珠奇怪道:“真是奇了,夫人肚里明明就没了孩子?怎的还查了出来?”

????“夏研吃了亏,自然会聪明些。若是连这一手都不留,岂不是早就被红缨打的落花流水?”蒋阮正在翻董盈儿给她下的帖子,邀她明日去京兆尹府上玩耍。这次回来,她倒是还未曾见过这几个名义上的手帕交。事实上,她从庄子上回京,又从京城跟随太后出城,时间太短,并未和什么人真心相交过。如今高调归京,却是要开始打入京中上流人的圈子,这些人脉关系须得好好维护。

????“那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五姨娘吃亏?”露珠道:“姑娘其实也并不喜欢五姨娘,对么?”

????蒋阮虽然一直偏帮红缨,表面瞧着也算热络,但几个丫鬟从绸鱼丝的事情就看了出来,蒋阮也并不将红缨当做自己人。

????蒋阮笑了笑,人的**永无止境,红缨从前或许只是想做一个安安分分的姨娘,可是被提点之后,想的就是蒋府当家夫人的位子。和这样贪婪的人打交道,永远不要过分给予信任。更何况,她从来就恨蒋府的每一个人,又何来喜欢?

????连翘笑嘻嘻道:“不说这些了,说起来,姑娘可是三年未曾见着董小姐她们,奴婢听外头人说,董小姐如今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最迟年关就会嫁到常家呢。”

????董盈儿?蒋阮微微皱起眉头,董盈儿上一世嫁给了从三品京城盐运使常安,这两人的亲事时从小便定下的,应当是门当户对的一队鸳鸯佳丽,后来也过的极为舒心惬意。上一世宫宴的时候,蒋阮曾远远的见过他们,当时董盈儿和常安一副伉俪情深的模样,还很是令她羡慕了一番。

????如今算起来,时间倒是还好。似乎这个夏末过了,董盈儿就该嫁过去了。董盈儿嫁了人,林自香也快了,上一世,林自香嫁给了三皇子宣信,宣心生母早死,平日里无人管束变成了浪荡子,自出户开府就几乎没再宫里出现过,是宫中最不起眼的皇子。偏生这个皇子还荒淫无度,姬妾成群,上一世陈贵妃亲自指婚林自香和宣信,最后林自香落得一个和宣信宠妾同归于尽的下场,林家就此败落下去。蒋阮皱了皱眉,如今算起来,离贵妃指亲还有些日子,应当想个什么法子避开才是,亦或者是去求懿德太后?

????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些事情放到一边,蒋阮想着明日见到林自香再打听些消息。

????……

????第二日,白芷和连翘早早的为她梳妆打扮,因着这是蒋阮回京后头一次见各位贵女,董盈儿是个老好人,邀的人里自然还有诸位贵女。如今她贵为郡主身份,自然也不能如从前一般。省的别人拿捏错处。

????待全部梳洗整理好,蒋阮道:“天竺和白芷跟我出去,连翘你和白露留在府里,小心应付妍华苑那边。”虽说白芷和连翘是一等丫鬟,天竺和露珠是二等丫鬟,蒋阮眼里倒是一视同仁。天竺有武功,带在身边最好,白芷性子稳妥,日后同贵女打交道得让她学着些。连翘泼辣,露珠机灵,留在府里,今日红缨和夏研越发的小心,若是想祸水东引到阮居来,两个丫头也能抵挡一二。

????连翘和露珠对这个吩咐倒是没有任何异议,周嬷嬷自三年前已经被送回赵家,她眼睛瞎了,赵光对她有愧,自然会将她颐养天年。蒋阮寻思着要不要找个教养嬷嬷在身边,做做样子便是。

????京兆尹府上的后院里,一群正值妙龄的少女们坐在一起,桌上摆着茶和点心,说笑的正是热闹。

????容雅郡主笑道:“那蒋大小姐怎地还不来?莫不是如今成了郡主,也便托大了,故意给咱们下马威呢。”

