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八章 选妃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上天似乎是在补偿前段时间的雨水肆虐,一连几日都是天高气爽,暖意融融的好天气。云色浅淡,天空蔚蓝,枝头的嫩芽吐出些许绿意,春色悄无声息的覆盖住大锦朝的京城。

????连翘和白芷一大早便起来为蒋阮准备吃食,怕是在进宫的宫宴中等待时间太久,又不可一个劲儿的多吃,早早的备好了小菜。一碟火腿炖蛋,碧梗粥,芙蓉酥。简单清淡,蒋阮吃过后,露珠又拿了一个藤编的小匣子进来,笑道:“宫中规矩多,奴婢给姑娘准备了些小块的点心,吃着也不会弄花妆容。”

????连翘道:“这倒是。”

????白芷一边为蒋阮束发一边道:“还有什么要准备的,莫要忘记了。”她手极巧,几下翻转间便打出一个漂亮的单螺髻,从珠宝匣子中拣出淡红色的玫瑰步摇轻轻插在蒋阮发间,笑道:“好了。”

????蒋阮抬眸看向镜中,她本生的妩媚娇艳,五官明朗深刻,又由于上一世的经历,这一世总是瞧着有种超乎年龄的风致。而单螺髻娇俏可人,搭在她身上,倒显出几分平日没有的少女天真来。她的目光微微加深,上一世宫中,按规矩都要梳厚重繁复的花头,头上钗子步摇满满当当都是,哪里有眼下这般清爽简单?

????连翘也诧异道:“姑娘这样也挺好看的。”

????“姑娘什么时候不好看了?”露珠道:“便是这样清爽的打扮,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你还知道天生丽质难自弃,”连翘眯起眼睛笑:“可真是会说。”

????几人笑闹了一阵,蒋老夫人身边的彩雀过来知会,叫蒋阮可以出发了。

????出发的马车停在蒋府门口,俱是雕花鎏金的檀木马车,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小姐家坐的更是精致小巧,马车帘都是新进的雨过天晴色,上头挂着细小的香包。

????蒋老夫人站在门口正与蒋信之说话,见蒋阮来了,道:“今日入宫,大丫头你可得万事小心,别说错了话。”

????对于蒋老夫人来说,蒋信之立了功,为蒋家挣了脸面,蒋信之就是蒋家的荣耀。至于蒋信之与夏研的矛盾,不过只是年轻人暂时想岔了而已。都是蒋府的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到底还是要为蒋府打算的。

????蒋素素站在隔壁,依旧一身浅白色的刻丝四喜如意纹菱锦交领窄袖褙子,逶迤拖地掐牙如意纹月裙,身披白色提花薄烟纱花软缎。她梳了一个精致的飞仙髻,发间插着蔟珠佛手提蓝凤冠。腕间一只上好的羊脂玉手镯。她神态楚楚,乍一眼看上去真如冰清玉洁的九天仙女一般。待走进了看时,却能看得见抹得厚厚的脂粉,想来是为了遮掩前段时间在荆棘从中留下的疤痕。

????即便是这样,她也要进宫,倒是令人意味深长。

????蒋素素依旧清丽脱俗,蒋俪一如既往的选择了莲青色的立领通袖稠衫,下身着浅紫的提花并蒂莲百合裙。虽是贵气的一身,然而她肤色不如蒋素素和蒋阮白皙,瞧着却并不能很好的衬托出那衣裳的贵气来,反而有点格格不入。

????蒋丹一身鸭黄色刺绣仙鹤纹素面杭绸圆领斜襟沙衫,琯了一个别致的瑶台髻,在蒋素素和蒋丹身边犹如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动物。虽不出众,却也有种特别的小巧玲珑。

