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四章 强势归来!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春日杏花枝满头,树下一方青石桌,桌上一杯香茗,玉蝶里是精致的芙蓉糕。微风吹过,阵阵花雨而下,落英缤纷,方落在树下一人身上。

????皇家宗庙,那人一身黛色衣裙,微低着头看桌上棋子,一手执黑子,一手执白子,正与自己下棋。因着低头看不清容貌,只瞧那素衣勾勒下身姿窈窕,纤腰不盈一握,长腿细腰,胸前美好,远远看一眼也是赏心悦目。

????远处小跑过来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笑容甜美可爱,远远的就唤:“姑娘,姑娘。”

????黛衣少女眉头微微一动,站在两边的两个略年长些的丫鬟瞪向那小跑过来的少女一眼:“露珠,你怎么又这般冒失,小声些,打扰了姑娘下棋。”

????露珠吐了吐舌头,比起三年前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如今她也是长开了些,越发显得讨喜伶俐。她放慢脚步,走到黛衣少女身边:“奴婢是高兴过了头,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太后娘娘已经吩咐过了,明儿一早就启程。”

????那黛衣少女已经下完最后一子,抬起脸来,露出一张美得不似人间能有的绝色容颜。便是在宗庙中穿着素色衣衫,也愣是有一种挡不住的艳丽。昔日略带稚气的小脸如今消瘦,越发显得只有巴掌大。一双眼睛晶莹水润,像是流动的清泉,又像是透明的琥珀色宝石。唇越红,齿越白,便是头发松松的挽上一个髻,也有一种慵懒的妩媚。

????随身伺候的连翘便是一呆,自家姑娘本就生得好,这几年长开了些,越发美得不像话,就连她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丫鬟有时候都会看的失神。不知道到了京城,会引起怎样的轰动。这样想着,心中便有些不安,过分的美貌并非是好事,尤其是没有能力守护美貌。不过眼下倒是有懿德太后护着,也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蒋阮微微一笑:“都三年了啊。”

????时间如流水稍纵即逝,这三年她每日跟着太后在宗庙中吃素念经,素衣禅行。每日陪伴在太后身边,因着耐心极好,又不会如普通的少女一般听着大师念经便会不耐烦,颇得懿德太后喜欢。这三年,她一点一滴渗透到懿德太后的生活中,不动声色的讨好,慢慢的让懿德太后接受,她并不是元容公主,却也让懿德太后有种待女儿的感觉。

????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十日前,懿德太后亲自主持了她的及笄礼,又让人向京中递信请封她的郡主名分,皇帝准允,赐名弘安郡主。

????明日启程回京,待一回宫,所有人都会知道大锦朝这位新晋的郡主,她的身份将不同于往日。

????这几年养在懿德太后身边,倒是从未刻意打听过外面的消息。蒋家不曾递来书信,懿德太后有时得了天晋国与大锦朝边境战场上的消息,也会叫她来一起听一听。令人欣喜的是,蒋信之这三年屡破战局,立下奇功,与关良翰并肩作战,甚至不输关良翰的英勇,加上每次在敌军有奇袭的时候总能先下手为强,大锦朝的另一个战神之名,就落在了蒋信之身上。

????然后战事尚未完全平定,蒋信之暂时还无法回京。于是这传奇之名,就越传越神了。

????懿德太后卧在榻上,笑的淡淡:“阮丫头,你倒是有个能干的哥哥。”

????蒋阮颔首,心中慢慢浮起一层骄傲。

????三年来,她安定与宗庙中每日听禅念经的生活,对外头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在懿德太后眼中,她如普通的闺阁少女一般,从来都没什么不同。只是蒋阮知道,那些仇恨从来没有一日真正从她心上剔除过。她跪在佛祖的金身面前,神情虔诚,心中却在诅咒。她对着扫洒的小沙弥和气微笑,心中思量的却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将那些人全部毁灭。每夜里她倚着床头,上一世一幕幕划过眼前,心中越是激愤,表情越是温和。

????她就在佛祖的脚下做恶魔的勾当,那又如何?