????容雅郡主是雍王的掌上明珠,雍王是先皇在世时的堂兄,两人感情也十分不错,四王叛乱之时,雍王也曾助了当今圣上一臂之力。是以在大锦朝地位很高,容雅郡主三年前曾在玲珑舫上见过蒋阮一面,只是她从小心高气傲,以真正的名门闺秀自居,蒋阮这样庄子上养大的失宠嫡女根本不能入她眼。谁知如今摇身一变,竟成了能与她并驾齐驱的当朝郡主,心中哪里能不妒恨,说的话里便带了三分毒计。

????赵瑾皱了皱眉,文霏霏也有些不悦。她们两人都是武将世家养出来的女儿,自来便有些瞧不上女儿家的弯弯绕绕,直觉容雅说话有些不中听。林自香更是个直硬的性子,当下就将不高兴摆在脸上,硬邦邦的答道:“盈儿给阮妹妹下的帖子里,如今还未到时间,郡主提前三刻钟到来,却说阮妹妹迟到,难不成盈儿帖子里的时间不是时间,都得以郡主的时间为时间不成?”

????容雅郡主被林自香说的红了脸,心中自然是气愤难当,若说是别的人她还能刺上几句,可偏偏是软硬不吃的林自香,再与她争执下去,便是丢了堂堂郡主的脸面。容雅心中虽然恨得咬牙,面上却只做一副不与林自香说话的云淡风轻:“我懒得与你强词夺理。”

????林自香还要说,董盈儿忙过来打圆场:“哎,都少说两句吧,今日是我将你们请来的,若是争执了,倒还是我的不是了。”她今日邀了不少贵族少女,原本是为了疏散烦闷的心情,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惹得一声骚。

????另外几个贵女也跟着劝和起来。正说着,便瞧见董盈儿的丫鬟小跑了过来,笑道:“郡主来了。”

????女孩子们便瞧门口看去,便见院子外头缓缓走来一红衣少女,朱底粉橙色底白玉兰花合体木兰裙,玉涡象牙白底大红织金锦缎对襟长变色长袍,头上只插了一只红宝石做的如意钗子。一路行走裙裾纹丝不动,分明是一团火,走进来一看,却又如冰。那面容更是不肖说了,当初蒋阮年纪尚小,媚色尚且不能很好地长养出来,如今正值豆蔻,正是韶华年纪,便将少女的青涩和本身的妩媚混在一起,有种让人呼吸都停滞的风华。

????她每走近一步,容雅郡主的脸色便难看一分,要知道在这样的美貌面前,她容雅就是个跳梁小丑。越是心高气傲的人越是受不了别人比自己好,更何况是容雅从前瞧不上的蒋阮,登时便觉得受到侮辱一般。待蒋阮走进了,捂嘴吃吃笑起来:“蒋大小姐,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原以为你二妹也会在,蒋二小姐可是个妙人儿,你们同为蒋府嫡女,怎么,感情竟不如传闻中一样好么?”

????蒋阮轻轻扫她一眼,容雅心中想什么她也能猜中几分,微微一笑道:“错了。”

????“什么?”容雅一愣,不知道蒋阮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董盈儿本想找个理由圆场,不想听蒋阮突然来这么一句,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疑惑的看着她。

????蒋阮轻轻开口道:“容雅郡主错了啊,同为品级,容雅郡主该唤我一声郡主,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打了皇家的脸面么?”

????容雅先算万算都没想到蒋阮居然会在这上头做文章,更确切的说来,是没想到蒋阮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当着她的面摆郡主架子,可是蒋阮说的又是绝对没错。容雅自来要维护大家闺秀的模样,蒋阮又占了理,便艰难开口道:“郡主……。”

????蒋阮温和道:“不必多礼,今日既然只是寻常姐妹的聚会,不用管那么多规矩礼仪,还是如寻常一般,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你!”容雅何曾被人这么耍弄过,只一口气差点没憋过去。怒视着蒋阮。只听“噗嗤”一声,却是一边的林自香忍不住笑了起来。

????容雅自觉受了侮辱,在这个地方再也呆不下去,顿时站起身来,喝道:“你们今日便是专门来欺负我的对吧?我这就走!”说罢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容雅一走,与容雅交好的几个贵女也纷纷告辞,不多久,便只剩了她们几个人。