????瞧着几个少女各有千秋,蒋老夫人目光落在蒋阮身上,不由得皱了皱眉:“你怎的这身打扮?”在蒋老夫人眼中看来,庶女如何打扮并不重要,只要不出格就好,嫡女却不同,出去就是代表府里的脸面。便是蒋素素一身清丽脱俗,头上戴的,穿的也俱是上好的材质衣料,进宫不比去其他大人府上做客,要的就是庄重。而蒋阮容貌生的虽好,这一身也未免太普通了些,并不显得正式,甚至还不如蒋俪穿的富贵。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蒋阮,越看越是不满意,正想着要蒋阮重新去换一身衣裳过来,就听蒋信之道:“时候不早了,莫要耽误了时辰,几位妹妹还是赶快上路吧。”

????蒋老夫人只得作罢,又连连吩咐了几句,转头对夏研冷道:“今日我就把几个丫头交到你手上,可得给我仔细了,莫要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夏研心中自是不服气的很,蒋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她让她很没有面子,当下便握紧拳头,心中狠狠吸了一口气,才扬起一个温婉的笑脸来,道:“儿媳谨听娘的教诲。”

????蒋老夫人看向夏研的表情颇为不满,早在以前她就一直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赵眉过于热烈单纯,是个没脑子的。这个儿媳妇心眼却又是太多了,这段日子蒋素素和蒋超频频出事,她就对夏研更加不悦,好好的两个孩子就这么被夏研养成了如今的模样,想起来蒋老夫人就恼怒不已。

????蒋素素笑道:“祖母,母亲又不是小孩子,自然是懂得这些事了,祖母这般疼爱母亲,凡是事无巨细的说清楚,孙女可是要嫉妒了。”

????她为夏研解围,平日里蒋老夫人听见,也不会说她什么,此时却是仍没有放缓表情,冷冷道“她知道就好!”说罢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夏研气的微微失色,蒋信之一笑,转身翻身上马,蒋素素神色有一瞬间的停滞,若无其事道:“母亲,走吧。”

????女眷们同乘一辆马车,蒋俪自然不会主动与其他人说话,蒋丹也神情胆怯,平日里有蒋素素与夏研佯装温和的说些话缓和气氛,今日却不知是不是被蒋老夫人气着了,夏研也懒得周旋。蒋素素也沉默不语,蒋阮就更不会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只是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瞧着衣裳上的绣花出神。

????夏研见她露在外面的半块月牙形琥珀,面色就是一凝。想到今日蒋信之可以风光无限的进入朝堂之上接受皇帝的封赏,蒋超却只能躺在床上惊魂未定,心中不由得气闷无比。

????这一路竟是以往从未有过的沉默与凝重。不知行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蒋信之被宫门前的引路的太监先带走去宫中复命,马车里的女眷跟随另一半的宫女去女眷们等待的大殿。宫门前自然不会只停蒋府的马车,达官贵人们的马车都停了一路,此刻许多官家太太小姐方下车,见了蒋府的马车都指指点点。

????前些日子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谁都知道蒋府大小姐自从年关后归来便不容小觑,蒋府二小姐却是一改往日脱俗仙子的形貌屡次犯错。看热闹俱是人们的天性,蒋府马车就在眼前,一时间,许多双探究的目光全部朝蒋府女眷的马车上投过来。

????车帘子被丫鬟掀起来,率先下来的姑娘一身嫩黄裙裾,生的眉清目秀,神情怯怯惹人怜爱。紧接着,一身莲青色衣裳的少女走了下来,生的也十分漂亮,就是稍显刻薄,而衣饰过于华丽。

????这两位少女下车后,便下来一位中年美妇,瞧着也是温婉美丽,却不知什么原因,看着稍显憔悴,平白让那份美丽打了折扣。

????美妇下车后,并不急着走开,而是站在马车旁边,等着里面的人下来。蒋素素下车后,周围的人便是惊了一惊,即便蒋素素名声如今依然不若往日那般好,可毕竟生的清丽脱俗,楚楚动人,单是站在那里便让人觉得应当好生呵护。谁能想到这般美貌倾城的仙子会品行败坏?便是之前有些怀疑的,见了蒋素素生的这般动人,也就心中动摇了。蒋素素今日本就刻意打扮了一番,将自己脸上的疤痕尽数遮掩过去。再加上衣裳首饰无一不是精心,自然就轻而易举的夺人眼球。