????回京的路程即将启程,不知道那些人可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

????蒋阮淡淡一笑,看向杏树下的棋盘,白子黑子已用尽,看似杂乱无章,然而困局尤成,白子已经毫无退路,黑子步步杀机。

????她轻轻一拂棋盘,宽大的袖子经过,棋盘棋子翻滚,输赢重归不见。

????一切方刚刚开始。

????……

????宣德十一年,懿德太后回京。

????京城这一日热闹非凡,茶馆酒楼中不乏议论此事的人,懿德太后三年前离京,今日才回京,据说皇帝携文武百官一起迎接,盛况空前。平头老百姓无法看到这盛况了,还是要在心中想一想。仿佛自己能亲眼见到一般激动。

????这一日恰好又是好天气,春日比往年都来的早一些,早上日头似乎也知道今天是个大日子一般,竟比昨天还要灿烂一些。

????蒋府中,夏研正温柔的为蒋权整理官服,她笑道:“我已经令小厨房今日做老爷喜欢吃的桂花鸡。”

????蒋权微微皱眉:“这些琐事不用你做,交给下人就好。”他的目光落在夏研的小腹上:“你好好养身子才是。”

????夏研眉梢顿时闪过一丝喜意:“说起来,这些日子还未曾为老爷安排通房,妾身身边的琳琅是个乖巧的……。”

????“不必了,”蒋权摆了摆手:“还有红缨,传出去像什么样子,我先走了,今日陛下有喻,不可耽误时辰。”说罢便自己动手扣上了领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匆匆出门了。

????待蒋权出门后,夏研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本以为怀孕了是好事,结果却给了红缨那个狐媚子可趁之机。蒋权已经许久不进她院子里了,凡是都交给红缨去做。如今她想将琳琅塞过去都不成。

????她失魂落魄的坐下来,一边的李嬷嬷见状,忙递上一杯红枣蜜水:“夫人可莫要跟老爷置气,小心伤了肚里的小少爷。”

????“嬷嬷,不是我任性,”夏研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他只知道今日是太后回宫的日子,却不知今日也是素儿回府的日子。素儿在家庙里呆了三年,我已经有三年没见着她了。可你看,今日他连问也不曾问过一句,他心中还有素儿么?”

????夏研语气如此哀怨,李嬷嬷连忙开口道:“夫人切莫再说这些话,若是被那一位听到,怕是又会在老爷面前搬弄是非。”

????“那一位”自然指的是五姨娘红缨。这几年红缨在蒋府里的地位是越来越稳,几乎可以到了和夏研分庭抗礼的地步。李嬷嬷虽然这样说,可是此刻夏研正在气头上,又哪里听得进去,只怒道:“呸,不过是那窑子里出来的窑姐儿,做什么装的一副清高的模样,还不是都是靠勾引男人的手段,上不得台面!”

????若是此刻有人经过,定会大吃一惊,向来以才女之名享誉京城的夏研嘴里吐出的尽是这等词汇,真如乡野的泼妇一般。

????李嬷嬷见夏研如此,忙安慰道:“夫人何必跟那起子人计较,再得宠生不出孩子还不是任夫人拿捏,男人都是图新鲜的。老爷只是一时间被那狐媚子迷惑了,待她年老色衰,又没有孩子傍身,必不会有好下场。等夫人替老爷生了小少爷,老爷自然知道只有夫人是真心待他的。夫人有小少爷在身边,还怕什么。”

????夏研慢慢平静下来,叹了口气:“你说得对,那贱妇不过是一只生不出蛋的鸡,不足为惧。如今超儿已经慢慢有了起色,日后也能帮衬我肚里的这个一些。”

????蒋超如今在宣离手下做事,统管的京中商铺事宜,这差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这几年蒋超蒙着劲儿下苦工,做的倒是不错,颇得宣离赏识。之前对蒋超失望的蒋权,三年来也渐渐对这个儿子有所改观。

????若说夏研最担心的,还是蒋素素了。带去给蒋素素的信蒋素素从来都不回,只是简短的托人说她很好。连面也不愿见夏研。三年期满,蒋素素今日回京,夏研心中欢喜,不想却被蒋权如此泼冷水,这才有些失态。

????她慢慢抚上自己的小腹,方过三个月,胎像很稳,大夫来看过,说极有可能是男胎。若真是个男胎,便意味着她能在与红缨的对峙中,占得一丝上风。夏研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道:“我儿,你定要平安。”

????……

????懿德太后归京,宫门前立精兵上前,百里仪仗,皇帝率文武百官前来迎接。长长的队伍自远方而来。日光下宫殿华丽非凡,而那紫色花纹的华辇上头镶了金丝,在太阳下熠熠发光。队伍悠然起声,文官在左,武官在右,俱是长长的拜将下去:“恭迎太后娘娘归京。”

