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佰零六章 夜探蒋府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方一回东风楼,楼下的侍女便告诉她有人在雅室等着。待上了二楼的密室,一进门便见着夜枫神色紧张的瞪着面前的人。

????见萧韶来了,夜枫忙站站起来低头道:“主子。”

????萧韶摆了摆手,夜枫便躬身退了出去。蒋阮抬头,萧韶在对面坐下来,看着她道:“怎么了?”

????“有没有一种药,让人容颜恢复。或者说有没有一种办法,令人变得越发……。魅惑。像妖精一样。”蒋阮开门见山。蒋素素身上奇怪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若只从容貌来看,便已经是令人生疑。当初被荆棘丛划伤的脸如今一点疤痕也无,况且那日蒋阮瞧得清楚,蒋素素脸上并未擦拭脂粉。若说是有什么灵丹妙药还差不多。而蒋素素举手投足之间那种刻意的吸引,更是令人有些奇怪了。萧韶既然会医术,又见多识广,想来会清楚一些也说不定。

????萧韶微微疑惑的看着蒋阮,凝神思索一会儿,才点头道:“有。”

????蒋阮一怔:“是什么?”

????“一种秘术,”萧韶道:“南疆女子善用媚术,你说的情况,很可能是修习了此种秘术。”

????蒋阮心中一沉:“南疆?”

????萧韶见她如此,若有所思道:“你身边有这样的人?”

????“我想问萧王爷,修习了此种秘术的人需要做些什么?付出什么代价?譬如鲜血之类?”蒋阮问。

????“并不一定,南疆秘术分很多种,就是媚术,用的人不同,付出代价也不同。通常来说,秘术其实是一种药,药和人融合,融合的越深,效果就越出色,付出的代价也越大。修习了此种媚术的人,行为和常人有所不同,有些人需要补充一些鲜血,或者是其他东西。不过也并不能肯定。”萧韶耐心解答她的疑问。

????蒋阮眉头渐渐蹙了起来。若说之前只有三分怀疑,如今这怀疑却是已经变成七分了。蒋素素举止异常,面上又如此光滑白皙,倒真是与萧韶嘴里的秘术有几分相像。可是她只是去家庙中休养性子,怎么又和苗疆扯上关系?越想越是糊涂。

????蒋阮蹙眉的模样被萧韶看在眼里,心中自然也起了几分思量。南疆人似乎在酝酿一个极大的阴谋,蒋阮从不问无谓之事。方才她那样问,必是身边出现了形似修行媚术的人。若是真的,可以从此处下手。

????思及此,萧韶道:“你说的那个人,我想见上一面。”

????蒋阮心中正盘算着怎么将萧韶弄进蒋府中与蒋素素见上一面,好亲自确认是否和那南疆秘术有关。冷不防听见萧韶的话倒是心中微微一惊,这人倒与她想到一块儿去了。她自是不晓得萧韶还有南疆的事情要处理,只心想这人体贴的紧,心中微微浮起一丝情绪,倒也说不上感激,只是越发觉得萧韶并不似传言中的冷酷无情。

????她微笑道:“自然好,只是那人不在别处,正是在蒋府之中。”

????萧韶抬起眸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眼睛深邃若天河,道:“蒋素素?”

????“你如何得知?”蒋阮诧异。

????“蒋府中女子只听说蒋二小姐美若天仙,自是她了。”萧韶道。

????蒋阮愣了愣,扬唇笑道:“萧王爷也认为二妹美若天仙?”

????萧韶似是没料到蒋阮突然这么问,皱了皱眉,认真的看了一眼蒋阮,道:“不及你。”

????萧韶这么回话确实是出乎人的意料,饶是蒋阮平日里再如何心如止水,听见一向清冷的人这般说还是有些发愣,一时之间竟不知回什么才好。待抬眼看去时,却见萧韶有趣的看着她,眸中有戏谑笑意一闪而过。

????竟是还笑了,这是……玩笑?