????众人方看过清丽脱俗的仙子,便觉得马车之中有红影一闪,下一秒,马车帘子被掀开,一个俏丽的身影走了下来。

????一眼看过去,只有一抹艳丽的桃红色,只觉得颇为俗气,不比蒋素素清丽无双。待那人下了马车,站在蒋素素身边亭亭玉立,自有一番风姿,众人忍不住看向她的脸面时,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那一张脸生的极为妩媚,眼尾处若有若无的上挑,黛色的眉,朱色的唇,漆黑的眼,雪白的肤。无一不美,无一不媚。然而她生的这样一张明艳妩媚的容颜,却梳了一个清新明快的单螺髻,顿时便将那妩媚之气散了三分,只余多的娇俏动人。

????三镶盘金长桃色锦缎长袍,逶迤拖地玫瑰妆花留仙裙,身披澹金底刻丝连珠团花锦纹菱锦。犹如一株刚刚盛开的玫瑰,还带着晨间清露的芳香,青涩娇美,自然却又不掩风致。她脂粉未施,发间也只有一支玫瑰步摇。手上没有带多余的首饰,只有一只散发着蓝色幽光的镯子,虽不知是什么材质,一看却也不是凡品。

????众人看看她,再看看蒋素素。这么一比较,便觉得蒋素素脸上的脂粉有些太过浓厚,头上的钗环显得太过繁琐了些。仙子不那么清新,而这活色生香的美人却有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美。

????蒋素素自然也感觉到了众人目光的变化,紧紧咬着下唇,心中只恨不得将蒋阮撕成粉碎。自从蒋阮回了蒋府,她的日子便换了一种境地,蒋阮抢了她嫡长女的位子,抢了她哥哥成为蒋家门楣的位子,如今还要抢她京中第一姝的名声!

????夏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却仍旧什么话都未说,一脸笑意的与那领路的宫女说起话来。蒋俪早已等的不耐烦,见此情景连忙跟上去。

????每一处府上女眷都安排了单独的宫女来接待,夏研与那宫女说话,目光却是不由自足的扫向蒋素素。早在进宫之前,她便从蒋府外面请了声望非常好的嬷嬷来教蒋素素的礼仪,就是为了让蒋素素一鸣惊人。蒋素素才名远播,可还是第一次来皇宫之中,皇宫之中多是机遇,只要有一丝可能,日后的生活就可能是千差万别。

????夏研自诩书香门第,对于规矩之事最是看重,与那宫女说话的功夫难掩自得,却忽略了宫女眼中的轻蔑。那宫女是何许人也,在宫中这么多年,见过的贵人比夏研身份高贵的多了去。夏研虽懂礼仪,可毕竟夏诚从前是庶子出身,教养不必正经的嫡子。夏研身上难免会有束手束脚的小家子气,就是她精心打造的蒋素素,身上也带了几分跟着夏研如出一辙的拘谨。虽极力表示云淡风轻,在她们这些眼光独到的人面前,也有了惺惺作态之感。

????反观蒋阮,那宫女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讶。大户人家女儿守规矩的多,礼仪出色的人也不少,可是做到如此出色的人却是绝无仅有。瞧她走路的姿态,目不斜视,莲步款款,行走间裙裾丝毫不动,双手自然交叠,下巴微抬,目不斜视,神情中既谦恭却不卑贱,高贵又不自傲。拿捏得极好。她步子迈的很稳,甚至眼里也没有别人第一次进宫的惶恐和好奇。万般情绪都掩藏在那双美丽的媚眼中,教人看不清楚。