????华辇在宫门前停了下来,穿着精致的宫女忙上前将华辇上头珠帘掀开,懿德太后一身金色朝服,珐琅托底嵌绿松石金质纽扣华丽尊贵。她被搀扶着走了出来,淡淡瞥了众人一眼,只一眼,便让人感到无法抗拒的威压。

????华辇后面还紧紧跟着一顶海棠色的软轿,那轿子也是同样的富丽堂皇,从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香气。不知道为何,众人皆是不自觉的朝那轿子好奇的看去,仿佛在期待其中走出什么人来。

????那轿子也停了下来,停轿的动作也轻柔无比,像是害怕惊了轿中的人儿。越发惹得人心痒痒,紧接着,两个绿衣丫鬟走了过来,俱是身材高挑面容清秀,一人瞧着沉稳些,一人瞧着泼辣些,双双立在软轿两边,伸手去扶轿中人。

????一只芊芊玉手伸了出来。

????那双手瞧着白皙清透,也并无甚特别的地方,可腕间一只散发着幽幽蓝光的镯子,竟是将那洁白的小手映照得无比美丽,柔若无骨,教人心中无端的起了一层酥麻的感觉。

????左侧的丫鬟将整个帘子打开,里面的人弯腰走了下来。

????此刻恰起了一阵清风,众人下意识的微微眯起眼睛。待重新睁开眼睛之时,便看百里仪仗,千户精兵之前,远远而来一袭红衣**。

????那是一个人间没有的绝色。

????一身大红的流彩暗花云锦宫装,海棠色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外批一件轻薄绯色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梳一个芙蓉归云髻,鸦色的发盘于脑后,越发显得肌肤胜雪。然而那一团火红若天外飞溅而来,落在大锦朝的一剪艳霞。眉若春水,眼若桃花,唇畔红润如樱,那眉眼竟是千年来画上的仕女图上描绘,不见仙气,若不小心堕入这片土地的翩然精魅。

????她自远方缓缓而来,火红的裙裾在身后翻飞飘扬,越走越近,才发现这女子的妆容精致华丽,眼尾处用金粉细细洒了,氤氲出一片惊艳的美貌。那眼尾若有若无的向上一扬,唇角含笑,双手交叠于身前,端庄又魅惑,清冷又妖艳。

????祸国妖女。所有人的脑中同时浮起一个念头。

????这样的女子,当得起“祸国妖女”四字。

????太监拖着声音长长道:“恭迎弘安郡主归京——”

????弘安郡主,众人悚然动容。

????谁都忘不了三年前蒋家嫡长女以身挡剑,救了懿德太后一名,懿德太后特意赏赐,带她去宗庙相随。前不久,皇帝又正式封她为弘安郡主。谁都知道懿德太后待这个弘安郡主不似普通。如今亲眼一见,这弘安郡主竟然生的这般绝色倾城,当是世间头一佳丽。

????就连帝王也不由得微微眯起眼睛。

????人群中的蒋权自是不必说了,当他看到那女子的眉眼时,便已经知道那是蒋阮了。身子竟是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他一直知道蒋阮生的美貌,继承了七分赵眉的长相,却不知这个女儿长大后竟会如同雏凤退去稚嫩羽毛,满身皆是风华,倾国倾城。这样的美貌,足够令男人动摇了,可她会蒋府带来的,未必就是荣耀。

????八皇子宣离紧紧盯着那自远而近的绝色少女,若说三年前他对蒋阮只是出于控制和利用,眼下看见,除了惊艳之外,更有一种势在必得。这世上的女子美貌的何其多,可聪明却美貌的不多,而聪明如她,美貌如她,却是这天下独一无二。宣离心中微微一动,这个女子足够匹配与站在他身边,日后他为王,她必为后!