????蒋阮呆怔了片刻,才笑道:“原来萧王爷也是会笑的。”

????萧韶挑了挑眉:“什么时候去你家?”

????蒋阮觉得这对话似乎是有些古怪,沉吟了片刻,道:“不如就今晚?”

????雅室外趴在门口偷听的夜枫差点腿一软跪了下去,旁边那个面容清秀的侍女也忍不住对他挤眉弄眼。看不出来主子平日里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上来就去人家姑娘家中,未来的少夫人也是巾帼英雄,竟也毫不忸怩,就定在今晚。今晚就做成夫妻?

????萧韶道:“好,今夜子时,我来找你。”

????蒋阮看着他道:“你如何进来?”

????萧韶虽说武功高强,可蒋府也不是过家家一般,而且夜半三更与人在自家府里游荡,还是个年轻男子,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不过两人都非常人,虽说蒋阮心中有些异样,到底也不会如上一世般迂腐。况且蒋素素的事情她急于想要弄个明白。

????“不必担心,到了时辰,我自然会来找你。”萧韶道。

????蒋阮想了想,便也点头:“那就多谢萧王爷了。”

????连翘和白芷立在一边,俱是不动声色,彼此却交换了一个眼神。自家姑娘对萧王爷倒是越来越信任了。蒋阮是什么性子,身为贴身丫鬟的她们最是清楚不过,自从在庄子上落水而醒后,就变得极为警惕,从来不肯轻易相信身边人。便是对亲外祖父赵光一家,也有所保留。这萧王爷虽说性子冷清了点,几次下来也帮了蒋阮不少的忙。若是能成一对姻缘,两个丫鬟心中思量,那倒是比嫁给其他人好多了。

????蒋阮自是不知道两个贴身丫鬟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她卖了,低头兀自喝着茶,因是想到能弄清蒋素素的秘密,连日来的阴霾心情倒是愉悦了许多。

????……

????“这样不上台面的傅粉,竟也拿到我面前,当本小姐是好糊弄的不成?滚出去!”一个圆形小盒子“啪”的一下被摔了出来,里头研磨的细细的粉末撒了一地,在空气中蕴出细小的痕迹。蒋俪极其败坏的将桌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拂:“一群废物!”

????身边的丫鬟细柳安慰道:“姑娘莫要生气,过几日左郎中府上的人便到了,姑娘当时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去才是。”

????不说还好,一说蒋俪便是一肚子气:“我就不明白了,我哪里不够好,左家人还这般不乐意。竟是认定了那个病歪歪的死秧子。”

????细柳劝道:“左郎中是好人,自是信守承诺,想来只是看中对四姑娘的承诺才这般的,待姑娘嫁过去,自然会对姑娘好。”

????“真是错把鱼目当珍珠!”蒋俪愤愤道。

????三年前,左郎中在宫宴上救了蒋丹一命,回头就差了媒婆来向蒋丹提亲。二姨娘同蒋权说了许久的话,这嫁入左家的人选便从蒋丹变成了蒋俪。谁知那左郎中竟也是个实心眼儿的,知道了此事后竟是大怒,彼时庚帖已经交换了,生辰八字也合过了,倒也不好反悔。谁知左郎中又提了一个要求,每每想到此事蒋俪都恼怒不已,左郎中竟然向蒋权表明,愿意娶蒋丹为平妻。

????姐妹共事一夫,传出去倒是一段佳话,只是蒋俪自来就是个度量狭小的,自然是不肯甘心接受这个结局。而蒋权也不愿意将两个女儿都放在左郎中府上。最令人吃惊的是蒋丹的,蒋权和蒋俪还未对她命令态度,蒋丹却主动拒绝了此种亲事。登时京中还传的沸沸扬扬了一阵,说是蒋府庶出的四小姐不识好歹,竟是连左郎中府上的平妻之位也看不上。事实上,以蒋丹的身份,能攀上左郎中府上已经是飞入枝头做凤凰,更何况是平妻。