????董盈儿想去将人追回来追,林自香一把拉过她:“让她们走。真是,摆什么大家小姐的架子,一个个全都上赶着巴结奉承,瞧着真让人心烦。你也是,好端端的,干嘛将她请过来。”

????董盈儿叹了口气,她不像林自香一般性子直爽,京兆尹平日里往来事务繁多,上上下下都要打点好,若说林自香继承了林长史公正不阿的性子,董盈儿就是将董大人的圆滑学了个十成十。董盈儿在京中贵女中的名声颇好,活泼可爱,性子又讨巧,谁都愿意卖她这个面子。

????赵瑾也帮腔道:“怕什么,走了一个郡主,这不还来一个嘛,你还怕点心没人吃不成。”

????这下子董盈儿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笑着笑着,眉头却又渐渐皱了起来。

????文霏霏看了看她:“你怎地又不高兴了?难得阮妹妹回来,便将那些烦心事儿扔到一边去呗。”

????“盈儿姐姐怎么了?”蒋阮笑着问道。

????“还能怎么,不就是常家那门亲事么?”林自香道。

????“常家可是京中的好人家啊。”蒋阮微笑道:“况且你们青梅竹马,有什么不好的呢。”

????董盈儿却是有些烦躁的道:“我还不想嫁人。”

????“说什么呢,”赵瑾道:“平日总说我们再不出阁就是老姑娘了,自己却在这时候拿乔。你莫不是害羞?”

????“都说了不是了。”董盈儿道:“我现在还不想嫁人。”

????蒋阮瞧着董盈儿的模样,即将为人妻子,她却没有一点娇羞的样子,除非心里根本就没那个人。这可和上一世有些出入。她想了想,笑道:“盈儿姐姐可是不满常少爷?亦或是常少爷惹你生气了?”

????董盈儿一愣,摇了摇头。常安是她的青梅竹马,原以为他们就会这样过一生的,这也没什么不好,可是自从三年前遇到那个天神般的男子,她眼里就再也没有旁人了。现在才明白,对常安,那根本不是爱意。

????董盈儿这样心神不定的模样落在蒋阮眼里,不由得令蒋阮心中起了思量,莫非董盈儿是喜欢上别人了。方才她似乎想到什么,嘴角上翘的模样,可不就是少女念着心爱之人的娇羞?

????她心中一震,怎么,这竟也和上一世不同了么?

????董盈儿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抬头看向蒋阮,状若无意的问:“阮妹妹,说起来,你大哥连着打胜仗,今年可有给你写信,说什么时候回来么?”

????蒋阮一怔,倒是忽略了一旁赵瑾异样的模样,身子猛地一僵。

????莫非……。她看向董盈儿,似乎要映正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董盈儿瞧着她,亮晶晶的双眸里是掩饰不住的期待。那目光太过熟悉,上一世,她曾无数次在铜镜中看到这样的目光,那是对于心上人的恋慕。

????董盈儿的心上人,竟是蒋信之!

????这一世大体跟着上一世朝前走,可是由于她的到来造成了许多事情的改变,譬如说眼前的董盈儿,上一世和常安伉俪情深的董盈儿今生竟然爱上了蒋信之。既然这件事情改变了,其他的事情呢?

????瞧着蒋阮有些失神,林自香推了推她:“想什么呢,也不说话。”

????“哦,”蒋阮微笑道:“没事,大哥没有寄过信来。”

????董盈儿眸中闪过一丝失望,蒋阮看在眼里,越发的笃定了心中的猜想。不知为何,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这预感来的莫名其妙,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林自香皱了皱眉:“若盈儿出嫁,便是很快轮到我了,近来父亲总是问我此事,真不知如何是好。”

????蒋阮沉吟一下,笑道:“林大人可有透露什么消息?”

????林自香自来是个毫不在乎世俗眼光的,倒是没那么忸怩:“这倒没有,只是最近瞧他眉头紧皱,想来应当是不顺利,早说了,以我这样的性子,京中要想找到门当户对又性情包容的人家,实在很难。”

????蒋阮微微蹙眉。

????------题外话------

????过渡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