????五皇子宣华也是眼前一亮,太子自不必说了,眸中闪过一丝惊艳,就连碌碌无为的四皇子宣朗,此刻也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恋慕。

????总兵大人辜修文皱了皱眉,早在很久之前他便从辜夫人嘴里得知辜易爱慕蒋家嫡长女的事情,当初觉得蒋家到底也算是高攀,重要的是蒋阮并不得蒋权的看重。后来蒋信之步步高升,赵光也承认了孙女,蒋阮自己更是被封为弘安郡主。他本来觉得这下足够匹配的上了,今日一看这少女容貌如此出众,心中却是惴惴不安。这样的美貌,怕是会招祸啊。

????和怡郡主依偎在淑妃身边,自看到这少女时心中便起了一丝敌意,她以为在大锦朝的京城中,自己的容貌已经是极盛了。谁知这红衣少女一出现,犹如月光和萤火一般,她那样的容貌简直就如一个笑话。待再听到弘安郡主的名号时,登时双拳紧握,脸上闪过一丝怨毒的光。

????三年前萧韶的那番话永远都是和怡郡主的一根刺,她本来想要找个法子害了蒋阮,至少令她生不如死,谁知太后一道懿旨,蒋阮抽身而退,跟了去皇族宗庙,竟是让她逃脱了去。十日前她听说蒋阮要回京,心中一惊将能想到害人的方法想了个遍,谁知今日一看蒋阮这容貌,便是令她心中犹如翻江倒海般难受。

????狐媚子!想来她就是用这张妖女的脸面,蛊惑了萧韶那样的人!

????蒋阮微笑着前行,不动声色间目光已经在最前面扫了一圈,众人表情尽收眼底。陈贵妃微笑着看着她,似乎完全没被她的表情影响。可是蒋阮知道,那个微笑代表的意思:我等你很久了。

????她也等这一刻很久了。

????待目光落在站在皇帝身边不远处的慧觉大师时,她又是微微一笑。慧觉依旧如记忆中的慈眉善目,只是比起三年前,眉目间更为平和安定,乍一看,真如寺庙中供奉的佛祖一般。

????三年前蒋阮离开时,曾托蒋信之带给慧觉大师一张纸,上头细细写明了这三年京中可能会遇到的大事。慧觉自己本就慧黠,又懂得伺机而动,有了这张纸犹如如虎添翼,按照纸上的指引“无意”中透露天机,终于得到了宫中九五之尊的重视。

????慧觉用了三年时间,终于爬到了国师的位子,这一颗棋子,也终于走到了该走的位子。

????她的目光再次扫过皇帝身边的另一个熟悉身影,那青年站得笔直,自有一种孤傲高洁之气,蒋阮注意到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正一品的朝服。她一步一步朝前走去,笑意更深,柳敏终于成为当朝太傅,官拜一品。

????一切都甚好,即便三年不在京中,棋局仍在不紧不慢的走着。她走到皇帝面前,拜下身去:“儿臣参见父皇。”

????太后已经认了她做义孙女,这就意味着,她不必再担忧会有一日又被送入宫去,成为皇帝的女人,踏入上一世同样的命运。懿德太后这么做,也正是为了她着想。见她容貌出落得一日比一日美丽,也知道蒋阮志不在此,便索性求了个请封,彻底断了蒋阮入宫的可能。

????这么一来,就有人窃喜,有人失望了。

????“平身。”帝王淡淡道。

????蒋阮站起身来,余光打量到周围并没有萧韶的身影,心中疑惑,照常理,按照萧韶的身份,今日必会出席。如今四处不见萧韶踪影,她不由得想到临走前萧韶说的那句:“我要再进苗疆一趟。”自古苗疆之地多凶险,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思及此,眉头倒是不由自主的蹙了起来。想了想,又在心中将这个猜想否定了,上一世,萧韶并不只活到这个时候,想来应当是不会出什么意外。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中,一抬头,却对上一双含笑的双眼。正是宣离。

????宣离看着她,眸光温和无比,他白衣翩然,瞧着果真是公子如玉。三年未见,他也比三年前看上去更加成熟一些,就如一块打磨的更为圆滑的古玉,更加的吸引目光。

????然而这人的真面目,她却是早已领教过的。蒋阮淡淡一笑,撇过头去,眸光不掩厌恶。

????宣离一愣,若说三年前他认为蒋阮只是因为蒋素素气恨她,三年后的今日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蒋阮并不是因为蒋素素的原因才厌恶他。蒋阮是打心底的,似乎是天生的厌憎他。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做出什么令蒋阮讨厌的事情,可蒋阮每次见他都表现出疏离与厌恶。

????宣离皱了皱眉,想了想,忽而又笑起来,无妨,就算如此,他也有信心让蒋阮交出自己的心。他看中的女人,怎么会轻易逃了开去。

????之后就是千篇一律的仪式,待将繁琐的仪式进行完之后,蒋阮便陪同着懿德太后先回了慈宁宫。时隔三年,懿德太后回宫也有几分欣喜。宫中的宫女太监见到蒋阮的时候都表现的恭恭敬敬,谁都知道这个弘安郡主如今是懿德太后面前的红人,又是赵大将军的掌上明珠,还有一个被誉为“大锦朝战神”的兄长,无异于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得罪不得。

????蒋阮在慈宁宫陪着太后说了一会子话,太后便称是乏了,准允蒋阮出宫回蒋府一趟,顺便带些赏赐回去。这是懿德太后在为她撑腰,蒋阮微笑着谢过,便出了慈宁宫。

????……

????御花园中,和怡郡主纤细的手指点着面前的杯盏:“五哥,还未想好么?”