????蒋丹拒绝后,事情倒好办的多了。蒋素素在回府前一天已经过了及笄礼,紧接着只要等蒋俪及笄礼一过,就能开始操办与左郎中的亲事了。那一日左郎中也会亲自来观礼,本是一桩好事,可谁料到偏偏这个时候蒋俪这头起了折腾。

????也不是为了其他,只是这几日往她院中送的胭脂水粉竟是无一不被蒋俪嫌弃的,二姨娘虽然只是一个姨娘,手上倒也有些闲钱,况且只有一个女儿,平日里自然是舍得。这些胭脂水粉无一不是京城中顶好铺子里出的好货,从前也用的好好地,蒋俪这时却不喜欢了。

????其实也不是为了其他,这三年来蒋府只有蒋俪和蒋丹在,蒋丹自从换了亲事后变得更加自闭和拘谨,几乎从不出院子。蒋府里平日里与京中女儿家的应酬多是蒋俪在赴。这几年蒋俪俨然以蒋府嫡女自居。谁知蒋素素与蒋阮突然就回来了。蒋阮不必说了,摇身一变成了郡主,还有赵家护着。蒋素素本以为去了家庙中自然抬不起头来,谁知眼下却是一日出落的比一日更美。

????有蒋阮和蒋素素珠玉在前,蒋俪引以为豪的容貌便成了一个笑话,自然是看什么都不对味。她攥紧了双拳:“及笄礼又何如?便是有了那两个在前头,众人都去看她们了,谁还看我?”

????“姑娘切莫这么说。”细柳小声道:“大小姐如今是郡主,可伴君如伴虎,宫中多说多错,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二小姐更不必说了,便是过了三年,当初的事情大家还是有所耳闻,日后说亲还是很难。姑娘如今瞧着却是府里过的最自在的了,及笄礼一过,左郎中便要与您成亲。这婚事便是老爷也管不住的,您比大小姐和二小姐还要先出嫁呢,岂不是很好?”

????蒋俪听了丫鬟这一番话,心中倒是慢慢平静下来:“你说得对,我有什么可担心的,至少,我嫁的夫君,比她们都要好!”

????细柳又细细劝慰了一阵,蒋俪终于缓和了情绪,也不再乱发脾气摔胭脂了。

????……

????夜空如许,春日的深夜竟是黑沉的出奇,越发衬得漫天星子晶亮绚烂,几乎要从人的头顶上掉下来一般。

????已是深夜时分,院中静谧一片,整个大锦朝的京城都陷入沉睡,蒋府里安静的出奇,地上落针可闻。

????阮居里还静静点着一小盏灯,这灯火在夜色中如此微弱,几乎不能映得清楚书桌前的花窗。连翘有些心疼的递上一小杯蜜糖水:“姑娘要不歇会儿,奴婢替您守着,若是萧王爷到了,奴婢再将您叫醒。这都什么时辰了,姑娘仔细着身子。”

????连翘心中暗骂,这萧王爷挑什么时辰不好,偏偏挑在夜里子时,蒋阮向来睡得早,这回早已昏昏欲睡,偏还守着这盏灯等着那人的到来。连翘瞧了瞧沙漏:“哎,已经快到子时了。”

????蒋阮本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百无聊赖的看着面前的灯盏,听见连翘的话倒是有几分精神。萧韶堂堂一介王爷,倒不知眼下是何模样进了蒋府,难不成是翻墙?亦或是钻狗洞?一想到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在狗洞里灰头土脸,蒋阮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很高兴?”清冷微哑的嗓音自耳边响起,同时传来的还有男子身上淡淡的青竹香气。蒋阮微微一惊,连翘已经“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蒋阮心中虽然也被惊了一惊,却向来能装,面上竟是一点惊慌的神情也看不出来,只是上上下下的将萧韶打量了一番,眨了眨眼,有些失望道:“竟不是。”