????她的规矩,倒不像是官家小姐,仿佛是在这深宫之中生活了数年的贵人,一举一动都带着熟稔与规矩,一步不差的妥帖。

????宫女自然不知道蒋阮上一世在宫中,方入宫时因为容貌太盛被其他美人排挤,动不动便拿宫中的规矩来给她使绊子。不是触怒了这里的规矩便是犯了那边的忌讳,她为了蒋家不愿开罪那些人,将宫中几千条近乎苛刻的规矩一字一字的誊抄下来每日阅读,终于能一点不错。便是那些想要拿她做筏子的人,也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差错来。

????那时候的无奈之举,没想到这一世却会用在这个地方。她心中微微冷笑。

????一路前行,有的夫人就看出了点门道来,蒋府几位闺秀,两位庶女暂且不提,蒋大小姐和蒋二小姐容貌各有千秋,可论起风仪规矩,还是大小姐更胜一筹,二小姐虽然也没出什么差错,却显得生硬稚嫩,不及蒋阮瞧着自然妥帖。

????待几人拐过宫墙后,前面也有宫女带着的夫人小姐,还未看清楚是谁,便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热络道:“阮妹妹!”

????蒋阮抬眼看去,却是董盈儿,她今日穿的也颇为讲究,极好的衬出大方活泼的性子。她与夏研行过礼后,又同京兆尹夫人说了一声,便挽起蒋阮的胳膊走到一边,边走边说悄悄话。

????董盈儿见了蒋阮的打扮便道:“平日里知道你是个美貌的,却不知今日这番打扮竟也也有些意思。”

????蒋阮微笑:“董姐姐才是很美。”

????都是年轻的少女家,听人夸自己的容貌,董盈儿脸上闪过一丝绯红。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神秘兮兮的凑近蒋阮的耳朵,压低声音道:“你知不知道,今日陈贵妃要为八殿下挑未婚妻呢。”

????蒋阮微微一怔,上一世,不曾有过这件事。她神色凝了凝,忽而绽开一个笑容:“这是什么意思?八殿下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挑未婚妻。”

????“听说是陈贵妃的意思。”董盈儿声音压得更低:“你想啊,八殿下如今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身边却连个通房也没有,”她脸上有些发红,仍是继续道:“陈贵妃心中焦急,今晚宫宴之上大家小姐众多,陈贵妃说要亲自为八殿下挑一门亲事。陛下也已经恩准了。”

????蒋阮看着她道:“董姐姐如何知道?”

????“我们府上有个丫鬟的亲姐姐在宫里当差,昨儿个回家探亲的时候说出来的。这事如今已经不是秘密,宫中思梦殿的下人都知道。”董盈儿跺了跺脚:“我娘非要我今日打扮成这般模样,说若是进宫成了八皇子妃就好了。可我一点都不想嫁给八殿下,我只愿意找一个真心喜爱的人过一生。”董盈儿想了想,突然一笑:“不过今晚宫中女眷那么多,他八殿下也不会看上我的。阮妹妹,你向来聪明,倒是快想想今夜谁会被陈贵妃看中,成为八皇子妃啊?”

????见蒋阮不动弹,她便推了推蒋阮的手臂,蒋阮转过头来,董盈儿不由得被她眼中的深意惊了一惊。蒋阮美丽的眸中墨色沉沉,似是能拉人沉迷的漩涡,墨色氤氲,然而大片大片的冷漠铺天而来,看着教人脊背发凉。

????她唤了一声:“阮妹妹?”

????蒋阮微微一笑:“我也不知。”方才的阴霾一扫而空,仿佛只是董盈儿的一场幻觉。她拢在袖中的手指慢慢掐进手掌。

????原来他们打得是这个主意,原来宣离是这个心思。

????她唇边泛起一抹冷酷的笑意,可是今夜,不管是天时或是地利,人和或是她自己的心意,陈贵妃和宣离的心思,怕是要就此落空了。

????这一生,她必不会重蹈上一世的覆辙,嫁给宣离?便是嫁给外头的阿猫阿狗,她也不屑于在与那个男人绑在一堆。