????五皇子宣华俊朗的面上此刻神情阴沉:“十妹,你当五哥是任你利用的?”

????“五哥何必这样说,”和怡美艳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却如毒蛇一般刺眼:“弘安郡主可不是普通人,五哥若是能娶了她,蒋信之迟早要统领三军之一,赵光那老匹夫也会跟了你,还有太后的支持,五哥难道不动心吗?”

????宣华眸光微微一闪:“你说的很好,可是,这太冒险了。”

????“富贵险中求啊,”和怡郡主微微一笑:“五哥要是怕了也没关系,我听说八哥和蒋府的姻亲夏府一向交好,想来和蒋府的关系也差不了哪里去。方才妹妹可瞧得清楚,八哥看弘安郡主的眼神,啧啧,我看,弘安郡主既然已经及笄,八哥过不了多久就会上门提亲的。到时候,赵家军和关家军,可都是八哥的了。”

????宣华的神情动了动,还是道:“那又如何,当初弘安郡主当着宫宴上的面拒婚,如今父皇准许她自主择婿,必然不会选老八的。”

????“五哥,你怎么这样天真啊。”和怡郡主叹息一声:“妹妹既然与五哥说了这样的手段,五哥不答应,妹妹一定也会告诉八哥的呀。五哥不肯,八哥肯,那弘安郡主不是只能嫁给八哥了?”

????“你威胁我?”宣华大怒。

????“只是提醒五哥一声罢了。”和怡郡主微微一笑:“我母妃与贵妃娘娘不对付,我自然不会真心想要帮他,那是下下策,这不是找上五哥了嘛。五哥,你可想清楚了。那弘安郡主可是个妙人儿,五哥,你不亏呀。”

????宣华脑中顿时浮现起蒋阮那张妩媚倾城的脸,呼吸一滞,没错,他是男人,看到这样的绝色美人说不动心便是假的。更何况蒋阮身后的助力不容小觑,这三年他与宣离的夺嫡越演越烈,表面越是兄友弟恭,私下里就越是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若是有了蒋信之和赵家,岂不是若一份筹码。还有懿德太后如此看中弘安郡主,若是能拉拢。

????宣华冷笑一声:“十妹,你也别唬哥哥,说罢,你的目的是什么?”

????“简单,”和怡郡主美艳的面容一瞬间变得扭曲:“我要那个贱人身败名裂。”

????宣华一愣,随即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既是要做我皇妃,又如何身败名裂?”

????“五哥,话不要说得太满。如今你若是贸然求娶,弘安郡主正是风头盛的时候,赵家和蒋信之怎么会这样甘心,况且如今婚姻大事都拿捏在蒋阮自己手中。若是蒋阮主动恋慕五哥,自荐枕席呢?到时候光天化日之下,便如蒋阮自己哭着求着不嫁,也是不得不嫁了。皇家不会容下这样一个寡廉鲜耻的女人。五哥此事再出言,愿意正妻之位相聘,赵家和蒋信之难不成不会对你感恩戴德?五哥既得了好处,大锦朝也会知道弘安郡主并非表面的安分,这是双赢的事情。”

????宣华瞧着和怡郡主片刻,突然笑道:“都说最毒妇人心,如今我却是第一次见十妹也是这般胸有城府的。”

????和怡郡主冷笑:“她该死。”宣华是什么人,府中姬妾无数,光是通房就养了满满一院子。蒋阮进了五皇子府上,那群女人势必不会饶了她。介时她名声一毁,懿德太后也必然不会如从前一般待她热络,大锦朝最唾弃的就是伤风败德的女人,日后她总是举步维艰。而宣华玩腻了蒋阮,再想对付她,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成交。”宣华爽快的答应:“我只要人和势,过程怎样无所谓,日后十妹若是想要,我自然乐得顺水人情。”