????“不是什么?”萧韶看了一眼连翘,连翘忙低着头退了出去。

????蒋阮瞧着对面人,一身漆黑天香绢劲装,腰间一根金色蛮师纹犀带,勾勒出利落的身形,倒是比平日里瞧着更像个少年了。灯火之下,越发衬得萧韶五官柔和妍丽,一双漆黑的眸子竟比天上的漫天星子还要璀璨耀眼,含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薄唇紧抿,喉结微动。

????自来灯下看美人,这青年灯下看,竟比百日里更加美貌。蒋阮心中道了一声妖孽便转开目光。还以为他会做什么采花贼打扮,至少夜探女子闺房,总会显得有些拘谨而畏缩。这萧韶却不似常人,大方坦荡的令人吃惊。况且自开头到现在,优雅不减一分,哪里像是来探秘的,分明就是来做客的。

????萧韶看了看外面:“差不错了,走吧。”

????蒋阮诧异的看着他:“就这么跟着你走过去?”

????“不必。”萧韶说完便伸手拎起蒋阮的后衣领,不等蒋阮出声便跃出窗户。蒋阮惊了一惊,下意识的双手搂住萧韶的腰,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心中竟是十足紧张。这种紧张不同于平日里算计人,步步为营时的紧张。是一种单纯的,因为未知而感受到的紧张。仿佛赵眉还在时,蒋信之带她偷溜出府去看庙会,钻狗洞出去时怕被人发觉时而感到的紧张。

????那紧张之中又带了一点兴奋,仿佛回到了那个什么都不用担忧的时候。那一种久违的刺激感,竟让她忘记了被“带”到空中的恐惧,而有些茫然起来。

????萧韶见蒋阮安静的出奇,不由得低头看了她一眼,见那妩媚绝色的小脸上竟是一脸茫然无措,而又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渴望。同平日里的沉静安然大相径庭,仿佛这才是这个年纪少女该有的模样,鲜少见到蒋阮这般,萧韶微微一愣。目光落在蒋阮紧紧搂着他的腰上,那细长柔软的手指紧紧揪着他漆黑的衣裳,更显得莹白如玉。不知为何,便只觉得被那双手搂着的腰有些不自觉的发起烫来。

????一转眼的功夫,萧韶便带着蒋阮落在一处院落中,蒋阮方站定,便松开手,乍一看此地便愣住,正是素心苑。她有些怀疑的看了萧韶一眼:“你怎么知道这里,难不成来过?”萧韶出入蒋府如无人之境,又这样轻而易举的找到蒋素素的院子,教人不得不猜疑。

????萧韶:“……”

????虽然他的确不是第一次来素心苑,上一次到还是蒋阮阉了李杨的时候,他就在树上从头至尾观看了那一幕,最后还出手相助,帮了一把蒋阮。不过,眼下还是不说得好。

????“锦一查过,画了地图给我。”他解释道。

????蒋阮点头:“原来如此。”表情却是并不相信,萧韶便觉得更无奈了。

????两人走到院落的角落,蒋素素房间的背面,此处有一处小空房。两人绕过空房背面,突然听到有一个奇异的声音。

????那声音在夜空里有些突兀,但还是能听出有什么同,像是有东西奋力挣扎,还有什么在地上扑腾,扫出一大片响动。

????萧韶皱了皱眉,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弹向窗户,窗户悄无声息的被弹出一个小洞,萧韶上前看了看,神情慢慢严肃起来。蒋阮见他如此,拍了拍他的手臂,萧韶退开,蒋阮将眼睛凑上小孔往里一瞧。便见到了令人呼吸都忍不住一滞的画面。

????屋里点着微弱的灯光,便是那微弱的灯光也足以看清了,一个人手中抓着个什么东西埋头啃着。转过头来时,方看的一清二楚,那手上拿的正是一只毛发凌乱的母鸡,鸡脖子已经快被要掉了,血沾了一身羽毛,奄奄一息。那人肤色白皙的近乎妖异,眸光飘然,一身白衣,容貌清丽仿若仙子,然而嘴角血迹斑斑,又如坟头厉鬼。

????正是蒋素素。

????------题外话------

????咳,是宅斗文不是玄幻文,大家不要脑补太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