????和怡郡主微微一笑:“如此,多谢五哥。”

????……

????蒋阮方走随领路的宫女走到御花园处,前面便走来两名陌生宫女,这两人穿着不凡,当不是普通宫女。见了蒋阮,微微行了一礼,便道:“蒋小姐,郡主请您过去一叙。”

????虽是如此说到,语气却是不见恭敬,那目光分明是打量。蒋阮微笑不语,领路的宫女忙道:“两位姐姐,奴婢正要送蒋小姐出宫呢,太后娘娘让蒋小姐先回蒋府。”

????“郡主有急事与蒋小姐相商,郡主一片赤诚,想来蒋小姐不会拂了郡主美意。”其中一名宫女笑道。

????这便是硬逼着要去?那领路的宫女也犯了难,想来平日里和怡郡主仗着淑妃在宫中横行霸道。这宫女也是十分忌讳。

????两名宫女好整以暇的看着蒋阮,似乎是笃定了蒋阮不敢拒绝。事实上,这宫中和怡郡主飞扬跋扈,皇帝又宠着她,是以宫中凡是都要卖和怡郡主一个面子。而蒋阮如今才刚回京城,必然不敢得罪了郡主。

????蒋阮微笑着看着她们,一句话也不说,竟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等了一会儿,蒋阮姿势也未变过,其中一名宫女便有些沉不住气了,道:“蒋小姐是要为难奴婢们么?”

????“放肆!”蒋阮突然语气一肃,神情再不见方才浅笑嫣然的温柔,冷冷道:“谁给你们这样大的胆子,敢对本郡主大呼小叫?”

????那两个宫女一愣,还未说话,便听得蒋阮紧接着又道:“本郡主是陛下太后娘娘亲自请封,陛下赐名。你们两人见了本郡主,却口口称呼本郡主为蒋小姐,怎么,难不成你们身为宫中婢子,还不曾知道本郡主的身份。还是,你们心中只认和怡郡主一个主子?”

????领路的宫女也是一惊,方才她是心中为难,虽然蒋阮如今是传的深得懿德太后欢心,可和怡郡主也在宫中得宠这么多年,若是为了蒋阮得罪和怡郡主,她又有些不安。再看蒋阮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直觉这个弘安郡主便是个软柿子。不想蒋阮此时出声,那宫女才惊觉,蒋阮也不是便是能任由人欺负的了。于是便挺直腰杆,道:“对啊,两位姐姐,你们见了郡主为何不行郡主的礼?”

????那两名宫女一愣,咬了咬牙,便同蒋阮行了一个下人见郡主的礼,道:“方才是奴婢们冒失了。可弘安郡主,我家郡主也还在等着您呢。您这样,是不是有些……。”

????“我便是不去又如何?”蒋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被那双妩媚冰冷的眸子一看,那两个宫女只觉得她们两人在蒋阮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看上一眼便都是多余。蒋阮道:“本郡主与和怡郡主是同级,和怡郡主也没有资格命令本郡主,你们只是奴才,不知道主子没有教过你们这宫中的礼仪,还是当本郡主是好欺负之人?”

????她步步不饶人,那两个宫女平日里跟着和怡郡主,便是宫中的嬷嬷对她们也要礼让三分,早已养成如和怡郡主一般跋扈的性子。何曾被人这般说过,一时间便是不服气至极,其中一个宫女被激怒,情急之下就道:“弘安郡主,奴婢们只是奴才,您这样欺负奴才,难不成就不怕传出去吗?”

????她话一说完,便见蒋阮轻轻地笑了。那笑容美丽动人,竟教她不自觉的呆了一下,紧接着便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还未等她想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妥的时候,便听得蒋阮轻描淡写道:“你们既然都这般说了,不是提醒本郡主,若是今日不好好欺负你们,传了出去,岂不是令我平白担了这恶名。不若将这恶名坐实了去,也不嫌亏。”她轻轻吐出几个字:“毕竟,你们只是奴才。”

????说罢便对身边领路的宫女道:“这御花园里有宫中教养嬷嬷吧,本郡主出门匆忙没带,你去寻几个来,这两个奴才对本郡主不敬,可恶至极,就赏赐三十个板子吧。”

????“你,你敢!”其中一个宫女顿时就对领路宫女急道:“这,事情还未清楚,郡主您也要讲道理才行……。”

????“她不敢,本王敢。”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截住那宫女的话,从暗处走来一黑衣青年,语气带着淡淡寒意:“奴才也敢对主子放肆,宫中规矩未免太过疏散。锦一。”

????身边侍卫顿时了然,抱了抱拳:“是,主子。”说罢身子一闪,已经拎起两个宫女眨眼消失。

????萧韶转过身来,对那吓呆了的宫女淡淡道:“下去吧。”

????宫女忙不迭的跑了开去。

????蒋阮转过头去看萧韶,片刻的惊愕过后,她平静下来,好似故人相逢般的问道:“萧王爷怎么来了?”

????萧韶示意她往前走,一直走到御花园一处假山旁的梅林中,才转过身道:“我刚回京。”

????蒋阮怔了一下,试探的问道:“方从苗疆回来么?”

????“恩。”萧韶道:“刚赶上。”他认真看了一眼蒋阮,道:“你长大了。”

????蒋阮愣了一下,抬眼看向面前的青年。若说三年前萧韶还有些少年般的青涩,如今却是完全退去青涩,只余清俊与成熟的魅力。他的声音微低,含着莫名的磁性,只一双漆黑的眼睛还是若洒了碎钻一般璀璨,长长笔直的睫毛低垂下来,直教人看的心跳。

????蒋阮别开眼,比起三年前,这青年出落得更加风姿如玉。她道:“萧王爷也更……。利落了。”

????萧韶唇角微微一勾,竟是含了笑意,道:“如今你已是郡主,得到想要的了?”

????一提起此事,蒋阮便敛了眉,淡淡道:“我求的并非是郡主之位。”

????萧韶挑了挑眉,之前看蒋阮步步为营,虽有些神秘,但锦衣卫也查不到什么。也只能推断出蒋阮在蒋府的日子并不好过,是以才斗嫡妹,斗继母,全是为了自保。如今得了懿德太后的庇护,蒋信之又步步高升,认回了赵家,她当是应当能无忧无虑了。如今看她,却是眸中沉色一丝不减,仿佛一辈子都不会剔除去了似的。

????蒋阮转过身,避开萧韶探究的目光:“我想要的,萧王爷日后有一天总会知道的。”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恐怕与她早已陌路了。世间缘分错落,谁都不能保证与谁能同行一辈子。在与萧韶相处的日子,蒋阮看的清楚,萧韶虽是冷清之人,心地却并不冰冷,他只是性子冷清,血液却是滚烫的。他重情重义,终有一日会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女子是如何恶毒狰狞。想到此处,蒋阮心中竟有些淡淡的失望。

????萧韶想了想,道:“无妨,我会帮你的。”他的目光落在蒋阮手腕上的血月镯上,神情微微一顿。面前的少女已经不若三年前尚含稚气,一身绯色衣裙似火,眉眼生动妩媚,带着少女特有的清香。她已经是一个真正长大的少女了,有绝色的美貌和更沉静的性子。他这三年在苗疆行走,自是杀机无限,偶尔也会想到蒋阮,竟有一种莫名的牵挂。自从老锦英王夫妇死后,他孑然一生,毫无牵挂,这感觉还挺新奇。

????如今看见成长后的蒋阮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心中竟有几分欣慰。好似呵护的幼苗终于开出花朵,有一种淡淡的满足。

????蒋阮被他那双漂亮的黑眸一盯,不自在的别过头去:“多谢。”

????“我整日在外,若有事,可去城中东风楼找夜枫。”萧韶低声道。夜枫自从三年前犯了错便一直留在东风楼,东风楼倒也容易收集情报,只是这活计虽然重要,却也枯燥乏味,可身边的位置已经被锦一锦二占着。萧韶考虑,是否找个时机将夜枫换回来,从锦衣卫里调几个人到蒋阮身边。

????蒋阮一愣,东风楼果然与他有关系,难怪当初血月镯那般轻易就得到了。她微微思忖,东风楼如此掩人耳目,想来也是萧韶的重要棋子。萧韶如此信任她,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萧韶却是没注意到蒋阮的表情,径自朝前走去,蒋阮盯着他高大修长的背影片刻,突然摇头一笑,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梅林深处小径蜿蜒,一黑衣优雅,一红裙艳丽,当真映衬得极为般配,好似云舫上诗画一首,无端教人心醉。

????------题外话------

????咳咳,万更奉上~

????茶茶不是全职写手,白天还要上课哒~亲爱滴们不要催,茶茶会尽量多更,保证祸妃会越来越精彩滴,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